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二十三章 谁能赤手斩长鲸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131 2014-05-12 12:15:50

  “就是他?”

  一清瘦老者问。

  “就是他!”

  青梅蛇答。

  清瘦老者轻易是不赞许人的,但是现在却不吝赞赏,“很好,我已在他的白露峰图书馆留下书信,如果能引出他背后之人,你就是大功一件。”

  焦问庭奉承道“大总管果然不愧号称混淆天机,就凭一点蛛丝马迹就可以推断出这么多线索,了不得!”

  清瘦老者“好说,不过凡事都要做两手打算,你们去布置一下。此人亟需各种功法秘籍,想来不会错过机会。明面上的线人被我们捉来,他唯有亲自出面。但既然此人一贯在夜晚出没交易,则表明其性格十分谨慎,谨慎之人必多疑,你们都听青梅蛇的安排,藏好了莫要惊走了他。”

  青梅蛇立刻拍马道“发现又如何,有总管大人亲自坐镇,谁能翻出大人的手掌心。”

  如果练青冥此时面对清瘦老者,一定会看到他露出自得的微笑。

  可惜他看不到,因为他被人像扔麻袋一样地扔在墙角。

  青梅蛇把他从白露峰背了下来,一直背到望原城里这间宅院,至少有两批人仔细地检查他,气机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一点也不顾虑会损害到他的经脉。

  如果是昨天之前,练青冥会为又多接触了几种法门而欣喜,不过自昨天的巨大收获后,这种普通法门他已经看不上眼了。

  他只是好奇怎么会有人会冲自己下手,在支天山上自己简直就像河里的一滴水一样不起眼。

  等听到那些人的对话后才知道问题出在哪。

  说起来还要回溯到他第一次被黑吃黑。

  那晚他好容易摆脱第一次杀人的负面情绪,却发现已经死掉的那具尸体,居然悄悄从土里爬了出来,天!神仙的世界也有生化危机?

  当时吓得他头皮都麻了,好在终于记得探测那具“尸体”——发现有气机波动,虽然运行路线大异常规,但有气机就证明是活人。

  毫不费劲地重新拿下“尸体”,海扁了一顿出气后,终于问出来,那人曾夺取过一本叫“幽冥变”的邪门功法,本来有盗命补虚、生死易转之妙,可惜他无人指点,练得似是而非,许多奥妙发挥不出来,只能在危急时装死用一用。

  之后的事让练青冥费了一翻脑筋。先前反击出手情有可原,现在对方已经失去还手之力,再要下手怎么也硬不下心,最后只好在逼他立下某种誓言后,把他送到了县衙。

  那人万万没想到居然还能活命,十分配合地承认自己是入室偷窃被捉。

  后来又有几起类似事情,练青冥一律如此处理,衙役虽然奇怪,为什么总有不开眼的小贼去光顾他那毫无油水的书店,不过天底下当差的都有同样的处世法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懒得追根究底,一关了事。

  而这次,正是因为几个上头来的护卫老爷一时兴起,视察监牢,才发现了其中有几个特殊的人犯,审问得知,图书馆不但收购功法,而且还提供各家功法的破解之道。

  这种无稽之谈如果是出自一般人之口,只会被认为神智发昏,但是如果同时有几人作类似供述,而且其中还包括“白骨煞星曲汉然”,那就不可等闲视之了。

  之后的事不用问也可猜出个大概,消息上报后,惊动平安王,即刻安排最能干手下抽丝剥茧,定要找到那人。

  练青冥很不幸地被认为是台前的一枚小卒子,被掳下山来,以诱出“能破解各家功法的幕后神秘修士”。

  青梅蛇等人领命分散至宅院四角隐藏,清瘦老者一人独坐大堂灯光之下。

  练青冥观察了许久,直到确信没有遗漏任何细节,才突然开口出声。

  “我是练青冥。”

  在练青冥洞幽入微的目光里,清瘦老者颈上的毛发瞬间根根竖起如针如戟,体内气机如同漩涡一样骤然集中到背部及两肩。

  “你想用“日照香炉”的奇门法术搅乱我眼前灯火,同时用“云影波光之术”幻出分身佯攻,这样当我击破幻影吃惊失神的一刹那,你就可以反手一枪中宫直进穿心取命——非常完美的杀招,但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这么做。”

  练青冥一定说得分毫不差,因为清瘦老者简直像见了鬼一样变得面色惨白。

  “你怎么知道?你是谁?”

  练青冥仔细地盯着他的后背,仿佛已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了他转动不停的眼睛。

  “这些问题我不回答。因为你很了不起,在这种情况下仍没有放弃进攻——如果你左手用力再大一点,捏破符纸,我虽然不愿意也只好马上出手。”

  清瘦老者果然听话地止住了手上的微小动作,声音苦涩干燥“你到底是谁?你的眼力还有你隐藏修为的能力,证明你必属当世高手之列,为何我不认得你?为何支天山上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你这样的高手?”

  他发出连串疑问,任何人都会以为他会等待身后人的回答,然而就在最后一个字吐出口时,他就已经出手。

  这一出手,就如虹飞电闪快得不可思议,又如狂风卷浪让人眼目难睁。

  更重要的是在一片混乱光华中,一枝三尺短枪如毒龙出洞,后发先至,势不可挡地击中身后人的躯体。

  一枪洞穿。

  清瘦老者脸上浮现阴狠得意神色,可是马上就转为惊骇。

  不仅是因为发现短枪刺穿的不过是一根门栓,更重要的是有一只手搭在了短枪上,短枪上充沛的法力居然无从爆发。

  一道气机自枪身侵入,曲曲折折,沿经脉逆流而上,刚侵入时不过是涓涓细流,转眼间已如长江大河不可阻挡,平时如臂使指的短枪,竟连抽都抽不回来。

  最可怕的是,从“涓涓细流”变到“长江大河”,靠的不是敌人补充的气机,而是来源于自己原有的法力。

  形象一点说,就是敌人的气机到处,自身的法力立刻变节投降,与其溶为一体,又进一步裹胁更多身身法力,以至于不可收拾。

  清瘦老者一下子失去了神采,死亡的气息罩住他的脸庞。

  “你是谁?”

  这已是他第三次发问。

  那只手的主人,当然就是练青冥。

  “王姨和刘大爷,也就是这屋子原来的主人,待人和蔼,我想他们一定没有想到,会无故送掉性命。其实你们大可不必杀人的,以你们的权势,很容易就能让他们离开。”

  练青冥的声音很平静,可是谁都能听出其中的愤怒。

  清瘦老者讶道“不过是两个凡人,你竟然会在意两个凡人的死?”

  他的惊讶不是装出来的,那是一种基于已被视为理所当然的认识而产生的反应。练青冥叹了口气,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仙人世界的冷酷。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样的,不过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因为这会使我想到,很快我将不得不亲手结束你的性命。”

  清瘦老者露出哀求之色“年轻人,你或许还不清楚我的身份,杀了我一定会有麻烦。如果你愿意放了我,我一定感恩,以我的身份地位权势,可以给你很多帮助。”

  练青冥“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你没能杀得了我?”

  这个问题立刻将清瘦老者的注意力从死的恐惧中吸引过来。

  “为什么?”

  “问题在于你自己,你的出手很高明,阴柔险恶如异峰突起,可惜的是最后一枪。那一枪堂堂正正,有江山如画气象,本来格局极大境界极高,但却与你本身路数不同,所以你的杀着出现天然漏洞,以致我可以从容避开。”

  清瘦老者嘴张得大大“天!难怪近几年杀人后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这一枪乃是当世至高法门,威力远在我本身绝技之上,何以会有这种问题。”

  短短一句话已透露他杀人无数及视人命如草芥的心性。

  练青冥生出厌恶感觉,叹了口气“这一式枪法想必是你后来学到的,你本身的法力属阴柔一脉,而且已有相当成就,可惜这一枪法品格太高,看似增加了你术法的威力,但实则阻止了你原本的法力变化,甚至倒退。”

  清瘦老者绝不是愚笨之人,练青冥说到这里他已全然明白,大叫一声“王平安这个老匹夫,竟敢害我!枉我以为蒙他青睐,得传授王室不传之秘,啊,气煞我也!”

  “王室不传之秘?破碎枪?现在在支天山的只有一位平安王,这么说,你是平安王座下高手?”

  清瘦老者恨恨道“不错,老夫便是平安王府大总管裘天机。”

  练青冥突然转到他身前,清瘦老者,即裘大总管由此看到了他,其实之前就已见过,不过此时心境不同,自然观感也大为不同,原来平凡朴实的面孔,浑浊无神的眼睛,现在仿佛充满无穷智慧。

  “对不起,如果你没杀死此间主人,我会放你回去,想必你会带给平安王不少麻烦,但是……你的手下已经起疑,即将过来察看,对不起了。”

  清瘦老者瞳孔剧睁,他或许还有很多说辞,他也许十分不甘,可是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如果我没有贪恋人间权势,一直留在山上修炼……”

  几道身影在堂外小心问候几次,终于沉不住气进去,随即响起惊恐万状吼声。

  “大总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