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49章 私养外室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40 2014-11-06 12:00:00

  元赫丰衣衫不整的被带回来的时候,夜里已经过了三更,屋中灯火通明,每人的脸色却都晦涩不明。

  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知晓了这件事,现在被摁得跪在大堂中,还和相爷狡辩着:“父亲!那嫁妆是云静记错了,她其实是知道我拿了的!”

  江姨娘也哭哭啼啼的,不断的往相爷身边靠:“相爷,赫丰是个好孩子,怎么会做出贪图媳妇嫁妆这种事呢,您一定要明察啊!”

  元赫丰也看向了云静,知道自己这个妻子才是解决事情的关键,若是她主动将这嫁妆给了自己,那么相爷也责怪不到他:“静儿,你好好和父亲说说,那对牌是不是你给我的?”

  云静却是冷冷一笑,不答反问着:“夫君,你且先同我说说,我的那嫁妆,被你拿去做什么了?”

  以往云静虽然心中和他不算合,但是自己稍微做个低小状,哄上几句,她便也不会这么不给自己台阶下。并且她在江姨娘面前,始终是有礼有度的,今日若不是真的气坏了,她肯定不会当着相爷的面,这么撕破脸皮。

  元赫丰心中暗想,等回房之后,我再好好收拾你!

  “静儿,有什么话,咱们回屋再说吧,好么?我最近随着三叔他们做生意,应酬的晚了点,才没回来的,你有什么怨气,我都随你惩治,咱们不要再惹了父亲和母亲的休息了,都这么晚了。”

  若是放在往日的事情上,云静也便息事宁人了,但是这一次她知道,若是自己再退让,她在这府中的结局只有一个,那便是被元赫丰败光了嫁妆,再因为他总是不去自己的屋子,怀不上孩子,被无子的缘由休弃!

  她嫁了丞相府,便是丞相府的人,万万不能回去之前的那个家!那样自己会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的!

  于是云静这次未再忍让:“夫君,妾身只问你这句,妾身的嫁妆,被你用在什么地方了?”

  元赫丰心中都快恨死这个臭婆娘了,两个人是夫妻,她的嫁妆自己用一点怎么了,值得闹到老爷和夫人的面前么!

  “还……还能是什么,我最近和人谈生意,开销大了些……”元赫丰的神情有些躲闪。

  云静淡淡的打断他的话:“夫君,你谈生意的银子,自然有三叔那边出,你又怎么会开销大?现在父亲母亲都在,还希望你说实话,况且,管家已经去查了,你难道真的想要他将真相说出来么?”

  元赫丰的脸色又白了三分,江姨娘看他这样子,就知道那笔钱没被他用在什么好地方,指着云静就开始数落:“这件事怎么也是你们夫妻房内之事,哪里有闹到老爷夫人这里的道理!你自己看不住嫁妆,还要怪罪男人么!况且你嫁给了我家,这嫁妆不也是我家的,赫丰有难处,拿了你一点嫁妆,你就这么不依不挠的,谁给你的这么大的胆子!”

  云静看向江姨娘,现在她更加明白了,这个婆婆为了她儿子什么都做的出来,根本就靠不住。

  “媳妇只是想知道,这嫁妆被用在了哪里。”

  其实云静有的时候是很羡慕秦桑的,虽然崔氏不喜欢她,但是元赫沛却是真心怜惜她的,为了她,这么多年都没有娶过侍妾,更是很少进那两个通房的屋子。

  别说他们那一家,以后就是这整个丞相府,不都是元赫沛的,而抓住了他的心,有他疼惜,婆婆的难看又算得了什么?

  自己呢?婆婆不疼,丈夫不爱,现在连点嫁妆都保不住了!

  所以她索性心一横,就这么冷冷的对着江姨娘道:“若是今日夫君不讲出个一二三来,咱们就索性把官府的人请来,好好评判一下这次的事!”

  一听说要闹到官府,江姨娘的头轰的一声,像是要炸了一样。这孩子平素那个只会讨自己欢心的云静么?自己简直就是替元赫丰养了一匹狼啊!

  云静想的很简单,既然忍不下去,那我索性就不忍了,大不了来一个鱼死网破,我不好,你们也别想消停!

  崔氏这次终于开口了,不过却是呵斥云静:“相府的人去找官府?你说出去也不怕笑话!”随即她看向跪在地上的元赫丰,他这幅样子,分明就是从哪个风月场回来的,还好说自己是去谈生意了?

  自己儿子虽然性子冷了点,也不至于像是他这么胡闹!

  “赫丰,你现在就好好说说,这笔钱,你到底是用到哪里了?想好再开口。”

  崔氏发话,加上管家还在一旁看着,元赫丰也知道这件事瞒不住了:“回母亲的话,当初我在京城,见到有位姑娘家中落难,实在可怜,所以便收留了她……但是我手边当时没那么多钱,就用静儿的嫁妆……”

  云静气的一把就拍在了桌子上:“你竟然用我的假装养外室?你当我是摆设不成!”

  江姨娘走到云静身边,“啪”的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你怎么和你自己的夫君说话的?反了你了?”

  云静眼中已经含了泪水:“你的儿子用我的钱去养女人,你说我该怎么做?”

  相爷听到元赫丰的话,已经是勃然大怒:“哪里来的心术不正的女人,这么迷惑你!马上把那个女人撵出京城,以后也不许她再回来!若是拿着云静的钱买了宅子,就把宅子卖了,给云静把嫁妆补回来!”

  元赫丰急了:“父亲!这万万不可!灵儿已经没有了可以依靠的人,怎么能就这么赶她走?父亲!”

  “来人,把这个逆子给我押回他的院子,关上一个月,每日除了必要的东西给他送去以外,不许他出院子!明年的春闱你必须参加,你和你哥哥没差了几个月,现在一个在翰林院任职,一个却整日游手好闲,就喜欢这种风月之事,你不觉得羞耻,我这个当爹的都觉得羞耻!”相爷说出的话从来都是不能更改的,元赫丰这次是真的触怒了相爷了。

  相爷又看向江姨娘,见她哭哭啼啼的心烦:“还有你!整日就知道溺爱赫丰,看看赫丰,现在都被你宠成了什么样子!你自己心里好好想想吧,想不明白,也别出屋了!”随即他又看了一眼崔氏:“咱们走。”崔氏跟在了相爷身后,等到相爷出了屋子,才轻声说着:“当初娘落难被送到老爷手中,现在儿子又喜欢收留落难的姑娘,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习惯。”

  听着她口中那明显的嘲讽,江姨娘气不打一处来,想要辩驳两句,崔氏却已经大步走了。

  云静也不愿意再呆在这里了,现在看到这母子两人的面孔,她就反胃的很:“姨娘,老爷的话您也听到了,媳妇的嫁妆,还希望您尽管补上,今日静儿累了,便回去休息了。”

  元赫丰被人给摁着,不然早就去好好教训一下云静了,现在他只能逞逞嘴上功夫:“云静,你给老子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婆娘,有你这么和自己的爷们甩脸色的么!灵儿比你温柔体贴,你没一处比得上她的!”

  往日隐忍的云静,这次却在门口回了头:“是,你那个灵儿是温柔体贴,我这辈子都比不上,但是你别忘了,你养着她的钱,都是从我这里拿去的!你拿自己发妻的钱养外室,心中就不觉得愧疚么!呵……”

  说罢,就这么一脸嘲讽的样子离开了,给江姨娘和元赫丰气得差点吐血。

  元赫丰只能去求江姨娘:“娘!”在没人的时候,他都是喜欢这么叫她:“您要救救儿子啊!现在父亲禁足我,还要把我的宅子给卖了!”

  江姨娘现在也生气,但是总归还是舍不得冲自己儿子发火:“这次的事若是只咱们屋知道,便也没什么,但是闹到了老爷那里,是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再说,你口中的灵儿也不知道什么底细,娘也是不同意她被你养在身边的,这件事,你就听你爹的吧,等过了这一阵,娘再去好好和你爹求求,可怜我的儿子了……这家中,就没一个想咱们娘俩好的。”

  元赫丰也是气的不行,愤恨的看着屋外:“等我以后出息了,必定让今日侮辱咱们的人,都来求咱们!那个云静,我一定一定休了她!”

  元赫丰还想再骂几句,身边的下人却已经走了过来,押着他就离开了。

  府中今夜很少有人入眠,不过若是说谁最开心的话,那必定就是崔氏了。本来今天相爷都宿在李姨娘那里了,被江姨娘这么一闹,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相爷虽然多情,但是大事小事却拿捏的很清楚,他就算是体恤那几个妾室,也从未让她们爬到自己头上来。

  这次的事,绝对够那个江姨娘喝一壶的了。

  而还有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自然就是推波助澜元锦玉。

  此时元锦玉坐在床上,看着银杏站在前面,眉飞色舞的讲着刚刚在江姨娘院子中发生的事情,红叶也被她折腾起来了,听着她讲话,惊呼声不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