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十七章 存心守道任他强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009 2014-05-09 10:23:42

  空中十强弟子激战正酣,阵外各派宗主家主一边等候,一边互相攀谈。

  平安王贵为亲王,自然是场中焦点,他正在应付诸人的恭维,突然瞥到有人冲上观礼台,却被支天宗安排守卫贵宾的弟子拦住,他修为深厚,虽然距离还远,也一眼认出是自己一名亲卫,立刻起身遥斥。

  “焦问庭!你好大胆,支天山圣地,也敢胡乱冲撞,平日里我的教导都忘了?是不是要我将你逐出王府?”

  那亲卫听到他的斥责,远远叫道“王爷,非是小的不懂规矩!实在是有急务禀报!”

  平安王对原妙天歉意道“妙天族兄,你看?”

  原妙天“既然有要事,便情有可原——”扬声道“勿阻,让他上来。”

  支天宗弟子这才放行,那名亲卫冲了过来,“王爷……”嘴唇蠕动,却没有声音外泄,显是以传音之术在向平安王报告。

  平安王脸色一变,随即喝斥道“混账,些许小事也大惊小怪,不知道我正和诸位贤达相谈吗?你马上给我滚回去,到裘总管那自领责罚!折冲管教不严,叫他一并受罚!”

  亲卫一楞,见平安王使了个眼色,马上明白,满面惶然道“是是,小的知错,小的这就去!”

  平安王向周围歉意笑道“没什么事,这些家伙,毛毛燥燥的,让各位高贤见笑了。”

  登时响起一片“不妨事不妨事”,只有大多在心中暗暗嘀咕,连“混淆天机”裘大总管和你的宝贝儿子都一起出动了,没事才怪,不过当然没人敢于道破。

  平安王一边继续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一边心念电转“在望原城监牢里发现五毒之一的白骨煞星曲汉然?这个消息十分惊人,不过以焦问庭的办事之精,应当不会不做确认就来报告。可惜此时分不开身,不然一定要亲自审讯,五毒出手例不空回,曲汉然更是青魔白骨同修,绝非等闲高手,连京城三大名捕都不曾将他擒获,小小一个望原城县衙,难道还藏着什么能人?”

  一时间心头火热,恨不能立刻下山提审,如能逼问出青魔、白骨几派的不传之秘,这一次大比之行的收获就远超预期了。

  其他人虽然知道他的手下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来惊动他,不过没人会不识趣横插一手,只有身为地主的原妙天,暗暗发出隐秘指示,让族人跟踪察看。

  就在这时,突然半空一阵光影晃动,在场的宗主掌门都是有经验的,立刻知道是有人失败出局了,却不知是谁家弟子?

  一个壮硕身形自空中跌下,刚脱离大阵光影范围便猛力伸展开,落回地面。

  大多数宗主第一眼就已放下心来,因这次入选的多为女弟子,男弟子中这样的身材不出两家。

  众生崖掌门紧张地张望,众生崖的人对章家旺都深具信心,只是这一次入选十强的弟子水准普遍太高,章家旺堪称高手的修为居然在十人中垫底,以致他的信心大打折扣。

  好在他马上认出落下的是别派弟子,登时松了一品气。

  无缰洞的洞主柯峦破则脸色黑黑,他自然比谁都更早认出是自己的儿子了,攸地一闪已跃到台下,见柯百信落地后一弹即起,并无大碍,黑着脸就要转身走回台上。

  这是支天山大比之阵的奥妙之处,在大阵中无论受怎样的伤害,被传出后都不会有丝毫遗留,除非是抗拒大阵的力量,在落败后强行停留在大阵内,才又另当别论。

  柯百信身上的伤势虽然消除,心上的挫折却沉甸甸地挥之不去。无缰洞不属于大宗大派,他能闯进十强已经殊为不易,只是他向来以“智勇双全”自诩,这一次弄巧成拙,却让他十分难以释怀。

  这样的情形原妙天见得多了,立刻上前好言安慰,他原氏族长的身份在百宗弟子中非常神圣,一番言语下来,柯百信多少又恢复了生气。

  这是原氏与中天王朝不同之处,中天王朝只取最优秀的人才,越是到后面才失败出阵的,越有可能受到王室青睐招揽,而原氏以百宗源头自居,对各宗弟子都视作旁系,仅次于支天山本宗子弟与原氏族人。

  这时,一个小不点蹦蹦跳跳地跳了过来,“刚才谁掉下来了?咦,是一个大个子?我就知道不是凤凰姐姐,凤凰姐姐一定行的!”

  柯百信本来心情刚有好转,听到这句话登时又由晴转阴。

  柯峦破自己可以不给儿子好脸色,但别人数落自己儿子那就不一样了,他腾地一下站起来,“谁在那里幸灾乐祸?”

  柯百信低声道“父亲,您别动怒,只是个小孩……”

  柯峦破高大如山岳,怒斥如沉雷,把小不点吓得一哆嗦,小嘴一扁就要哭,一只手横地里伸出来将他拉到身后,“大叔,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小白只是来看一眼,又不是取笑谁。”

  护着小不点的是一个年轻人,样貌普通,身上一袭淡青道袍,不是练青冥却又是谁?

  柯峦破怒气更甚,踏前一步“你是谁家弟子,竟敢跟老夫无礼?”他比年轻人高出一头,盛怒之下有如泰山压顶。

  练青冥脖子一梗“大叔我很有礼貌啊,你挡到我的阳光了,可不可以让一让?”

  背后小不点噗嗤一声破涕为笑,柯峦破七窍生烟“好大胆!”一掌拍下。

  支天宗的优秀弟子,原妙天都给他们这些长辈高人引见过,这个年轻人之前从没见过,想必没什么来历,只要不取他性命,打伤也无妨。

  “峦破兄且慢——”

  “使不得——”

  年轻人出现不过几句话功夫,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见柯峦破含怒出手,不禁纷纷失色。柯峦破“开山破峦”的道号可不是白给的,早年就是以脾气暴躁好斗擅长硬桥硬马著称。

  他这一出手何其迅猛,众人眼见阻拦不及,都暗叹一声,知道这年轻人正好撞上柯破峦因儿子失利恼怒,怕是要吃苦头了。

  接下来一幕却让众人大跌眼镜,年轻人信手一挥,柯峦破浑厚沉雄的一掌如同泥牛入海,连他的袍袖都没有拂动。

  “咦!”

  “咦?”

  好几个人同时惊呼出声。

  柯峦破楞楞地低头瞧瞧手掌,又抬头瞧瞧对方,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力道。

  年轻人笑得温良恭俭,一副无事模样。

  笑容落在柯峦破眼里,却变成了戏谑,他虎吼一声,踏前一步,再度猛击,这一次,他不再顾虑年轻人“支天宗弟子”身份,运成无缰法力,青色气劲自手掌迸射,利如斧钺。

  年轻人的笑容顿住。

  “峦破兄使不得!”

  “父亲不可——”

  原妙天一见之下大惊,急急出声,同时身化流光赶来阻止。

  可惜柯峦破与年轻人不过几步之隔,他还没有赶到,柯峦破的斧钺大手已经劈中年轻人,年轻人似乎已经吓傻,只下意识地挥手欲挡。

  正当他,还有其它许多宗主掌门不忍心看时,突然发现,年轻人居然毫发无伤,原地未动,仿佛他那一下挥手,只是挥去一片落叶,一点飞尘。

  “不可能!”柯峦破双目暴凸,他绝对不能相信眼前事实,震惊之下激起凶悍之气,“啊——”一声暴喝,脚下山石迸射,从脚踝起顺腿上裹,瞬间化身为一巨大石人,石人身上浮现复杂难懂符印。

  无缰洞秘法,柯峦破成名绝技:“印山洪”!

  滚石如洪流奔涌,势不可挡,欲要将练青冥一举淹没。

  这是要置人于死地吗?练青冥昏浊的眼中闪过微不可察的神光,在最后一刹那,还是作出了选择。

  “轰”!

  练青冥如破布袋一样,被滚滚石流冲下观礼台。

  “这年轻人完了!”就在众人心中不约而同闪过同一个念头时,台下却传出大呼小叫。

  “小白,惨了惨了,你师父送我的法器道袍被毁了,天啊!”

  “什么法器青冥哥哥?不是你……唔……”

  “居然没死?!”涌到台边的各家宗主难以置信,只见台下泥石流中,那个年轻人狼狈不堪地扯着破烂的道袍落荒而逃,小不点可能是被他护着,身上倒没弄赃,正被年轻人捂着嘴拖着跑。

  “柯洞主,可否给愚兄一个薄面,勿再苛责此子?”原妙天终于赶到,脸色十分难看。

  柯峦破此时心中也有一丝后悔,毕竟这里是支天山,若真是击杀了支天山弟子,恐怕无法交待,还好那小子不知道哪一峰的弟子,居然有一件强大法器护身,不过法器已被自己的“印山洪”击毁,也算出了口恶气。原妙天开口,他正好下台,“哼”了一声,收了法术,身上巨石慢慢退却。

  立在观礼台边,望着练青冥“抱头鼠窜”的背影,原妙天心中疑虑重重“妙法师弟的白露峰,何曾有过半件法器?那件道袍,不就是我支天山普通的弟子衣物吗?但若不是法器,那他……他身上为何没有丝毫法力波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