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六十九章 千古休夸南渡错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592 2014-06-18 23:55:48

  朝阳悠悠升起,温暖明媚的光线照亮城墙边缘,又延伸到城中,照亮城中的百家千户。

  在其中有一户人家,主人早起开门,不经意瞥见屋檐下站着一个人,那人面色苍白,双眼无神,憔悴得像十天半月没有睡过一觉的流浪汉。

  “那汉子,过来我给你倒碗热水……啊,你,你不是赵老板吗,赵老板,你怎么站在这?怪碜人的……”主人好心想招呼流浪汉喝碗热水暖和下,却马上认出那人,哪里是流浪汉,分明是城里有名的白玉坊的老板,赵宝路。

  不错,正是赵宝路,他居然一直站到天亮,一步都没有挪动。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漫长一夜的。

  平日沉着稳重富有心机的他,突然像是鬼迷心窍,执著地召唤人手,执著地命令他们冲进去。

  冲进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越是损失人手,他越是躁动,越是躁动,越是加派人手,连管账册守库房的普通雇员,也被他强行组织起来。

  直到最后剩下一个手下,一个负责传递命令的心腹,也被他逼着冲进了那座宅院。

  同样没有回来。

  也没有任何动静。

  赵宝路心如死灰,完了,自己完了,整整一个白马城分部,前后几任积累下来的力量,被自己在一夜之间全部葬送,就算是把巡察使大人救出来,也抵消不了这个过错。

  狗屁巡察使,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我要管他死活,为什么我要救他,为什么……

  赵宝路平时在城里的形象还是不错的,因此主人认出他后,很尽心地把他扶进屋,一边喂热水一边派下人去白玉坊叫人。

  热水灌进嘴里又顺着嘴角溢出来,往日精明能干的赵老板居然变成痴呆一样,主人惋惜地摇摇头,这是怎么回事哟。

  “老爷,白玉坊没人呀,小的叫了半天也没人应,还有……”这是去叫人的下人回来了。

  “还有什么……”

  “还有刻玉坊齐夫人的宅子外面……哎老爷,小的说不清楚,您出去瞧瞧吧!”下人期期艾艾,主人奇怪之下果真出门去看。

  刻玉坊的宅子就在斜对面不远处,几名汉子正把一个个五花大绑捆得像粽子一样的人往外抬,在门口成排铺开。

  “怪了,那不是白玉坊的人吗?怎么——”主人失声叫道,也明白了为何下人会语焉不详。

  叫声传到里边,失魂丧魄的赵宝路突然跳起:“我的人?在哪?!”他仿佛突然恢复生气,推开下人冲出屋外。

  赵振平、赵安国、赵罗同、赵力达……最要紧的是,赵雨夜也在其中。

  他没死!

  他们都没死!

  啊哈哈哈,他们没死,太好了,这下自己有救了,有救了。

  赵宝路狂喜地冲过去,冲到一半步子突然慢了下来。

  赵雨夜没死,手下也没死,那证明对方留了余地,既然留了余地,那就表示可以商量。

  从失去一切到柳暗花明,赵宝路的精明又回到身上,他开动大脑,急速运算。

  谈判桌上分两方,总有一方优势,一方弱势,现在他就是弱势的一方。

  弱者是不能提条件的,只能接受。

  接受条件无疑会吃亏,但吃亏是暂时的。

  动了白玉坊就是动了白玉楼,而白玉楼,绝不是一两个高手就能撼动的。

  重要的是先保住赵雨夜,保住白马城分部,也就是保住自己。

  赵宝路瞬间就想清轻重关节和应对之道,脚下重新变得稳定起来,等走到刻主坊宅子外面时,他又变成了精明的赵老板。

  “来福兄弟!鄙人给齐夫人请罪来了。”

  抬人的汉子里面,打头的正是来福。

  他哼了一声,把手上的人重重地扔到地上,粗声粗气道:“兄弟?咱当不起!差点脑袋都没了!”

  赵宝路连忙道:“怎么会?不会的不会的,来福兄弟一看就是有福有禄长命百岁的人,怎么会呢。”

  来福一瞪眼:“你做的事心里清楚!生意抢不过就改杀人放火来了,告诉你,没门!”

  赵宝路又是打躬又是赔笑:“来福兄弟消消气,消消气,他们是昏了头了,我怎么劝都不听,这不,我放心不下,一大早就跑过来了,还好齐夫人和大伙儿吉人天相,这些该死的东西,我一定亲自送他们到衙门!”

  来福呸了一声:“衙门跟你一条裤子!还拿咱当傻子是不?得,咱不跟你废话,练哥儿说了,这些人夜闯民宅行凶未遂,他念上天有好生之德,饶之不杀,叫你们白玉坊赎回去!”

  赵宝路心中把“练哥儿”三个字牢牢记住,口中忙不迭道:“好好,我赎,我赎,怎么个赎法?”

  来福伸出大巴掌:“这个数!”见赵宝路张口欲言,紧跟道:“不许讨价还价!”又呸了一声:“叫我说,直接杀了一埋干净,一群杀坯!走!”

  带着一帮横眉怒目的护卫转头时了院子,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赵宝路张口结舌,这个数是什么数,是一个人这个数,还是一共这个数,大哥你别走啊,说清楚点啊。

  可是要他追进门去问,那是打死也不敢的,一想到昨晚有进无出的景象,他就不寒而栗。

  且不说赵宝路赵大老板在门外猜谜发愁,来福等进了院子,个个笑逐颜开。

  “这老小子,平日里鬼精鬼精,现在看看,话都不敢说!”

  “还不是因为有练哥儿在,不然现在躺着的就是我们了,睡着挨一刀,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唉,你说咱们是不是跟夫人讲讲,赶紧有多远走多远。”

  “是啊,听说皇上要对付原氏,白玉坊的军械全供给皇上了,咱们就去别地,黑山王冲阵王哪个不需要上好军械,做买卖哪都能做啊!”

  来福喝了一声:“夫人自有打算,你们哼叽什么,等下都和我去跟练哥儿好好敬一杯,练哥儿可是救了我们两次了!”

  一个护卫缩了下脖子:“哎哟,我可不敢,这练哥儿看着年纪轻轻的,真邪乎了,昨晚一点声音都没听见,早上起来一看,好家伙,大堂地睡了一地啊!里面赵老四赵老六那都是硬手,都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全趴下了!”

  来福甩开膀子就是一下:“我叫你小子嘴上不带把门的!什么邪不邪的,人家练哥儿是神仙!你忘记咱们是在哪碰上练哥儿的了?望原城!支天山上下来的,那是原祖圣地,专出神仙!”

  那护卫闪开,咕隆道:“支天山千把年没出过神仙了,哪来的神仙,神仙会吃人吗,你忘了昨天——”

  身边护卫同时去捂他的嘴:“你小子!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他们脸色煞白,连来福也颤抖了一下,昨天那恐怖的景象又浮上心头。

  “来福大哥,早啊!”说巧不巧,练青冥正好抱着小豆小芽从里屋走出来,微笑着冲众人打招呼。

  来福一个激灵:“早……早早……练哥儿早……”只觉喉咙发干。

  练青冥脸上浮起古怪的笑意:“生意做完了没?”

  来福马上来了精神:“做完了!哎呀练哥儿,你是没看到赵老小子那脸色——就是白玉坊当家的,叫赎人就赎人,生怕答应慢了,哈!”

  练青冥嘿嘿一笑:“那谢谢来福大哥和各位大哥了,小弟挣点辛苦钱,大家也不白忙,见者有份!”

  神仙怎么突然变成生意人了?这跨度有点大啊,来福还没转过神,齐夫人动听的声音响起来:

  “小兄弟,你是姐姐雇佣的,这赎人的钱应该算姐姐的收入,怎么分配,是不是要先问下姐姐啊!”

  “哎呀大姐,不对啊大姐,这明明是业务外的,怎么能算你的呢?不行不行,是我的,是我的。”

  众护卫呆滞。

闲坐说玄宗

来不及修改了,先上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