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第三十七章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2956 2013-11-15 22:12:30

  37

  他们沿着来的路回去,一路上,明彦拉着林澜的手,甚至穿过小巷都是刻意左拐右拐,乃至还拉着林澜去撞墙,当然,在林澜感觉到疼痛之前,她发觉她已经半个身子穿过墙了。

  林澜这一路经历过来的,就好像在拍好莱坞大片一般,估计那些大片都没她这么精彩,谁怎么想到在空中,明明就是一些空气,什么阶梯都没有,明彦硬是能在空中走出天国的阶梯来,她该感谢明彦只是筑基期,还没有到那种通天的能力,以至于他们又从天国走回来,只是爬过民居的楼顶,又像是吊威亚般跳下来。

  一路过来林澜的心脏就好像在经受考验般,甚至明彦都嫌弃她腿短速度慢,直接把她抱起来,让她可以完全处于走神状态,或许林澜还得佩服一下自己,她居然能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淡定的走神着。

  仔细的想了想,之前来的时候并未这样,明彦的脸色也没那么严肃,甚至林澜都可以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绷紧着,看来他们可能是被人追踪了,不然明彦不会如此。

  这么一联想,林澜就感觉到之前明彦一个动作很奇怪,她记得刚刚明彦好像在自己肩上弹了一下灰尘,恐怕是自己出的问题,不然以明彦那么谨慎的性子,现在也不用这么麻烦去摆脱追踪。

  林澜都快觉得整座都城被他们走了一遍之后,明彦才总算一个转身,也不知道怎么走的,等到林澜回过神来,两个人已经直接站在房内了,连从门口进入都没,看得林澜是神奇得不停眨着眼睛,好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刚刚那个是走阵法的,估计是有人发现了什么才会追踪过来,估计是惦记着我们手中的东西。”明彦一路走过来,脸上都冒着汗珠,自然不可能是因为累才这样,恐怕是刚刚那些阵法费神的吧!

  林澜很显然抓错重点的问道:“你居然还会阵法?”

  她真的被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明彦会这么多东西的。以明彦刚刚那程度,肯定不是初学者这么简单,阵法是典型的开头难,后面也难的那种,可想而知,多少人对阵法都是敬而远之的,可以说阵法没有几十年是摸不到门槛的,更别提入门需要多久了,明彦到底得有多天才啊!

  以明彦还不到百岁的年龄,还会香道等其他的,都能够到这种程度,林澜实在是不可置信。

  “要是都被你摸透了,那我还混什么。”明彦笑笑着又去揉乱林澜的发丝,那柔软的发丝摸上去,就好像在摸宠物的毛发一样,手感特别的好,那发丝看上去也十分有光泽,看上去非常有“手欲”?

  明彦明白林澜的心思,也非常配合的顺着她的意思走下去,林澜很清楚,刚刚那程度的麻烦绝对不是她惹出来的,虽然对方是通过她进行追踪,可是绝对不是惦记着她手中的东西,一个连筑基期都不到的小孩子身上能有多丰厚的家底,林澜摊开手表示自己只有一大堆房贷。

  而明彦就不一样,只是刚刚的麻烦虽然是他惹出来的,但是她也因为明彦而脱离困境了,林澜就完全不想知道原因,对于这些知道后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她表示有时候好奇心太强也会死人的。

  “对了,你买的是什么香料,能制香了吗?我要旁观!”林澜立刻举起手申请着,要知道能看到明彦那个程度的制香是非常不容易的。

  制香的时候是特别忌讳别人站在旁边观看的,以免分神,再者在制香的过程中,制香者是不可能腾出手脚来防守的,要是是不绝对信任的人,一旦被人下手,那就死得毫无还手了。

  “还没呢,只是又收一味香草,还差一些其他的。”明彦笑笑着拍下林澜那积极举起的手,笑道:“你还真以为这是在课堂啊,还举手呢!”

  林澜自己都没发现,她总是会在明彦面前表现得很孩子气,许多很幼稚的举动都会不自觉间在明彦面前表现出来,哪怕加上她穿越前的年龄,她的阅历不知道比明彦少多少,再加上明彦对她总是一种宠溺女儿的心态,让她不自觉间在他面前总会毫无心理负担。

  什么维持形象之类的,林澜早就厌倦那种随时随地都要做戏的状态,能够在这里找到一个人,在他面前如此放松,或许是林澜很享受呆在明彦身边的原因,当然,明彦对她的放纵也是缘由之一,不然林澜绝对不会如此放纵自己。

  “我们在这里睡一晚上,然后明天再回山门,还是你有什么想逛的。”明彦没想到这次会如此的顺利,哪怕有发生一些小插曲,也都还在意料之中。

  正是因为如此,让他们多出几天的时间可以去计划其他事情。

  想想那比赛还有几天的时间,本来林澜是不太想出来的,可是现在一出来她反而不太想回去了,这样出来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不像是隐居山林般,有种总算回到人间的感觉。

  “要不我们去看看那盒香粉他们到底拿去干什么了吧?”以那天那个老将军的态度,肯定是把东西花在什么阴谋诡计上了,林澜很好奇,要知道那盒香粉名为乱世,它的功效就是让人产生幻觉,记忆错乱的。

  就是当一个人闻到那香味之后,他整个人会处于一种不太清醒的状态,别人在他旁边说的话,他会记得清清楚楚,把他的话当成是真的般,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他之前的记忆会被淡化忘记,而会把别人在他耳边说的话当成是自己的记忆。

  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要知道简直是把人当成傀儡般在控制着,如果运作得好,甚至颠覆一个皇朝都不是问题。

  可是毕竟是香,便有一个缺点,焚香,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渗入对方的日常生活中,这本身就需要一定的实力。

  而且,哪怕是香粉,被加入焚烧或者融化在水中混合成香水,它的挥发都会分为前中后三味,要让对方把这三个味道给闻到了,效果才会生效。

  比如说乱世,前味是使人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削弱人的意志力,从而更容易把别人的话听进脑内,中味是记住对方的话,把那些话当成是自己的记忆,有点类似于催眠般,可是催眠等人醒来,便知道那些是假的,于是需要后味,把记忆消除,其实并不算是记忆消除,就好像我们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总会被忘记般,甚至经历过的事总以为忘了,可是一旦看到,或者被提醒道关键字眼就会想起来。

  这并不是真的忘了,脑子会像是录像般把我们所看到一生的画面都记录在脑海中,只是有些刻下的深,有些刻下的少,我们总以为忘记了,那不过是那些记忆藏得深些罢了。

  而香便是这样,把那些记忆藏起来,像是埋东西般深埋着,不过也有可能像是电视剧般,突然间触碰到什么关键地方,把那些记忆挖掘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这香粉对意志力坚定的人是不起作用的,尤其是修真者,每一次的突破都是徘徊在生死之间,意志力自然是锻炼出来的,不过用在凡人中,能够抵挡得住的还真没几个。

  他自己做的香粉,明彦自然很清楚其中的功效,要是对方拿着自己做的香粉是做了什么扰乱秩序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有一定的影响。

  而且对方这么急着要香粉,肯定不会把香粉藏起来以后再用,“成,那我们明天去皇宫看看。”明彦十分纵容。

  如此戒备森严的地方却被他们当成儿戏般随意进出,这种成就感让林澜已经完全兴奋起来。

  “今晚就去吧!”

  明彦有些被吓到了,不就是皇宫吗,对于明彦来说真没把那地方当成多特殊的,哪怕芶岩派在那守着,他们也不可能真的在皇宫中,最多就是派几个人守着皇帝的身边就算有个交代了,要去那根本是不难的事情,可是林澜现在压根就把那地方当成一种挑战般,兴致勃勃的想去尝试一下,那副兴致都让他很难拒绝了。

  “吃完饭先。”他都快怀疑林澜不吃饭就想去了,要是林澜现在辟谷了他倒是不介意现在去,哪怕现在天还没黑,会麻烦一点。

  林澜看了一下天色道:“不要,干坏事还是天黑的好。”

  天黑好办事,林澜还是觉得天黑比较有感觉,她感觉现在好像自己像是在演戏一样,这种类似于武侠戏的东西,她还真的是很少接触,不过她的兴趣是彻底被提起来了。

  或许就在屋檐下,身着一身黑衣在那飞檐走壁着,林澜正想得非常美好,却不知道今晚的一切都证明她想太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