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三十七章 苍天不管我来管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043 2014-05-24 18:49:36

  “哎呀青冥哥哥你捂我嘴干什么啊,师父是在闭关啊。”

  小白气愤地掰开练青冥的手。

  原妙天望过来,练青冥立刻松手站好,连声道:“小白不要闹,大人的事你问什么,你师父出关了自然会来签的。”

  小白天真地望向原妙天,原妙天努力作出正色:“是啊,妙法师弟出关了自然会来签的。”

  小白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哦,这样啊,我记得师父说过有一次签名他闭关没在,让坏人打进来了,后来很后悔,我还以为你们又不等他了呢。”

  许多人脸上露出异样之色,厅内响起连声咳嗽。

  小白奇怪地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这些爷爷怎么了?病了吗?要不要把自己的宝贝丹药给他们吃呢?吃一颗要他们还三颗?

  他的小算盘还没打完,练青冥生怕他再问出奇怪的问题,已经一把提起他飞出议事厅,冲上天空。

  小白哇哇大叫:“救命啊!大宗主爷爷救命——咦,大坏蛋会飞了!”

  童声远去,不知哪一峰的宗主没头没脑说了一句:“我若有孙儿,希望他这样。”

  大厅中一片寂寂。

  只有惊电真人眼神深处泛起精光,这个小子怎么会飞,他身上根本没有法力波动啊,支天山上还有我看不透的人?原妙法,哼,好一个原妙法。

  原妙天也疑惑地望着天上那个淡蓝的背影。

  练青冥不知道自己心急之不不小心露了痕迹,提着小白飞出老远才放慢速度。

  “大坏蛋,你都会飞了,也不告诉我!”小白气愤道。

  练青冥哄道:“怕被人笑话嘛,你看你的这个姐姐那个哥哥都会飞,青冥哥哥不加油的话不是丢你的人嘛。”

  小白若有所思:“凤凰姐姐怎么还不来看小白啊,师父不是说她很快会回来的吗?”

  练青冥心里咯噔一下:“糟糕,跑题了!”

  自探过那个阵中之阵后,练青冥就知道那几个十强弟子有点悬了,以那个未知敌人的能力,行事又如此隐秘,想救回来,怕是希望渺茫。

  连忙岔开:“刚才你的大宗主爷爷说山下有个使者,那是个坏人,我们去打他。”

  小白果然被吸引了:“打坏人,好,小白要打坏人!”

  练青冥暗笑小孩就是小孩,真好糊弄,连忙带着他向山下飞去,一边飞一边琢磨原妙天说的“风逆一脉”是什么。

  既然平安王愿意用处置这个什么“风逆一脉”来换原绝伦抵命,而原妙天这边众多人的表情又像是认为足够抵偿,那这个“风逆一脉”的份量一定不会轻,怎么从来没听妙法真人说过。

  不明白就问:“小白,刚才你们大宗主说风逆一脉,是什么?”

  小白迷迷糊糊道:“不知道,是什么?”

  看来还得问妙法真人。

  会飞就是好,就这一会,山脚已经在望,练青冥比了个噤声手势,两人落在山下接待来客的屋子顶上。

  小白还没什么感觉,只顾兴奋地在从屋顶上掏洞往下瞄。

  练青冥则是暗暗心惊,屋里那十来个稳坐不动,一望而知是军旅之人的戎装大汉,身上那种凌厉的气机,不,杀气,简直有如明晃晃的刀枪。

  这,难道就是中天王朝的军人?

  这个世界的军人,都是这样的?

  他们的修为不见得有多高,不要说跟原妙天这种宗主级别的相比,就是比一般的支天山弟子也差很多,按这个世界的境界划分,也就是下品六阶左右,仅到易筋锻骨,外物难伤阶段,可是那种肃杀之气,那种无视一切生命的冷漠眼神,纵是练青冥也不禁为之心寒。

  这是真正的铁血军人,练青冥毫不怀疑,只要一声令下,哪怕面对的是火海地狱,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这样的军人不用多,只要有几百几千,攻破一个宗门简直轻而易举,练青冥之前对中天王室的一丝轻视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能练出这样的精兵,绝对不会是无用之人。同时也多少理解了原妙天,面对这样的实力,想不屈服,确实很难。

  下面正在对话:

  “……王爷虽然确实伤恸小王爷的罹难,但现在已经平静一些了,毕竟三百年前,两边都是一家人嘛,自家人有点龃龉,也是难免的,所以皇上稍一劝慰,王爷也就同意了,处置风逆,既是为王氏正名,也是为原氏除逆,算是弥合两边关系的善举,想必小王爷在天有灵,也会安心的。”

  说话的是使者,笑眯眯地,不像他身后那些大汉一样冷峻。

  待客的是个三十出头的原氏弟子,闻言连连点头:“正是正是,歌乐皇果然见识过人,平安王爷也深识大体,这样就好了,不用闹得双方难看。”

  使者心里冷笑:“这些原氏弟子,真是狂妄自大不知死活,随便一个弟子都敢直呼皇上名号,还真以为,嘿嘿。”脸上却笑得更加灿烂:“好说好说,所以王爷才派小使过来,大家说清误会,处置完风逆,大家早点完事,对吧,呵呵。”

  原氏弟子面带不悦:“不是我说,歌乐皇也真是管得宽,我们原氏的叛徒,我们原氏自然会处置,何须劳动他的大驾?”

  使者脸上笑得要掉下花来:“哈,老兄说得对,哈,原氏何其尊崇,皇上确实,这个,这个,唉呀小使身为朝廷官员,有些话不方便讲,呵呵,不过老弟也请理解下,毕竟要给王爷一个交待嘛。”

  练青冥在屋顶上暗暗摇头,原妙天一心隐忍,想要积蓄实力一举翻身,连他这个才来三年的外人也看得出来。这没错,技不如人就要埋头发展,问题是原妙天只注重高层,普通弟子中仍故意营造出原氏仍然至高无上的氛围。

  这样或许能维持原氏的尊严和体面,但是失去的更多。

  比如这个弟子的言行就颇有代表性,别人都打到门上了,订了城下之盟,居然还当成是自家度量大,给别人台阶下,这,实在是无话可说。

  这其实是花月星单薄的历史导致的。如果是地球上的中国,有数不清的弱国救亡图存的历史智慧借鉴,断不会犯此错误。

  很快有弟子下来,不情不愿地通告各宗主的商议结果,在原氏子弟难看的面色中,使者满意地率众离开,练青冥悄悄缀了上去。

  小白大感刺激,乖巧地一声不吭。

  跟了很远,几乎快到望原城时,使者突然发问:“毕罗定,大军清剿外围,已进展到哪里?”

  下属中一人回道:“回将军,昨日已清剿至支天山外二百六十里处,按户索人,计歼灭九千七百六十二户,无一人逃出。”

  使者原来是个将军,冷笑道:“哼,原氏妄自尊大,不怪皇上要灭了他们,可惜我被派来当这什么使者,错过一笔军功不说,还要与那些无知原氏子弟虚与委蛇,等到总攻之日,本座一定要加倍杀还。”

  练青冥只觉一股冷意从头顶寒到脚底,“清剿?歼灭?无一人逃脱?”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使者接下来的话证明这确是有计划的冷血屠杀:“不出皇上所料,原氏可能的两大支援,一者支天山附近的居民,虽多但不足为虑,大军一到自然清理干净,二者各地心恋原祖的修士,由八王四师布下天罗地网,来多少就杀他多少,此役过后,想来那几家有不臣之心的,也会老实不少。”

  “离支天山最近的就是这望原城,哈哈,对本座的招待也算尽心,等到总攻日那天,本座下令屠城,你们说,他们的脸色会不会很精彩?哈哈!”

  随从没有答话,他们本是军人乔装,中天王朝的军纪森严,与军事无关的问话他们不用理会。

  使者也觉自言自语无聊,正要下令加速回城,却看到前方路中间,幽灵一般凭空出现一个淡蓝身影,正对自己迎面而来。

  “你等不到那天了。”声音低沉,听不出任何感情。

  使者哈哈大笑“小子找死——”来人身上毫无法力波动,不用自己出手,身下的骑兽撞也把他撞成肉酱。

  大笑中他看到了前面那人年轻的脸,怜悯的眼——他为什么怜悯?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之后便是永恒的黑暗。

  随行的军士看到了令他们永生难忘的恐怖一幕:

  使者的骑兽,先是头,再是扬起的前蹄,再是颈,逐一被无形的巨口吞噬,露出鲜红的血肉内脏,后蹄却仍然在奋力蹬踏,仿佛身体仍在。

  然后是使者,他指向来人的手,他的前半身体,都被虚空吞噬,而他的半边头颅,还在侧身向着他们大笑,身后另一只手还在扬鞭抽打骑兽。

  直到整个都消失不见。

  “呀!!!”军士整齐拔刀从骑兽上扑出,长年不断的严酷训练,使他们在最深的恐惧下仍做出了迎敌的反应。

  每个人都被轻轻点中一下,随后便气机紊乱跌落地面,只听到那个平静无感情的声音在说:

  “回去告诉你们的皇,勿造杀孽,否则,苍天不管,我来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