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三十六章 童言无忌惊生面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054 2014-05-23 17:08:54

  练青冥就这么痴痴地坐着,任由泪水自脸颊流下,是为美景感动?是想起了家乡的温暖?

  他也分不清。

  心神放松下来,逐渐变得平静愉悦,清晨的凉风轻柔拂过,驱散了心底的焦虑,这种状态有助于领悟大风歌的精妙处,不过他不在意,就让一切随风去,让一切无痕迹。

  慢慢地他有一点恍兮惚兮,心神开始感受到周围丰富的生命,这像极了那次观礼台上的感受,不过这次是自发的,是精神世界的成长,如果持续这种状态,他将会向着高深的境界进军。

  轻快的脚步声把他拉回现实。

  “青冥哥哥,吃饭了。”

  练青冥依依不舍地起身转回来,或许错过了一次可贵的机遇,不过也没什么。

  小白眼尖,拍手笑道:“哈,青冥冥冥哭鼻子喽,青冥哥哥哭鼻子喽!”

  练青冥不以为意:“是露水,早上的露水,走,吃饭去,你师父又闭关了,他那份归我了啊。”

  小白跳起来:“别想!归我归我!我要长身体!”

  又气鼓鼓地道:“唉呀,怎么又闭关了,天天把人家关在山上,好几天没去找豆豆他们玩了。”

  小白在支天山有不少小伙伴,他有巡天术,溜到哪都方便。

  练青冥笑笑,小家伙无忧无虑,看来妙法真人没告诉他山外的事,这样也好,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本来就不该存在于小孩子的天地里的。

  路上小白围着练青冥,转来转去地看,到底没忍住,问道:“青冥哥哥,为什么么你今天看起来不一样啊。”

  练青冥哈哈大笑:“你猜。”

  气得小白直叫。

  刚吃完饭,一道令符激射到白露峰上:

  “请白露峰妙法宗主速到主峰议事。”

  小白“呀”了一声:“师父闭关了,怎么办啊?”

  练青冥心一动,多半与山外形势有关,便道:“我去看看吧。”

  小白:“一个人呆峰上练功闷死了,我也要去。”

  练青冥:“也好,免得有人不认得我,也是麻烦事。”他在支天山串门不多,这种敏感时候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两人不约而同扔下碗:“回来再洗。”

  互相瞪了一眼,小白一蹦冲天:“嘻,大坏蛋,你不认得路,留在家洗碗吧,我去了,嘻嘻。”转眼就没了影。

  练青冥嘿嘿一笑,胡乱把碗洗好,飘下白露峰,小样,还以为哥不会飞,等下吓死你。

  到主峰的路他不怎么熟,不过各峰上都飞起光华,冲向同一个方向,跟着就好了。

  本来他也可以飞高飞快,不过现在心境改变,走路也不紧不慢,路边的花草还不知道能保存多久呢,等战火烧过来,想看也看不到了。

  到了主峰义事厅,小白早就在那里了,在一堆“高人”中他一个小不点格外显眼,大比已经过去多日,在场的都是支天山七十二峰的原氏族人,独立出去的、旁支的宗派首脑都回各自领地了,倒不担心有谁不认得他。

  有小白过来认领,练青冥自然也没受什么盘问。

  白衣年轻人和那个老者也在,不过似乎没认出练青冥,看过来的一眼多半还是因为奇怪为什么来了个没法力的凡人。

  练青冥现在知道他们是谁了,年轻人是原妙天的小儿子原绝伦,老者是惊电峰的宗主惊电真人。

  十余日不见,原妙天苍老了许多,他环顾一下众人,低沉地道:“既然各峰已经到齐,我就宣布了,我决定,接受平安王的条件,交出风逆那一脉。”

  厅内顿时哄然,许多声音都叫起来。

  “岂有此理,妙天族兄,我原氏一脉怎能交由外人处置!”

  “风逆也是原氏子弟,再不肖也是我原氏内务,他中天王氏有什么资格过问!”

  “妙天族兄,莫忘了二十年前年之事,不可一错再错啊!”

  ……

  原妙天脸色灰暗,任各峰宗主长老叫嚷。

  原绝伦面无表情。

  只有惊电真人面带微笑,一派风轻云淡,在满座惊诧中格外不同。

  等叫声平息,原妙天再度涩声开口:“妙天确属原氏罪人,但时势比人强,在座都是原氏自家人,难道不明白原氏处境?但有一丝办法可想,我又何忍令原氏蒙羞?”

  众皆黯然。

  原妙天:“绝伦是我的儿子,他引来的祸患,我不能脱责。本来为了原氏,我原妙天可以舍去这一个儿子,但是绝伦是族中仅有的突破六道轮回大限的仙人,他对原氏的意义不能用一条性命来衡量,因此,我听取惊电兄长的建议,保下了他,不是妙天护短,而是要待日后他以原氏神通赎罪。”

  “平安王本来不肯同意,有赖惊电从中斡旋,歌乐皇才提出,可以用风逆一脉来作抵偿,此中利害关系,大家都明白,歌乐皇的使者就在山下,如何回复,大家决断吧。”

  一个宗主无奈道:“能有什么决断呢,无非是二十年前的事情重演罢了,我们已经退过一次,这一次又有什么不同?”

  一个女性宗主愤然道:“总之我落霞峰还是那句话,坚决反对。”

  一个宗主像是嘲讽又像是自嘲:“可是上次你和我们一样,最后也只是站着看。”

  那个女性宗主涨红了脸:“我有什么办法,一个人出去送死吗?我死了,落霞峰还得背上叛逆的名声。”

  又一个宗主出声了:“算了,自家人争什么呢,精力留着修炼吧,仇恨先忍着,难关总要过的。”

  最后目光又集中到了原妙天的脸上,他发出苦涩无力的声音:“那就是大家都同意了,将风逆一脉交由王室处置,七十二峰不得过问,签宗主令吧。”

  他伸出手,手上的陈旧黄玉戒指发出一圈蒙蒙的光,各宗能做主的人依次无言发出一道光芒射入其中。

  所有人面上都有些不自然,又像是终于了结了什么事一样松了一口气,这一瞬间,所有人看上去都只是平凡的老人,而不是呼风唤雨的修士。

  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宗主爷爷,我师父在闭关,他还没有签呢。”

  是小白。

  练青冥想捂他的嘴,已经迟了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