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二十五章 水晶帘动微风起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2323 2014-05-13 21:59:36

  练青冥从空空如也一念不染的功境中醒来,盘坐整夜的身体从床上飘行而下,不带丝毫火气,就像微风拂过杨柳,又像鸟儿掠过水面。

  悬停在离地面寸许高处,练青冥伸展四肢,跟平常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样自然。

  如果他说昨天都还不会腾空飞行,见到的人一定打死都不相信。

  如果他说只炼了一晚上的大风歌,风家的人更是绝对不会相信。

  “哈哈,一夜之间,仙凡隔也,要不要回白露峰跟小白炫耀一下,算了,还是以后吧,等小家伙以为还能用巡天术捉弄我的时候,再让他大吃一惊,吼吼。”某种程度上来讲,练青冥是很肤浅的,一有点什么好东西,就想跟亲朋好友献宝,不过考虑到即将到来的危机,他压下了这个冲动。

  “唔,如果我是平安王,我该怎么处理冒犯我的威严,杀死我的手下的凶徒呢?”练青冥想用换位思考的方式来推断接下来的局面,不过很快就放弃了。

  平安王的地位太高,练青冥没法想象他们这类人的思维模式。

  没有头绪,那就选择一种绝对不会错的办法吧——修炼。

  任何时候,增强自身实力都是不会错的,尤其是在面临危险的情况下。

  《大风歌》是专供风家弟子攻伐用的高级功法,是为战斗而生,不好好利用就太浪费了。练青冥的调试器还在完善之中,调试器的根本目的是用于调试跟踪,破解功法,用它对敌固然能收奇效,但用多了难免无形中偏离正轨。

  这是练青冥所不欲的,轻重得失,他向来拿得很准。

  《大风歌》共有十七路攻杀之术,完美地重现了“风”的威力。这个世界还没有发展到工业文明,大自然肆虐的恐怖有着最直观的体现。

  暖风可以醉人,狂风可以杀人,创造这门功法的绝对是超级大修士。练青冥似乎能看到一个人在离地三千里的高空,在不知道多少级的飓风中心,驾长风,破万里,席卷一切山峦河岳。

  御气乘风来,快意天地间。

  想到胜处,不禁心随意动,身化狂风,扶摇直上,刺破清晨清朗的天空,爆出声声异响。

  支天山上一处精舍中,风雄玉突然一楞,眼睛发直。

  “风兄,你怎么了?”

  风花雪玉四人正在议事,见状不由发问。

  风雄玉极力侧耳倾听,口中自言自语:“凤鸣于天?风萧萧出阵了?不可能啊,他的本命反应仍然是中断的,难道是凤三?他怎么会来这里?”

  花雪玉三人吓了一大跳:“凤三?他来了?在哪?!”

  风雄玉回过神来:“不是,不是他,如果他来了,平安王怎么敢呆在支天山,绝不是他,不可能是他。”

  他说得异常肯定,像是要说服自己。

  花雪玉三人吁出一口气,花观剑埋怨道““风兄,没事不要乱吓人,这趟圣地之行吃惊已经够多了。”

  玉远步心细,问道:“风兄,到底察觉何事?”

  风雄玉不太确定地道:“我刚才听到几声鸣响,好像是我风家大风歌的裂空诀,可是除了风萧萧能借助法器勉强使出来外,近五十年只有凤三炼成,所以……”

  雪岂明笑道:“风兄,我看是你是太担心萧萧那孩子了,要知道我们是在支天山上,风声凛冽再正常不过了。”

  花观剑表示理解:“若萧萧是我花家子弟,我会比雄玉兄更着急,这孩子天赋太高了,小弟真是羡慕得紧。”

  风雄玉连忙道:“贤弟过誉了,比起落花洲那个花万红,萧萧也就一般,再说了,还不知道飞电跟原妙天谈得怎么样,他们自家内哄,连累我们几宗弟子,真是好生无辜。”

  花观剑嗤笑道:“他们是烂泥扶不上墙,我算是看明白了,原氏没希望了,要和王室斗,唯有我们四大家——”

  “嘘嘘!”风雄玉等人连忙示意他噤声。

  四人重又开始讨论其它问题,只有风雄玉心底还留有一丝丝不踏实。

  望原城中,平安王对一下侍卫交待道:“你去通知原妙天族长,就说平安王接到京中急件,有要务需处理,暂不能返回山上,请他见谅。”

  侍卫领命而去,平安王又对焦问庭问道:“一应文书备齐没有?”

  焦问庭立刻回道:“回王爷,小的已经督促城守连夜准备齐全。”一边回复一边呈上一叠文件,望原城城守在一边低眉顺目不敢多言。

  平安王略一翻阅,道:“很好,裘总管不在了,他的事务,你先担着,好好用心,回府后再定拔擢。”

  焦问庭大喜,平安王又环视诸侍卫手下等人,“只要你们用心办事,富贵前程本王都会替你们安排。”

  众人赶紧表忠心发宏愿。

  平安王见因裘天机离奇死亡导致的低落士气已经恢复——支天山毕竟是原祖故地,他们平日可能渐已不放在心上,但遇到不能解释的事情时,自然会惴惴不安——满意地点点头,“好,那我们现在出发,趁原妙天以为我们留在城中之时,直上白露峰,不给他和原妙法串通之机!”

  这次上山是要兴师问罪,自然不需繁文缛节,在城守目送下出了县衙,就要出城。

  恰其时,正值练青冥在图书馆中修炼大风歌。

  平安王突然止步,身后诸人幸亏都是好手,及时停下没有撞上他。

  素来以冷静沉着自许的平安王,额头隐现虚汗,罕见地露出张皇畏惧之色。

  王云岫异道:“父王?你怎么了?”

  平安王不答他,眯起双眼,双耳突如扇风一样抽动。

  王云岫一见便知这是父亲在以“谛听”之术搜索方圆动静,可是为什么自己一无所觉?

  很快平安王便睁开眼,满脸疑惑又带有一丝庆幸:“没有了,难道已经离开?”

  王云岫再问:“父王,你这是?”

  平安王郑重道:“你忘了我曾经和你说过,有四个人是我们王室一定要尽量避开的。”

  王云岫急道:“到底是谁?”

  平安王指天示意,王云岫一惊:“您是说,天边凤三?”

  这个名字似乎有某种禁忌魔力,平安王沉重点头,身后焦问庭咳了一声。

  平安王:“刚才空中有几声响动,那是风家大风歌五层口诀修至圆满时的异像,与寻常风声截然不同,你功力还是差了点,没有听出来,以后要注意。”

  焦问庭又咳了一声。

  平安王没好气地斥道:“焦问庭,你嗓子有什么毛病?”

  焦问庭嗫嚅道:“王爷,那……那边……”

  平安王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街边不远处的空中,一个年轻人正在空中徐徐落下,几道风涡绕身盘旋,发出连声异响,正好和平安王打了个对眼。

  是那个小子!

  他居然没有逃回山上!

  他居然还弄出这种声响!

  平安王脸上一阵火辣,他敢发誓自己从来没这么丢人过,气急败坏一声大叫:“抓住他!”

闲坐说玄宗

对不起大家,我写得太慢了,我再努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