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六十六章 无情无义不动山(上)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018 2014-06-15 23:42:04

  白马城很大,非常大。

  城墙足有五丈高,一般修士是绝对越不过去的,城墙上每隔丈许有一个半圆形墩台,凸出墙体外侧,只要在里面放上几个兵士,城墙下就几乎不存在死角。

  这些墩台的间距、半径、角度都是有讲究的,恰好使兵士能够攻击到敌人,而敌人难以攻击到自己,彼此又便于互相掩护,是非常高明的设计。

  练青冥在地球上见过西安、北京等地的古城墙,老家湖北又有保存完好的荆州古城,所以一到白马城城门外,立刻就看出其中不同,这里显然不同于望原城,这是标准的军事建筑。

  看来中天王朝很早就筑起了对支天山的包围圈。如果有一双巨眼从空中向下俯视,支天山方圆数百里就像一个大活人的身体,白马城就是这个大活人身体上的穴位,一旦中天王朝撕破与支天山的和平相处面纱,只须关闭支天山这一侧的城门,大活人的穴位立刻便被制住。

  这样的空位想必不止这一处,不同方向应该都有,练青冥不由摇了摇头,越发不看好原妙天。

  城门处拥护不堪,士兵一个个盘查,凡是姓原的一律不许进城,也有人谎报姓名想要过关,被指认出来后立刻被如狼似虎的士兵抓了起来。

  这个世界没有便利的交通工具,普通人的生活范围仍然局限于户籍所在地,想要不被认出并不容易。

  练青冥一行则很顺利,车中那位夫人果如浓眉汉子来福所说,大有身份,只是出示了一份文牒,立刻就被放行,而且还有小头目殷勤地询问要不要通报城守。

  刚受了一番惊吓,自然是越早安顿下来越好,来福连道不用,熟练地递上一些银钱,打发了小头目,驱着车队快速进了城,一名护卫先行一步前去通知准备。

  城中比望原城更加萧条,没有行人商贩,巡逻的兵士则随处可见,身上都有浓重的煞气。

  这当然不正常,练青冥心中沉甸甸地,想起了那个死掉的使者的话,他说过支天山外围被剿灭干净,驰援原氏的外来修士也都被扑杀。

  看来实际情形只会更坏。

  浓眉汉子等护卫和车中的夫人都没有表示惊奇,看来他们都清楚这里的形势,至于为什么他们在明知形势恶劣的情况下,还一直留在望原城,直到现在才匆匆撤离,练青冥心中多少猜出个大概。

  夫人的宅院很大,装饰也非常精致,可以看得出花费不少,不只是为居住,应该同时还兼任会客场所的功能,门口已经有多人在等候,见到车队几名仆妇立刻过来,从车中扶下一名丽人。

  她样貌十分端庄美丽,遗憾的是似乎腿脚不灵便,难怪一直没有下过车。

  “小兄弟,刚才的事,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大姐这里没有别的,吃食还算讲究,先让下人服侍你和弟弟妹妹洗漱,然后再一起用晚膳,来福,你再辛苦一下,带我的名贴去见一趟都尉章大人,让他安排夜间巡逻的兵士照应一下。”

  声音柔和好听,正是浓眉汉子口中的夫人,她心思很细,进了白马城仍然没有放松警惕,不过有些事是她料不到的,练青冥知道提醒亦无作用,遂没有开口。

  晚餐丰富且可口,练青冥向来随意,什么都吃,小白却没见过这么多好吃的,挟这个又挑那个,嘴里咽都来不及咽。

  “这个这个,我要我要!”

  “那个那个,唉呀够不着,青冥哥哥快夹给我!”

  “唔,真好吃,给小豆哥哥一个,再给小芽妹妹一个,剩下的都归我,唔,不许抢!”

  ……

  练青冥嘿嘿一笑,小家伙看着护食,面前堆了一大盘,真从上面挟几块他也不管,反正好吃的多的是,他一边慢条斯理吃,一边给小豆小芽喂。

  齐佩碧眼中满含笑意,看到小家伙吃得欢,似乎比自己吃还高兴:“小白慢慢吃,不要急,后面还有好——青冥小兄弟,小豆是生的什么病,要不要我找几个有名大夫来看一看?”

  练青冥并不是什么知名人物,也没想过隐瞒,因此后来赶路时已经说过自己名字,小豆的情况则仍托辞是生了病。

  练青冥咽下口中食物:“呵,谢谢大姐,不用了。”

  齐佩碧美目凝视练青冥:“如果是银钱方面的问题,不用担心,大姐别的不敢说,些许银钱还是有的。”

  练青冥一幅云淡风清:“谢谢大姐,钱我从来不缺的,只是小豆的病有点怪,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才可以治。”

  小豆嘴里鼓鼓的容易挤出一句话:“你哪有钱,你都说要偷我的丹药去卖钱吃饭了!”说完又掉头去挟菜。

  练青冥狼狈道:“不是还没卖吗?哎,大姐,这小白就会乱讲话,你别当真啊。”

  齐佩碧掩嘴一笑:“怎么会呢,小白最乖的了,一文钱拦倒英雄,大姐又不会笑话你,反正你是大姐雇佣的高手,要用钱就和大姐支取就好了”

  练青冥低头吃饭:“那是,那是。”

  齐佩碧待护卫不错,他们就在隔间用膳,还特意安排了好酒压惊,这边气氛和谐,他们喝得面红耳热也恢复了士气,来福壮着胆子端酒过来。

  “练哥儿,你,你救了咱们,救了夫人,我,我敬你,我有眼无珠,以为你是山里人,跟你说话粗声呛气,你千万别怪罪!”

  他大着舌头,对练青冥有三分敬意,还有七分畏惧,练青冥连忙接过来:“哎老哥别别,什么怪不怪的,这算什么,哈,这酒——去去,小孩子不能喝!”

  打掉小白伸过来抢酒的手,练青冥跟来福说笑两句,宽了他的心。

  说起来,这个来福算是忠勇之士了,面粗心善,练青冥对他印象不错。

  其它人没敢过来敬酒,他们仍然记着这个小伙子是个可怕的杀人高手,因此当练青冥看似随意地说了句“晚上可能会有点动静,大家不要担心”时,他们都立刻记在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