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第三十二章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3033 2013-11-08 22:07:42

  32

  莲池处,一朵朵盛开的睡莲悄然绽放出羞涩的姿色,池内时不时可隐隐约约看到几条金红色的鲤鱼一闪而过,蜻蜓或停驻在荷叶尖,或落在草丛处,透明的翅膀上披上一层露珠,宛若晶莹的外衣,微风一拂过,雨滴被甩下几颗,给雨后的夏日带来一丝丝凉意。

  “骤雨初停,荷风送爽。三五知音雅集,绿茵草蓬,红土奇楠怡心养性。”林澜手中的毛笔在白色的宣纸上淡墨挥洒着,“谨订于年月时某处闻香品茗,可否一允,敬请赐复。”(摘自百度)

  她双膝跪在草席上,眼前是一大张木桌字摆在草席正中央,对面则盘坐着楚淳,他正一边品着茶水,一边看着林澜在写请帖。

  “在邀请别人品香时,都要事先写好请柬,交到对方手中,一般都是二三个好友相聚,一同品香。”楚淳望着林澜所写的,没多评论。

  也幸好林澜加入的不是符宗,不然单单画符时上面的草书,就足以让楚淳皱眉了,一向都自持为君子的他推崇的是行书,虽然不要求林澜写得一手好字,却至少不要写他所看不上的草书一样,乱七八糟的模样。

  行书林澜是没那个本事的,所以只能像小学生一样,在写方格子字似的,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的写着,在楚淳眼里有点类似于楷书,不过在林澜眼中完全就是按照印刷体来的。

  “前往品香时,一定要注重自己的衣着,绝对不要有不合时宜的地方,身上更是不能够带香囊之类的,身上更是不可有臭味香味异味,双手洗净以待品香。而品香之时,坐的位置一定都要按照礼仪来,一切都要等待着炉主处理好香,在香的传递中,切勿霸香,也禁止议论喧哗。”

  就在对面的林澜端端正正的跪着,双手恭敬的合拢放在腹部处,眉眼稍稍低垂,看上去非常恭敬。

  “邀请品香一定要选好时间,如春季的巳时,夏季的戌时,秋季的午时或酉时,冬季的未时,虽不完全一致,却大体相同,春花时,夏文赏,秋月共,冬踏雪,都足以怡情。”

  “香与丹药不同,香可凝神修心,乃至净化灵魂,以香入道,先难后易,直至凝神期,更是一跃千里,此乃香道之精髓,学香道者,需要有一颗赏香,懂香之心,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更是一种传承,正如同我兄长将香道传承于我,我今日也把我对香道的感悟传授于你,至于你能有多大造化,全靠你个人。”

  楚淳说到这,林澜满脸惊愕,她真的没想到楚淳真的想收她为弟子,她以为她能够得到对方那么多的教诲,不过是因为因缘,没想到对方竟然要收她为弟子?

  要知道这收弟子在修真界中可是绝对马虎不得的事情,修真者极少会考虑儿女之事,有时候弟子就是孩子一般,在修真界中,师徒之间是合为一体的,师傅出事徒弟也逃不了干系,徒弟出事师傅也难逃其责。

  林澜马上站起身来,正打算跪拜行拜师礼,却被他挥手直接打断了,楚淳对待香道十分严谨认真,可是私底下他对有些礼仪却不是很看重,甚至有些不屑一顾,香道的礼仪他之所以那么严格要求林澜,那是因为那本身就是一种对香道的尊敬,而那些拜师礼之类的,在楚淳眼中无用且腐朽,他不拘于这个。

  “不必,你不过是我不挂名的弟子,以后你要拜其他人为师也行,我只把我能教给你的教给你,至于你能学多少那与我无关。”

  换言之,他只负责讲课,连教会都不算,只是讲着,林澜能听懂悟到多少,那就是她的事了。

  “无论是哪种,在我心中你就是我师傅,弟子跪师傅天经地义。”林澜很干脆的直接跪地,干净利落的给楚淳磕头,让对方反应过来的时间都没有,磕完三个响头后便直接站起身来,回头进入屋子。

  连楚淳都被这一切弄得莫名其妙的时候,林澜从屋子走出来,手中捧着的正是一盏茶,可以说是拜师茶。

  林澜很清楚以楚淳的性子是不会接的,所以她干脆把茶放在桌上,又继续维持之前的动作,开始呈现出听课状态。

  她刚刚坐下没一会,楚淳才总算叹口气,看着林澜递过来的茶,也不知道该不该喝。

  就在两个人陷入沉默之时,一个脚步声往他们这边过来。

  楚淳好像听出是谁,看上去越发的头疼一般,让林澜都忍不住好奇起来,能够让他如此头疼的角色,应该不那般简单吧!

  林澜还真是期待那个人是谁,她本来以为可能和楚淳差不多,甚至是一个更为放荡不羁的人,只是她没想到,那个人她居然认识,而且还就是她已经好久不见了的明彦!

  “这茶泡得不错,怎么不喝呢?”明彦那双招人的桃花眼微眯起来,可见已经听了不少,要是楚淳能够收林澜为徒自然是好事,楚淳无论是在次峰还是在整个岱山派中,地位都是超然特殊的,成为他的弟子那基本上可以在各个峰内横着走的。

  楚淳没想到好不容易见到这小子一回,一回来居然就是为了个女人。额,楚淳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娇女,好吧,女孩,他的徒弟居然会对一未成年的下手,难不成他有恋童癖?

  “你这臭小子还是别回来的好,一回来就没有好事。”楚淳臭骂了一句,非常不客气,手却还是端起那盏茶,喝了一口。

  总算反应过来的林澜目瞪口呆的望着明彦,突然间冒出一句:“怎么你会在这?”

  明彦是香宗的管事没错,荼蘼峰也占据香宗的大半江山,可是林澜还真没想过明彦会在这,她一直以为明彦应该不是荼蘼峰的。

  不过明彦的话倒是肯定了林澜的这一想法,“我虽不是荼蘼峰之人,却还有一荼蘼峰的师傅,自然会出现在这。”

  林澜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完全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一消息,楚淳的弟子居然是明彦,就欧阳沐的消息还探不出来的事情,可见他们有多低调。

  “别看我,这臭小子虽然一般,但在剑道上还是马马虎虎的。”楚淳看到林澜那质询的眼光,摆摆手对着明彦没好脾气道,虽然话里话内都是嫌弃,可林澜也听得出来那里面的宠溺。

  不然怎么会仅凭着明彦一句话,楚淳就把那茶给喝了,估计楚淳如此照顾林澜,恐怕都是因为明彦的关系吧!

  这点林澜不得不这么想,因为她很清楚,乃至在之前她就有这样的一个疑问,楚淳对她太尽职了,别说那是三十年前的课表,而且还是已经作废的了,楚淳完全可以不理会她的,可是他并不这么做,反而提醒她许多事情,乃至教她很多。

  或许林澜第一次来这里是偶然,楚淳那个时候可能也不知道她,所以只是尽职的指点了几句,可是第二次第三次来,林澜得到的照顾可非同一般,许是从那时起,明彦就已经摆脱楚淳照顾自己了。

  明彦看着林澜那目瞪口呆的模样很是可爱,走了过来,甚至调皮的在林澜的头上揉了揉,把她的发丝弄乱,一边和楚淳一样洒脱不拘礼仪般大大咧咧的坐下,看上去十分自然豪迈,却不失风度,并不感觉到鲁莽。

  两个人一坐下基本上就是端起一茶盏在那喝着,姿态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同的是明彦学不来楚淳的收,他更为肆意,宛如风一般,带着一种自由的气息,而楚淳则像是空气,你随时都可以在不认真间忽略掉他,可是一旦他开口想让你注意,你也绝对不会错过他的每一句话。

  直到那几乎相似的姿态,林澜才摇摇头,不得不相信他们是师徒一事。

  “不对,我要是拜他为师,岂不是成为你的师妹了?”林澜突然间想起这事,对着明彦不满道。

  之前在他手下做事已经被欺负很多了,要是再成为他的师妹,那岂不是一辈子都没法翻身。

  明彦也似乎想到了这点,乐呵呵的笑了起来,那轻勾的嘴角,眼里浓浓的笑意,都让楚淳瞥了一眼,嗯,中毒不浅!

  “如何,成为我的师妹我可是会庇护你的?”明彦轻挑起来的眼角对着林澜,那份魅态让人骨子都酥了三分。

  林澜好歹也相处过一段时间,乃至吃过不少亏,怎么会轻易上钩呢!

  “不要,我还是不记名的好,以后也可以和其他人说我不认识你。”明彦刻意过来招损的,林澜自然不会放过机会损过去。

  谁知道明彦却拍手称道;“那敢情好,我可是不记名的,我们正好相配。”

  明彦的人缘显然不怎么样,林澜刚损完楚淳也不放过机会,“你们两个我都是不记名的,到时候丢人别说和我有关。”

  看来不止是明彦和楚淳的姿态相似,连林澜这个刚入门的在说话上都与楚淳默契不错,果然,不是一家人还真不进一家门的!

小猪懒懒

这章肥了,下周两个推荐:主站女生专栏左边文字推荐。顶着锅盖,周六日去玩,嘻嘻,回来再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