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24章 有事要奏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84 2014-10-13 12:00:00

  “母妃,儿臣这就告退了,关于儿臣的亲事,您交给儿臣自己来办吧。”说完,瑞王带着宁王就走了。而宁王自始至终,都没有和柳淑仪说上一句话。

  甚至刚刚在瑞王和柳淑仪相谈甚欢的时候,他都没有看他们,自然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此时在马车上,宁王想着刚刚去见元锦玉的情形,不由得心情变得好了起来。

  慕翎则也像是魔障似的,想着柳淑仪的话,权衡着利弊。其实……若是自己真的能和丞相府结亲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但是元清正那个老东西一直都是圣上的人,对于他们兄弟之间偶尔的暗潮汹涌,从来不偏帮谁。

  可是现如今他有一个嫡女,还有一个倾国倾城的庶女,以后这两人的亲事,必定是值得他好好考虑的。那个元锦玉还有两年及笄,自己也有两年的筹划时间了。

  兄弟二人就这么各怀心思的回了各自的府邸,而此时的丞相府,却还是灯火通明。

  老夫人叫了相爷单独谈话,此时书房中的气氛着实压抑的很。

  “到底打探清楚了没有?你妹妹的情况如何了?”

  相爷也是焦头烂额。今日有宫妃在国宴上小产,皇上自然不能留着她了,但是谁知道差出来的线索,竟然是和元贵嫔有关。

  原来这个小宫妃比元贵嫔的品阶要低,而且还是养在她那绮粹宫的偏殿,前两日的时候,据说还因为怀孕脾气坏,冲撞了元贵嫔。

  相爷是知道他那妹妹什么性子的,她一个人护着十五皇子,怎么可能一点心计都没有。就算是她怀恨在心了,也不可能直接在国宴上对着那个小宫妃下手啊,这不是也把自己个牵连了么。

  “宫中还没有消息传来,但是想必圣上看在十五皇子的面子上,也是会还娘娘一个清白的。”

  老夫人的神情这才缓和了一些,教导着元清正:“当初小幺是我最喜欢的女儿,你要明白,如果不是为了你,她当年大可不必入宫,找个安分的男人嫁了。你今日有如此荣耀,和你这个妹妹是分不开的。”

  “儿子不敢忘记。”元清正恭顺的回答着。

  “你心里明白就好。”老夫人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锦玉那丫头呢?”

  元清正有些疑惑,正经的丞相夫人和嫡女她不挂心,现在问那个小庶女做什么?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圣上将她们留在了淑仪娘娘的凝露宫中。”

  老夫人不屑的笑了一下:“留在那个蠢女人那里了啊?那我就不担心了。明天一早,你入宫去把她们给我接回来。”

  “儿子明白。”

  等到第二日一早,睡的神清气爽的元锦玉和明显委顿的崔氏、元绣玉,再一次来到了淑仪娘娘的正殿中。

  淑仪娘娘现在越看元锦玉越觉得不错,这样的样貌,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也肯定是绝色啊。于是招呼元锦玉过来,细细的问了在这偏殿睡的如何。

  元锦玉上一世就了解过这个淑仪娘娘,是典型的目光短浅而且爱拖后腿,当年若不是她不安分,瑞王说不定早两年就能登上太子之位。

  而对于这样一个人,她现在和自己献殷勤,元锦玉还能认为她什么私心都没有么?

  她的想法可比元贵嫔好揣摩多了,想着瑞王那病怏怏的王妃,她就明白了,淑仪娘娘,指不定存了让自己给瑞王做小的意思呢。

  元锦玉这个身份,若是想嫁给哪个王爷,肯定是做不成正妃的。但是不管她嫁谁,她都不会愿意嫁给瑞王。

  但是她转念又一想,以后若是自己嫁给了宁王,那还得称淑仪娘娘一声母妃,所以这婆媳关系,还是要早些经营的好。

  这么一想,她也就不管淑仪娘娘那蠢蠢欲动的心思了,反正慕翎是个不好拿捏的,他不想要的人,谁都别想着塞给他。

  于是元锦玉也乖巧的很,不过她在和淑仪娘娘说话的时候,还会带上元绣玉,淑仪娘娘见着元锦玉这么懂得礼让嫡姐,对她更是满意了。

  刚刚用过早膳,便有御前的人来传话,圣上叫她们到贵嫔娘娘那里去。

  三人又和淑仪娘娘告了退,刚刚来到元贵嫔的绮粹宫,就听到里面有嘤嘤的哭声:“皇上,臣妾跟了你这么多年,可曾做过半点亏心的事情?尤其是臣妾早年还掉过一个孩子,现在见到小皇子,更是喜欢的不得了,哪里会去害人?皇上就算是要治臣妾的罪,也要给臣妾一个理由啊!”

  元锦玉此时已经入了正殿,因为三人是女眷,不方便面见皇上,所以内室便被打起了一半的帷帐,那帷帐是半透明的,只能看到人影憧憧,而看不到真正的样貌。

  见到果然是元贵嫔跪在地上哭着。她们这些宫中的女人,哭起来也是很有技巧的,首先不能鼻涕眼泪一起流,不然圣上看了该多心烦。

  再次便是要哭的梨花带雨,好像是全世界都欠了她一样。

  元锦玉暗暗记下了元贵嫔的样子,觉得自己以后说不定可以用上这一招。

  不得不说,元贵嫔这一招效果还是不错的,晾了她一晚上的皇上,神情终于是缓和了一些。“贵嫔,朕没有昨晚就治你的罪,已经是给你留了脸面,可是这一晚,你知道朕查出了什么?御膳房的人都招了,说你的大宫女昨日去吩咐做了这些事情,而且偏生她又死了。贵嫔,你说,朕该如何决策?”

  元贵嫔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栽了,昨天她的大宫女着实出去了一段时间,但是那是去御膳房,告诉她们自己宫中有女眷,要挑些点心来。她不放心别人,只能让她的大宫女去。

  可是就是这么一趟,便落了别人的圈套。偏生御膳房的人还认了,自己的大宫女也死了,就算是想让她们对峙都不成。

  元贵嫔恨不得直接把那几个御膳房的贱奴才杖毙了才好,免得她们这么污蔑自己。

  她一时语塞,除了说自己是冤枉的,再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而圣上见到崔氏已经带着两个女儿来了,这才看着她们问道:“所站是为何人?”

  崔氏上前回话:“回圣上,妾身乃是丞相发妻,这是妾身的两个女儿。”

  “朕且问你,昨日你在绮粹宫时,元贵嫔的大宫女,可曾去为你们一家三口去御膳房挑选过点心?”

  崔氏的话滴水不漏:“妾身并不知道。不过昨日的点心着实好吃,妾身记忆深刻。”

  元锦玉低着头,不禁想着她这个嫡母虽然对自己苛刻,但是却也是个有心计有手腕的。

  元贵嫔这会儿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就恨不得扑到崔氏身边来:“崔氏,昨日那宫女,就是为你三人去挑选点心,你怎么能说自己不知道?”

  果然人一急了,什么都说的出来。元锦玉一个局外人看的很清楚,那种情况下,说知晓反倒是会惹人怀疑。再说选点心这件事,贵嫔着实没有同她们提过。

  崔氏身后背着的,是整个丞相府,这会儿又如何站出来为元贵嫔作伪证?那不是帮她,是害了她啊。

  门外响起了宫人小心翼翼的声音:“皇上,丞相大人求见。”

  “好啊,一家子倒是都聚齐了。”皇上显然在气头上:“告诉他,在外面跪着!”

  元绣玉当即往前站了一步:“皇上,父亲他年事已高,求皇上网开一面!”

  元锦玉无奈,这会儿你估计往枪口上撞什么呢。

  果然,皇上一听,更加愤怒了:“一个小小嫡女也敢在这里插话,你若是心疼你父亲,一起和他跪在殿外去!”

  元绣玉连忙闭上了嘴,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不再说话了。

  大殿中的气氛一直很压抑,只有元贵嫔不时的传来几声啜泣的声音。

  她现在已经是心如死灰,娘家的人不管她,圣上不相信她,她若是走了便罢了,可是她身后还有十五皇子啊!她死了,十五皇子怎么办!

  越想越心急,刚刚她哭的还有几分搏怜的意味,这会儿可是真哭了。

  丞相此时站在门外,更是心急如焚。皇上不可能废了元贵嫔,毕竟她有显赫的家世,身后还有皇子做仪仗,但是被禁足和降位是难免的。

  丞相现在只求崔氏在里面别处什么差错,最起码,别把这把火引到丞相府上来。

  而一直心心念念着要哥哥来救自己的元贵嫔,根本就不知道,她早就被人家给踢出去了。

  大殿中就这么寂静了许久,就在皇上终于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要开口的时候,元锦玉却站了出来。

  没办法,自己可不想让这个元贵嫔失势。这种大家族,从来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元贵嫔要真的是被落实了罪名,丞相在前朝也别想好过。

  可惜自己的嫡母和嫡姐,都没有发现这件事中的疑点。

  “启禀皇上,关于这次的事情,民女有事要奏。”元锦玉不卑不亢,站得笔挺。

  人的怒火都不会是一直持续下去的,圣上刚刚对元绣玉发了脾气,又沉默了那么长时间,早就点不着了。所以看着元绣玉那幸灾乐祸又恨不得给她拉回来的表情,元锦玉在心中只是不屑的笑了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