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第三十章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4455 2013-11-04 19:49:39

  30

  林澜所听到声音的人并不是在小巷中,而是在小巷两旁二楼的店铺中,而且还是临窗的位置。

  她几乎是往上一看就看到他们两个人在那里交谈得很好,让她感到十分意外。

  就在欧阳沐刚刚进入的客栈中,黛染和权释在那里聊得很开心。

  黛染完全没想到自己一个人来主峰这边逛街,也能遇到她一直想要拉拢的权释,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权释,在一剑峰还好?”

  许是黛染脸上的那种兴奋感让权释一览无遗,他也配合的腼腆笑了笑,点点头。

  “你应该就在丹霞峰混得不错。”权释看着黛染容光焕发的模样,一看就是在哪里都能很快适应的人。

  自然,黛染这一个月在丹霞峰很不错,凭借着秋比第一的名头进入,成为丹霞峰最小的一辈,还有那炼气期三层,虽说不是很厉害,但是在刚刚进去的新生中就算很不错的了,更别提黛染才修炼不到三个月。

  不过丹霞峰也有一些坏处,原本黛染以为在里头资源应该会很多,或者在次峰生活会比主峰好,谁知道好也没好到哪里去。

  好在黛染一向都是擅长交际的人才,很快就适应过来,通过和师兄师姐搞好关系而迅速站稳脚跟。

  唯一让黛染觉得遗憾的就是她错过了两天最佳修炼的时间,最初进去的七天,她是直到第三天才发现原来修炼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的,不过好歹抓住了后面一半多的时间,还是让黛染飞快进入到炼气期四层,也就是因为这个,许多师兄师姐才对黛染好颜色些。

  物以稀为贵,不是所有人都像荼蘼峰那边,由于是极少进来的师妹,所以很多师兄师姐都会优待的。

  丹霞峰几乎是每年都会进来几个人,那些师兄师姐早就习惯了,对每年都会冒出的新面孔,别指望他们会多热情。

  “以你的本事,我可不相信一剑峰会对你无动于衷。”黛染对着权释一个眨眼,一副我可是很清楚的表情。

  她自认很清楚权释的本事,就是因为清楚,所以更要把对方笼络在自己这一方。

  权释还是第一次看到黛染如此小女孩的表情,许是记忆的关系,他总是要把眼前这张算是青涩版的脸蛋和记忆中另外一张妩媚的脸作比较,如风一笑,眼里带着一丝兴奋。

  连黛染都有些意外,权释就如同一宅男,对很多事情都表现一种漠不关心的表情,可是现在的他看着黛染的眼神让她好像回到以前在演艺圈的时光,就好像一个小粉丝突然间见到心目中的女神一般,让黛染的虚荣心大大得到满足,也对收揽权释有非常大的信心。

  站在窗下的林澜都看得一清二楚,她看到的只有权释的正脸和黛染的背影,不然早就被黛染发觉。

  只是权释脸上的表情她太熟悉了,让林澜不由得感叹起来,哪怕是在这里,黛染都能够凭借着个人魅力得到粉丝,还真是对得起她影后的风头。

  “怎样?我记得你是加入阵宗的,一剑峰的阵宗如何?”黛染察觉到对方的眼神,说话间越发的温柔体贴。

  对她来说要搞定一个小粉丝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

  权释腼腆一笑,点点头道:“嗯,都还好,我没想到你会加入丹宗,我一直以为你会选择符宗的,有兴趣选择两个宗派吗?”

  选择两个宗派的人虽说不多,因为太忙了,可能会耽搁修炼的时间,但是也不乏牛人存在。

  阵宗这词对于黛染来说有些敏感,让她不由得沉默起来,脸上多几分不自然。

  权释以为他说错话了,也明白自己话的突然,连忙摆摆手解释道;“我不是说你不适合丹宗,只是一直都以为你是个很文静的女孩子,还以为你会选择符宗这样安静的地方。”

  丹宗虽然没闹到哪里去,可是也架不住那里人多。

  哪怕黛染对外都表现出一副很张扬的模样,可是在权释心中,她永远都是那个静静坐在那不骄不躁的女孩,宛如她刚刚进入演艺圈时候,那个会跳芭蕾舞的女孩,舞台上的她静而不寂,动而不燥,温文尔雅,不管过多少年,洪颜变化多大,在权释心中洪颜就是那样安安静静的女孩子。

  谁知道黛染一愣,她真的没想到眼前这呆子是从哪里看出她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就如同她修炼的火系一样,她从来都是希望自己成为最耀眼的那个,热情的燃烧自己的生命。

  虽说人就像是三菱镜一样可以无限折射出不同光彩,可是这呆子到底是从哪个角度看出她有安静的一面,难道他不知道眼睛也是骗人的吗?

  不过很快,黛染立即调整状态,既然对方喜欢是自己安静的一面,她不介意表现得更加完美,“我还蛮喜欢丹宗的,符宗虽然很不错,但是暂时不会考虑。”

  几乎是立刻,权释就愣住了,眼神带着一丝迷惑,飞快的扫了黛染上半身一眼,还是扯出一丝笑容来,可是眼里却少了几分热情。

  不对,他记得不是这样的,明明他之前看《仙迷》的剧照时候,黛染有一个剧照就是手拿着毛笔在画符的那种,宣传片也是,明明她应该是符宗才对,怎么会成为丹宗的了?

  难道说现在眼前这个人,也和他一样是穿越来的?

  如果说黛染和林澜是入戏而来,那么权释就是一个bug,他本身就是洪颜的粉丝,对于洪颜接拍《仙迷》是非常关注的,后来连《仙迷》都没有播放,就穿过来了,由于黛染就是洪颜的角色,权释记得很清楚这个名字,虽然他并不知道剧情,却因为洪颜的关系对黛染非常感兴趣,甚至起过一些念头。

  只是现在的情况,好像和他所拥有那少得可怜的剧情不一样,难不成是他所引起的蝴蝶效应?

  权释的变化全都让黛染和林澜看在眼里,如此特殊的人物,却对于黛染不是阵宗一事那么觉得稀奇,难不成他也是穿来的?

  这样的认知让林澜和黛染眼睛一亮,原本以为只有她们两个变数的世界,一旦出现新的变数,最好的办法就是控制在自己手里。

  黛染看向权释的眼神都多一分势在必得!

  “那么希望我加入符宗吗?”黛染一个反问表现出她的疑问,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对方其实知道得不多,估计是知道剧照之类的,应该连小说都没看过,不然不会到现在才发现端倪。

  黛染和林澜都很快想到这点,所以在她不清楚权释要的是什么之前,她必须得继续按照黛染这个原本的角色装下去,尤其在对方不清楚剧情的情况下,这对于黛染来说很容易。

  她的问话很快如同她所料般引起权释慌张的否定,一直都是宅男的他又怎会是黛染的对手。

  “其实还好,可能未来会有一些契机让我不得不加入符宗也说不定。”黛染直接把她不加入符宗的原因归结为时候未到,未来有契机让她加入符宗,这样的解释,既可以不泄露黛染是穿越者的身份,又可以打消权释的疑心。

  一如黛染所料,权释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随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没什么,是我太唐突了,因为看你平常挺文静的,所以。”

  “我记得我就在比赛见过你,还有其他地方吗?”黛染一副很单纯的模样,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对方,半歪着头。

  如此天真的模样立刻让权释更为慌张了,他之前看到洪颜芭蕾时候,正是喜欢上对方那种单纯感,谁知道现在这么真实的看着,尤其是黛染这个角色本身就是洪颜演的,脸都和洪颜的一模一样,如此的表情,又是自己一直喜欢的女神,让他的耳垂立刻红了,脸蛋都热了起来。

  如此纯真的男生,别说黛染,连林澜都觉得惊讶,黛染都想不到自己居然这么害羞的粉丝,要知道她们作为女演员,有时候面对一些男粉丝很过分的要求都有,更别提现在就两个人在这,要不是权释那纯真模样完全不做假,黛染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年龄太缩小了魅力也下降了。

  “没有没有。就是在那见过你。”权释低垂着头,脸蛋都红了,他心思向来单纯,不然也不可能一心悟道。

  黛染似懂非懂的点着小脑袋,眨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越来越尴尬的权释,决定下猛招。

  “那我以后叫你权释哥哥好不好?”八点档的电视剧不是都这么演的吗?纯真的小女孩摇晃着男主的手臂认哥哥,于是干哥哥就变成了情哥哥。

  虽说洪颜很早就没演这种青春偶像剧了,可是要演也是手到擒来,至少对于一个宅男是没问题的。

  被摇晃着手臂的权释看着黛染那贴得很近的身子,脸蛋红得更厉害的,甚至手足无措般,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窗下的林澜都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哪怕黛染要是真的把权释给收了,那对她来说可能是大危机。

  要知道权释的单纯对于她们来说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只要他选择哪方那单纯就是好事,就好像粉丝对明星的崇拜般,指使起事情来也比较方便,可是对于另外一方自然就是坏事了,如此说什么就做什么的乖孩子,尤其对方还是剑修,可以说是一大杀器。

  不过由于权释的害羞,让这场原本应该是八点档的偶像剧变成了逼良为娼的女人阴谋剧,黛染整个人都快往权释身上扑,而权释的步步后退都让黛染看上去像是要占他便宜的女色狼。

  “我知道了,我我我。我知道了。”权释整个人站了起来,让收势不及的黛染直接坐在他的位置上,愣了一下,让权释连忙逃离,反坐在黛染的位置。

  原本黛染只是想收买他,没想到对方如此的纯情,倒是让黛染越发有兴趣来,她笑得几分狡黠,像是一只狼面对可以揉戳圆扁的小绵羊一样,看上去十分想欺负他,一种调戏小男生的御姐心态让她越发的得意。

  “权释哥哥。”黛染的身子往前倾,脸离权释越近,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杯子,似乎想要喝的样子。

  权释的脸红得更厉害,他不知道黛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可是望着如此纯真的眼神,他真的越发的慌乱,尤其看到黛染拿起他的杯子想要喝的时候,立刻伸出手来,很快完全没绅士风度的把对方手中的杯子抢过来,一口气把杯子的水喝光。

  还没来得及吞下,耳边就听到黛染很无辜的说了一句:“权释哥哥,那是我的杯子。”

  刚刚黛染伸长的身子,所以拿起在她旁边的杯子就是之前黛染自己的,哪怕是逗小男生,她可没有喝别人杯子的癖好,可是完全没想到对方以为她手中的杯子是他的,直接抢过来喝了,让她完全忍不住大笑了。

  权释几乎是忍了再忍,才把水给吞下去,可是吞得太急,自己被呛到了,眼泪都在眼眶那直转着,一想到那是黛染喝过的杯子,脸蛋红得更厉害了,连黛染几乎都快认为对方脸蛋被烫熟了。

  对方清脆的笑声一阵阵,像是风铃般好听,权释知道自己做了很糗的事情,很不好意思的低垂着脑袋,不敢看黛染,完全一副小男生的模样。

  窗下的林澜早在黛染和权释换位置时,她的身子就紧贴着墙壁,不敢再看,虽然看不到权释的模样,可是从两个人的嬉闹声中,还是可以听出他们的欢乐。

  好像权释真的被黛染收买过去的模样,可是林澜却一点都不急般,只要黛染不是把权释当朋友般对待,指使对方做事情,林澜就有办法。

  越是单纯的人心思越直接,最忌讳的也是背叛,哪怕他认为全世界都背叛了他,那他也会拒绝乃至颠覆全世界。

  有时候手中的刀越厉,越有可能被刮伤。

  林澜一个回头,欧阳沐正在找她,身子马上离开小巷。

  而二楼的黛染似乎听到有人在叫林澜的名字,眼睛立刻往窗外望去,却看不到林澜的身影,回头一看到依旧低垂着头的权释,像是一只小狗般惹人疼爱,看来她必须抓紧把绳子死死的抓在手里,绝不松手!

  林澜离开小巷,就看到正在叫自己名字的欧阳沐,直接走过去。

  “师妹,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呢!”欧阳沐一向都很担心林澜的安全。

  林澜有点歉意的说道:“抱歉,刚刚去小巷那边了,怎么样了?师兄,能去吃饭了吗?”

  她本想转移话题,却不想欧阳沐尴尬的挠挠头道:“那个,我那个朋友是一个管事,他最近闭关了,没负责事情,所以没办法去那吃了。”

  这下子反倒是欧阳沐感到抱歉,却不知道林澜反而在心里松口气,现在她可还不想暴露自己,反正就是一顿饭,去哪吃都行。

  “没事没事,那我们去找其他家吃也差不多。”林澜那庆幸的心情在欧阳沐看来就是贴心,让对方越发不好意思道:“那走吧,我带你另外一家看看。”

  一个美好的误会就这样开始,被欧阳沐带着走的林澜回头一眼,黛染正从酒楼那出来,两个人的视线一对上,彼此都看到对方眼里的决然与斗志。

小猪懒懒

最近很忙很忙,抱歉,等这段时间过去就好些,小懒会尽量保持更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