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33章 这是喜脉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65 2014-10-22 12:00:00

  见着二婶和元翠玉走了,元锦玉没什么反应,元绣玉也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元莹玉还是低着头,像往常一样不说话。

  银杏和红叶在元锦玉身后站着,低着头,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崔氏在一旁轻轻叹气:“翠玉这丫头也要开始议亲了,不知道那二房给她相看的如何了?”

  三婶不在,崔氏这话就等于是自言自语了。

  元锦玉不禁想到上一世的事情,元翠玉马上就要及笄,开始议亲之后,二房总是想给元翠玉找个好的,来求了崔氏几次,崔氏都不同意帮她们出头,而且这娘俩真心是个不安分的,竟然就这么派人去京城的大户人家说亲。

  他们一个二房,没权没势,一家子在京城中都没什么好名声,有哪个大户人家会要元翠玉。所以这元翠玉就高不成低不就的,一直空了三年,十八岁实在拖不下去的时候,二婶一狠心,竟然把元翠玉许给了一个商贾老人做小妾,后来元翠玉在府中日子如何,元锦玉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想来也不会太好,那老爷府中的小妾可是不少。

  而一向护短的二婶,如此狠心,也是有些原因的,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现在元锦玉一想到这元翠玉还要在府中蹉跎三年,她就是一阵的厌恶。有什么办法直接给元翠玉嫁到那商贾家就好了。

  崔氏絮絮叨叨了一会儿,老夫人露出了疲倦的神色,站起身:“今儿就到这里吧。”

  一屋子的女眷站了起来,对老夫人行礼,恭送她离开。

  元绣玉这会儿已经开始得意了,便对着元锦玉开了口:“锦玉妹妹,老夫人后来回话了没有啊?你可以来这里侍奉祖母了么?”

  元锦玉对于这件事也从未强求过,见到元绣玉挑衅,只是淡淡的应着:“并未。”

  “哦……”元绣玉拉长了声调:“没关系,想必是老夫人体恤咱们年纪小,妹妹不要往心中去。”

  元锦玉等着崔氏和秦氏走出屋子,才慢慢的往外走,元绣玉是跟在她身边的。

  说来元锦玉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明明她才是庶女,该是唯唯诺诺的那个,可是她总是不知不觉,在周围的人中占了主导的位置。

  而她们才刚刚走出来几步,就听到老夫人身边的林妈妈跑了出来,对着元锦玉毕恭毕敬的说道:“三小姐,老夫人发话,说让您明日搬到这锦绣园来侍奉。”

  林妈妈对三小姐恭敬也是有原因的,她可没忘记李妈妈是怎么被撵出去的。若是不小心些,自己就是下一个李妈妈了。

  元锦玉对着林妈妈回了一礼,笑容甜甜:“林妈妈替我谢谢祖母,我明日一早便过来。”

  “老夫人还说,这锦绣园什么都不缺,三小姐只要把平素用惯了的东西带过来就成了,然后再带两个大丫鬟。”

  “祖母喜欢清静,这个道理我懂的。”

  看着元锦玉和林妈妈言笑晏晏,元绣玉觉得自己的脸被抽的啪啪响。这个元锦玉到底是哪点好了?连一向不给人好脸色的老夫人,都要她来侍奉?

  她在这里呆不下去,只得匆忙的走了,可是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心中这股火都没有消下去。

  “得意什么,老夫人脾气那么差,肯定呆不上几天就被撵回来了,哼!”她在自己屋中嘟囔着。

  回去自己的铃兰阁,元锦玉的情绪倒是没什么波澜。虽然她搞不清楚老夫人的用意,但是毕竟是已经达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结果。

  晚上收拾好东西,第二日元锦玉果然是带着两个大丫鬟搬到了锦绣园。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老夫人在第一天并未见自己,只是林妈妈过来帮自己安排了住处,并且还告诉她,让她在这院中自便。

  元锦玉也没有细想老夫人给自己叫过来又晾着自己做什么,当务之急,还有一件事要办。

  这次她同样是带上了银杏和红叶,奔着大嫂的院子就去了。

  大哥此时已经去办公了,元锦玉让人通报过,没想到竟然是秦氏直接过来迎接了。

  现在秦氏对她无比的热络,拉住她的手就往院子中领:“锦玉今儿怎么过来了?你大哥已经出门了。”

  “瞧嫂子说的,好像是我每次来就找哥哥似的,嫂子就当我来串个门儿吧。”元锦玉也任由秦氏挽着她的手,谁对自己好,她还是分的清楚的。

  秦氏给她领到了屋子中,又让丫鬟端茶点和瓜果,一阵忙活,好半天才坐下来和元锦玉笑着说着:“你能来,嫂子真是太高兴了,不要客气,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屋子,想吃什么随便吃。”

  秦氏的样貌比起元锦玉来,虽然是算不上出众,但是却有江南女子那种典型的温婉气质。她梳着夫人鬓,已经入府三年,除了气度看起来更加的内敛,样貌上倒是一点都没变化。

  而且她的皮肤比大部分的女子都要白,脸上一点瑕疵都没有,又是这么坚韧的性子,也难怪元锦玉那个哥哥,从最开始对她没什么好感,到现在除了她这里,谁都不去找了。

  想到那几个通房丫头对这秦氏做的事情,元锦玉就觉得可笑。男人不去她们的屋子,那是她们自己留不住男人的心,来陷害主母算是什么道理?

  还是她们以为,把秦氏害死了,元赫沛就会过去了?她们怎么不想想,她们是什么身份,就算是元赫沛要续弦,那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哪里轮的到她们。

  元锦玉倒是没有直接说这些事情,那几个丫头做的是很有技巧的,她现在就算是说了,也没有什么证据,于是便和秦氏扯起了家常来。

  “我现在搬到老夫人那里,日子也清闲的很,所以就来看看嫂嫂。”

  “是,我听说你搬过去了,”秦氏认真的劝着她:“老夫人那里虽然不好侍奉,但是你以后若是从她的院子中出嫁,日子也能好过一些……”秦氏颇有感慨的握住了元锦玉的手:“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却只是个庶出。”

  元锦玉倒是不大在意的笑了笑:“庶出也不是不能过好日子,我倒是觉得不用像是嫡出那样担那么大的担子还好了呢。”

  秦氏微笑:“可不是,庶出也不是就过不好了日子,这人呀,是要看机遇和命运的。”

  说话的时候,一个小丫头端着药过来了。元锦玉看了半晌,都没想起这个人是谁。

  也是她上一世离府太久了,而且丞相府中的人这么多,有些她什么都没见过。

  不过她看这小丫头还穿着鲜亮,还特意在自己头上别了两支簪子,身上的脂粉味儿也挺重,就猜到了她的身份了。

  元锦玉眼睛一亮,来了。

  小丫头把药放下,便恭敬的对着秦氏说道:“少奶奶,该用药了。”

  秦氏的脸上浮起一抹苦笑,然后无奈的说着:“这是母亲让郎中开的,调养身子的药,我都吃了快一年了,也没见有什么成效。”

  其实元锦玉想说,大夫人这做的算是件好事了,因为你肚子中现在就有一个,应该就是这药调理好的。

  而这些通房,一年以前还不敢对你下手,看着你性子软弱,这才欺负到了你头上来。

  秦氏伸手,刚想要喝下这药,就见着元锦玉拦住了她的药碗。刚刚送药的小丫头,看着元锦玉的动作,不禁有些着急。

  秦氏疑惑的看着她,想着可能是元锦玉关心自己,不由得笑了:“没关系的,我都习惯了,况且也是我自愿吃的。”

  元锦玉却是把药碗按下,然后才刹如其事的说着:“嫂子,不瞒你说,你今日来,其实是因为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哦?”秦氏现在对于喝药也没什么好感,想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便和元锦玉闲聊了起来。

  元锦玉生动的讲述着:“我昨晚那个梦着实是长啊,你猜最后我看到了什么?”

  秦氏眨巴眨巴眼睛:“不会是和我有关吧?”

  “可不就是和嫂子有关!我梦到了啊……”元锦玉靠过去:“嫂子有喜了。”

  秦氏呆愣住了,却温婉一笑:“锦玉你真是……这是梦!”

  元锦玉现在借着自己年纪小,便冲着秦氏撒娇起来:“嫂子,我觉得我的梦很准的,嫂子就找郎中来看看嘛!反正看看又不损失什么!”

  那边的通房丫头终于忍不住了:“少奶奶,这药,再不喝就凉了……”

  元锦玉这次可没容着这死丫头,有这种丫头在,丞相府早晚都会被这群居心叵测的人弄落败了:“我和嫂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一直想着要嫂子吃药,难道是这药中有什么问题?再说了,你把药送进来,就该走了,怎么还愣在这里,等赏钱么!”

  元锦玉跋扈起来,那也是个谁都忍不了的,通房丫头只觉得脸上一热,就准备退出去,谁知道元锦玉倒是“不依不挠”了:“站住,你留在这里,本小姐觉得这药有问题,一会儿让郎中过来,一并看了!”

  那通房这会儿倒是镇静下来了。药有什么问题?不管是哪个郎中来了,都是查不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