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他是不是在撩我

第2章 帅哥、专家、大款

他是不是在撩我 伪装清纯 3269 2022-01-02 08:37:43

  金学洋以前是操娱乐版的,嘴上成天谁帅谁好看的章陌烟已经见惯不怪,但是这会儿她突然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是亚洲不是世界第一?”

  “什么?”金学洋神情稍愣,随即手肘撞了下章陌烟:“你也觉得很帅是吗?哎哟开窍了,不容易啊!”

  章陌烟却是求知脸:“我是真想知道为什么不是世界第一?”

  金学洋被镇住:“我去,这是何方神圣啊?居然让章陌烟一个劲要封他世界第一。”

  章陌烟:“……”

  这时,场中已经有人把男子认了出来。

  “肖行雨呀,我居然看到活的肖行雨了!”

  “真的假的?”

  “是那个身上有好几项无损鉴定专利的肖行雨吗?不会吧,这么年轻!”

  “他不是退界三四年了吗?”

  “是他是他,我留学那会儿在纽约听过他一次讲座,他这长相谁见了能忘啊?”

  “天哪,今天没白来等下找他签名!”

  ……

  “肖行雨?”章陌烟嘴里斟酌:“这个名字我好像在什么资料上见过。”

  金学洋也点头,并且立刻拿手机搜索,接着就听他不时发出“我靠”、“不会吧”、“666”、“真的假的”……

  章陌烟被撩得伸脖子去看,还没看到内容,先瞥到一分钟前还是亚洲top1的刘总朝她使了个眼色,目光锋利,方向肖行雨。

  章陌烟瞬间领会,麻利地将相机从三角架取下,顺手拍了下金学洋:“干活了!”

  这时,内场的安保已经赶到肖行雨跟前,一个主管模样的人上前询问:“这位先生,请问您是……”

  “哦差点忘了,”没等人说完,肖行雨从后腰抽出一张号码牌,抬手一亮,“这儿呢!”

  安保看到上面8188四个数字,当即不再询问,并后退一步向他弯了个腰。

  金学洋凑在章陌烟耳边低语:“看到没?这是一个大买家。”

  章陌烟认同地点了点头。

  说也奇怪,这个会场白灯大亮,光线通透均匀,根本谈不上任何光效,但是这个肖行雨却好像自带聚光效应,竟在这偌大的空间里刷出了爆棚的存在感。

  现场一时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议论声传话声品头论足声嗡嗡四起,中间还夹杂着大量女性强行用手捂住尖叫的捯气声。

  拍卖公司的总经理反应迅速,很快赶到肖行雨面前,一来就像翻身做主把歌唱的农奴握住红军战士一样紧紧握住了肖行雨的手。

  “肖老师!怎么是您来了?!荣幸荣幸,我还以为你们今天没人来呢!”(老师是申海地区对有识之士的一种尊称)

  “怎么会?”肖行雨任他抓着,另只手慢条斯理把车钥匙揣进兜里,“这不来了?”

  总经理重重晃了两下手:“是是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您来得正好是时候,秘色瓷莲花洗还没有落槌!”

  肖行雨了然地点了点头,轻松地问:“刷记录了?”

  拍卖公司总经理比肖行雨整整矮一个头,仰着头喜色溢于言表:“是啊是啊,2.5亿了!价位已经很高了,问一句贵司还有意向吗?”

  肖行雨眼皮一抬:“嗯?”

  ?

  总经理被他这反应弄一愣,迟疑了会儿才试探地问:“肖老师您……您不是代表肖盛瓷业来竞拍的吗?”

  “代表他们干嘛?”

  肖行雨冒出一声,他可能自己也觉得不太严肃,稍稍调整了下:“我代表我个人,可不可以?”

  这语调也没好到哪儿去。

  “可以可以可以!”拍卖公司总经理连连点头,肖行雨周围一阵整齐抽气,随即,信息像电波一样迅速扩散四面八方,人声哄哄,离得远些的人纷纷站起来够着脖子往这儿瞧稀奇。

  章陌烟慢一拍的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附向金学洋耳边:“没听错吧?这人有2.5亿?”

  金学洋戳了戳熄屏的手机,缓慢地、重重地给她点了点头,回了两个字:“真有。”

  章陌烟眼睛睁大了一下。

  帅哥。

  专家。

  大款。

  这新闻好像有点热搜的潜质了。

  章陌烟和金学洋对视一眼,二话不说抄起吃饭家伙瞄准肖行雨。

  “2亿多可不是笔小数目,”肖行雨向前方的主台下巴一扬,“我现在还能看看吗?刚回国,前面没赶上你们的预展。”

  “当然当然,”总经理不假思索应下:“每位竞拍者都有权利看一下实物。不过您稍微等一等,我得先去和收藏人沟通一下,放心不会太久,应该不成问题!”

  “行,那就麻烦了。”肖行雨朝他弯了弯眼睛。他气质桀骜,眉眼却生得风流,总经理受了他这一眼,好像魂都丢了。

  “真是神颜中的神颜,”金学洋已经神魂颠倒:“世上怎么会有人长这么帅啊?这颜值要是去混娱乐圈,绝对是大杀四方的花魁哪!”

  章陌烟回头瞥他一眼:“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比女人还兴奋?”

  “我这是职业反应!”金学洋反诘:“我有说错吗?这兄弟颜值不够碾压娱乐圈?”

  金学洋混迹娱乐版多年,大小明星见识过无数,他这么盖章,章陌烟不禁拿下相机,用眼睛好好去看肖行雨。

  半响,她困惑道:“帅哥不都长这样吗?”

  金学洋一听,脖子生锈似地转过来,白了章陌烟一眼:“你挂个眼科吧!”

  拍卖公司总经理一秒没耽误,跑回工作台去跟人交涉。

  他先跟一位三十多岁的西装男士点头哈腰半天,之后又跑到专家席那里一通滔滔不绝,最后终于搞定了远远给肖行雨比了个“OK”的手势。

  收到消息的肖行雨点了下头,迈开长腿往会场里面走去。

  剪裁精良的面料包裹着精悍的身体,他在人们揣测、惊艳、好奇、疑惑的目光中长身穿过,从容得堪称气定神闲。

  到了台前2米的地方,有工作人员迎上来,毕恭毕敬地侧身抬手请他上台。

  肖行雨停下向工作台微一致礼后,才随工作人员登了台。

  章陌烟注意到,三级台阶,工作人员走了三步,他只跨了一下腿。

  不速之客正面亮相,台下就跟七八月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哇”声一片了。

  “各位尊敬的来宾,”拍卖公司总经理拿着话筒咳了一下:“非常荣幸,我国年轻的古陶瓷研究学者、陶瓷鉴定专家、故宫博物院研究顾问、曾担任英美多家博古馆研究员,同时,也是我们尊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肖国涛的传人——肖行雨先生,今天也来到了现场参与秘色瓷的竞拍!”

  此时此刻,章陌烟终于明白刚才金学洋“666”个啥了,这么多头衔,也难怪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嚣张了。

  “肖老师今天刚刚从美国回来,没能参加我们之前的预展,现在,经秘色瓷收藏人同意并与诸位专家协商一致,特许肖老师在现场观摩这件秘色瓷莲花笔洗几分钟,还请大家理解包涵!”

  一听这话,刚才那个报了2.5亿的竞拍者当即跳起来愤愤不平,不过很快,他就被身边的老婆孩子七手八脚按回了座位。

  台上,工作人员拿钥匙打开了防弹玻璃柜。

  肖行雨靠近,从裤袋里摸出一副硅胶手套,一边戴上手一边目光就开始端详起玻璃罩内。

  工作人员要把笔洗从玻璃罩里拿出来,肖行雨说了句什么,大概是说不用,工作人点点头,垂手退到一旁。

  俊峙的身子弯下,肖行雨在玻璃柜前两手轻稳地捧起里面的一抔绿色。

  在接触到瓷器的一刹那,漫不经心的神情从他脸上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认真到堪称严肃的审视。

  全部人都自发闭上了嘴巴,目光都被吸引到这个叫肖行雨的男人身上。

  他缓缓将瓷器上下左右转面,四方的玻璃柜反射着会场上方的打光,一束束精心设计的光线映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折射出震荡人心的夺目光彩,叫人挪不开眼睛。

  这一刻,时间仿佛被无形的手拉长,一秒一秒都被放大,拍卖公司总经理陪同在旁,一双眼睛没看过瓷器,一直紧紧盯着肖行雨。

  大概两分钟后,肖行雨轻轻把笔洗放归原位,直起了身子。

  “肖老师,您看过实物之后,如何评价这款莲花洗?”总经理的声音通过话筒响彻会场。

  机灵的工作人员立即把话筒杵到肖行雨嘴边。

  这款莲花洗要是多一个内行专家认证,身价势必更加不凡。

  “评价?”肖行雨停了停:“嗯,非常好!”

  有点简短,但拍卖公司总经理仍然笑得合不拢嘴:“那么就有请肖老师到竞拍席落座,等下您可以举起手中的号码牌出价,与我们刚刚出价的那位先生进行竞拍。”

  肖行雨正在脱手套的动作一顿,接着,就听他说了句:“不必了,我不参加了。”

  全场的画面瞬间像被遥控器按了下暂停键,定格了。

  静止的画面中,肖行雨仿佛唯一的活物,他带风地从台中央走到阶梯,脚步轻快地下了台,径直朝大门走去。

  什么意思?!

  没过几秒,全场骚动。

  肖行雨兴匆匆为秘色瓷而来,想来也是志在必得的,但是他上台看了实物后突然就不要了……

  就连章陌烟和金学洋两个门外汉都浮想联翩,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问题?

  拍卖公司总经理、工作人员、拍卖师都懵在了台上,肖行雨已快走到了大门。

  他这回走的是章陌烟的这条过道,眼看他就要走近,章陌烟抓起相机准备抢拍。

  “站住!”桌子一拍,一个呵斥的声音爆起:“你把话说清楚才能走!”

  肖行雨的脚步停下,转身向后。

  他就停在章陌烟斜前方一米远的地方,侧面对着她。

  全场一瞬安静,所有人目光跟着肖行雨一道看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