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44章 笛音何声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50 2014-11-02 12:00:00

  听说他要献艺射箭,慕昭的那点小心思又蠢蠢欲动了:“九皇兄,射不动的靶子多没意思,皇弟曾得知,将那苹果绑在人头顶,随即让这人奔跑起来,再射苹果的事情,皇兄箭术无双,想必是能办到的吧?让皇弟开开眼界如何?”

  慕泽能看他说完这番话就已经是极限了,不过他可没元锦玉那般好说话,他又不怕慕昭,所以那张清俊的薄唇微启:“没兴趣。”

  慕昭的话瞬间就被他堵在了嗓子中,元锦玉这会儿拿着茶杯,挡住了自己那忍不住的笑容。

  她就喜欢宁王这样子,看看,慕昭什么都不敢说了吧。

  再说,不管宁王风评如何,他都是手握兵权的九皇子,来参加宴会是他给这些人面子,现在还用为了博个彩头,去做那些取悦这些人的事情?真是笑话?

  虽然宁王没有真的用什么活人做靶子,但是不得不说,他射箭的姿势,英姿勃发,尤其那靶子设立的那么远,让元锦玉都不禁捏紧了茶杯。

  他此时还着一身冰冷甲胄,在午后的阳光和满园的菊花中,熠熠生辉。他面容长得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虽是有些阴柔,却不见半点弱气。他身材玉立,脚步坚定,就算是听不到声音,气度风范,也绝对不输给在场的任何一人。

  元锦玉只觉得,上一世自己同宁王接触太少,都不曾好好了解过,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慕泽首先将弓上搭了一支箭,随即利落的开弓,可是在射箭之前,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元锦玉。

  见到她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慕泽不知怎么,就生出了好好射箭的心思。

  一箭射出,正中靶心。

  之后他两发齐射,同样是正中靶心。之后是三发,四发,等到他五发齐射的时候,那红红的靶心上,已经见不到空余的地方。

  可是他的身姿还是如此优美,脸色淡漠,薄唇轻抿,甲胄在他拉弓之时,会发出像是要被挣断的响声。

  在众人的惊呼中,他五发羽箭便这么射出,而且因为力度过大,竟然将先前的几个箭簇,全部都震了下来!至于这五根羽箭,自然又是正中靶心!

  元锦玉觉得自己刚刚像是心脏被捏紧了一般,尤其是看着慕泽举手投足,将羽箭射出,她的惊呼都差点破口而出。

  现场响起了一阵的叫好声,元锦玉也是盯着慕泽,一眨不眨,随即在慕泽看向自己的时候,忽然绽放出了笑容。

  慕泽喜欢看元锦玉如此笑,让他觉得心脏都熨帖了不少。

  两方都献艺完毕,那自然是要让对方评比了才对。

  因为元锦玉压了元绣玉一头,所以不少的世家公子,都选自己作为这次的头筹。

  而让元锦玉诧异的有两件事。一件事最终楚王亦开口,表明自己的献艺最出色。另一件事,便是在场很多小姐,居然都选择了慕泽作为这次世家子弟中的头筹!而且他和楚王最终得到的支持数,都没差多少!

  元锦玉看向周围这些小姐,见她们有些也含羞的看着慕泽,显然是慕泽刚刚那番表现,将她们都给俘虏了。

  元锦玉微咪眼睛,这可不是自己想看到的呀,若是慕泽拔得头筹,自己以后得面对多少对他芳心暗许的小姐?

  这可绝对不成,自己的未来夫君,自己现在便要好好捍卫!

  元绣玉也将菊花放在了楚王的花篮中,现在清点之后,宁王和楚王竟然票数是相同的!

  众人均把目光放在了元锦玉的身上,想要看看她会将花给谁。

  元锦玉其实真的很想给慕泽,但是为了让那些小姐们死心,这花可是绝对不能给他的。

  于是她先是温婉一笑,走上前,也没卖什么关子,便把花放在了楚王的花篮中。

  慕泽本来见元锦玉对自己笑的温婉,是要将花留给自己,虽然他并不在乎别人的,但是却始终想要她这一朵。哪里想到,她竟然给了别人。

  比起他来,楚王别提多高兴了,能让这样一个蕙质兰心的女子欣赏,这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而且自己还同她一起拔得头筹,岂不是一段佳话!

  元锦玉看着楚王那弯弯的嘴角,只在心中暗想这个王爷把女子想得过于简单。他都可以为了俘获元绣玉芳心,同她共奏一曲,自己又怎么不能有些私心?

  不过她不会点明就是了,让楚王在和元绣玉成亲前纠结一番,也是好的。

  元锦玉觉得自己重活一生,好像比上一世还坏了,但是怎么办,她好喜欢这样的自己。

  不过看向宁王那不善的脸色,她便想着,一会儿不管如何,都要同他解释一番。

  筵席进行到现在,已经是时候不早,众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准备在院子中逛逛,便要下山了。

  元锦玉看着慕泽直接朝着门口走去,看嫡母和嫡姐这会儿忙着和楚王搭话,转身边偷偷追了上去。

  慕泽走的实在是太快了,她跑了半天还是被落在后面,并且他还听不到,自己喊他也没用。

  元锦玉一着急,捡起个石子,便朝着慕泽丢了上去。

  慕泽有工夫在身,有东西袭来,自然感觉的到,微微侧身便躲避了过去,眼中杀意迸现,却在看到是那个俏丽的女子时,硬生生消散了。

  元锦玉身子还没长开,个头更是比宁王矮了不少,这会儿提着裙摆朝着山下跑来,黑发在轻轻飞扬,美丽的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不多时候,她终于是跑到慕泽的身边,脸蛋因为刚刚的几步路有些绯红,眼角娇俏,樱唇带着不满:“你走那么快做什么!”

  宁王觉得很神奇,自己明明听不到这个女子的声音,却真切的感觉的到,她话语中那种带着撒娇似的埋怨。

  和女子相处,他本就没什么经验。所以在碰到她的几次,总是做出让她觉得出格的事情。

  在母妃宫中,他去她房间等她,后来接她出府,让她宿在王府,她都会告诉自己,这是不受礼的。自己并未有冒犯她的意思,只是不懂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

  所以在那****回丞相府之后,他找来了一个小丫鬟,细细的听她战战兢兢讲另一个时辰。

  若是往日,自己为见她赴宴,必定直接上前,但是这一次,他却顾念她的名声,只坐在角落中喝酒。

  他虽然不懂怎么和她相处,但是却愿意学习。他可以学会唇语,学会像是正常人一样活着,自然相信,自己也是可以学会这些事情的。

  那现在,她这么说,是表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么?

  “你追上来……是为何?”慕泽的语气虽然生硬,但是却放低了几分。他心中好似还有些火气,因为刚刚元锦玉没有把花给自己。

  元锦玉见这里不是好说话的地方,半山腰有一处比较隐蔽的凉亭,便带着他走了过去。

  自己现在还是个待嫁的小姐,是万不能碰到和男子私会的,所以见四周没人之后,元锦玉才对着慕泽行礼:“上一次承蒙宁王搭救,小女子感激不尽,因并未郑重道谢,锦玉始终有愧于心。”

  宁王看着她的嘴型,待她说完,却是微微摆手:“不必提了。那件事,也是本王唐突了。”

  元锦玉略微诧异,宁王同她想的着实不一样。亲眼目睹了刚刚慕昭是怎样在做错事情时还嘴硬,现在更觉得宁王这番坦诚难能可贵。

  他既然已经如此,元锦玉自然不能再说什么。而且因为棋局的事,她对他还是有些愧疚的,所以便试探性的道:“其实锦玉在刚刚的筵席上,想要献艺的另有其他,不知宁王可否想看?”

  此时半山腰上的凉亭,四周枫树林赤红如火,元锦玉同他并肩站定在亭中,那纤细的身子,让宁王觉得她似乎下一瞬便会羽化登仙一般。

  她看出了她眼中的不好意思,以为她是在以为没有将花送给自己而愧疚,不禁问着:“笛子的声音,就那么好听么?”

  元锦玉听到他问出这话,不知为何,心却抽痛了一番。她刚刚,只想着不让他得了头筹,让那些小姐们对他死心,但是却忽略了,他本是一个失聪的男人啊。

  元锦玉坚定的摇了摇头,虽然有些苍白,她还是同他解释着:“笛子的声音虽然好听,但是在锦玉心中,却不是最美好的。”

  宁王未说话,心中却依旧不懂,既然那笛音并非最好,她怎么还会选择楚王?

  元锦玉情急之下,往前走了一步,同宁王靠的更近,身上那淡淡清香的味道,让宁王不禁眸色深沉。

  “锦玉说的句句属实,只不过,选择楚王,确实是有自己的缘由。”

  宁王有些凄凉的一笑:“罢了,本王也只是想知道,那笛音到底是什么样的而已。”

  元锦玉咬了咬下唇:“刚刚锦玉说的献艺,其实是想献舞,锦玉在家中练了好久,跳给宁王殿下好不好?”

  元锦玉知道这有些不符礼数,但是她就是想哄一哄这个俊美的如同天人一般的男子,她真的不想再从他的口中,听到那样遗憾的语调。

卿落落

咱们定一个加更规则吧,没上架之前,书评区留言多五十个,加一更,不封顶,想要我多更的就多给我留言哦!爱你们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