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36章 祖母撑腰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17 2014-10-25 12:00:00

  秦氏给元锦玉送珠宝的事情,不多时候,整个丞相府便都知道了。听说那元翠玉不平,还去秦氏那里要了一次,可是秦氏以身子不适为由,都没有见她。

  而此时的元绣玉在自己的屋中,又开始摔东西:“当初她那些东西,我看着好看,都没好意思要,现在竟然被她送给了那个小贱人!真是一路的货色!”

  旁边的丫鬟脸都肿了,想劝也不敢劝,这会儿元绣玉可正是在气头上呢。

  大夫人刚巧这会儿过来,看到元绣玉摔东西,铁青了脸色:“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元绣玉忍不下去了,坐在床上:“我在我自己屋摔东西怎么了,谁还能管得着我!倒是娘,你那个时候不都说姑姑赏赐的东西不能给元锦玉那个小贱人么!现在怎么还不要过来?还有那个秦桑,她还真以为自己结交什么权贵呢!一出手就是那么贵重的首饰!”

  大夫人现在也愁的慌,儿媳妇怀孕了,本该是喜事,可是一看到自己儿子就绕着那个女人转,她心情是一点都好不起来。

  现在又听说秦氏和元锦玉关系好,她就更雪上加霜了。

  秦氏拿捏不了,但是不还有一个元锦玉呢么?

  大夫人淡淡地方一笑:“走吧,今天咱们就开仓库去验验货。”

  元锦玉听到传话,说大夫人要开她的仓库,“看看”贵嫔娘娘赏赐的东西时,就知道这母女是冲着自己来的。

  想大夫人那种人,年轻的时候被老夫人压着,等现在年岁大了,就想着压一压自己的儿媳妇。

  现在儿媳妇怀孕了,她没办法了,只能把气撒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银杏和红叶都急坏了:“小姐怎么办啊!这仓库不能开啊,若是开了,以后的东西还能是你的了么!”

  元锦玉却是淡淡一笑:“就等着她们开呢。红叶,去,把这件事和老夫人身边的林妈妈说说。”

  说罢,带着银杏就走出了院子,直奔自己的仓库。

  到了那里才发现,不仅是崔氏和元绣玉,就连元翠玉和二婶都赶过来了。这是怎么回事?还想着都分一杯羹不成?

  元锦玉也不点破,就笑吟吟的问着:“今天人来的挺多啊。”

  “锦玉来了,把你的牌子拿出来吧。”大夫人板着一张脸,元绣玉在一边,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元锦玉在心中不仅叹气。上一世她们对自己虽然不算是亲厚,但是最起码也没想是现在这种找过自己的麻烦。

  现在她们怎么就这么掂量不清楚,自己一个庶女,还能翻了天去不成?整天就这么盯着自己,恨不得给自己戳出个窟窿才罢休。

  “母亲可否给女儿一个理由?若是有朝一日贵嫔娘娘问起了,女儿也好回话。”元锦玉不拿牌子,就这么低头问着。

  “贵嫔娘娘也是相爷的妹妹,我是相爷的原配妻子,看一眼她赏赐的东西,还需要什么理由?”

  “哦,”元锦玉点了点头:“那若是母亲有什么喜欢的呢?”

  她可不想给她们母女什么事后说话的机会,现在就把话挑明了就好。

  元绣玉拿话呛元锦玉:“我什么没见过,还会贪图你那点东西?”

  元锦玉微笑:“既然绣玉姐姐说贵嫔娘娘赏赐的东西不好,那便不要看了吧?”

  “你废话什么,快点打开仓库!”崔氏等不下去了,谁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问题。

  元锦玉看着元翠玉和二婶的神情,就像是一匹饿狼盯着肉一样看着仓库,仿佛她打开了仓库门,这两个人就会扑上去一样。

  “既然母亲坚持,那咱们就开仓库门吧。”元锦玉这回倒是不呛了,将自己的牌子递给了崔氏身边的丫鬟,管事的人对了牌子,便打开了仓库门,从里面抬出了之前从宫里抬回来的箱子。

  崔氏给身后的家丁使了几个眼色,那几个人当即就要撬箱子,可是谁知道他们才刚刚把手放在箱子上面,就听到林妈妈的声音响了起来:“哎呦,这是在做什么?正好正好,老夫人说了,要三小姐把这些东西抬到锦绣园去,你们搭把手吧!”

  林妈妈说完,才像是“看到”了大夫人和二婶似的:“大家都在啊,也是来仓库中取东西?”

  元绣玉一看到到手的东西就要飞了,急了,一下子站在了那几个家丁面前:“还愣着做什么,感觉把箱子给我打开!”

  林妈妈微沉了脸色:“大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老夫人是现在就要,你要是真相开箱子,那就到老夫人那里去开。”

  “你别拿祖母来压我!我是这府中的嫡小姐,我想开个箱子,还用知会别人一生了么!”

  元锦玉笑的更加灿烂:“听嫡姐这话,好像这箱子是嫡姐的似的。”

  元翠玉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可不是,元绣玉做这样子是给谁看,开了箱子,东西还能就是她的了不成?

  崔氏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可是她还不敢和林妈妈说重话,就只是小心翼翼问了一句:“不知道母亲她,要这箱子是要做什么?”

  林妈妈笑的也很是灿烂:“哎呦大夫人,我们这下人,哪里管得着主子的事情,您要是没什么事,这箱子我就抬走了啊?”

  崔氏已经呆不下去了,带着元绣玉就走了。二婶和元翠玉也依依不舍的走了。

  等到她们都走了之后,林妈妈才挥了挥手:“都抬进仓库中去吧。”

  元锦玉见到仓库门又被锁好,这才对林妈妈鞠躬:“这次多谢妈妈给我解围了。”

  “这是老夫人的意思。她说崔氏丢的起贪图女儿财物的这个人,她可丢不起。老夫人还说,她这是为了丞相府,而不是为了你,让三小姐不必挂心。”

  “怎么能不挂心呢?祖母这么做,也是救了我啊,看来我今日要多给祖母抄些经书才好!”元锦玉讨巧的说完,便随着林妈妈回去了锦绣园。

  而这会儿受了一肚子气的崔氏,一进门就一声不吭的坐在了椅子上。

  元绣玉在那边絮絮叨叨:“一定是那个小贱人把祖母给迷惑了,竟然让祖母出面!她算是个什么东西!我就是看不惯她这幅样子……”

  崔氏一个茶杯就甩在了地上,噼啪一声:“闭会儿嘴吧!老夫人这不是帮元锦玉,是往你我二人的脸上打呢!说到底还不是你,看着元锦玉那点钱财眼红,才让我拉下脸面去要,我在相府中一辈子的英明,就这么被你给祸害光了!晚饭你也别吃了,在屋子里好好反省吧!”

  说罢,崔氏便出了屋子,连看都没有看元绣玉一眼。

  元绣玉一委屈,自己一个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虽然这件事被大夫人给压下去了,但是晚上的时候,还是被相爷知道了。

  他大发雷霆,给崔氏叫过去就是一通训,说她不受嫡母的本分,这若是传出去相府刻薄庶女的话,让元绣玉以后还怎么嫁人?

  崔氏是有苦说不出,只恨自己当时怎么就一时被气昏了头,想要教训元锦玉。

  那元锦玉,从来都是个让人拿捏不到把柄的,而且更是个不怕事大的,她连老夫人都敢惊动,现在更是让相爷都帮她说话了。

  一想到这里,崔氏就恨不得直接把元锦玉给送死。

  虽然崔氏的认错态度很好,但是相爷依旧对她这个发妻有些寒了心,连着好多天,都没到她房间中来。

  而回到了锦绣园的元锦玉,真的就像是她说的那样,恭恭敬敬的抄起了佛经,最开始的时候,是觉得有些枯燥,可是抄久了,就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越加淡然起来。

  最后还是老夫人亲自派人来叫的,说元锦玉的心意她心领了,让元锦玉莫要再抄了,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过早的弄这些平心静气的东西做什么。

  银杏过来传话的时候,元锦玉还淡然的笑了笑。

  她不解,便问着:“小姐这是在笑什么?”

  元锦玉放下了手中的笔,轻轻甩了甩自己的胳膊:“还能笑什么,老夫人这是在告诉我,以后在这锦绣园,可以随性一些了。”

  出门之后,她还疑惑的想着,自己似乎也没刻意做什么讨老夫人欢心的事情啊,怎么老夫人就帮着自己出头了?难不成这也是对自己上次救了秦氏命的奖励?

  或者是自己重活一世,运气变好了不少?

  而元锦玉不知道,她打动老夫人的,恰恰就是她的不刻意讨好。

  相府中沉寂了几日,气氛有些诡异的平静。众人仿佛都潜伏在水下,就等着谁露头,可是谁都不冒这个险。

  八月末的时候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饭,可是饭后便都走了,谁都没有多留。

  元锦玉在这几日,从最开始的陪老夫人用晚膳,到现在的三餐,顺带着还总是扶老夫人散步,日子过的很是滋润。

  而被禁足的元绣玉也被放出来了,崔氏对于她这个女儿,生气过后,还是该怎么疼爱就怎么疼爱。

  因为九九重阳节,终于是要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