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七十章 五千仞岳上摩天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580 2014-06-19 23:28:36

  齐佩碧坐在车中,闭目思索。

  用完早膳她就安排所有人出了城。

  她的处境很微妙。

  处境微妙是因为身份微妙:她是军械商人。

  只要人类尚未摆脱以暴力解决分歧的原始本能,军械行业就永远都是最具利润的行业。

  齐佩碧在这一行小有名气,她之所以被白玉坊逼迫,就是因为她在某样军械沿袭已久的制式上革新突破,推出了比白玉坊及其它同行更高效实用的设计,现在大陆局势明眼人都能察觉出战乱在即,优秀军械在哪都不愁销路,既然歌乐皇这个最大的买主已经争取不到了,那就换其它买家。

  中天王朝的八王四帅,貌合神离,这在军械行当不是秘密,军械商都是游走其间的好手,多数时候都能左右逢源,被奉为上宾。

  这也是齐佩碧开始并不忙乱的理由所在,甚至和许多小军械商一样,支天山乱局一现,她便第一时间赶到望原城。

  但是前几天她突然得到秘密消息,歌乐皇居然与白玉坊定下排他协议,独家包下白玉坊所有军械,不需要过多分析,她立刻封存了所有成品,带着铁范铸模离开。

  白玉坊即白玉楼,白玉楼是能与中天王朝并列的霸主级存在,她们这种小军械商,在一城一地、一两款军械上争争无妨,但真要与白玉坊全面对上,那与寻死无异。

  只是没想到主动撤出,白玉坊也不肯罢休,竟然要将刻玉坊整个吞下。

  想到这里,齐佩碧脑海中不禁浮现起那张平凡的年轻面孔。

  练青冥。

  很少见的姓,很普通的样貌,很恐怖的高手。

  “恐怖”是来福说的,她不懂修炼,但知道这个手下忠心耿耿,绝不会诓骗她,而且其它护卫在练青冥面前手脚都不自在的样子,她也看在眼里。

  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若不是真心畏惧,是绝不会有这种表现的。

  还有白玉坊那么多打手——她只以为是打手——小兄弟不动声色就全部制服了,这么看来确实比来福他们高明许多。

  可是,恐怖吗?

  真的很难把“恐怖”这个词,和这个小兄弟联系在一起,早上在饭桌上,跟自己争白玉坊的赎金归属时候的正经模样,怎么看怎么好笑,哪像高手,说是财迷还差不多。

  还有胖嘟哮的小白,顽皮可爱,要是自己嫁人早,怕是现在也有这样大的儿女了。

  齐佩碧不禁微笑起来,掀开车窗上的帘子。

  “来福!”

  来福正在车队外侧警惕护送,闻声应道:“小的在!”

  齐佩碧吩咐道:“给练哥儿兄妹送点瓜果过去,路上就不要歇息了,大家都辛苦一点,过了千叶城就好了。”

  白玉坊吃了这样大的亏,绝不会就此罢休,不要看赵宝路交赎金又爽快,又比预想的数目多很多,那只是一时隐忍,白玉坊要是吃了亏不连本带利拿回去,也枉负霸主之名了。

  只希望白玉楼的高手不会时刻坐镇东南边陲,不会这么快就有足够的实力来报复。

  而她心中财迷一样的练青冥,这时正和小白躲在车厢中数钱,四只眼睛都笑得见不到缝。

  “糖葫芦、嘎嘎果、酥黄鱼、白鸟糕……”小白一边念叨,一边口水直流,数一张钱就捂一张,生怕突然不见了。

  练青冥也不比他好:“哇哈哈,还是无本买卖好挣,一下子就发达了,俺要买功法,低级的不要,高级的来两本,我学一本,扔一本,哇哈哈!”

  花月星好像还没有官方发行的纸币,手上拿的是赵宝路送上的钱票,在各地的白玉钱庄都可即时支取,赵宝路不敢询问赎金数额,又怕给少了刻玉坊不让领人,一咬牙把大面额的钱票交来整整一叠。

  反正是为公,不用自己掏,加上他和齐佩碧想的一样,白玉楼是绝不会甘心吃亏的,送出去的钱再多,尽早能拿回来。

  结果便宜了练青冥,经过和齐佩碧一番“据理力争”,齐佩碧佯作说不过他,钱票全让他取走,除了给来福等人见者有份,人人有赏之外,全落到他手里。

  这数目实在不小,练青冥开图书馆,辛苦大半年,挣的还不到这数目的零头。

  看着小白把钱票全扒拉到自己怀里,练青冥不满地道:“喂,小白,过份了吧,跟我留一半啊,怎么说也是我出手挣来的。”

  小白头都不抬:“唉呀,叫什么叫,你打斗的时候钱会掉的,掉了就没了,我帮你收着最好了。”

  来福正好推开车门,小白立刻一抡小胳膊,把所有钱票都塞进怀里,警惕地问:“来福叔叔你要干嘛?”然后看到来福手里捧着的新鲜瓜果,马上换成乖巧笑容:“哇,有果果吃,来福叔叔真好!”

  小身子一晃,来福手中就一轻,再看时小家伙已经捧着一个红果子啃了起来。

  练青冥尴尬道:“哈,来福大哥,不好意思啊,这小家伙,就是这样,一点不客气。”

  来福咧开大嘴一笑:“没事没事,小孩子嘛,就要活泼点,小白,不要急,吃光了叔叔再给你拿!”小白神出鬼没的身法他已经见识了好几次,因此没有露出惊讶。

  练青冥连声道谢,等来福带上车门后,一边掰了果肉喂给小豆小芽,一边在脑海中回忆新学到的几门功法。

  昨晚来的人虽多,也就最开始的那人有点看头。

  自己的眼力并没有偏差,那人确实修的是风家一脉的法门,只是并不完整,高中低阶的功法都有一些,用一些杂乱的法门衔接起来,虽然巧妙,威力却下降不少。

  当然这对自己来说没有问题,完整的也好杂乱的也好,都可以调试,更何况自己看过高级的风杀之术《大风歌》,自然能够将其补全。

  后来的人就差多了,不过也提供了一些不错的法门,其中有几种,经过自己的调试,可以推断出原始版本的威力相当可观。

  这“最开始的人”“后来的人”自然就是赵雨夜和赵宝路的手下。

  任他们再怎么异想天开,也绝不会想到世上有一个练青冥,竟然可以从他们的施法中,完完整整地推导出他们使用的法门。

  练青冥昨晚早在入夜前,就在宅陆内布下多种阵法——以他在地球上博览群书、群影视的经验,他料到劫道的人回去后还会再来,不论是为刻玉坊的人,还是为小豆小白的安全,他都必须做好准备。

  赵雨夜虽然不是高手——当然是以练青冥的眼光而论——没能触发那些阵法,不过比起被阵法轰杀毙命,碰到练青冥只会更凄惨。

  练青冥借鉴残缺传送阵创造的法门,可以保证一定强度以下的能量全都无法近身,一近身便化为乌有,在赵雨夜眼中则是无视攻击不动如山。

  他又以自己独一无二的气机中断手法,使赵雨夜气机失控,不由自主地使出所有的法门,一直到油尽灯枯不能动弹才昏迷倒下。

  后面进来的人也一样,练青冥不挑不捡,把每个人的功法都看了一个遍。

  相信当他们醒来后,对梦魇一样的遭遇和魔鬼一样的练青冥,都一定不会忘记。

  “是了,那家伙使得不对,应该是这样,凝风结劲,化虚为实,实中有虚,寂灭五指,哈,其实应该叫寂灭五指山更贴切,我真是个天才。”练青冥想通一个关节,露出愉快笑容。

  调试器的目的不在于对敌,而是调试跟踪,破解功法,在不断充实功法样本的情况下,调试器的真实威力开始显现,练青冥有如海绵吸水一样,贪婪地吸收一切经验智慧,他能达到怎样的成就,没有人能够预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