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37章 九九登高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59 2014-10-26 12:00:00

  大户人家的本家庆贺都是安排在晚上,因为朝臣要在傍晚的时候入宫赴宴,等他们回来才能开始。

  所以女眷们的活动便都安排在了白日。因为老夫人发话,元锦玉也是有机会出门的。

  早上梳妆时,银杏本来想给她选见樱桃红的衣裳,但是却被元锦玉换成了水粉色的衣裙。

  一个重阳节,又不是过年,弄得那么喜庆做什么。而且她也不想穿的太艳丽,有盖住元绣玉的风头之嫌。

  在马车上见到崔氏和元绣玉的时候,她们都故作热络的同元锦玉说着话。元锦玉也是一脸恭敬,不该说的话,一句都不提。

  同时心中也觉得挺有趣,前几日还闹的不欢而散恨不得直接撕了自己,这会儿又来一幅慈母的样子。

  元绣玉装出三分的善解人意,但实际则是在和元锦玉显摆似的问着:“锦玉,你知道咱们今日要去是哪里么?”

  元锦玉样子长得好,虽然只施了淡妆,但是脸蛋嫩的像是小水葱似的,配上一身水粉色的衣裳,更是娇羞剔透。此时她双眼亮晶晶的,微笑看向元绣玉:“九九登高赏菊,想必咱们是要去爬山吧?”

  “嗯,你算是猜对了一半。”元绣玉被崔氏教训了几次,现在在元锦玉面前,已经不会再暴躁的表示她的鄙夷了,她要慢慢的玩死这个妹妹。“这距离京城五里外的凌山上,有一处盛大的菊园,因为凌山算是蒋家的产业,菊园便也是他们家一直在打理。这蒋家你知道么?世代忠良,咱们的大姑姑,就是嫁给了大理寺卿,现在是蒋家的主母,咱们的堂姐,则是端王正妃。”

  京城几大世家一直都是血脉相连,要是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小辈们多少都沾了些亲缘。而这个蒋家,则是和相府关系最为密切的。

  不过听说相爷和大理寺卿在政见上不合,总是在朝堂上争的你死我活的。所以这关系好,到底是真好,还是装出来的,便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元锦玉上一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那些大户人家的关系,她捋顺的很,但是现在元绣玉想说,她便一副悉听教诲的样子。

  从京城出城走五里,也不过一个时辰便到了山下。不过马车只给她们停在了半山腰,这上面的一段路,还需要她们自己走上去才是,是为登高之美意。

  元绣玉在下了马车之后,看向山上,口气中不无得意:“举办这次菊园会的,便是咱们的大姑姑了,你是第一次见这位姑姑,可不要忘了规矩,咱们的大姑姑,可没小姑姑那么好说话。”

  知道元绣玉是在暗讽她上次初见元贵嫔,最后却和元贵嫔交好的事情,是在警告元锦玉规矩一些。

  而元锦玉这些天来,也是担心过的。中秋那一日宫妃流产的事情,竟然就这么没有了后续。倒是元贵嫔,圣上对她多有体恤,听说连着在她那里歇了半个月,各种好东西像是流水一样送进了她的宫殿。

  元锦玉本来是想派人打探的,毕竟自己也算是得罪了背后的那人,可是她还没动手,元贵嫔就已经从宫中给她单独传话,要她不要再插手这件事。

  后来元锦玉才知道,和这件事有牵连的宫人,在那一日之后,便都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连尸首都不知所踪。

  元锦玉也明白,自己一个相府小庶女,知道这些事,是害了自己,也就聪明的不去打探了。她更担心的,还是十一皇子的事情。

  可是真的像是宁王说的那般,自己的日子过的无比舒坦,就连她胆战心惊的在他府中歇了一晚,都没有人知道。

  这次的赏菊会,其实就是个变相的相亲会。京城中没有嫁娶的公子和小姐,都收到了她大姑姑元氏的邀请。

  元锦玉也看着山顶,在恭敬的“聆听”了元绣玉的教诲之后,还在想着,宁王会不会来呢?上次的事情,自己还没有好好的谢过他。

  又几家的马车也停了下来,从上面走下了几个嫡小姐。这些人和元锦玉的关系都不好,所以元锦玉便独自一个人朝着山上走着,今日她带了银杏出门,银杏帮她撑着伞,不住的劝着:“小姐,您身子不好,咱们走几步,便停了吧。”

  元绣玉那边已经和几个官家小姐说说笑笑的了,更衬托的元锦玉这边凄凉的很。

  和元绣玉交好的孙家小姐,忽然便抬高了声调:“看那弱柳迎风的样子,可不真是身子弱么?我说元家三小姐,你要不还是坐马车上去吧?”

  说来元锦玉在重生一次之后,做了一件让银杏和红叶很长时间都不理解的事情,那便是她每天都会关上门在院子中跑上几圈。

  其实元锦玉只是不想再让自己的身子那么孱弱,就像是现在,她虽然看起来柔弱,可是走到那园子,也不是难事。

  本来这爬山,就是为了搏个好彩头,这些小姐都是娇滴滴的,谁会走到山顶啊。

  于是元锦玉便回过头,对着孙小姐说道:“孙小姐身子想来是比锦玉要好的,锦玉着实不争气。”

  “知道自己不争气,那便快点回到马车中去吧!”那孙小姐咄咄逼人起来。

  “可是锦玉又不愿意这么轻言放弃。若是有姐妹陪着我上山,那我必定异常欢心。”孙小姐刚想说什么,元锦玉却淡笑:“难不成孙小姐还怕我抢了先不成?”

  那孙小姐哪里肯示弱:“让我陪着你爬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若是你爬的比我慢呢?”

  “那自然是我身体不适,便这么下山,回丞相府去了。”听到元锦玉这么说,孙小姐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爬就爬,咱们现在便开始!”

  元锦玉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孙小姐便直接往山上快步走起来。

  而在看元锦玉,她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跟在孙小姐身后,却永远都保持着恰当的距离,让那孙小姐是又着急又气恼,急的身上的汗都直往外冒。

  银杏和红叶这会儿是懂了,为何元锦玉每天都要关上院子跑一会儿。

  那孙小姐没过多久,体力就透支了,衣衫被泪水打湿,脸蛋通红,妆都花了,好不狼狈。

  元锦玉就像是逗弄猫一样,给她往前赶着,而她除了鞋底沾了一点儿石阶上的泥土之外,竟然半分狼狈都没有。

  而最后,自然是元锦玉在后几步的时候反超了孙小姐,站在台阶上,对着孙小姐笑吟吟的说着:“孙小姐快擦擦汗,听说一会儿这园子中啊,还有王孙公子要来呢。”

  孙小姐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这幅样子,还怎么去赴宴,人都不够丢的呢。于是她也不理会元锦玉了,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便直接带着丫鬟下了山。

  元锦玉在路边看到茱萸,还采了几根,这会儿握在手中,更是衬托的她生气灵动。

  另外一边,元绣玉和崔氏也坐着马车上来了,没见到孙小姐,元绣玉疑惑:“孙小姐呢?”

  元绣玉眨巴眨巴眼睛,一副无辜:“爬到山顶之后,她便说身子不适回府了。”

  元绣玉的手在袖子中握紧了,又是这个元锦玉搅局,如果不是她用了什么计谋,那孙家小姐怎么会走呢!

  但是偏生他有找不到什么证据,只得生闷气进了园子。

  小姐们都是矜持的,所以这会儿先到的都是那些公子,不过小姐们也来了不少。

  大周男女大防虽然不大,但是这种宴会,还是要分开来坐的。

  不过因为是民间的小宴会,所以相隔也不算远。

  元锦玉微微抬头一望,便能看到一大片灿烂的菊园,此时各色的菊花在花园中绽放着,不过相同种类的却是被放在了一起,姹紫嫣红,好不漂亮。

  园子正中央,被摆上了几十张桌子,一席坐的是世家公子,一席则是这些贵人女眷。

  而在桌子上,又放上了新鲜的菊花糕,瓜果,还有上好的茶水。果然是世代为官,书香门第的蒋家,出手竟然这么阔绰。

  而元锦玉拿着几根茱萸优雅的走进来时,那边的世家公子们本来还聊天的声音,当即就停了下来,一个个全部看向元锦玉,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惊艳。

  但是他们转瞬就发现自己这么瞧着别人家的小姐实在是太不懂规矩了,于是便连忙转过了头,开始和别人说着话,虽然他们那些话,互相都接不上。

  不多时候,他们更是不断的瞄着元锦玉这边,还在互相询问着:“这是哪家的小姐啊?长得真是……太美了……”

  “说美都是亵渎啊,简直将这满园的菊花都比了下去。”

  元绣玉没有忽略刚刚园中那一瞬间的平静,想着只要是自己这个妹妹在身边,她的风头就都被她给抢了过去,她的脸色就更加不好,从落座开始,就没再和元锦玉说着话。

  而此时的山下,一对人马经过,宁王看着那山下的马车,问着侍卫:“山上这是做什么?”

  侍从三十恭敬地抬高头,让宁王可以看清楚自己的口型:“回王爷的话,是九九重阳节,蒋家举办的赏菊大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