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023章 你怎么在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卿落落 3079 2014-10-12 12:00:00

  走出了有段距离之后,崔氏特意和宫人拉开了些距离,这次才数落着绣玉:“这都火烧眉毛了,你真是不知愁!”

  元绣玉被崔氏如此提醒,才终于想起来,她们现在是被软禁在宫中的。可是她又觉得这不能怪她,任谁见到了长得那么好看的王爷,都是会多看几眼的吧。

  崔氏见到元绣玉不说话,还以为她是在羞愧,根本就不知道她已经走神了:“不用担心,我是朝廷一品浩命夫人,你爹是当朝丞相,咱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必定会安全出去的。”

  元绣玉伸手挽住了崔氏的手,想着要和她打听一下那瑞王的事情,便可怜兮兮的说着:“母亲,我第一次在宫中留宿,心中怕的很,你让我今晚和你一起住好不好?”

  “都快十四岁的人了,还这么胆小,你呀,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崔氏眼中的怜爱满溢:“罢了,就这么一晚,你就和我一起住吧。”

  元锦玉低着头走路,那母女二人不会同她解释什么,她自然也不会去争。

  有的时候她其实还是很羡慕元翠玉和元绣玉的,毕竟她们有一个如此爱她们的母亲。

  一个人回到了屋子中,随行的丫鬟都服侍崔氏和元绣玉去了,谁也没有来跟着她这么个小小庶女。

  不过没人陪着她倒是觉得心安了许多,进门之后掌了灯,她回头,猛地就看到在床上坐着一个男人,下意识的想喊,就见到那男人冷冷的声音响起:“不许叫。”

  元锦玉捂着自己的嘴,看着慕泽那张在灯光慢慢亮起来时也越加清晰的脸,缓了好一会儿才平和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元锦玉不由得有些埋怨这个慕泽了,她现在怎么说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慕泽竟然进她的屋子?

  “有些事想问你,只能在这里说。你放心,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来过。”慕泽本来是皱着眉头的,也不想和元锦玉解释什么,难道他来这里的事情,还会宣扬给别人知道不成。

  但是看着元锦玉疑惑的样子,他只得有些遗憾似的摇了摇头,可惜了这样一个胆子大的姑娘,竟然没什么脑子。

  元锦玉看着他那遗憾的目光就火大,自己担心的难道是多余的么?传出去自己和宁王三更半夜共处一室,她这辈子的清誉可是都毁了。

  强制让自己平和了一下情绪,元锦玉这才问道:“不知道宁王找我所为何事?”

  “你的名字。”慕泽淡淡的说着,他那绝色的容颜让元锦玉都不大敢细看。

  元锦玉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慕泽是在问自己的名字。

  “是不是知道了我的名字,你就会走了?”元锦玉问着。

  慕泽很是认真的想了一下,随即回应:“我,看心情。”

  元锦玉这会儿真想一个茶杯摔慕泽脸上去,但是还是忍住了。看在他是自己未来夫君的面子上,自己就勉为其难,不和他计较了。

  若是个平常的世家公子,做出夜探闺阁这种事,元锦玉肯定刚刚为了保住清誉就喊了,但是正是因为她觉得宁王不是那样轻浮的男子,所以这才留了一丝的余地。

  这会儿看来,宁王似乎还是意外的直肠子,也或许说是……不懂得怎样和女人相处?

  她记得他府上还是有姬妾的吧,难不成从来都没碰过?也不对,他这种身份地位,哪里需要去哄什么女人,只要稍微勾勾手指,就有大把的女人扑上来。

  刚刚稍霁的心情,这会儿又像是蒙了霜一般。元锦玉心中暗下目标,改造夫君也是自己未来要走的一条路啊。

  “元锦玉。”她先是说了一声,随即倒了一杯凉茶,在桌上一笔一划写着自己的名字。

  慕泽不知道何时来到了她的面前,和她保持恰当的距离,然后将那三个字,印刻在了眼中。

  元锦玉写好之后,直视他,做出了一个送客的动作。就算是慕泽真的没有坏心,也不能继续留他在这里了。

  慕泽了然,刚往外走了一步,就看到元锦玉揉了揉肚子。

  刚刚在筵席上她根本就没吃几口东西,本来打算会丞相府吃点宵夜呢,看这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的架势,今晚是别想吃东西了。

  慕泽在临走的时候,还淡淡的说着:“你不会有事。”

  那句话,很平和,但是却像是承诺。

  他才走出去没有多久,元锦玉就听到敲门声响起,几个丫鬟婆子走进来,帮着她弄好了热水,还端来了丰盛的饭菜。

  不用元锦玉去多思考,就知道这是谁授意的。宁王是个聪明人,所以元锦玉也不用担心一顿饭会引来什么麻烦,吃的很是开心,还美美的睡了一觉。

  她是知道自己不会出什么事,但是元绣玉和崔氏可不知道,丞相府中的众人更加不知道。

  此时的元绣玉还窝在崔氏的怀中,和她说着悄悄话:“娘,”在私下里,元绣玉都喜欢这么叫崔氏:“你说那瑞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崔氏听到这话,有些寒了脸:“绣玉,别以为娘不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今天娘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瑞王他不是你的良人。”

  “怎么就不是了!”元绣玉有些急了:“女儿是相府嫡女,这么多年都有礼有度,未出过差错,女儿还嫁不得一个王爷了么?”

  崔氏叹了口气:“娘是觉得他配不上你。”说着,崔氏将自己的声音压到最低,已经是在和元绣玉咬耳朵:“淑仪娘娘的父亲只是个通政司副使,虽然是个正四品的官职,但是手中哪里有什么实权,甚至就这官职,该是她晋位到淑仪之后提上来的,她家中的子弟,更是没什么出息的,那瑞王样子是好看,但是男人最重要的还是要能撑起一个家来,他那样的母族,注定比别的皇子都低人一等。我女儿,配的上更好的。”

  元绣玉还想辩驳,就听到崔氏数落的声音更大了些:“况且瑞王都成亲了,你难道还想着要去给人家做小么!”

  元绣玉委委屈屈的:“瑞王妃身体又不好,女儿嫁过去熬她个几年,不就……”

  崔氏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胡闹!怎么什么话都敢说!你忘了你平素最瞧不上什么人了么!怎么还自甘下贱!”

  元绣玉的脸色也不大好,是啊,她平素最持重的就是嫡女的身份,最瞧不上的就是那个姿色出众的庶妹了,想到这里,她心中刚刚的涟漪就被压了下去。

  自己是相府嫡女,自然不能给别人做妾!

  但是有其他的想法她还是不敢同崔氏说的,比如……万一两年后,瑞王妃熬不住了呢?

  崔氏则是唉声叹气:“快点睡吧,这宫中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咱们什么时候能被放出去,还不知道呢。”

  ……

  瑞王和宁王此时站在宫殿门口,淑仪娘娘拉着两个孩子很是热络。自从他们搬到宫外独住之后,自己和他们见面的次数是越来越少。

  人前柳淑仪还会注意仪表,但是一见到自己这两个儿子,就不住的要叮嘱几句。宁王的性子孤寂,自小她对他的关爱就不多,这会儿便一直拉着瑞王说个不停。

  “老四,不是母妃说你,你那瑞王妃家世再好又如何?身子不行,还是个不能生养的,待母妃给你瞧瞧,你本家几个表妹都年轻漂亮,身子还好,到时候你挑一个纳了,母妃也能早点抱上孙子不是?”

  若说这柳淑仪到底是凭什么晋位,除了她生了两个皇子,就剩下她这张脸了。可是现在她年纪大了,皇上身边就更年轻漂亮的,她这凝露宫就没有以前的盛景了。

  而现在她倒是好,还把自己的手伸到瑞王房中来了。

  慕翎神色不变,但是心情已经有些不顺。他倒不是要为瑞王妃守着什么,能圆了母妃的愿望,也不是不可,女人对他来说,毕竟就是个玩物。

  但是瑞王妃家世比自己母族显赫,自己还年轻,也不愁以后没有子嗣,现在给瑞王妃个面子,若是以后她真的故去,那么在她娘家那边,自己也好交代。

  况且他现在手中的文权着实算不得什么,正是需要夹起尾巴做人的时候,若是一个一个姬妾接进府,朝中的人如何看他,圣上又如何看他?

  所以就说,他的这个母妃空有为自己好的心,却一点都不懂自己。

  但是这会儿他还是恭顺的应着:“母妃,这件事不急,今日天色已晚,儿子就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您。”

  淑仪娘娘有些不愿意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躲着我。说来老四,今日丞相府的那两个女儿,我也见了,那个小庶女长得真漂亮,她一个庶出,给你做妾也不委屈了她,你说等过段时间,我去和圣上提提如何?”

  相府的小庶女?元锦玉?慕翎眼前不禁浮现起了那冷若冰霜的脸,说来这个元锦玉在摆出那副脸色的时候,倒是和自己这个宁王弟弟有些相似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一下。

  这一下在柳淑仪看来,可是有很不一样的意味。想着自己的儿子也是男人,喜欢些漂亮小姑娘也是自然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