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四十章 煮豆燃萁逼迫急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061 2014-05-25 22:57:56

  瘦削三弟很快来到山上一个小祠堂,祠堂里传出压抑的哭声。

  “大师兄呢?”

  他一声不吭,脸上的泪水却告知了真相,哭声登时变大。

  祠堂中悉悉索索,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走了出来,眼睛红肿:“三哥哥,大哥哥也死了吗?

  瘦削三弟深吸一口气:“大师兄”,他强忍住没有哽咽:“不在了。豆豆你不要怕,还有我们,我们死也会保护你。”

  小男孩轻轻地道:“二哥哥死了,六哥哥不要我们了,大哥哥也死了。为什么?”

  瘦削三弟无言以对。

  小男孩看着他空荡荡的双腿:“三哥哥,疼吗?”

  大汉三弟摇摇头,“三哥哥没事的,豆豆乖,进去里边。”

  旁边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也劝道:“豆豆,不要紧的,青冥哥哥一定会来救我们的,师父马上就要出关了,他也会来救我们的。”

  是小白。

  他脸色煞白,显然是被眼前惨像吓坏了,难得他还知道安慰小伙伴。

  小男孩:“他们只是要杀我吗?如果我让他们杀了,大家会不会就没事?”

  一夕间降临的灾难,使得这么小的孩子突然成熟了许多。

  小白自然答不上来,他幼小的心灵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何以安乐祥和的支天山一夜之间变成了地狱。

  大汉三弟用独臂搂住豆豆:“不会的,他们是强盗,强盗们不止要杀人,也要抢东西,乖,进去呆着,外面有我们。”

  “他们是强盗,那妙天爷爷为什么不打他们?为什么不帮我们?那么多叔叔伯伯哥哥姐姐为什么不帮我们?”

  大汉三弟苦涩地说:“掌教他们……你不懂。”

  小男孩乌黑的眼睛看了他一会,默默地转身,进了祠堂,小白连忙跟上。

  祠堂里有很多人,男女老少,男人手里拿着木棍或者锄头,身上都带着伤,女人搂着各自的小孩。地上铺着白布,白布上躺着人。

  角落里的被子上,一个小女孩正睡得香,滴着口水,脸上泪痕未干。

  “奶奶,我们是坏人吗?”旁边的老妇人怕他吵醒小女孩,正要拦着他,却听到他这么问,轻轻地叹了口气,眼中满是复杂神色。

  谁是坏人?

  谁是好人?

  练青冥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他正藏在一座山峰的树丛里。

  事情发展得太快,快得他来不及反应。

  或许这就是平民与军队思维的区别。

  一个是今也可,明也可,拖延无妨。一个是疾如风,掠如火,当断则断。

  凌晨时分,他被一阵撕杀、拼斗、惨叫声惊醒,仓促冲到半空,发现支天山已然大变。

  打着各色旗帜的人马,森严有序地涌进支天山,填满了七十二峰之间的每一处空隙。

  他们的服饰不同,兵器不同,但面上的冷漠相同,眼中的杀气相同。

  成群结队的黑色劲装壮汉,成群结队的白色劲装壮汉,成群结队的黄色劲装壮汉,成群结队的青色劲装壮汉,在各个山峰间流动,流向同一个方向,就像蚁群爬向肥美的虫子。

  对于进山、上山的人,他们不闻不问,但是如果有人从山上奔向山下或从山中奔向山外,立刻会遭到他们无情的截杀。

  这些人显然是分属不同的势力,同时又有明确的目的和统一的行动,许进不许出,似乎一心要将支天山所有人一网打尽。

  诡异的是,支天山各峰的弟子有许多明明满脸愤慨,却被各自宗主阻住,一律不许出手,坐视来犯之敌成漫山遍野之势。

  只有一峰例外。

  那是一座低矮的山头,灰朴朴的不起眼。练青冥第一次见到时都没把它当做“峰”来看,以为是个大土丘。

  但事实上它的确是峰,是支天山七十二峰之觅天峰。

  二十年前它不是这样的,二十年前它与其它七十一峰一样挺拔,甚至更高,有一峰独秀之势。

  因为觅天一脉出了个了不得的弟子。

  风无棱。

  他的事迹,小一辈的弟子只是隐约听说,据说他打破了破碎枪不可战胜的神话,拥有颠覆中天王朝的无上神通,只可惜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迫使原妙天以族长身份命令他自戕,尸骨不得与原氏先人同葬。

  觅天峰更是受他之累,被支天山除名,被中天王朝定为叛逆。

  其实里面有很多疑点,只是没有人敢询问究竟。

  练青冥所以知道这里,是因为觅天峰上有两个小兄妹,叫豆豆芽芽,是小白的小伙伴,小白常听完练青冥的故事就飞去讲给他俩听。

  小兄妹俩都没有法力,这在人人修炼的支天山很少见,小白也只模糊知道他们这一峰与其它峰不同,至于哪里不同,他也说不上来。

  而四方涌来的各色人马,涌动到这里后就不动了,团团围住,里三层外三层。

  最外面是严整肃杀的军阵,一直连到支天山最外面,一眼望去,只见刀枪,不见天光。

  “不得放走一个风逆余孽!”

  这是里面不同服色人马的口号。

  外面的军阵沉寂无声,可是那种沉寂无声比大呼口号更可怕。

  这里就是原妙天所谓的“风逆一脉”?明明也是支天山自家的族人啊。

  而周围的数峰只是观望,甚至眼看着那些人马将矮山头山脚下的房屋拆除,焚毁,将许多明显没有准备的老弱拖出来,将敢于反抗的人击杀当场。

  他们奇怪地和小豆兄妹一样,都没有法力,没有修炼过。

  仍无人出手相助。

  练青冥有点无语,外有中天王朝这样庞然大物一样的敌人,内里还要闹分裂,怎么不分古今中外,弱势一方总喜欢上演这种脑残剧情。

  本来就对原妙天的感觉不怎么样,现在更是鄙视。

  原氏弟子可以漠视同族受难,或者是遵守宗主禁令,练青冥却不能坐视不理,他在内心深处沉重地叹了口气:

  “其实我真的不想自找麻烦,或者晚几年,等我修炼到能大杀四方的时候,再发生这种事也行啊,现在半瓶水瞎逞能,会死人的。”

  脚下的土地像是听到了他的自嘲,无声无息地分开一个大洞。

  练青冥慢慢沉进洞里,土石又慢慢合上,了无痕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