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第三十五章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3029 2013-11-12 12:49:34

  35

  在一处楼房中,屋檐那四个角高高翘起,一片片瓦片整齐的叠着,上面还能看到那淡青色的青苔,有几只小鸟在上头歇息,叽叽喳喳的,丝毫没发觉到它们打扰到有人谈事情。

  从早上开始,明彦在林澜吃饱饭后就拉她来这坐着,对方似乎还没来一般,等了一会,在明彦都快不耐烦之后,才姗姗来迟,似乎想给明彦一个下马威。

  来者是一个老人,七十多岁的模样,板着一张脸,颇有不怒自威的风范,就连林澜这个不怎么会看人的都知道,这个老人绝对不简单,乃至年轻的时候都可能上过战场,不然林澜不可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那一身血气,那些只有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人才能够感觉到的那种血气。

  而后面还跟着一年轻男子,跟那老人应该有血缘关系,五官上有几分相似,却少了老人那种威严感,反而整个人严肃着,看上去就是那种严谨谨慎的人。

  主事的果然是那老人,不过明彦却都没太理会,对方来的时候,他连眼睫毛抖都没抖一下,反而非常熟练的在煮酒着,与楚淳不同,明彦更好酒,又因为他有灵气护体,绝不会醉,所以每次都喝了不少,算是怡情。

  林澜对酒一向是敬而远之,所以她只拿了杯水在那喝着等待。

  可能对方让明彦等太久让他很是不爽,连他们都走到跟前了,明彦也装做没看到般,依旧喝他的酒。

  “小友好兴致。”那老人也是自来熟,直接哈哈一笑,连提都没提自己迟到的事情,明彦都没开口,他就拉着那年轻男子坐下了。

  毕竟是来谈生意的,明彦不冷不热的应了声,点了点头,就从香囊中拿出一盒香粉放在两人面前,自个依旧喝着酒,却没有把酒递给他们的打算。

  桌上还有几个酒瓶,明彦的酒都是冷酒直接倒在炉上再煮的,所以那酒瓶里的酒有一部分都被他倒去煮了自己喝,而剩下的那部分酒,老人直接拿起来,自个给自己倒酒,也一点都不客气。

  等到双方几杯下肚,老人才把那桌上的香粉递给年轻男子,却没有自己想看的打算。

  毕竟不是修真者,人一老,嗅觉也不灵敏,所以这种事情自然还是交给年轻人才是。

  老人估计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冷淡的对待着,习惯了被人恭贺,自己反而不怎么会主动开口和对方聊,再看到明彦那完全冷淡的态度,自己也冷了下来,直到眼睛看到林澜的存在,才眼神一亮,直接和林澜聊了起来。

  “这位小友看上去十分面生,恐怕是第一次来吧!”以前明彦都是一个人来的,这次居然还带来一孩子,让老人不得不关注起来。

  林澜眨了眨眼睛,这次她本来就打算过来当花瓶的,怎么把话题扯到她身上来了。

  “嗯,第一次下山出来。”林澜还学不会明彦的漠视,所以不冷不淡扯了句。

  下山?看来对方也是修真者,老人对林澜的评价又高了几分,其实修真者对于他们来说是极其特殊的存在,就好像现在在他面前的明彦一样,看上去和他的孙子一样大小,可是老人却知道对方说不定年纪比他还大呢!

  同样的年龄,差距却如此之大,哪怕经历风雨多了的老人,心里却还是格外在意,要是他的家族能够出一个有灵根之人,他还需要这么老了还被派过来谈事情吗?

  只是老人也不知道,在修真界中,修真家族确实有存在,可是每一个的存在都是长达上千年,只有经历这么多岁月,灵根能够通过血缘传承下去的,才算是能站稳注脚了的家族,还是小型家族,要是大家族,每一个都不知道长达多少年了,在那么多年中都能够屹立不倒,所经历的事情绝对不是像俗界这样的乱世所能比拟的。

  俗界的争斗哪怕是不见血的战斗,却最多也就是死去活来,损伤的不过是肉体罢了,灵魂还能够进入轮回,而修真界中,那绝对是灵魂消散,乃至生生世世受到烈火烧烤,永无翻身之日,才能够彻底斩草除根。

  “小友对香可是有所了解。”虽然当着明彦的面,可是老人还是不怕死的想从林澜口中探出点什么。

  老人很明白,除了一些有特殊癖好的,不然像是林澜这种13岁的小女孩就真的是差不多这个年龄的,对于这种入世不深的小女孩,要是不是在明彦面前,老人几句话绝对可以套出所有来。

  只是老人却不知道,林澜不是普通13岁的小女孩,哪怕无法像是明彦那般做到那么老油条,至少自保还是没问题的,尤其在林澜有了警惕心,对方要想套出什么就难了。

  “不懂,我只是下来玩的。”林澜连说自己会皮毛都不说了,不然对方肯定会围绕香这个话题继续展开的,比如说让她说说对眼前这盒香粉的看法。

  开玩笑,要是她说出来还指不定有什么后果,林澜也不清楚明彦为什么这么信任她,要是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还好,可是林澜怎么也想不到明彦拿出来的这盒香粉居然还是前几天在她面前制作出来,乃至讲解给她听的。

  虽然这种程度的香林澜还没办法做出来,可是对于明彦来说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所以林澜实在无法理解,为何一盒香粉,值得让坐在她对面的年轻男子端详了那么久的。

  那老人正待说些什么,身旁的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好像在说可以放心了,看在林澜眼里却无比的可笑。

  直到对方依旧像是不请自来般的离开,林澜才摇摇头,望着从头到尾都没当回事的明彦,实在无法理解这出戏有什么意义。

  在她看来,明彦要是真打算动手脚,十个那个年轻男子都看不出什么来,偏偏对方还一副认真端详的模样,却对明彦还敢迟到的态度,实在让林澜无法理解。

  明彦直到他们离开,脸色才好看一些,甚至才有看向林澜。

  “燕国的大将军,身后是芶岩派,芶岩派在制香上可以说完全拿不出手,才搭上岱山派要东西。”明彦话语中的不屑,都让林澜明白他对这两个人没什么好感,乃至是不屑。

  要是提起燕国什么的,林澜还真不熟悉,不过对于芶岩派林澜多少清楚一些,这个门派算是在走下坡路的那种,三十年前,同样和楚淳哥哥处于同时期的天才,却陨落了,比起岱山派唯独一香宗算热度退却,芶岩派是直接宛如过山车般,彻底跌落谷底,更别提楚淳哥哥至少还有手册留下,而对方那个天才却什么都没有,反而当时为了那场试炼,门派还搭了不少好东西在里头,结果人没回来,东西更加是一样没拿回来。

  估计那大将军完全没弄清楚情况,不知道芶岩派和岱山派的实力,才会想要给明彦一个下马威,却不知道要不是芶岩派多少和岱山派有些交情,明彦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呢!

  不过芶岩派居然护着朝廷,和朝廷攀上关系,这点就足以证明那门派的没落了,一般的门派都不屑去和俗界打交道,更别提护着一帮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人,要知道擅自插手俗界之事,对修为也是有很大影响的,这也是许多门派都建立在山区等地方,就是为了避开人烟,不愿和俗界有太多干涉。

  “不过他们要那香粉做什么?”林澜不太明白,在她看来那香粉不过就是一般档次的东西,至于这么谨慎吗?

  明彦明白林澜的看法,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你啊,你是还不清楚岱山派的实力,哪怕是我随随便便做出来的东西,在外头也是千金难买的,更别提外面的品质还差,岱山派的香宗出过不少人才,尤其是在制香上更是有一些非常独到的窍门,像是我们日常制香时候用的香方,随便一张在外头都能够引起轩然大波的那种,每一种香料的香方,对于门派来说都是独有的资源。”

  这也是为什么林澜只有进入内门之后才能够非常方便接触到那些东西的原因,这也是门派为了防止香方泄露而设置的,这也是散修的艰难之处,没有门派能够提供的资源,自己所要考虑的实在是太多了,更别提还要过着没有门派庇护居无定所的日子。

  所以每次门派的招生,哪怕是外门弟子甚至是打杂弟子,都能够吸引一大堆人前往的关系,尤其是一个大门派,在这些事情上提供的资源太丰厚了。

  要不是明彦提起,林澜都还没发现这些,也是,就好像外门与内门的区别一般,其实她已经站在比别人还要高的起跑线上了。

  明彦看到林澜那一副恍然的模样,无比庆幸及早发现这个问题,不然要是林澜泄露一些什么,哪怕她不是故意的,等到那个时候造成大事故了,也来不及了。

  那一阵阵浓郁的酒香,飘过窗口,慢慢的消散而过。

小猪懒懒

今天早更,字数突破十万,(*^__^*)嘻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