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二十七章 愿与将军试宝刀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079 2014-05-14 22:50:53

  一道粗如梁柱的长枪被搬了过来,枪身黑焰腾腾,浮现种种神妙不可思议符文。

  王云岫一枪在手,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得不同,深沉如大地,不动如山峦。

  练青冥一惊,这小子,有点古怪。

  而焦作庭等,呈上长枪后就远远退开,似乎有极大畏惧,只剩平安王站立一旁。

  “小贼,你可识得此枪?”

  王云岫的声音夹着隐隐闷响,像是从幽冥地府传出,虽然明明白白还是他的声音,但总觉比片刻之前多了点什么。

  “破碎枪嘛,听说已有三百年不败?”

  练青冥满不在乎地站着,眼睛却一直紧盯着王云岫手上的长枪。

  他不能不慎重,因为在他有限的几次交手经历里,还没有遇过这样的情况。

  他居然完全察觉不到对方的气机。

  王云岫明明就站在那里,气机感应过去却仿佛是个空壳,没有丝毫生命迹象,加上身上渐渐布满黑色焰气,要不是这会天已经蒙蒙亮,他简直以为碰到了鬼魂。

  当然王云岫肯定不是鬼魂,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他的气机有特别之处,常人难明。

  黑焰中王云岫露出不出所料神色,所有面对破碎枪的敌人都会不知所措,因为破碎枪撕裂天地,于时间、空间上有独到之妙,自圣祖王度朔雨夜悟道以后,从无人能在枪下逃脱。

  包括王度朔在内,王室子弟从来没人能够修到九重天阙以上的,单论修为,在花月星不过中流,但只要修习破碎枪成功,立刻脱胎换骨,无视境界高低,一律枪到毙命从无例外。

  “家父向来惜才,平安王府正值用人之际,如果你肯投靠过来,我可饶你不死。”王云岫用夹着隐隐声响的声音说道。

  平安王在一旁露出欣慰之色,儿子看来长进不少,杀人容易,招人难,以后我们父子是要做大事的,多一个人手就多一分力量,虽然这惫懒小子看起来没什么力量,但就算是一张纸,也有它的用处的。

  练青冥:“哦?是吗,那让我想想。”

  这本来是临阵变节的标准台词,可是他随口敷衍的味道太浓,王云岫声音一沉:“休要耍滑,被破碎枪锁定的,从没有人能够逃脱,除非你是仙人,你是仙人吗?”

  语中充满讥诮之意。

  焦问庭等立刻应景地大声嘲笑。

  长枪上的黑焰此时已经布满王云岫全身,他手掣长枪,斜指长空,状若魔神。

  谁都以为练青冥在这种情况下会诚惶诚恐,练青冥果然很担心地问道:“投降你就会放了我,不投降你就会杀了我?”

  王云岫沉声道:“破碎枪下从无活口,我若出枪,你必死无疑,除了降我,你没有别的路可走。”

  练青冥为难道:“是吗,可是都是你在说,没试过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实践出真知,我很想接一枪体验一下。”

  王云岫以为听错:“你说什么?”

  练青冥露齿一笑:“我说你修为最差破碎枪再强总有破法要破破碎枪用你测试是最好选择——”

  他的话像连珠炮一样砸向王云岫,第一个字出口时就开始幻动身形,最后一个字出口时已经在平地上幻出密密麻麻身影,听到第七个字时王云岫才反应过来,黑焰腾空而起,带着他的怒火全力出击。

  有没有见过黑色的玻璃?

  有没有见过巨大的塞满一间院子的黑色的玻璃?

  有没有见过在巨大的塞满一间院子的黑色的玻璃里游动的人?

  有没有见过巨大的塞满一间院子的黑色的玻璃一块一块破碎的奇景?

  现在焦问庭见到了。

  青梅蛇也见到了。

  还有那些侍卫,也都见到了。

  从来都只听说破碎枪枪出敌亡,三百年不败,但很少有人亲眼见过,见过的基本都已经死绝了。

  焦问庭只觉口干舌燥,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王云岫竟然以法力禁锢住了整片空间,割裂时空,又像砸碎玻璃器皿一样把它砸碎。

  被封锁在里面的练青冥,自然已随着空间破碎而身化飞灰,本来翩若游龙矫若惊鸿的奇妙身法变成无用笑话。

  这需要的法力简直庞大到不敢想象,就算是仙人也不应该能有这样的法力,焦问庭敬畏地望向王云岫手上那把黑色长枪,破碎枪,一定是破碎枪的神通。

  传说中中天大帝王度朔一枪既出,山河破碎,曾一枪将数千大修士连同山门夷为平地,天地为之昏暗,看来并不是神话,而是禁锢的范围大得超乎想象所致。

  人人都在惊骇之中,没有人注意到王云岫和平安王狐疑地看了又看。

  院里空空如也。

  图书馆已经完全“没有”了,残砖碎瓦都已经在那一枪之下变成虚无,只有他们的所在的小院子和后面的卧室。

  “云岫,你也注意到了?”

  “是的父王,他怎么可能在枪下坚持了那么久?按说应该立即灰飞烟灭,片刻也不停留的啊?”

  “我也在奇怪,就是凤三赵十来了,如果让我们先出手,也绝对没可能这样,奇怪,难道……难道他除了那一件法器道袍,还有其它强大法器?只有这一个解释说得通。”

  “可是能勉强抵挡破碎枪的法器,风花雪玉四家加起来也不过四五件而已,不到最后关头是绝不会拿出来的,怎么可能交给这个小子挥霍,平白损失一件?”

  “除非,除非他们终于在炼器之道上有了大突破,能制造更强力的法器,甚至是大量生产!”

  “啊!父王,那这样一来,他们岂不是可以正面和我们抗衡?如果他们和原氏联合起来——”

  “呵,傻孩子,放心吧,如果真的能量产强大法器,他们四家不内讧就算好的了,怎会让原氏来分享?就好比我们现在得知了这个情报,会告诉你皇叔吗?”

  “……不会。父王英明,可是我们终究也要对上他们四家的,这对我们也是威胁,不可不做准备。”

  “所以你要加紧修炼,争取继承破碎枪,只要领悟真正破碎枪神通,任他再多法器,也是一堆破铜烂铁,不堪一击!三十年前原氏用掉最后一件法宝自毁长城,就注定了他们永无翻身之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