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56章 家法伺候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118 2014-11-13 12:00:00

  林姨娘又劝着:“老爷,妾身来和您说这些话,不是想让您教训二少爷……那毕竟是你的亲骨肉,教训了之后,伤心难过的不还是您?妾身相信,二少爷肯定是一时鬼迷心窍,才说出了那样的话来,老爷您便呵斥他几句就好了……而且……”林姨娘靠在相爷的怀中,虽然是哭的伤心,但是若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眼中半点的悲戚之色都没有。

  “江姨娘也是个疼惜儿子的,若是二少爷被罚了……老爷您在那边也不好交代……”

  果然,相爷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声音闷闷的,显然是压着巨大的怒火:“我还真的不信,我就治不了这个逆子了!犯错了就要接受惩罚,哪里有什么交代不交代的!该是他们母子,给你一个交代才是!”

  “相爷……”林姨娘眼泪汪汪的看着相爷,瞬间眼中便被爱慕所溢满。

  相爷悠悠叹了口气,在她的眼睑上轻轻一吻:“这件事委屈你了,以后莫要再随便说出什么要离开的话,你一心都在我身上,离了我身边,还能去哪里呢?这次的事,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手软,让他们看看,你是我看重的女人,少打你的主意。”

  林姨娘的眼泪簌簌的掉落,更加乖巧的窝在相爷的怀中:“谢谢相爷……谢谢您愿意相信妾身……”

  “傻桃儿,我不信你,还能信谁呢?这十年来,你在府中的样子,我都是看在眼里的,私会男人?你舍得放下我,去私会别人么?”

  所以说男人就是改不了本性,不管相爷在外是个多刚正不阿的人,在房中,还是什么放浪的话都说的出来。

  林姨娘一副娇羞的样子:“相爷!您再打趣妾身,当心妾身不理你了!”

  相爷哈哈一笑,直接低头便吻住了林姨娘的小嘴,将她那抱怨的话都堵在了口中。

  丫鬟过来传话,让元锦玉去祠堂的时候,时辰已经不早了。

  晚间的时候,元锦玉在房中不适合做针线活或者是写字画画,便会选择些其他的事情来做。

  上辈子她对自己这张脸爱护到了极点,所以很小开始,就特别注重保养,这一世在晚上的时候,她就会学着上辈子那些方法,在自己脸上用些自制的好东西。

  这会儿洗了个脸,摸了摸水嫩嫩的脸,元锦玉很是满意。说来她一直都觉得,男人都是注重样貌的动物,若是自己长得比无盐还丑,谁会多看自己一眼?

  但是这个铁律,在宁王身上却半分都不适用。他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从来都无波无澜,更加谈不上惊艳了。

  一想到宁王,元锦玉就掐着手指算着,他们都很长时间没见面了。

  可是九九登高节这种能出去参加赏菊大会的日子,一年中也不多,自己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平素崔氏管的那么言,她哪里有什么机会出门呢。

  就算是出门了,也不知道宁王在哪里。

  想到这里,元锦玉不由得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这种拿捏不定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但是她还是坚信着,现在好好保护这张脸,肯定没有什么坏处,万一宁王哪天开窍了呢?就算是先喜欢上自己的这张脸也是好的啊,她有信心,会让宁王在相处中,越来越放不下她的。

  就这么想着宁王,她带着两个丫鬟朝着祠堂的方向走去,等到了祠堂,才发觉自己竟然想了慕泽一路,脸蛋不由得红了。

  低着头,掩饰住脸上的红晕,她走到了崔氏的身边,和元绣玉坐在一起。

  看着祠堂中那个被帮着跪在地上的元赫丰,再看了看从内室走出来的林姨娘和相爷,还有这一屋子观看的人,她就大概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

  相爷显然是生气的很,看着跪在下面的元赫丰,厉声质问着:“在关禁闭的时候私自出屋,谁给你们母子的权力?甚至还去找林姨娘,你若是真的那么喜欢那个灵儿,现在就净身出户好了!”

  江姨娘坐在椅子上不断的擦着眼泪,哽咽了半天,想说话,却被崔氏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崔氏脸上的表情虽然未变,但是心中别提多高兴了,她这么多年都没让江姨娘栽过跟头,最近真是不知道怎么了,他们母子竟然一次次的出事,看相爷这回的样子,是一点都不准备再饶过他们了。

  “相爷问话的时候,谁都别插嘴。”

  元赫丰现在心中也是忐忑的,自己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进祠堂,看着坐在相爷身边的林姨娘,他就知道自己这次是逃不过去了,但是想着怎么也要拉上个垫背的,元赫丰索性就将这次的事情都推给别人:“儿子这次真的是被人陷害的!林姨娘,你帮我说句话啊!今日你不都是说,不怪罪我了么?怎么现在还来同父亲告状?”

  “真是放肆!”相爷一个茶杯盖就甩在了元赫丰的额头上,之间有血迹当时就从他的头上流了下来:“我什么时候说过,林姨娘怪罪你了!要不是她因为你的那番话,伤心的来和我辞行,要离开丞相府,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竟然做出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被人蛊惑也就算了,你自己是猪脑子么!”

  江姨娘看着元赫全被打了,直接就扑到了他的身边,抱着元赫丰,用帕子擦着他额头的血迹,和相爷哭着求着:“相爷,千错万错,都是妾身的错,您就饶过这孩子一次吧!妾身和您坦白!”

  “你还有什么话说?”相爷皱着眉头问着。

  “是这样的,今日妾身才知道,原来那灵儿拿走了一块很贵重的玉佩,那玉佩本来是赫丰想要送给您的……其他的钱财也就罢了,赫丰着实不想让这玉佩落在那个女人的手中,所以妾身才不忍心,放他出去找了林姨娘……赫丰真的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啊!求求相爷,您不要再罚他了好么?”

  一番话,配上江姨娘那啜泣的动作,说的相爷都有些触动,还真的以为是玉佩被人给带走了,这么想着,他刚刚的怒火就消失了几分。

  江姨娘还抹着眼泪:“赫丰被关了这么多天,是真的把什么都想明白了,每日都用功读书,希望考取功名,让老爷开心……这次不知道听了谁的蛊惑,说林姨娘还有相邀的意思,他更是愤怒这个女人不检点,所以说的话才重了些!还请老爷明察啊!”

  相爷这回看向江姨娘,眼中已经是带了一丝不忍心。难道真的是自己错怪江姨娘他们母子了么?

  但是自己已经答应了要给林姨娘一个交代了,这件事,不能就这么放下了吧?

  林姨娘攥着自己的衣角,心中很是难受。看来今日是惩治不了这母子了。

  元锦玉坐在一边,心中都不由得为江姨娘叫了两声好。

  真是太高了,相爷刚刚那么生气,竟然就被她给说动了?而且现在不仅不生气了,看着江姨娘的目光中竟然还带着愧疚……看林姨娘的样子,这回说不定真的是要被江姨娘扳回一局了。

  而且元锦玉最钦佩的,就是江姨娘这能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的实力,简直太让人惊艳了!难怪她能为老爷生下两个孩子呢!

  元赫丰也是顺着江姨娘的话说着:“是啊父亲!儿子真的是只一时糊涂,求求您饶了儿子这一次吧!以后儿子再不会了!”元赫丰又看向元锦玉:“三妹妹,你也知道当时的情况,还不和父亲说说!”

  元赫丰是看准了元锦玉不敢说自己调戏了林姨娘的事情,因为这可是林姨娘的死穴。

  元锦玉淡淡的看向元赫丰,很好,自己本来都不准备插手这件事,他们母子若是真的能让相爷回心转意的话,自己什么都不会再说。

  但是现在,他竟然威胁自己?

  看着元锦玉那平静无波的眼神,元赫丰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他刚刚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不过元锦玉却将头转了过去,对着相爷慢声说着:“父亲,二哥去林姨娘那里之前发生的事情,女儿是不知道的,女儿只知道他口口声声说那灵儿姑娘拿了他很多银钱。现在看起来,应该是那玉佩着实很值钱才是,咱们相府或许不在乎那一个玉佩的钱,但是这毕竟是二少爷的一番心意,怎么能落在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手中?所以女儿建议,咱们还是派人,去把那玉佩给追回来吧。”

  相爷点了点头:“是该把这玉佩给追回来,管家,你带着人……”

  元赫丰和江姨娘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根本就没什么玉佩啊,这要是追不回来,不是都露馅了么!

  元锦玉笑眯眯的看向元赫丰母子:“呀,二哥,姨娘,你们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是不是听说要追回玉佩,太高兴了啊?”

  相爷在官场沉浮这么多年,就算是刚刚被江姨娘给蛊惑的迷失了最初的想法,但是看着他们母子现在的神情,也知道是自己刚刚被耍了。

  他当即更加的生气,回头看到林姨娘委屈不行的低着头,心中更是怜惜,直接就对着下面的两个人冷声说着:“很好,还学会串通起来对本相撒谎了!来人,给我把江姨娘拖下去堵住嘴,至于这个逆子,家法伺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