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第七章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4339 2013-10-06 00:21:02

  07

  风驰林。

  风摇晃着竹林,一阵阵飒飒的声音连绵而去,竹子十分密集,风一拂过,宛如竹海一般,一个波浪而过。

  明明应该给人以逍遥、雅意的情怀,而树下之人却显得格外烦躁不安。

  “黛染,求求你救救我,昨天香宗的人都叫我宿友出去谈话了,周围的人都被叫出去,就我没有,可能他们很快就要查到我了,求求你了黛染,帮我,你不是认识内门的师兄吗?求求你了,让他帮帮我。”

  竹林下,一个灰头灰脸的少女正半跪着,双手拉扯着她面前少女的衣裙,一边不断哀求着。

  一旦被察觉这事是她做的,哪怕她有个当内门管事的父亲,也保不住她啊!

  被哀求着的黛染原本还一副我其实很替你着急的模样,结果一听到可能查出来是对方,脸色顿时变了。

  “你说他们可能发现是你?不是你心虚吗?”黛染被穆秀急急忙忙约出来,还以为是对方第一次做坏事怕鬼,才来找她的,难道现在已经查到穆秀身上来了?

  穆秀一听,如同小鸡般不断的点点头,以证明她现在真的是火烧眉毛了,脸上梨花带雨着,越发哀求着对方。

  她以为黛染应该会理解她的处境,甚至会很干脆说帮忙的,哪知道黛染立刻踢腿把她甩开,一脸厌恶道:“你笨蛋啊,既然你都被发觉了,怎么还来找我?想拉我下水吗?”

  黛染现在真的是后悔死了,早知道她就不出来了,她真的没想到这居然也能查出来。

  其实是她太低估修真人的智商乃至手段了,她总是自持在从二十一世纪那个技术高超的时代来的,这里没有指纹摄像头,做坏事是最容易不过的是,但是她却忘记修真界也有修真界的手段。

  任何世界都有自己世界的规则与方法,她别说规则都没弄懂,就连脚跟都没站稳就敢做坏事,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被黛染这么一踢开她的手,穆秀顿时蒙了,在她心里,哪怕在刚刚,她真的都觉得黛染会帮她的,只要再求求她就行,她知道黛染心地很好的,谁知道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穆秀瘫软在地上,连人都不想起来,好像浑身的力气都集中在眼睛上,怒火狂烧死死的盯着黛染,道:“黛染,你别以为我被抓住,你也能逃脱干系,当初可是你让我去对付那丫头的,不然你以为你是谁我会帮你。”

  穆秀的父亲是内门管事,虽说她不是最受宠的女儿,可是她自认身份要高人一等,要不是黛染搭上内门师兄的线,她怎么可能会帮对方呢!

  黛染被她这么一说,反而嘲讽的笑了起来,“你不是一直都认为你有个内门管事的父亲吗?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会去接近你,你做梦,快两个月都没办法步入练气期的废物,看在我平日不时讨好你的份上,你要是没办法找你父亲帮忙,就乖乖给我自个认罪好了,要想要牵连到我,你以为你有什么证据,我可是一个月后就要成为内门弟子的人,和你这个废物早就不是同个档次的。”

  面对穆秀那个内门管事的父亲,黛染一点都不在意,她记得剧本中最开始是出现穆秀这个角色,不过后来还不是成为黛染的垫脚石,哪怕对方在初期老是和她作对,最后黛染在一年后进入内门,穆秀还不是一样得呆在外门这,她那个内门管事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入内门中,连丹药内门心法都没有的家伙,可见她父亲对这个女儿完全不看好的。

  这一点穆秀也非常清楚,所以她才要想办法,之所以她帮黛染的忙,就是为了在事后得到内门心法,她早就知道黛染之所以能够这么快进入练气期,就是从莫宵那得到内门心法的。

  除了进入宗门是父亲做手脚的,其他穆秀别想得到一点帮助,她父亲的注意力都在她哥哥那,恨不得一切资源都往她哥哥穆青身上砸,却舍不得抠出一点来帮她这个女儿。

  这些穆秀清楚是清楚,只是被人这么深深揭开伤疤,还这么羞辱陷害着,她如何甘心。

  “黛染,你以为这么你就逃得了干系吗?我要是被抓住,我宁愿承受拷心,也要揭露你。”穆秀那双眼睛几乎快凸出来了,像是鱼一般死死的盯着黛染,让黛染的心一阵阵跳得飞快。

  黛染好歹是当过影后的人,脸上还是依旧不屑道:“拷心?”

  她那口气不像是在询问,倒像是在鄙薄,她戏做得真的很像,穆秀也真的没看出来,只是她却深深的认定着,黛染肯定连拷心是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外门弟子怎么可能知道拷心,有个内门管事的父亲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至少穆秀在这些上见识广着。

  “你不知道什么叫拷心吧?你以为你装出这副模样就能让我死心吗?”穆秀疯癫般哈哈大笑,带着肆意与狂妄,一阵大笑后她紧紧的盯着黛染,类似像在对别人讲鬼故事一般,声音虚空道:“只要接受拷心,就能知道我说的十分是假话,黛染,你该庆幸,我宁愿陪上这条命也要拉你下水,你别想逃得了。”

  被她这么一说,黛染真的是慌了,在她心里,穆秀是什么命她是什么命,简直是拿破石头去砸玉一般,在她眼里,穆秀都是她剧中之前炮灰的,现如今只不过换种炮灰方式罢了,无关紧要着,就连她的哥哥穆青,都是给她软榻吸阳补阴的。如今这种玉石俱焚的情况她绝对不允许发生。

  穆秀在那里颠笑着,黛染却急得急忙寻人,直到莫宵出现在穆秀身后,她连忙指着穆秀道;“快,帮我处理掉她。”

  那毫不留情的语气完全与她之前在莫宵面前塑造的形象完全冲突,莫宵有些诧异的扬扬眉,还是一个手刀把对方打晕了,这么快杀人灭口他可没这个义务。

  “怎么了?”莫宵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黛染都顾不得在他面前完全破坏形象,以前莫宵虽然知道黛染的真性子,可是看到却还真是第二次,而第一次是在.

  被莫宵这么一反问着,黛染立刻回神起来,影后的她眼眶立刻盈满泪珠,一颗颗盘旋着,就是不掉下来,那眉头一颦,楚楚可怜的模样,让莫宵都怀疑自己看错了。

  看来黛染比自己所想象的还会演戏,莫宵在心里一笑,却全当看戏般看着,不管是什么,只要不影响他最终的目的就好。

  “莫宵哥哥。”黛染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身子一软,刚刚浑身那气势卸了一半还不止。

  莫宵也懒得和她缠着,直接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先问,黛染还会在那里欲语还休下去。

  刚刚黛染在听到穆秀的口气不对后,就立刻捏碎莫宵给的符咒,所以莫宵才能给如此及时的赶到。

  “莫宵哥哥。”黛染一听这话那泪珠顿时往下掉,头微微低垂着,既不让对方看到自己那红红难看的眼睛,又能够让对方注意到那断了线的泪珠不至于眼泪白留,一边抽噎着,估摸莫宵快失去耐性才缓缓道:“穆秀。。穆秀她威胁我,莫宵哥哥,明明是她害了宗门,却要我帮忙顶罪。”

  黛染口风一变,从刚刚穆秀明明乞求她让莫宵帮忙变成穆秀想让黛染顶罪,而直接省去他们交易的部分,还能从侧面衬托出她无辜的形象。

  莫宵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倒胃口,其实他来有一会了,从黛染捏碎符咒到他来哪里需要几句话的时间,只是这样也好,修真界从来都不需要真相,只要可以利用就行。

  “这样,那可不行,我这就把她交给宗门处理。”莫宵也不泄露他早就知道的事,黛染还没有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就不会真正求他帮忙。

  被莫宵这么一说,黛染顿时犹豫了,她还是对穆秀所说的拷心很是在意,她知道穆秀所说的是知道,要说是假的穆秀那疯狂的表现那就真的比她这个影后还影后了,只是让莫宵这么交给宗门,那不是直接让她去送死吗。

  “莫宵哥哥,听说宗门还有刑罚,让穆秀那么痛苦的死,我真的不忍心。”黛染的眼泪又掉了。

  不忍心?是“不忍心”她说出你的事吧!

  莫宵心里如同明镜一般,脸上却露出担忧来,“门内弟子是不能自相残杀的,黛染,我知道你心好,可是还是把她交给宗门,通过拷心把事情查清楚才是。”

  查清楚?那她就真的死得清楚了!

  黛染脸上急了,拉扯着莫宵的衣袖,哀求道:“莫宵哥哥.”

  莫宵看到黛染脸上真急了的表情,心里一笑,“我要是帮你了,黛染的心地这么好,能不能也帮帮我呢?”

  “莫宵哥哥要我帮你什么?”黛染一听到对方有求,心里一紧,这不是她之前所认识的莫宵,哪怕嘴角微勾着,可是那双眼睛却冰冷得可怕。

  莫宵感觉到怀里的黛染哆嗦一下,手臂越发收紧,嘴唇微微扫过她的耳垂,微微呵口气暧昧道:“黛染不是很喜欢哥哥吗?不是总是很黏着哥哥吗?不如让我们融为一体如何?”

  黛染不由自主的咬紧下唇,她知道她没有拒绝的余地,只能用那颤抖的声音道:“双修?”

  谁知道莫宵一个轻笑着,那如同铃声般清脆的笑声让黛染又是一颤,明明诱惑如斯,黛染却宛如听到丧钟。

  “黛儿真可爱。”莫宵一句话就否决了黛染的想法,而那声“黛儿”又让她知道她无处可逃。

  “黛儿这么善良,应该不介意帮哥哥渡过结丹吧!”莫宵完全是肯定的语气,手指抚上黛染的发丝,一圈圈的绕着,霸道到让黛染含泪。

  黛染怎么会不知道莫宵的意思,她怎么忘了呢,剧本中林澜可是被夺了元阴,所以才让慕钰一直没有答应和她双修,直到后来被黛染赶过乃至杀死林澜,才能和慕钰双修。

  “我.我帮你找人,让她给你当炉鼎好不好?”黛染完全一副哀求的模样,她不甘,她怎么都不甘,剧本中是林澜当炉鼎的,那就只能是她。

  莫宵怎么会不知道黛染说的是谁,只是他费尽心思才把黛染控制住,他又怎么会放过她呢?

  “可是黛儿这么迷人,我只要你怎么办,还是你想好心,让我直接把地上这个女人送去宗门?”

  对方的威胁让黛染顿时含泪点头,她不甘就这样,还有办法的,还有办法!

  “那就麻烦黛儿立誓如何?”

  莫宵还是想等到黛染修为提高些才来暖床,更何况对方现在年龄太小了,还是立誓妥当,时间漫长,只要黛染想活着,她就必须得履行誓言,绝无反悔的机会。

  黛染几乎是字字诛心的念着,一言一字都咬得用力,泪珠早就留不下来,而心里头却在滴血般疼着。

  比起交给宗门当叛徒焚烧,她现在必须混过这个关,未来还有五年的时间,日子还长着。

  修真界中炉鼎虽然不被允许,却也没禁止到哪去,处于灰色地带,只要不是强迫惹事的,都被忽视,而像莫宵这样,剧中林澜被当炉鼎,并不是真的就要她的命,而是她一段时间的成果都会被夺走,一次缠绵后虽然不至于到失去性命,可是也会大病一场。

  书中林澜整整过了一年,直到莫宵陨落在内境中,才结束这样的生活,也因为如此,她才会被后来者黛染在修为上赶上,从而发生之后的事情,而这样的情节是林澜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拍的,她自然记得清清楚楚,哪怕黛染不抢,她也绝对不会去惹莫宵的。

  那样的生活别说林澜本身保守,哪怕是个开放的女性也无法忍受这样的被逼幸。

  直到黛染把誓言念完,莫宵才满意的拍了拍对方的脑袋,眼睛扫了一下穆秀,一个挥袖穆秀就完全失去踪迹。

  “她去哪了?”黛染本来想眼睁睁看着穆秀死在她面前的,没想到莫宵却这样做,要是人被他藏起来的话.

  莫宵很显然明白黛染的心思,直白道:“那些搜查的不是傻子,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进入风驰林深处被野兽咬死,这样才能保证死无全尸。”

  不过有穆秀的内物在,要通过物品寻找穆秀的踪迹也是可能的,只是应该会在某只野兽的肚子里吧,误闯什么的,对于外门弟子而言总会有几个的。

  听到莫宵的解释,黛染才总算安心下来,这次的事就算过了,只是代价太大了,她绝不甘心以后就这么过了。

  而拥着她的莫宵眼里寒光一闪,明白黛染的心思却不怎么当回事,对于他来说,要对付一个练气期的实在再简单不过了,他却不知道,虽然女主的内核换了,但是要是没有化劫为缘的福气,那林澜早就不用这么避着耗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