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众仙横行

第十一章 青丝一夜为谁白

众仙横行 闲坐说玄宗 3720 2014-05-06 09:28:06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沉住气好不容易等到大比第一轮结束,已是日落西山,匆匆鼓励完各家弟子,各派宗主掌门开始互相拜访、探讨。

  中心话题只有一个,如何站队。所有人心中都有如明镜,原氏是不甘雌伏的,三百年来为夺回大陆共主地位,与王室交锋已有多次。

  王室雄踞天下,稳稳压制原氏,靠的是破碎枪,而据传,这一代的歌乐皇并未能继承破碎枪的神通。

  如果不是因为五年前的笑柄,他们本不必这么犯难。一个仙人足以扭转原氏在最高级战力对比上的不利局面,而百宗素以原氏为花月星正统,站在原氏一边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惜五年前的事情,让他们不得不逡巡再三,万一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王室当时可是一举铲除了数十家支持原氏的宗派啊。

  最后的意见基本一致,先不表态,毕竟花万红还差临门一脚没有突破,等她突破了再说。

  练青冥寻上白露峰白露观时,恰好碰到平安王和妙法真人一道出来,他连忙让开道路。

  见练青冥一点不避讳地站在一边,而妙法真人也视若无睹,平安王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练青冥立刻送上一个讨好的谄笑。

  平安王微笑点头,却登时对之失去兴趣,对妙法真人道:“夜深露重,小王便不打扰真人休息了,就此告退,云岫,来给真人道别。”

  他身侧一个容貌相似的年轻人深施一礼,“真人山高海深,云岫受教良多,望来日还能再聆教益。”谦逊文雅,平安王眼中掩不住的满意。

  妙法真人清瘦异常,终年一身浅蓝道袍,看人时总是平静凝视,予人以安静祥和之感。他轻轻颔首:“不敢,世子殿下过誉了,王兄和殿下慢走,妙法就不远送了。”

  原来年轻人是平安王之子,平安王又一再说了些仰慕的话,做足礼数,才终于带着儿子离开。

  等两人走远,练青冥嘿嘿一笑:“真人,这可是贵客啊,怎么你都不热情一点的?”

  妙法真人永远一幅平静的样子:“王室贵胄,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有怨。”

  练青冥乐了:“深奥,不懂——真人,怎么没见小家伙?”

  妙法真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身形逐渐虚化,“在里面,我要回静室潜修了,无事莫扰。”居然也不问练青冥怎么突然跑回白露峰,就这么消失了。

  练青冥倒是一点不奇怪,蹑手蹑脚地往白露观里摸去。

  刚进大堂,一道雪练也似的光华席卷而至,杀气凛冽异香袭人,练青冥大惊,身体在大脑发出危险指令的同时一闪而退,雪练擦身而过。

  “咦,真的有贼?好高明!我缠住他,你快喊师叔出来!”雪练如惊涛拍岸绵延不绝,气劲如银瓶乍破迸射,大有一举摧毁敌人之势,练青冥连出声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稚嫩的声音急道:“不能喊!先打他!”

  练青冥闻言急怒攻心,突然提速,如鬼魁般一幻再幻,终于找到一线空隙,果断高举双手“投降!”

  寒光在间不容发之际停下,离练青冥眼前不过寸许,映得须发可鉴。

  “小白,你不是说有贼来偷灵药吗?怎么回事?”一个清秀女子疑惑地问,那雪练似的光华正是自她身上发出。

  那个稚嫩的声音急急道:“就是他就是他,凤凰姐姐不要停啊,快打他!”

  练青冥被雪练逼住不敢动弹,嗷嗷大叫:“死小白,不就是骗了你几次吗,居然找人暗算我!”

  一个圆乎乎的小脑袋从女子背后探出来,做了个鬼脸:“连我这么可爱的小孩都骗,你敢说你不是大坏蛋,凤凰姐姐,打死他!”

  女子顿时明了,又好气又好笑,雪练倏忽收回,隐入身上不见,转身就走,露出背后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童,小童紧紧抓住她的手,像个人参果一样吊着不放,撒娇道:“凤凰姐姐别走啊,你走了那个坏蛋又要欺负我了!”

  女子甩不开他,嗔道:“你要跟人家玩闹,干嘛扯上姐姐,害姐姐出丑。”

  刚才练青冥在她攻击之下毫发无损,最后更大胆停下,显是有把握及时闪开,让她暗惊不已。

  小童眨眨大眼睛:“凤凰姐姐我错了,没想到这个大坏蛋变得这么厉害了,要不我们把若兰姐姐也找来帮手,师伯说你们联手,只要不是仙人都可以斗一斗的。”

  练青冥气得要跳:“死小白,这么想扁哥……哎,那个美女,他小孩子不懂事,你可别当真啊。”

  女子对这一大一小两个都懒得搭理,自顾自往里走,练青冥搓搓手,得意笑道“死小白,没人护着你了吧。”

  小童浑身一抖,突然整个身体变得模模糊糊向后退去,竟是与妙法真人相似,眼看就要消失在空中。

  说时迟那时快,练青冥抬手祭出法宝:“糖葫芦,冰糖的,望原城老字号张家的哟!”

  呼的一下,虚影晃动由后退转为前进,奇快无比地掠过练青冥身前,练青冥伸手就抓,却落了个空,同时手中一轻,糖葫芦已经无影无踪。

  远处传来小童得意的笑声:“哈哈,坏蛋,你抓不到我!”

  练青冥气得哇哇直叫,脸上却露出笑容。

  小童是妙法真人的座下童子小白,练青冥初到这个世界时,适应不了这里的密度和重力,妙法真人便安排小白照料他,是他在这世界认识的第一个小伙伴。

  小家伙白白胖胖的惹人喜爱,嘴巴又甜,白露峰的法门是变天八法中的巡天术,他小小年轻便能破空飞行,没事就飘到其它山头,见人就喊哥哥姐姐,得了一堆灵丹妙药,宝贝一样地藏着。

  结果练青冥一来,无穷无尽的童话故事让他入迷,练青冥讲故事时习惯拿丹药当瓜子嗑,等小家伙从童话世界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丹药已经空空如也。

  小家伙气极,把练青冥定义为支天山最大的坏蛋,可是过不了几天又忍不住想听新故事,于是新得到的丹药又进了练青冥的嘴里,两年多的时间不知道被黑了多少丹药,小家伙每每念叨起来就心疼不已。

  后来练青冥下山开图书馆,小家伙便威逼着他买各种好吃的作为补偿。

  练青冥在白露观有自己的住处,虽然几月没回,小家伙仍然替他收拾得整整齐齐,朝观里大喊一声“小白晚上别捣乱”,蒙头就睡。

  观里小白正在缠着那个女子,听到练青冥的叫声撇撇嘴,“吵死了,才懒得去找你……凤凰姐姐,接着给我讲大雪山上好玩的啊,刚才说到那只大雪猿,它没了雪莲,小雪猿不会饿死吗?”

  女子捏捏他胖嘟嘟的小脸蛋,笑道:“当然不会了,师父用自己性命交修的冰魄寒精换它的雪莲,小雪猿吃了会比它父母还厉害呢。”

  小白若有所思:“可是要是它把雪莲一起吃了不是更厉害吗?”

  女子一怔:“这?也许会吧……不过师父取雪莲是为了替我炼制一件法器,说起来,倒是有点对不住它呢。”女子面上现出歉疚之色。

  小白大眼睛忽闪忽闪:“什么法器?是不是很厉害?可不可以给小白玩?”

  女子葱指点了点他额头:“净想着玩……师父说那朵雪莲生于冰山与地火交汇之地,内蕴造化之功,连她老人家也只能勉力炼化,雪莲九叶一芯,花开不败,我现在还只能运用其中一叶,若要发挥全部威力,怕是要等我成了九重天阙的仙人才行呢。”

  小白立刻献上谀词:“姐姐是仙女,本来就是仙人嘛!”

  女子失笑:“哎呀,小白的嘴还是那么甜那么乖,幸好我去大雪山修行了三年,不然师父给我的的丹药都被你骗走了。”

  一提丹药小白立刻晴转多云,嗷嗷叫道:“不要说丹药,不要说丹药!”

  女子奇道:“怎么了?师伯把你的宝贝收走了吗?那也没什么啊,你还小,不能摄入太多灵药的。”

  小白挥着小拳头:“不是啦,是那个坏蛋,大坏蛋,把我的宝贝都抢光了,骗光了,吃光了!”

  女子讶道:“谁这么大胆?”随即醒悟过来:“呵,你不是说刚才那个……”她甚少接触年纪相若异性,不知道用什么称呼为好。

  小白开始数说练青冥的罪行,女子则寻思:“刚才那人看似狼狈,实则浑不以为意,师父说雪莲一出,仙人远遁,虽然我未出全力,但他的修为也太惊人了……可是,又察觉不到有什么法力波动……难道是妙法师伯新收的出色弟子?可是师父说过,同辈中少有人能胜过我啊,师父的话是不会错的……”

  除这个女子外,另外也有人在提到练青冥,不是别人,正是从白露峰辞别的平安王父子,两人正以密语交流。

  “父王,妙法既不表明立场,则无疑仍忠心原氏,他一身修为远胜同侪,当是我们大敌。”

  “无妨,圣祖说过破碎枪别开天地,仙人出世也可一争。何况妙法停留在轮回大限已三十年,未必就能突破。”

  “孩儿一直不懂,原祖何等神通,为何后世子孙千年积累,竟连一个仙人也出不来?”

  “有些事即使为父也不清楚,但隐约听说,五百年前大变,原氏法统中断,法宝全毁,从此萎靡不振。否则二十年前,我那兄长怎么敢强登支天山?但你切莫小瞧原氏,二十年前事便是明证。如若不是原妙天心胸狭窄不能容物,我王室怕已不存。”

  “仙人真有那么强大吗?五年前那个原绝伦还不是一败涂地,以孩儿看,仙人传说毕竟太过久远,难免夸大失实。”

  “你的想法有一定道理,可惜,仙人不只是传说——也罢,既然又出现一个准仙人,有些事很快就不再是秘密了,不妨让你知晓——在群山深处,有四只兽王,在原祖时代就已存在,每一只都有高级仙人的实力,圣祖当年雨夜悟道,天下无敌,本想一举荡平原氏,却为四兽所阻,圣祖大败,被迫许下不得加害原氏的誓言。四兽表示,花月星外有极度危险之敌人,必须修到九重天阙上品才有抗拒之力,而变天古卷是已知仅有的可以修至仙人顶峰的法门,因此原氏绝不容受到破坏,除非是以真实修为战而胜之。”

  “天!父王,你所说可是真的?孩儿,孩儿简直不能相信!”

  “傻孩子,当年为父骤闻之下也和你一样震惊,然而此事再真实不过,以后你会明白的,否则我们已有无敌世间的破碎枪,为何从不放弃参悟变天古卷?为父知道你看不起你那些兄弟,想争夺皇位,但一定要分清主次,权力享受不过数十年,修为才能确保长生久视。像刚才那个年轻人,既然能随意进出白露观,说明也是原氏宗族,身份不低,但双目无神,脚步轻浮,一望而知毫无法力,纵使有些身份地位,你可会将他放在眼里?”

  平安王语重心长谆谆教诲,其子心悦诚服。

  “父王放心,修炼之事,孩儿必定不敢懈怠。”

  “很好,上届被施道愚捷足先登,这一次,你务必要把握住机会。”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