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27章 发生冲突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68 2014-10-16 12:00:00

  十五皇子走在元锦玉的身侧。元锦玉的身子在女子中也算是高挑的,十五皇子今年毕竟才十二岁,并没有元锦玉高。元锦玉看着他那精致的侧脸,不禁想着上一世他最后如何了。

  瑞王慕翎夺嫡即位,相府满门被灭,那么元贵嫔这个从相府中嫁出去的宫妃,自然不能再留。

  十五皇子彼时已经是二十岁,身心都已经成熟,奈何他的几个哥哥他看的太紧,以至于他没有任何办法翻盘,瑞王对于当年的太子党,端王党,下手从来都不留情,但是和夺嫡没关系的兄弟,他对他们,还算是体恤。

  这个十五皇子,似乎是在元贵嫔死去之后,便去了封地,再之后元锦玉就被打入冷宫了,并不知道他在封地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现在的十五皇子,还是一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样子,就连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绮粹宫上下都瞒着他。

  元贵嫔因为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所以这个时候将慕林保护的太好。不过元锦玉和慕林接触下来,倒是觉得这孩子虽然受宠,却没有养成那股骄奢之气。

  将目光放在了路边的景致上,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御花园中。果然丞相府的规模和皇宫是没得比的,这个大一个御花园,自己转两个时辰,都未必转得完。

  而且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有专门的人用心打理的,御花园中最靓丽的景色,变化鲜花常开不败。

  在美景面前,心便不由得平静了下来。元锦玉嘴角微微带了笑容,让回头看元锦玉的慕林都不由得看得痴了。

  不过他嘴巴去不饶人,还是一副傲娇的小样儿:“没见过世面。”

  元锦玉也不恼,主要是和这样一个心地不坏的孩子,她也计较不起来。自己都活了两辈子了,哪里还会去在意这些事情。

  所以她只是笑着说着:“丞相府中确实没有这样的景致。”

  带着慕林走上了栈桥,此时下面便是澄澈的湖水,荷花虽谢了,但是湖水每天都有人清理,看不到上面的残叶和残花,反倒是一片片碧绿的叶子,将小半个湖都掩映了,衬的湖水更是波光潋滟。

  踩在栈道上,还会发出吱吱的响声,元锦玉笑的开心。

  慕林原本就对元锦玉心存了歉意,这会儿见到她笑的如此开心,便撇了撇嘴:“若你真的喜欢,以后本皇子开恩,让你时常进宫就是了。”

  元锦玉看着这熊孩子,伸手拧了一下他的耳朵:“你这孩子,论辈分,你可是要叫我一声表姐呢,没大没小的。”

  珠儿在一边都看的愣住了,在绮粹宫,谁不知道十五皇子就是个小霸王,谁都不敢惹,这个元锦玉,竟然敢拧他的耳朵!

  慕林显然也是愣住了,但是随即想起刚刚耳朵上那柔腻的触感,他的小脸刷的就红了起来:“大胆!谁准许你对本皇子动手……你别捏我的脸……住手!”

  元锦玉越看慕林就觉得越喜欢,自己在府中,也没什么亲厚的人,虽然有庶弟,但是和自己关系并不好,这会儿见到了慕林,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傲娇的孩子了。

  夺嫡并不是简单的两个字,元锦玉上一世清楚的经历了那一场夺嫡,知道那是怎样的天地变色,血流成河。

  她不是什么好人,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若是说重生前她最起码对瑞王还有丝眷恋,在重生后,便连这抹感情,都被自己抹杀了。

  她不会去同情谁,或者是拯救谁,但是想着自己就算是以后拯救不了这孩子的命运,却还能在现在多疼疼他。

  慕林见呵斥元锦玉没有效果,有些着急了,但是随即抬头,看到元锦玉那目光中的柔和,他鬼使神差的,便闭上了嘴。

  在皇宫中,从来都没有人会对他如此。母妃对他百依百顺,父皇平素不常见到,每次见了,都是考自己功课。皇兄和他更是谈不上亲厚,有几个皇兄,他和他们说过的话,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那些宫人在自己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他听说九皇兄宁王,从小就是个性情暴虐的,这些宫人的命都捏在他们这些皇子手上,哪里还有人肯和他们说话?别说说话了,连看上一眼都不敢。

  而元锦玉却不一样。她对自己恭敬,却并不惧怕,他知道,那是因为两个人身份的差距;她看自己的目光柔和,真的就像是一个长辈看待小辈那样。以前他总觉得自己没有兄弟姐妹,体味不到这样的感情,但是今日他却有了机会。

  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这个人就站在你面前,哪怕你们才见过一面,感情却像是相处了很多年那么好。

  你恨不得把所有好的都给她,不管她做什么,你都会觉得欣喜快乐。慕林终于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希望这个表姐平安喜乐。

  元锦玉此时还不知道,就因为她的目光,她的真心相待,已经让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把她放在了心上。

  两人依旧往前走着,气氛有些诡异,但是却还算融洽。元锦玉不想走的太远,就想着从这里穿过湖泊,到对面去,然后再绕回绮粹宫。

  哪里想着,就在他们马上要从栈道上走下的时候,栈道的对面,又出现了另外一个孩子的身影。

  那孩子竟然是一袭亮色的衣袍,身材修长,样子也很漂亮,可是气质却不出众,典型的纨绔子弟样。

  他比慕林要高了不少,本来是不准备走栈道的,却见到上面有两个人,尤其还有一个十五皇子。

  那十五皇子的母妃没有自己的母妃位分高,他平素就瞧不上他们母子,每次见到了,必定要找些茬才行。

  于是这会儿便有些嘲讽似的说着:“瞧瞧我这是看到了谁?慕林,你出来玩,咱们还带了一个漂亮的小宫女?”

  元锦玉已经知道这是哪位了,当朝这些皇子中,敢把执绔放在明面上的,就属十一皇子莫属。

  这个十一皇子慕昭比慕林大了两岁,行事跋扈。若是说宁王还是“传言”中的性情暴虐,那么慕昭就是真正的性情暴虐。他的宫中,都不知道死了多少的宫人。

  而且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折磨人,非要把人都折磨的只剩下了一口气再杀掉。

  元锦玉不想和慕昭对上,她倒是不怕这孩子,可是为何这孩子在皇宫中这么横?还不是他有一个逆天的母妃。

  他的生母容贵妃,是户部尚书之女,户部,那可是瑞王上一世崛起的地方,和礼部这种地方不一样,户部,是掌控着相当大的实权的,说是掐住了整个的大周的命脉都不为过。

  容贵妃在宫中分位还高,巴结她的人多,她更是将孩子养成了这样一副暴虐的性子。

  慕昭此时并未封王,但是在元锦玉的记忆中,似乎也快了。慕昭上一世没什么好下场,这一世见到他如此样子,元锦玉更是没什么搭救他的心思。

  不过这个人自己现在惹不起,只想着退一步,从这里回去,哪里想到,她低估了慕林对自己的在乎。

  只见慕林已经占到了元锦玉的前面,气冲冲的对着慕昭说着:“十一皇兄,这是我的表姐,不是什么宫女!”

  元锦玉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还在拉着慕林,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并且在同时,还对着慕昭见礼:“不知道是十五皇子驾到,民女马上就从后面退走,请皇子不要怪罪。”

  慕昭把目光移到元锦玉的脸上,眼中划过一丝的惊艳。之后他捏着自己的下巴,轻声问着:“你是哪家的女儿?表姐?难道你是丞相府嫡女?”

  “回十一皇子的话,民女并不是。”

  “不是啊……那更好,我去向父皇求求,你以后给我做妾怎么样?”慕昭说出这话的时候,无比自然,但是元锦玉神色一冷,慕林却直接铁青了脸色。

  他的表姐,何时轮到人这么来作践了!

  元锦玉只是觉得讽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都敢和自己说这种话!

  慕林刚想要反驳他,元锦玉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对着他小声说着:“你这会儿帮我出头,不是救我,而是害了我。”

  说着,她还是跪在地上,不过脊背却挺直,不卑不亢:“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十一皇子有意迎娶民女的话,也该是去丞相府提亲,而不是在这里如此同民女说。”

  “你还敢教训我不成?”慕昭瞬间就怒了,指挥着两个宫人走上了前来,登时就把元锦玉的身前的光亮给笼罩了。

  元锦玉就是不愿意服软,遇到这种仗势欺人的,真的就是她倒霉了。

  “民女并没有想教训十一皇子的意思,民女只是实话实说。”

  “啪”的一声,那宫人就甩了一巴掌在元锦玉的脸上,之后细声细气的声音响起:“十一皇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一个庶民,还敢顶嘴!”

  元锦玉心中生气,可是表情却未变,这幅神情,在慕昭眼中看来,更是讽刺。

  他平素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折不弯的奴才,但是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总会把这个可恶的女子神色给磨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