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十六章 螳螂亦有捕蝉心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407 2014-05-08 11:02:48

  雪翩翩“方才小妹施展雪舞身法,发觉腾挪之间颇受限制,联想到无缰洞绝技千蛇缠虎阵,才虚言诳上一诳,多亏柯师兄胸怀坦荡,未叫小妹难堪。”

  高大身影是个浓眉大眼青年,闻言苦笑一下“师妹莫要见笑,愚兄这几手本事不登大雅之堂,本不应该对师妹使出,奈何身系无缰洞声誉,不敢不全力以赴。”

  他便是御兽山无缰洞弟子,柯百信。

  雪翩翩微微一福“柯师兄请恕小妹失礼,地上既有师兄布置的千蛇缠虎阵,小妹只好暂不落地,小妹既已受困于阵中,却不知师兄要如何处置?”

  柯百信沉吟,一望而知他正在思考重大问题。

  但地上明明只有杂草,空无一物,为何两人都一幅郑重神情?雪翩翩为何声称自己已经受困?

  片刻,柯百信面上闪过果断神色,抬头对雪翩翩道“雪师妹,愚兄久居御兽山,从未见过如师妹这样神仙般女子,换作他时他地,愚兄必以最恭敬之礼相待,然而今日却不能不得罪了。愚兄在千蛇缠虎阵上的造诣平平,想必以雪家绝技不难破阵而出,愚兄唯有趁此机会使尽手段,倘侥幸获胜,再择日向师妹赔罪。”

  他一边说,一边手中不停驱动法诀。

  雪翩翩面色如常,实则严阵以待,传闻千蛇缠虎阵有内外交攻之妙,险毒无比,她虽然有法器护身,也不敢大意,早已关闭耳鼻口三识,并将气机布于体表。

  一圈圈淡蓝色光晕以她为中心,层层荡开,身边空间随着光晕扩散而不停幻灭,细看竟是数不清游丝一样的活物,躯体几近透明,正团团围住雪翩翩,翻涌不休。

  千蛇缠虎阵!

  这些游丝就是所谓的千蛇了,不知道是什么异种,明明在空中以极快速度飞旋缠绕,却偏又没有半点风声动静,也不知雪翩翩先前是如何察觉。

  柯百信手中法诀更疾,几乎看不清手上动作。

  草丛中罗恨远收敛气息,当柯雪两人分出胜负的一刹那,就将是他发出雷霆一击之时。

  雪翩翩双手翻转,向外撑开,一手斜指上方,一手斜指下方,缓慢转动,在空中划出一个两道弧形。

  柯百信法诀越来越快,两道浓眉紧皱如刀。

  雪翩翩手势则越来越慢,似乎非常吃力。

  当雪翩翩双手终于在空中划出一个大大的“圆”时,波光一闪,先前层层荡开的淡蓝光晕突然一顿,片片碎开,化作漫天雪花。

  八月飞雪!

  雪家知名绝技八月飞雪!

  淡蓝色的雪花到处,透明飞旋的游丝状飞蛇发出刺耳叫声,显然遭遇极大痛苦。

  柯百信双手已经幻化成虚影,须发怒张,全力催动飞蛇进击,然而淡蓝色的雪花有如刀锋,不住有飞蛇掉落,柯百信与它们心血相依,自然能感觉得到。

  千蛇异种培养不易,此时收手或可保住大半,然而雪花趁隙而至,柯百信必定无法抵挡,他深知这一点,更深知失去千蛇缠虎阵的牵制,无缰洞功法更加不能与雪家绝技抗衡。

  柯百信突然大喝一声,声若雷霆,雷霆声中,一直守在一边的黑豹一跃而起,扑向雪翩翩。

  这无异是自杀,黑豹的身体在雪花中化为血雨,惨白骨架掉落,雪翩翩毕竟还是一介少女,景象入目不禁顿了一顿,就在这一顿间,沐浴在血雨间的千蛇突然膨胀到肉眼可见程度,更由透明变作血红。

  “嗤”!

  尖锐破空声响,血色千蛇本已极快的速度再次提升,冲击之力也随之大增,飞舞的雪花被压制回缩。

  雪翩翩的修为有限,八月飞雪的笼罩范围缩小,攻击与防御的力度反倒更大,血色千蛇逼近到离雪翩翩不到一尺处,再也无法寸进,再次开始死伤掉落。

  雪翩翩姣好的额头隐现汗迹,八月飞雪属于全攻全防法术,极耗法力,她是借助法器之力才得以施展,然而千蛇数量太多,她并无把握坚持到千蛇死尽。

  血光映照下,她纤美的面庞显得格外柔弱,柯百信眼中略显犹豫,随即转为坚定。

  “咄!”“咄!”“咄!”

  柯百信连续三声大喝,口中鲜血溢出,显见他也是拼尽全力。

  空中许多血色游丝应声爆裂,淡蓝雪花再度波动,剩余血色游丝则大口吞噬同伴血气精华,体形已经胀大到手指粗细,狰狞可怖,将雪花压迫到几乎贴身。

  雪翩翩知道已至危急关头,顾不得再作保留,疾念法诀,一道绿光喷薄而出,与淡蓝雪花融合,如沸汤泼雪一样,一举将涌动的血色蛇群震得支离破碎。

  千蛇尽毁,柯百信狂喷鲜血,委顿于地,就在这时,一道剑光耀起,如同闪电划过长空,照亮雪翩翩苍白的脸庞。

  是罗恨晚!

  他一直潜伏不动,就是为了这一刻。

  这一剑熠熠生辉,气势惊人,任谁见了都会认定凝聚了他全部修为,要趁柯百信与雪翩翩两人激斗正酣无暇他顾之机,一举击破两人。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让人有峰回路转始料不及之感。

  明明已经喷血不支的柯百信,在剑光破空的同时,却再次吐气开声,中气充沛,空中凌落的千蛇残尸在喝声中合而为一,结为一道长蛇,缠住剑光,蛇首大张欲将来人吞噬。

  雪翩翩则是一声轻叱,绿蓝光华则弃长蛇不顾,直取来人,仿佛早有准备。

  剑光被缠,左冲右突不得摆脱,而来人身影也在绿蓝光华合力下被斩为三截。

  柯百信与雪翩翩不知何时已达成默契,看似全力相拼,实则一直留神注意下方,此时一举将来人斩落,柯百信面上不禁露出笑意。

  他抖落身上汗水,笑道“不知是哪位师兄弟……咦?”

  被斩落处,哪有人影,不过是一地雾水,湿透一方乱草。

  正与他身上湿透的衣裳相似。

  柯百信面现不甘,然而已经说不出话,迷蒙的水汽自他身上蒸腾而起,带走了他全部的气力——这不是水汽,这是水月洞天妙法“和风细雨”,在他以为得计的时刻侵入,正合了润物无声的宗旨。

  “雪家果然实力雄厚,想不到你的法器居然有三件之多。”草丛中的声音平静,听不出得意或者失望。

  雪翩翩神情远比面对柯百信时慎重,“是水月洞天罗师兄吗?可笑我和柯师兄还自以为成竹在胸,没想到你竟能在我们不知不觉间凝聚分身,我们败得不冤。”

  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不过已经换了另一个位置“柯师兄最早到此,因此他必定知道我在一旁窥伺,他本可以联合我来击败你,可惜他选择了另一种。”

  柯百信努力撑开眼睛,想找到声音的来源,心中悔恨不已“对啊,雪翩翩不知道他的存在,我与他一明一暗,出其不意夹击,必定可以成功,为什么我却要暗地通知雪翩翩引他出手,为什么我会如此糊涂?”

  可惜他的气力已经不济,神智陷于模糊,被大阵送出场外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说完这句话后,我可能离开,也可能继续在此守候,如果雪师妹法力足够,尽可以不落地,师妹,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