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二十九章 只为今生见一面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132 2014-05-16 23:16:10

  他衣衫褴褛形似乞丐,白衣年轻人嫌弃地扫了他一眼,眼中紫棱一闪,刚挣扎起来的练青冥像被万斤铜锤击中,碜人的断骨声中倒飞出去,撞倒不知多少行人小贩。

  一声轻呼,那个卖花女也被撞倒在地,鲜花从花篮里撒出,落满一地,马上又被其它跌倒的人踩烂。

  “小心——”远处王云岫一急,腾空而起,脚下连点,蜻蜓点水一样踩过一个个人头,飞落在地。

  “姑娘,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我扶你起来!”伸手就要去扶。

  卖花女秀眉紧蹙看来摔得不轻,却没有让他搀扶:“民女无妨,公子请扶下那几位老伯吧。”

  酒楼外常有老人卖点自家手工做的小吃小玩意,挣点儿孙的零嘴钱,他们年老体衰,这一下,差不多摔掉半条老命。

  王云岫眼中哪有其它人:“你身上痛不痛,不要紧,我先给你出气,再派最好的医生来为你疗伤。”

  卖花女还是让开他的手,自己尽力站了起来,低声谢道:“谢公子,公子切莫冲动,那位是少族长,招惹不得的。公子有心地话,请救治那几位老伯吧,民女平日里爬山越岭惯了,不似温室里培植的花草经不了风霜,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白衣年轻人本来若无其事走进酒楼,无论是因他乱成一团的人堆,还是破空而来的王云岫,都不能让他有半点动心。但现在却突然顿步,扭头望向卖花女,凌厉眼神如激光如冷电。

  王云岫本来安慰完卖花女就要准备大动干戈的——飞扬跋扈的人见得多了,再跋扈还跋能扈得过一个王爷?为美人出气更是不需要考虑的——听到回话后略微一怔,少族长?

  转头望去,正好看到两道凝如实质的目光,他是识货的,一惊之下大叫一声出手抵挡:“原绝伦!是你!”

  还有一个人比他更快,一道灰扑扑的人影及时抢前一步,一脚把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卖花女踢开。

  “啊!”

  白衣年轻人的视线轻易洞穿两人的手掌,击飞两人。

  王云岫掌心传来剧痛,翻滚出好远才停下,身上沾满残花碎土,几乎跟旁边那个“乞丐”差不多。

  那个“乞丐”居然挺硬朗,一骨碌爬起来,不顾手上的穿透伤,一把扯起王云岫:“快跑!去报官!我来拖住他!”

  王云岫睁大眼睛:“是你?!”

  “乞丐”也一楞:“是你?!靠,不是我!”

  两人都认出了对方,乞丐自然就是练青冥。

  王云岫绝没想到会是他,世上怎会有人能从破碎枪下逃生?

  练青冥似乎能看到他心中疑问:“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那家伙过来了。”

  王云岫一惊,现在果然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挺身站立起来,尽量摆出沉稳之姿:“原绝伦!你们原氏想要造反?”

  白衣年轻人理都不理,径自问那个卖花女:“你刚才说什么?”

  这次他的目光恢复到与常人一样,卖花女不知道刚才已经死里逃生一次,疑惑地望着他:“少族长,民女说了什么?”

  白衣年轻人眼中闪过杀机:“你刚才说什么?!”

  王云岫忍无可忍:“原绝伦,好大的威风,有本事冲我来,本座面前容不得你放肆!”

  他把卖花女拉到身后,白衣年轻人这才像是察觉到他的存在:“哦,小王爷。”语气之冷漠不屑,就如在说一只小猫一条小狗的名字。

  王云岫怒极而笑:“原绝伦,怎么,要在我面前摆你九重天阙仙人的威风?真是好威风,好煞气啊!只不知五年前,谁被凤琳琅打得像死狗一样!哈哈,仙人哪!天朔仙人败给中阶修士,真是千古奇闻,丢尽原祖脸面!可笑啊可笑!”

  白衣年轻人缓缓扭头,直直地盯住王云岫,一字一顿道:

  “凤琳琅,施道愚,我会一个一个杀死他们,我会在天下人面前,亲手折断破碎枪,证明我原氏变天经,才是天下至尊!而你,看不到那天了。”

  王云岫毛骨悚然,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惧:“你想干什么!你大哥还在京城,你——取我枪来——”

  没等他醒悟平时备枪的手下不在,一道雷火已自云中咆哮而下,象是天神驾着雷车,惩罚世人,那种威严,那种气势,简直不似人间,只一眨间,便已击中王云岫。

  王云岫的话嘎然而止,脸上还停在大声喊叫时的惊恐表情。

  不知是谁惊叫一声,王云岫动了,咔嚓,咔嚓,整个人像瓷器一样裂开,崩塌,委顿于地化为一堆焦炭。

  “啊!死了啦!”

  “少族长杀人啦!”

  周围人群惊呼四散,连那几个摔倒受伤的老伯们也哆嗦着爬远。

  与白衣年轻人同来的老者一直旁观不语,此时才开口道:“绝伦,这是平安王之子,杀了他,平安王必定不会善罢干休。”

  白衣年轻人平淡地道:“我知道。”

  老者微微一笑:“很好,反正如今我们和王室已足以一战,早一日,晚一日,也没多大区别。”

  练表冥混在人群里远远躲开,自责不已。虽然不久之前王云岫还用破碎枪“杀”了他,但看着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在眼前消逝,感觉绝不好受。

  白衣年轻人的手段超出了他的认知,朗朗晴空怎么会有雷电,这是什么法术?甚至连他的调试器都没有反应,如果不是雷火精确锁定王云岫,没有丝毫外溢,他恐怕也难逃杀身之祸。

  同时他也十分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白衣年轻人要杀人,不光是王云岫,还有那个姑娘,似乎根本就没得罪他啊。

  之前若不是他和王云岫挡住两道视线,那个姑娘凡人一个,肯定是穿心而过死得不能再死。

  难道这个世界有能力的人都是这样?

  想到刚才差点眼神杀人的事,他不禁望向原来立足处,除了让人不忍直视的一堆焦炭外,那个姑娘也躺在那里,此外只有那一老一少了。

  这个距离在练青冥的探测范围之内,能探测到那个姑娘还有气息,说明还活着。

  练青冥紧张思考,要怎么才能在那个恐怖年轻人的眼皮底下把人救走,不料那个年轻人已经一挥衣袖,将那个姑娘卷起抛到酒楼里。

  “看好她,等她醒来我要问话,如果让她跑了,你们都得死。”

闲坐说玄宗

后面的情节逐渐要展开了,周末争取多更一点,写得太慢了,对不起大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