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十八章 只为当初恩义重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1943 2014-05-09 10:24:05

  “听说了没?有个败家子不知道是哪个山头的,冒冒失失用法器抵挡无缰洞主含怒一击,生生毁了一件强大法器,真可惜啊,那可是可穿戴法器啊,要是给我就好了。”

  “什么败家子,你的消息不准确,我听支天山的师兄弟说,那家伙是个外乡人,是被妙法真人救回来的,他都不会修炼!他都不姓原!”

  “是吗?大陆飞行第一的妙法真人吗?啊呀,难怪了,听师父说过妙法真人救人无数,太可惜了,明珠暗投啊,干嘛送给那个人呢,送给我多好,怎么不让我碰上这么好的事!”

  ……

  十强大比在阵中进行,阵外无从得见,各宗弟子无聊便把支天山能逛的地方都逛了个遍,正索然无味间,突然得了个小小的新闻,顿时议论纷纷。

  风花雪月四大家族向外赠送法器已有数十年,加上历年流失的法器,总数已经不少。来支天山参加大比的都是各宗精英弟子,多少都见过点世面,不会随便大惊小怪。

  但是法器就是法器,再怎么说也是极其珍贵之物,何况是罕见的可穿戴法器,不需用法诀发动即可护主,意味着全天候的自动防护,对于修士来说,等于多了个贴身护法,很多时候甚至相当于多了条性命。

  白露峰下的游客一时大为增多,都是些年轻弟子,希望碰到妙法真人,说不定蒙真人青睐,也获赐一件半件法器。

  峰下熙熙攘攘,峰上三人围坐。

  妙法真人似笑非笑,练青冥正经危坐,小白在一边无聊地吮手指。

  “白露峰一向清静,眼下嘈杂喧嚣,练小友可知何故?”

  练青冥嘿嘿一笑“暂时的,暂时的。”

  小白懒洋洋道“都是青冥哥哥惹来的。”

  练青冥怒道“哎,小白,太不仗义了吧,要知道我身为绝世高手一向都深藏不露的,不为救你我怎么会出头。”

  小白不屑于理他,专心地吧嗒手指头。

  妙法真人慈爱地轻抚一下小白,“你先回房去休息吧,我有点话要和你青冥哥哥谈。”

  小白听话地起身,飘出房间,在门口掉头调皮地叫道“师父,好好教训坏蛋哥哥啊,哈!”才飞快闪人了。

  妙法真人静静地注视他远去,许久没有说话。

  练青冥居然也很有耐心,在一边安静坐着。

  良久,妙法真人才挥挥手,在房间内布下一道法力屏障。

  “练小友,你这一身修为,我一直看不清,也看不懂。”

  练青冥正要说话,妙法真人抬手阻止“你曾和我说过,你找到了某种修炼的捷径,可以绕开一些修行的关卡,虽然有些风险,但是尚在你的可控范围之内。”

  “本来我并不在意,毕竟你没有修炼根基,三年来苦苦修炼始终没有法力波动,心急求快想走捷径也是人之常情,有我的护持,即使出现偏差我也可以挽回,但你如今可以轻松抵挡柯峦破一击,事情便又不同。”

  “无缰洞法门品级不低,虽说柯峦破的火爆脾气制约了他的成就,但也是中阶五品修为。你三年前还只是一介凡人,现在却已修到不惧柯峦破的程度,这进展未免太过骇人,千百年来不曾有过。”

  练青冥支吾道“这个,是有一点点,哈,不过为了维护世界和平,练快一点,功夫高一点还是有必要的。”

  妙法真人早已习惯了他偶尔冒出来的奇怪用语,摇了摇头道“我虽然看不清你的修为,但我看得清你的为人,你天性善良,淳厚又不失灵活,因此我并不担心你会有什么恶意——”

  不等他说完练青冥立刻点头“真人您真是法眼如炬,我当然是个好人了,我从来不做坏事的。”

  妙法真人停一停,接着说道“但是其它人不一定明白。而且更关键的还不止于此。你没有借助法器,你修炼时间极短,你根基浅修为高,等等,对于修行中人来说,这些是无上诱惑。”

  练青冥收起玩笑神情,正色道“真人,我知道,多少事端都是源于一个“贪”字,怀壁其罪,在我的家乡,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太多,所以我一直不愿意在人前显露,天外异香须有种,春来秋絮恨无家,我只想早日修到能回家的程度。”

  妙法真人徐徐摇首“命运将你送来此处,或许不会让你轻易回去。你来此时日尚浅,大概你还不清楚,花月星从没有像今日这样形势迷离错综过,不只是我支天山多年没落深陷危局,强盛的中天王朝一样岌岌可危,更可怕的是,这些都不过是表象,还有更重大的危机。”

  练青冥“危从何来?”

  妙法真人“不得而知。数年前我于空灵至静中,突然感受到绝大危机,心悸之下破关而出,遍游四方天宇,一无所获。”

  练青冥沉默一会,才郑重道“回家还很遥远……只要我在花月星一日,就有庇护花月星的义务,但有用得到的地方,真人尽请吩咐,青冥绝不推脱。”

  妙法真人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且其为人他也深感敬佩,所以才说出这样不给自己转圜余地的话。

  妙法真人微微颔首,表示明白。

  练青冥突然笑道“真人,搞得好像我是救世主一样,要知道,我现在虽然有是有两下子,不过也就马马虎虎,不说您了,白天那观礼台上就有一大堆比我强的,我居然在这里大言不惭承诺,要是被人听到了,还不笑死——咦,承诺?男人的承诺?男人的承诺不容玷污?哇哈,哇哈哈哈!”

  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经兮兮地大笑,纵使妙法真人在这三年中已经知道他时不时会这样,也不禁露出一丝茫然“这……真的是能对抗天命之人吗……会不会是我看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