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51章 怀恨在心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61 2014-11-08 12:00:00

  事情解决了,元锦玉自然不会在这里多留,行礼告退后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而她刚走不久,那崔氏便满面笑容的过来了。

  相爷看着她心情不错,不禁问着:“这又是有什么好事了?”

  崔氏虽然是真心讨厌那个元锦玉,但是面上还是一副慈母的样子,和相爷道:“还不是锦玉这丫头的亲事。这回好了,绣玉有了楚王,锦玉也能嫁给刘守备家的儿子,真是双喜临门啊!”

  崔氏来的时候,手中还端着补汤,昨晚因为元赫丰的事折腾了半宿没睡,她担心相爷的身子受不住。

  相爷听到她这话,却是皱了皱眉头:“绣玉的事情再考虑,锦玉的亲事你也别答应,什么双喜临门。”

  崔氏愣住了:“老爷,绣玉的事妾身心中有计较,但是锦玉的为何不答应?那刘守备的夫妻两人都是脾气秉性不错的,儿子据说也很有才干,虽然家中官职不高,过的些微清贫了些,但是锦玉嫁过去就是正妻,有什么不好?老爷是不是……”崔氏心中委屈:“觉得妾身故意为难锦玉,让她低嫁了?”

  相爷皱了皱眉头,崔氏总是这般,将他的意思曲解,自己何时说过她对锦玉的亲事不上心了?

  但是顾念多年夫妻之情,见着崔氏一副垂泪欲泣的样子,相爷还是微微叹了口气,未再数落崔氏:“夫人想多了,我并未这么想过,那刘守备家的条件,配锦玉也算是不错,但是这两个孩子的婚事我自由计较,你便不要再插手了,以后再有人来给锦玉提亲,一概回绝了就是。”

  看着她端过来的汤,相爷轻轻抿了一口,随即同她说着:“没事便去歇着吧,我这里还有些公文未看完。”

  崔氏的脸色紧绷着,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端着汤便出去了。

  而她并未回自己的屋子,反而是去了元绣玉那里。平素她在府中,也就那么几个说话的人,这会儿同自己的女儿,她便没什么遮掩的,将今日的事情都说了。

  元绣玉越听却生气,在一边冷着脸色:“父亲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以为娘你是害了那个小贱人不成?可是他就算是这么想,也不该耽误女儿的婚事才是。”

  元绣玉不敢说的太过,但是心中还是愤懑的。自己都已经十四了,理应议亲,明年出嫁。楚王是个多好的男人,手中有实权,又尽心尽力辅佐太子,母族虽然不显,但是皇后几乎将他当做第二个儿子了。

  最重要的是楚王名声好,又仪表堂堂,这样一个品行端正的人,难不成还娶不得自己了?

  “谁说不是呢,以后我是不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崔氏苦着一张脸,只觉得年纪越大,越看不清相爷的心了,他现在宁愿自己睡书房,都不愿意到自己房中走走,按说自己比他的那几个姨娘,也大不了几岁。

  元绣玉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怎么就这么巧,父亲将两门亲事都回绝了?并且自己的还是条件那么好的楚王?

  忽然,元绣玉就想到了元锦玉那张明艳倾城的脸蛋,脸色登时刷白:“娘……你说父亲他,不是想把元锦玉嫁给楚王吧?”

  崔氏愣住了,随即一笑:“你这个傻孩子,说什么呢?她一个小庶女,配得上楚王?”

  “正妻虽然不成,但是她是相爷的女儿,还长着那样一张狐狸精的脸,做个侧妃还是不成问题的!父亲一定就是这么想的!觉得她比我漂亮,所以想让她去牵制楚王!而我不嫁给楚王,外人也说不得他什么!娘,怎么办啊!那个小贱人,就要把我的夫君给抢走了!”

  若是元锦玉在场,必定要感叹一句这娘俩想象力丰富,那刘守备的夫人又不是自己叫来的,怎么就能看出自己和楚王有关系了?

  元锦玉自然是不知道,不知不觉,那娘俩对自己的愤恨更深了一层。

  崔氏是个心计不如其他几个姨娘的女人,所以被元绣玉这么一说,便也相信了,着急的站起来四处走着:“那这该怎么办?我都答应相爷,不再插手锦玉的婚事了!若是相爷真的想要把锦玉给嫁过去,我也没办法说什么啊!还有,她嫁去了,你嫁给谁去?相爷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姐妹二人共侍一夫的!”

  元绣玉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长长的指甲都快嵌进肉中:“我说怎么最近那个小贱人这么消停,原来也是看上楚王了!娘,你不用担心,咱们既然知道了她的想法,就不害怕她!她一个小庶女,若不是那张脸,父亲能注意到她?只要咱们找个机会,好好的打点一番,别说是楚王了,她连刘守备的家都别想进了!”

  崔氏点了点头,握住了元绣玉的手:“绣玉,还是你聪慧,咱们就这么办。但是这件事不可操之过急,咱们要从长计议。”

  元锦玉这会儿在屋中打了两个喷嚏,疑惑的摇了摇头,揉了揉鼻子。她的女红还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上一世很多风靡的样子她都知道,这会儿做的这个帽子,正是原来没有的样式,加上她做的细心,想必老夫人会很喜欢。

  日子又这么过了几日,府中有种诡异的平静。三房一家带着二房的儿子还在外地没有回来,平素自己见不到元翠玉娘俩,清静了不少。

  元赫丰被关着紧闭,听说他用来养外室的宅子,已经被相爷的人给卖了,但是这些和云静的嫁妆还差了点。

  江姨娘不愿意自己掏腰包替元赫丰补上这笔钱,想让云静就这么算了,谁知道和他们撕破脸皮的云静,竟然一点都不肯让步。

  最终江姨娘都哭着闹到了相爷那里,说自己一点钱都拿不出来,相爷才拨了府中的银子给云静。

  这回云静和江姨娘的梁子也算是这么结下来了。

  至于崔氏,她从来都不喜欢那几个妾室,尤其是只会哭哭啼啼的江姨娘。这么多年,老爷在银钱上,从未亏待过她,她竟然还好意思去老爷那里哭。

  不过崔氏也是有欣慰的地方的,她觉得自己养出的两个孩子,儿子出席,女儿聪慧,并且身份都尊贵的很。

  但是江姨娘的两个孩子呢?儿子因为拿媳妇的钱养外室被关着紧闭,女儿又是个异常木讷的,从来都不讨相爷和老夫人的喜欢。

  所以在这一日十五家宴上,众人在吃饭的时候,气氛就不大对劲了。

  云静和江姨娘虽然是坐在一起,但是显然是貌合神离,谁都不喜欢谁的样子;元绣玉和崔氏坐在一起,不时的却用眼神往元锦玉身上插刀子;元赫沛有公务,秦桑怀着身子,并未过来。

  至于最正常的,想必就是元翠玉和二婶了,还是那副贪得无厌的样子。

  元锦玉就坐在老夫人的身边,本来吃过饭,老夫人就该早早的走了,这会儿却问着元锦玉:“你不是说给我做帽子么?做的如何了?”

  元锦玉微微一笑,让银杏将帽子拿了过来,递给了老夫人:“祖母您看看,这个样式和颜色您喜欢么?”

  老夫人没见过这个样式的帽子,登时眼前一亮,竟然接过来就带在了自己的头上,很是满意的对着元锦玉点头:“真是不错,你这丫头,有心了。”

  崔氏在一边笑的僵硬:“母亲,您若是想要帽子,直接吩咐儿媳就好了,绣玉的女红也不错的,我们两个作为您的亲儿媳,亲孙女却没有帮上忙,真是惭愧。”

  元锦玉看着崔氏又那身份说事,不由得在心中冷笑了一声,表面上却将头给低了下去。

  她就知道的,自己不管是做的多好,这两个人都不会喜欢自己,反倒是处处找自己的麻烦。

  老夫人也皱了皱眉头:“不过是一个帽子,你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锦玉难道就不是我的亲孙女了么?”

  崔氏嘴唇颤抖着:“不是……媳妇自然不是这个意思。”

  二婶盯着那帽子好一会儿,才问着老夫人:“母亲,您能不能让我也看看您的帽子?我可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呢!”

  元锦玉低着头皱眉,这个二婶怎么回事,那样式分明就是给老年人用的,她竟然还想要?未免太喜欢占小便宜了吧?

  老夫人回绝了二婶:“想要就自己做去,看我的做什么。”

  二婶干巴巴的笑着:“母亲您也知道,媳妇的针线活一直都不好,现在看这帽子着实欣喜……锦玉呀,你也给二婶做一个如何?”

  元锦玉慢慢抬头,乖巧的一笑,让二婶还以为她是要答应了,谁知道她却直接就拒绝了:“二婶,恐怕不行呢。”

  元翠玉看着元锦玉:“怎么就不成了?不过就是一个帽子!”

  元锦玉就等着元翠玉说话呢,她总是有把话题给带偏的能力。不然的话,二婶问起自己为何不给她做,自己总不能说是自己不愿意吧?用其他的诸如我最近不舒服,过段时间做出来,也不是个秋季戴的借口,二婶又必定会说,那我等着明年再戴,或者那你直接给我做顶冬天戴的帽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