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十二章 飞燕惊龙堪可比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050 2014-05-06 09:28:36

  练青冥自然不知道自己被人鄙视了,按例打座修炼了一晚上。

  他修炼的速度慢得令人发指,不过他向来坚信不怕慢只怕站,练一点算一点,虽然能够通过调试修改气机,但并不意味着就不需要努力。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白露观里已经没人了,妙法真人自然是在静室潜修,小白则每天天不亮就飞到天上捕捉初升日华。

  昨晚那个“凤凰姐姐”他虽然是初次见到,不过以前听小白念叨过,知道是其它峰的杰出弟子,被送到某地联合培养。这样的精英弟子基本都能短途飞行,来去方便,想必已经回自己宗门的山头去了,见不到不奇怪。

  练青冥熟门熟路地溜到厨房,吃了个饱,不负责任地胡乱涮了下碗筷就闪了。

  昨天近距离探测大比弟子气机的企图落空,不过他并不死心,大比弟子这么多,说不定就有哪一对出状况,让他有机可趁。

  就好像昨天那个红衣小妞,放开修为释放剑气时,能量弥天漫地,练青冥当时其实就已经可以调试之了。只是那股能量充满攻击性,极有可能惊动那个小妞,以她表现出来的脾气,估计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一堆剑气轰过来了,所以没敢造次。

  今天观战的人明显比昨天多了很多,许多人交头接耳都在谈论昨天新出了一个准仙人,而且通过各种传讯令符飞速扩散,时不时还有人闻讯赶来想要一睹伊人风采。

  各派宗主陆续到达,原妙天面色一如既往,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看出他眼中的兴奋。

  他总结了昨天第一轮的比赛进展,勉励一番,然后宣布开始第二轮。

  随着他掐动法诀,七十二峰大阵再度开启,依旧瑰丽不可方物,与地球上最新式的烟火相比也不逊色,练青冥欣赏了一会,才又钻进人群。

  有了前一天作为对比,今天的比赛显得波澜不惊,唯一让人兴奋了一下的,是双月城徐家的少主意外失手,输给了一个小门派的不起眼弟子。除此之外,基本都是大宗派、大家族子弟获胜。

  至于一夜之间轰传的准仙人花万红,则根本没有露面,让不少人大呼遗憾。

  一直找不到机会的练青冥,甚至大胆放出气机去探测观礼台——这上面不是宗主就掌门,个个都是中阶五六层的高级修士——结果瞬间招致上百道强大气机锁定,如果不是他已经提前将气机做过伪装,恐怕支天山就要出现万雷轰顶的奇观了。

  尽管如此,仍有几道特别警觉的气机在他所在区域徘徊良久,始终无所收获才疑惑散去。

  这也多亏了众人的惯性思维,任何人,即使是仙人,同时对抗这么多高手的神识,也唯有瞬间头颅爆裂一途,绝无其它可能。

  可是谁能想到,世间会有一个打破常规的练青冥呢?

  练青冥平生第一次发挥演技,看起来和旁边人群完全一样,对头顶气机盘旋毫无所觉,不时冲着半空大阵无意义地叫好,活生生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年轻。

  心下却暗暗后怕“吓死我了,只是瞄一眼,犯得着反应这么大吗?”

  其实他也明白,在修真世界,法力气机与性命休戚相关,探测别人的气机是非常忌讳的事情,相当于把人脱光了检查武器,往往都是发起攻击的前兆。

  腹诽完了,却又有点奇怪,刚才跟踪而至的气机,全是来自于没见过的各派宗主家主之类,支天山原氏自家的人却没一个有这样的警觉性。

  电光石火间的接触,已经足够练青冥分辨不同的气机来源,支天山原氏族人的气机无疑是当中最纯正最雄厚的,却都只是一发即收,没一道跟踪追击的,警惕性明显不如其它宗派。

  难道是安逸太久了?

  他却不知道,他猜的虽不中亦不远矣,这个世界或许没有“温水煮蛙”的故事流传,但王室却无疑具有类似的智慧,利用种种手段,成功地让原氏日益麻痹。

  他更不知道,如果把他的想法公之于众,引起的惊骇更甚于一场地震。试问世间有谁能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不但能全身而退,更能“看清”如此多的信息?

  仙人也做不到,除非是传说中的神明。可是世上除了原祖,还有其它的神明吗?

  半空中的大阵光彩四溢,不停有人被传送出来。

  百宗大比采用的是单败淘汰赛制,失败一次便是本届大比的终结。每名弟子一生只能有一次参加大比的机会,因此失败就意味着再也没有进入原祖静室参悟的机会。

  所以每个失败的弟子都很沮丧。

  不过这也没办法,花月星宗派、修士太多,不如此则比赛将靡费时日。而且百宗大比的设立别有初衷,必须是战胜所有对手的最强者才有资格了解。

  支天山主峰上一间静室内,灵气充溢得能让普通修士惊喜发疯,花万红却没有抓紧时间修炼,而是百无聊奈、非常浪费地翻着经书,打发时间。

  “烦死了,怎么还没到我?”

  自从昨天她放开修为后,原妙天对她的态度简直可以用恭敬来形容,连原氏从不对外人开放的最好的修行之地都让与她。

  如果是其它宗派的弟子,肯定会受宠若惊,她则从小受到长辈师长溺爱,习以为常。

  静室确实效果非凡,灵气如瀑布一样涌入体内,可是她却没有半分喜悦之情。

  因为灵气对现在的她并无多少意义。

  自从接近那道“界限”起,她就越来越确定自己的修炼出了偏差,可是却总是找不到根由所在。

  论资质,自已是流花洲百年一见,论禀赋,一路修来从无瓶颈,论资源,师门长辈恨不能把所有灵药都塞给自己,论功法,流水落花虽不如变天八法,但也是公认的高深法门,论努力,自懂事以来她没有一天懈怠,修行的几大要素,自己可说不输给任何人。

  自己的进展也证明了这一点。

  可是,为什么始终突破不了?而且那种感觉非常怪异,有时触手可及,有时遥不可期。

  这种感觉简直让人巅狂,所以她近来脾气日益暴躁。

  空气一阵波动,以特殊的纹理通知她,轮到她入阵比试了。

  花万红一跃而起,不作任何准备就捏碎符纸,立刻被传送到大阵中。

  对面是个高大雄壮青年,浑身劲气澎湃,紫光绕体,盘旋之间甚至传出虎啸龙吟,眼中充满自信。

  见到进来的是花万红,雄壮青年不由一楞。

  他是摩竭山无碍洞少主石强森,不但修为已臻六道轮回中阶一品,更因摩竭山邻近迷失大山,常年与蛮荒兽族交手,实战经验在参加大比的数千弟子中也是首屈一指,极有可能闯进最终决赛。

  可是没想到才第二轮就碰到了眼前之人。

  如果说昨天还只有一些慕少艾的少年男女知道花万红,那么今天在百宗之中花万红可以说是无人不知。

  准仙人!

  对于修士来说,准仙人意味着什么,谁都明白。那是真正开始接触天地间纯正力量的层次,一旦从接触转为运用,就将突破六道轮回大限,成为真正的仙人,不受危厄困苦,远离生老病死。

  石强森心中苦笑,随即深吸一口气,将第一眼见到花万红时的退缩之意抛开:“摩竭山无碍洞石强森,有幸与仙子一战,请赐教!”

  花万红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哼,叫好听的也没用,等本小姐突破了再叫不迟,出招吧,浪费时间!”

  昨天花万红发雌威的时候,石强森还在比试中,师长告知他时,当然只会强调花万红准仙人的实力,而不会提及一个晚辈的脾气如何,因此石强森不由一怔,之后大怒。

  这小妞似乎不懂什么叫留情面,开口就伤人,石强森身为少洞主,平素也是颐指气使惯了的,如何受得了这等轻蔑?

  大吼一声,无碍洞踏虎升龙劲全力出击,重重紫气择人欲噬,虎啸龙吟之声大作。

  花万红彩练一挥,将紫气一卷而空,一道剑气穿云破日,在石强森震惊的眼神下,正中前胸。

  “笃”一声闷响,几缕灰光迸射,石强森父亲特意为他炼制的护符浮现,堪堪抵挡几个呼吸就告破碎,石强森如断线风筝,摔飞直至大阵边缘才止住,滑落地上,无力站起。

  “不堪一击”花万红甩手就走,看也不看,石强森又羞又辱,一口气转不过来,竟然昏了过去,坠落大阵。

  观礼台上,无碍洞洞主石架岩面色阴沉,一声不吭飞入阵下,抱住独子,竟谁也不理,径自返回山中客舍了。

  原妙天和众宗主面面相觑,几番张口欲言,却不知说什么为好。

  “妙天族兄,你看,是不是请曲宗主略为,略为……”一个大派宗主吞吐半天,怎么也说不下去。

  原妙天摇头苦笑:“唉,泽平兄,你的意思愚兄明白,只是就算曲洲主说话,恐怕也不管用。”

  这些宗主、掌门、家主,个个心中都闪过同一个想法“要是我有一个准仙人的弟子,要是这个准仙人的弟子是这样的脾气,那究竟是幸事,还是不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