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39章 楚王驾到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70 2014-10-28 12:00:00

  菊花被一盆盆的端上来,分门别类放好,待到大家夸赞一番之后再拿下去,端另一波上来。

  女眷们这会儿都拿着帕子,一个人看着这盆菊花说着:“一夜新霜著瓦轻,芭蕉新折败荷倾。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

  另一个便拿着另外的一盆,也引用前人的诗句:“兰既春敷,菊又秋荣。芳熏百草,色艳群英。孰是芳质,在幽愈馨。”

  元绣玉也拿着一小盆菊花细细赏玩:“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旧摘人频异,轻香酒暂随。有菊花,自然也要有美酒作陪才是。”

  元氏端庄的笑着:“今日蒋府为各位小姐准备的都是果酒,喝不醉人,浅唱几口亦是可以的。”

  元绣玉放下手中的花,看向元锦玉,今日她出门果真是别了一枚精致的发簪,母亲未送过她,想必这就是秦氏给的了。

  想着那么漂亮的簪子,自己都没有,元绣玉便笑的温婉:“各位姐妹都在夸赞菊花,不知道锦玉妹妹想到了什么诗词没有?”

  那边坐着的公子们,也是在关注着这边的情况的。听到元绣玉这么问,他们便都来了兴趣,想听听这元锦玉到底会说出什么诗词来。

  都说这是个草包小姐,若是胸中没有半点墨水,那笑话可就大了。

  其实元锦玉上一世在十三岁的时候,除了样貌之外,着实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但是上一世她可是一颗心栽在了瑞王的身上,虽然那感情值得商榷,到底是否对瑞王真心,不过她为了那瑞王妃之位,可着实是做出了很多的努力。

  青灯古寺那三年,她更是研读古诗,现在别说只是让她引用个几句,就算是让她现场作诗,也没什么问题。

  她看向这里的人,都是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她,似乎是在好奇她到底能说出什么一样。

  元锦玉知道这些人心中都在笑话自己,她也不点破,只是微微举杯,随即淡淡的开口:“妹妹想到了一首诗,不知道可应景否。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在场的人,自然也都是知道这首诗的,但是却没有一个女眷敢说出来。

  她们说的都讲求优美,这首诗太硬气,和她们的气质不符,但是元锦玉就这么坦坦荡荡的说出来了,在吟咏完毕之后,还对着远处举杯,随即一口饮下了那杯中的果酒。

  而她所举杯的位置,看起来只是随意而为,但慕泽却看的一清二楚,她是在对自己举杯。

  刚刚他一直盯着元锦玉的唇,知道她说的是那首诗,可是因为听不到声音,所以那份震撼就少了一分。

  但是他从未忽视,元锦玉身上那睥睨天下的气质,就如同菊花的我花开后百花杀。这个女子,有着让他都为之注目的胆识和气魄。

  所以慕泽也对着那边举杯,饮了一口酒。

  而一直闷头喝酒的容辰,在听到元锦玉那珠玉一般剔透的声音,就这么用女子的强调吟唱出这首诗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中也被震撼了一下。

  可是等到他想再抬头去看佳人,那元锦玉已经是微微低了头:“让各位见笑了。”

  元锦玉选这首诗,自然是有自己的用意的。别的类型的诗,别人都吟唱过了,她再吟唱,便难以跳出这个圈子。

  而她选择了这一首诗,吟唱过后,非但没有让人觉得她压不住这诗的气势,反而是让人觉得,这首诗,才是最配她的。

  元绣玉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大好,端王妃出来打圆场:“锦玉这诗吟唱的真是不错!”

  “多谢堂姐!”元锦玉笑得倒是落落大方。

  端王妃也对着她点了点头,之后便边赏花,边行酒令,有小姐提议,就这么喝酒赏花,着实意趣性不足,她们该每人表演个节目才是。

  元氏和端王妃也同意,便想着要同意,但是却有些为难的说着:“女儿家表演节目,那这些公子呢?可不能让他们占了便宜才是。”

  元绣玉便提议到:“这样吧,公子们呢,就比试一番,这样便公平了吧?”

  “嗯,那不知道你们是想要看他们比试什么呢?”元氏看向了身边的另外几个小姐。

  这元氏可还有一个小儿子未娶亲呢,不少小姐都希望可以讨好元氏,然后嫁到蒋家去,于是集思广益,还真让她们想出了一个办法来。

  “既然咱们女儿家表演才艺,那么公子们不是可以可以么?但是这才艺啊,可不仅是诗书文艺,公子们若是懂得武艺,那也是可以表演一番的。而既然是比试,那也要有个彩头才是,公子们的头筹,由小姐们评定,小姐们的头筹呢,则是有公子们评定。不过这彩头,就要您来定了。”

  元氏点了点头:“这主意不错,有了彩头,大家也好尽力不是?咱们女儿家不像是他们男人,一年到头,也没几个能出府的机会,今日九九重阳节,正是要好好乐呵乐呵的事情,大家便有什么才艺和绝活,都放心大胆的表演出来吧。至于彩头的话……”

  还没等元氏说完,便听到又有下人报着:“楚王殿下到!十一皇子到!”

  一时之间,再做的女眷全都凌乱了。

  这是怎么回事?宁王殿下来了也就罢了,他从进来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坐在角落,连个脸都不让人看;但是这楚王和十一皇子怎么也来了?不过就是个赏菊大会啊!他们皇家的人,还看得上这个?

  楚王那可是太子身边的大红人!最重要的是,楚王还未婚配啊!

  元锦玉看向楚王,脸色的神情有些玩味。

  说来楚王还比瑞王慕翎大了那么一点,是当今圣上的第三子,今年二十四岁。而楚王未成婚,可不是因为什么宁王殿下那种原因。

  早年楚王的外祖父去世,楚王虽然是外孙,却主动为外祖父守孝三年,博得了满京城的好名声。后来守孝期过了,他有专心致志的辅佐太子,成为了太子的左右手,便耽搁了婚配。

  而楚王在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也说好男人要以天下为重,小家该放在后面才是。一时之间,满京城的小姐都恨不得迷恋上了这个楚王。

  可是楚王的亲事就这么拖着,也不许诺给任何人。

  而元锦玉重活一世,自然知道,这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楚王,可没他表现出来的这么贤明。

  早年他为外祖母守孝,说是尽孝心,还不如说是逃过丽妃给他安排亲事更好一些。这丽妃也不是个目光深远的,当初给楚王安排的那家亲事,在她看来是不错,但是后来那人家犯了过错,满门抄斩了。

  世人皆道楚王因此躲过一劫,其实那幕后黑手,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清风俊朗的人。丽妃在那之后,也是不敢随便插手楚王的婚事了。

  上一世元锦玉用尽了手段,跟在了元绣玉身边,也来了这赏菊大会,但是那个崔氏和元绣玉几句话便让她脸面尽失,她连菊花都未赏完,就一个人怒气冲冲的回了家,也是从那次之后,京城中关于她无才无德的传闻,就越传越烈了。

  所以上一世她根本就不知道楚王曾经来过。

  那这一世呢?这个楚王是要做什么?

  楚王可不像是宁王那般油盐不进,他带着十一皇子,虽然未对元氏见礼,但是态度却是恭敬的。他就是这样,总是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世人都被他的表象骗了,不知道他内心有多肮脏。

  谁能想到这样的一个人,这么多年不婚配,就是为了娶丞相府的嫡小姐?谁能想到,他这么多年,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做太子的陪衬?他的野心,可大着呢。

  “蒋夫人,这次我兄弟二人前来,实在是叨扰了。”

  十一皇子摆了摆手,自己主动上前:“是本皇子缠着皇兄带我来的,错在本皇子才是。”

  蒋夫人笑得和蔼恭敬:“楚王殿下和十一殿下能来,是我们的荣幸,快快上座!”

  楚王抬头,看了一眼元氏,见到她左侧不远处,坐着两个女子。

  其中一个女子穿一身海棠红色的衣裳,样貌虽然姣好,但是气度却不够端庄大度,再看她身边那个水粉色衣裳的姑娘,样貌倾城,气度亦然,让人看了一眼,便挪不开眼光。

  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相府的嫡小姐呢?想必该是那个水粉色衣裳的吧,这才是嫡小姐的气度啊。

  楚王上座之后,虽然和女眷处远了,但是却能让她们将楚王打量个一清二楚。

  刚刚边说,这京城中的女眷,最想嫁的,便是楚王了。这会儿能见到真人,她们能不兴奋激动么。

  而楚王“仿佛”在落座之后,才看到了宁王似的,“惊喜”的说着:“九皇弟,没想到你也来了啊?”

  宁王看不到楚王,自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所以这会儿在众人看来,便是宁王对楚王这个皇兄不恭敬了。

  倒是楚王大度的挥了挥手:“九皇弟耳朵不便,大家不要误解。”

  元锦玉眼中有一丝不屑一闪而过,贬低自己的弟弟,抬高自己,还真是这个楚王能做出来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