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六十五章 堪恨堪怜风波恶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1994 2014-06-14 23:57:13

  白面男子一惊。

  他早已将对面一行人底细打听得清楚,人有几何物有几许,都在他计划之中。

  这个汉子不过是个无门无派的修士,靠着下阶五品的修为,应聘到刻石坊作了护卫首领,人虽然粗陋,做事却不惜力,挺得刻主坊主人信任。

  他绝无可能挡住自己一掌,要知道刚才自己有心立威,看似轻松,实则已使出了全力,以自已高出他一个品阶的修为,无论如何他都应当胸骨尽碎而死。

  他还在疑虑不定,随从当中已经有人自作聪明:“蠢货不知死活,我家东主手下留情,居然不趁机逃命,还敢逞能,看我的寂灭五指!”

  此人有心表现,高高跃起,在空中翻腾做势,华丽无比地挥洒出数十道爪影,向浓眉汉子当头坠下:“呔,死吧!”

  他敢出手,自然是有几分本事,实际上以他下阶八品的修为,也确实算得上是一把好手,众多同伴哄然助威:“好!九哥这一下尽得寂灭五指真髓,死在这样的神通下,都算你三生有幸了!”

  爪影划出尖锐风声,声势赫赫,浓眉汉子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却忘了身后就是车厢,咚的一下已经撞上,再慌忙抬手遮挡已是来不及。

  “轰”空中下击的来人应声飞起,到最高点后平平摊开,像破布一样飘落,显是已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哎呀!”

  “不好!”

  “快快,快接住九哥!”

  一阵慌乱中,只有白面男子没有动,他脸上笑容早已被凝重取代:

  “请教车中是何方高人?在下白玉坊赵均举,有失礼之处,请阁下宽囿不知之罪。”

  车中没有声响。

  中间的大车上则传出一声低呼:“啊”。

  白面男子赵均举心中更加确定,再次对准车厢道:“鄙人不知有高人在此,无心冒犯,阁下纵是不原谅鄙人,也请给鄙东家一个面子。”

  浓眉汉子呐口呐舌地瞧着自己抬起的左臂,不敢置信,看到他的样子,任谁也知道不是他把人打飞,车中人似乎也知道瞒不下去,终于开了口:

  “你东主是谁,为什么要给他面子?”

  声音听起来很年轻,赵均举登时放下心来,看来是个毛头小子,见到一点不平就要行侠仗义,肯定不会是什么名门子弟,不然不会听到“白玉坊”还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

  他挺直胸膛,又恢复了刚来时的从容:“因为鄙东家就是白玉楼。富甲天下白玉楼,金银委地无人收,世上还没有人能不给白玉楼面子的。”

  出乎他的预料,车里面那个年轻声音只是“哦”了一声,“哦,白玉楼?好像没听说过,比中天王朝还大吗,看你好像很有恃无恐的样子。”

  赵均举身后群情汹涌:“哪来的混账东西,连我们白玉楼都不知道,还敢胡说八道!”

  先前跳出来的“九哥”已经被他们接住了,这会人人激愤,也顾不上再照看他,扔在地上便提刀拔枪,想要一拥而上。

  白面男子一挥手:“且慢!”

  他眯起双眼瞧向车厢:“年轻人,或许你确实有几分本事,但如果缺少眼力,越有本事的人死起来也越快。”对方不知道白玉楼是不可能的,这样的反应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蓄意要与白玉楼做对。

  车厢里面的声音带着笑意:“哦,是吗,听起来你很想指点我。”

  赵均举冷哼道:“我不知道齐佩碧是如何请到你帮手,她能料到我白玉坊会对付她并不奇怪,但她一介普通妇人,必定不知道我白玉楼在修行界意味着什么,所以以为找个高手就能过关,其实不过是将你送上死路。”

  车厢里的人笑道:“呵,你说话时流露出的自信十分自然,我倒真有些好奇了,这附近有圣地支天山,有中天王朝的大军,难道你们白玉楼连他们都不放在眼里?”

  赵均举傲然道:“若是一定要这么说,也无不可,支天山垂垂老矣,不足为虑,中天王朝举世共钦,但我白玉楼足以与之鼎足而立。”

  车厢中人自然就是练青冥,听到这里不由笑道:“哈,这么厉害,那你为什么要为难这小小一个车队呢?敌人的强弱是可以反映出自身的强弱的,我看这几辆车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大张旗鼓地来拦路劫道,再怎么看,似乎你们白玉楼也不过就是差不多的水平,难道当强盗劫匪也能与中天王朝鼎足而立?”

  赵均举气往上冲:“年轻人,牙尖嘴利,小心祸从口出后悔无路。”

  练青冥还没出声,小白已经忍不住:“唉呀叫什么叫,好容易有个凉快地方睡觉,还被你们吵醒了,青冥哥哥,强盗不就是坏人吗,小白要打坏人!”

  一个圆呼呼的“东西”从车厢里电射而出撞向赵均举面目,来势之疾让赵均举亡魂直冒。

  “砰砰”第一声是赵均举额头被击中发出,第二声是仰天便倒撞地发出。

  “坏人,踩死你踩死你踩死你!”赵均举眼冒金星来不及反应,眼睛上又挨了几下。

  身人诸人亦是惊惧不敢稍动,这圆呼呼“东西”快如鬼魅,任他们见过不少能人异士,也从未见过有这样的快法。如果不是太阳还未下山,有光有影,简直要以为是见到鬼了。

  地上赵均举同样惊惧,然后迅速放心,这“东西”的速度固然快得不可思议,但力道却极小,自已连续被击中,却几乎没有受伤,而那个声音他也回味过来了,不就是一个小孩子吗,敢情是在用脚跺自己。

  眼睛上麻酸胀痛,流泪溢出,不用看就知道已经肿了,赵均举向来注重仪表,不由恼羞成怒,恶向胆边生。

  砰砰,又被跺了几脚,“踩死坏人——啊——”

  赵均举蓄势已久的双臂一搂,将视线中模糊的圆呼呼“东西”抓住,双眼肿胀的脸上说不出的狞恶。

  “小杂种,我撕了你!”

  他手中抓住的,正是两只小小脚丫,就要一鼓作气把手中小儿撕成两半,突然一种“黑暗”突如其来笼罩住他的心神。

  其实那是不是“黑暗”,他也不确定,他只是无以名之,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这突然出现的空虚、空洞、空旷、空无。

  他只知道眼睛突然看不见了,头脑突然不能再思考了。

  “眼睛是心灵的灯,你里头的灯若是暗了,这黑暗是何等的大啊。”

  跟随赵均举前来的诸人,只见到一个穿着浅蓝褪色袍子的年轻人凭空出现,他怀里抱着两个小孩,这使他看起来显得有点臃肿。

  他一只手从赵均举手中轻轻提起一个胖呼呼小孩——哪来的小孩?

  另一只手轻轻拂动,仿佛是在抹去赵均举身上的灰尘——然而赵均举便像涂在画板上的污迹一样,顺着他的拂动,没有了。

  是的,“没有”了。

  从头顶开始,一段一段地没有了。头没有了的时候,双臂还在作势欲撕,双臂没有了的时候,腰还在收腹欲弹地而起——就像他的头还在,就像他的双臂还在,就像他的人还在。

  然后整个都没了,地面上有人形轮廓的压痕,空气中有熟悉的回声。

  但人已经没了。

  不知是谁一声怪叫,失魂落魄跌跌撞撞扔下刀枪就跑:“鬼啊!”

  “铿铿哐当”一地乱响,两头的劫道人马都扔下兵器亡命逃散,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

  练青冥叹一口气,他并不想使出这门手段,可是……

  是自己天性中有残忍,还是世道太无情?

  二小在他怀中熟睡,不会看到,小白被他捉回来时已经按住了头,也看不到,他尽力不让他们幼小的心灵沾染这样的场景。

  “坏蛋,放开我,出不了气了。”小白乱挣着,练青冥松开他,对浓眉汉子道:“老哥,没事了就接着赶路吧,应该快要进城了。”

  “哇”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几个护卫都仓惶后退,然后弯腰大呕特呕。

  浓眉汉子好容易才能站直:“你……你是什么人?”

  他只是长相粗豪,并不是蠢人,最开始被赵均举一掌击入车厢时,已是自份必死,却有一道气机从背心输入,几个流转便将致命的力道消除,而后又目睹了有生以来最诡异凶残的杀人手法,这个村夫一样的年轻人无疑是个恐怖之极的高手,他能站稳已算十分坚强。

  “来福,这位公子没说自然是有不便,你就不要问了——多谢公子救了来福,也多谢公子救了妾身。”那位夫人居然比一群壮汉更快恢复平静,也或许是因为她一直在车中没有看到可怕景象。

  她为什么会被追杀,练青冥如果提问,她一定会回答,不过练青冥并不想探人隐私,只笑了笑:“哎,大姐还是叫我小兄弟吧,叫公子我不太习惯,至于谢不谢的就免了,我还没谢谢大姐让我搭车偷懒呢。”

  他瞅瞅还在干呕的护卫,笑道:“各位大哥,还不走的话,怕是赶到地头天就黑了,不好找住处哟。”

  浓眉汉子下意识地接口道:“瞎担心啥,我家夫人什么身份,在白马城自然也有宅院的。”然后马上捂住嘴,紧张地看着练青冥。

  练青冥“啊”了一声:“啊,差点忘记了,还以为跟我一样是穷光蛋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哎,大姐,可不可以打个商量?”

  那夫人:“公子……不,小兄弟太客气了,但说无妨。”

  练青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额,大姐,我看你好像有点小麻烦,不知道你想不想雇一个高手当保镖?非常高的那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