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六十七章 无情无义不动山(中)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378 2014-06-16 23:34:20

  夜晚的白马城如同一头漆黑的巨兽,将光线一一吞没。

  天上没有月亮,没有星星,练青冥又特意吹熄了所有烛火,任何人处于这样的黑暗中,都一定看不到任何东西。

  因此当赵雨夜以“夜来风雨”之术潜入宅院时,充满自信。

  因为他是雨夜巡察使,是白玉楼中,楼主、四方财神、十二谛听以下之四方巡察使中,排行第七的赵雨夜。

  “夜来风雨声,杀人知多少”的赵雨夜。

  他深信自己一定能轻易完成目标,而且还能剩下充裕时间回去睡个好觉。

  什么妖法、魔鬼、连皮带骨吃干净赵均举之类的话,全是一班废物推托责任的借口,赵均举一定是将心思用在打理生意上,疏于修炼,失手被擒被杀,他的废物手下丢下他逃了,怕受家法,合伙编了借口来欺骗自己。

  哼,幸好楼主英明,派自己来支天山一线视察,否则因这些废物反馈上来错误情报而误判形势,一定谬以千里。

  回去之后,要让这些废物明白,白玉楼严酷的家法不是摆设。

  修行才是争霸天下的根本,楼主那么英明,怎么就偏偏在这点上看不清呢?搞什么钱庄,说这样就能兵不血刃颠覆中天王朝,世上哪有这样的事?哼哼,我暂不出来反对,只加紧修炼,等楼主计划受挫时再挺身而出,到时,楼主一定对我刮目相看,说不定,会把小小姐许配给我,哼哼哼。

  赵雨夜虽然心头转过许多念头,但身形却没有丝毫迟滞,身形完美地融入夜风中,滑过宅院的外墙,照壁,又进入正中的大堂。

  这是中阶三品以上才能修成的“化风”心法,跟踪潜入无往不利,杀人取命风过无痕,连练青冥见了都不由叫了一声好。

  当然只是在心底叫好,没有发出声音。

  他虽然坐在大堂正中,但因为某种原因,赵雨夜并没有看见他。

  因此对赵雨夜来说,大堂中是一片死寂。

  没有人,半个也没有。

  赵雨夜心中忍不住浮起轻蔑之意,这也太没难度了,以前自己出任务,哪个目标不是如临大敌,岗哨机关无所不备,哼哼。

  毕竟是小地方的商户,就算有点做生意的头脑,打打杀杀的事毕竟是不在行的,白天的事一过去,就以为完事大吉了,连守夜的护卫也不安排。

  不过也难怪,听说这商户是一个妇人空手建立起来的,军械设计上很有些精到之处,一连抢了白玉坊几座城的生意,连东主都注意到她,要求自己在任务之余协助赵均举。

  哼哼,女流之辈,等下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模样。

  他已经从那班逃回来的废物口中知道了这里有多少人,加上城中都尉也有提供消息,证明所有人进城之后都宿在这里,没有连夜出城。

  很好,就是要这样,一个也不能少。

  “风”继续向内里流动,这种事他做过太多,都不需要专门制定计划,脑海中就已有详细行动路线:先杀掉所有护卫,这样就不虞有人能逃跑走漏风声,再逐一杀掉老妈子、丫环之类,这样一般目标就会把所有能交待的都交待出来,如果还不行,听说这里面有三个小孩,想必当着她的面一个一个捏死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崩溃变成疯子,哈哈,哼哼。

  随着他的心意变幻,夜风中一张英俊的面孔幻化不定,时而微笑,时而狰狞。

  打死他也不会想到有人能看到他变幻的面孔,这样的黑暗中,连他都是凭着“风”的流动感应周围事物。

  因此当练青冥轻咳一声,问道“老兄,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时,他的惊骇可想而知。

  风中那张英俊的面孔变得震惊扭曲,因而显得十分丑陋。

  但****一般的攻击绝不丑陋,不但不丑陋,而且绝对是世上难得一见的精妙手段。

  轻柔的夜风瞬间变成无数无形利刃,将大堂中所有桌椅器皿屏风窗户都割裂成破片,又聚成强劲的旋风,将一切物事都卷入其中,绞碎成粉末。

  无数细若游丝的微小风束在空中穿刺,将一切阻碍都扎成千创百孔。

  没有什么能够抵挡,因为这是风,无孔不入的风。

  赵雨夜的急剧跳动的心随着平息下来的风而平息,发出声音的那个人没有任何逃离现场的举动,以为能瞒过我一时就托大不动,那就去死好了,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攻击下还能活命。

  能死在我赵雨夜的风杀之术下也算是你的荣幸。

  不知对方是用什么法器避开我的灵觉的?可惜风杀过处寸草不留,不管是什么法器也变成粉末了,不然察看一下,日后也能有个防范。

  他压根就没往其它方面想,在他心中,对方只可能是凭借法器,不可能光凭术法就躲过风的探察,这是修习风杀之术的修士的共识。

  练青冥在黑暗中睁大眼睛,即使是在狂风肆虐的时候也没有眨上一眨,因为他从对方的攻击中看到一些熟悉的东西。

  与大风歌法门有紧密联系的东西。

  “难道是风家的人?可是白天那个劫道的是姓赵啊?难道不是一伙的?生意场上是非多,莫非是齐姐别的仇家?”

  练青冥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一个极高的程度,但这份修为来得莫名其妙,他总觉得有些不踏实,就像中彩票得了大钱,总没有自己辛苦工作攒下工资来得实在。

  所以他一直没有懈怠原有的修炼,调试器一直在完善,虚拟机一直试图搭建,观礼台上得到的众多智慧也一直在吸收。

  包括大风歌。

  大风歌本是他极珍贵的收获,但随着最近一连几次际遇,大风歌这门高级功法的地位直线下落,甚至藏在图书馆中的手册被人搜走也没觉得可惜,但他并没有忽视这门功法。

  修习大风歌时,能与观礼台上探测到的风家功法的最精深智慧相互印证,其中的益处对他来说远远超出一门功法的价值,是将功法理论与修行实践结合起来的桥梁。

  所以当他从眼前敌人的攻击手段中,察觉到与大风歌有关联时,立刻动了研究的念头。

  “你好,可不可以谈一谈?”见到对方虚幻的面孔慢慢凝结成实体,大概是觉得已经除掉敌人而放心了,练青冥再次出声发问。

  “呼!”赵雨夜还没完全凝结的身体再度化为一阵狂风,将大堂中横横竖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又割裂一遍,又无数风刃在狭窄空间内高速纵横。

  朝来寒雨晚来风!

  北风卷地白草折!

  随风满地石乱走!

  赵雨夜将自己最顶级的必杀之术毫无保留地使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心中的恐惧。

  “你的法门很有意思,我们可不可以坐下来聊一聊?”

  还是那个可恶的声音,他还没有死!他还在那里!他连动都没有动过!

  他不是人!没有人能在风杀之术下存活!

  他是魔鬼!

  赵雨夜在呼啸的风声中,突然想起了逃回来的那班废物的话,被他当作借口的话:

  “他是魔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