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第二十四章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2010 2013-10-28 21:04:09

  24

  一周的时间对于修真者来说不过是弹指间的事,而林澜也在这弹指间中,完成她那飞跃般的突破。

  虽然还没触摸到炼气期五层的门槛,乃至没有感觉到,但是林澜还是觉得自己已经在接近炼气期四层的中间了。

  也就是在如此特殊的时间中,林澜才能够完成这么快的飞跃,要是在外门中那样慢慢修炼着,也不知道得是一年或者几年后才能完成的进度。

  也直到一周的结束,林澜才总算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房子还有东西。

  之前从领事堂中领取到的内门弟子心法,对林澜这个有贵人帮忙的来说已经是不需要的了,因为也不知道要送给谁,所以林澜直接把它扔到一旁去,还有一些很乱七八糟的东西,感觉到没什么用或者没太大价值的,都会往家里扔,直到把屋子都清理整理后,林澜才总算把她身上的灰衣换下来,换身白衣,悠悠然间,准备去上课。

  这几天的日子,让她很快就适应内门的生活,虽然一直都是在房子内呆着,可是至少身体非常满意现在的环境,没有严雪有时候四次元的打扰,还有那身体对高浓度灵气的依恋,都让林澜非常享受在内门的生活。

  由于之前她都没去上课,现在身体已经适应了,怎么说也要去上一次那内门的课程才是。

  荼蘼峰还是以香宗为主,所以课程也是以香宗居多,林澜直接奔着那基础课程去,想要试试第一次听课的感觉。

  之前在外门也有听课,却都是在分析外门心法之类的,完全没有这些“专业课”,林澜之前外门弟子的身份在香宗学到的也只是打杂,或者一些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基础性东西,能如此系统专业学习的,也只有在荼蘼峰了。

  这也是许多人为什么要选择适合自己“专业”的次峰一般,因为系统的学习能让你减少许多自己摸索的时间。

  由于荼蘼峰招人的特殊性,所以那基础课程林澜一去,发觉根本就没人在听课的,整个房间全都是空空的,连那桌椅都格外的破旧。

  林澜顿时就站在门口那呆愣住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今天上课吗?

  课程表还是之前她在领事堂那拿的,林澜很确定自己没记错,修真能够使人在记忆力上变得很厉害,所以哪怕之前是路痴,虽然方向感这种问题没法解决,但是至少你能够按照原来的路回去

  现在林澜很强确定自己没走错地方,难道她要按照回来的路走回去?

  林澜惊讶了一会,还是走出房屋四周看了看,看看老师是否就在旁边。

  房屋是那种竹屋,必须得走过一个竹桥才能到达屋子,甚至河流的四周还种着东西,因为都是活生生的植物,完全没干枯,甚至一看就知道被照顾得很好的样子,那人也应该就在附近。

  林澜走到竹桥那,四处望了望,却没看到人,由于地方真的很大,除了竹屋,后面还有一些连在一起的屋子,乃至还有后山的竹林。

  她询问几句有没有人后,在没得到回应就进去了,屋外都看了一遍,却没发现人在,林澜就径直往竹屋后走去。

  竹屋后依旧是竹林,那茂密的竹林,在风的摇晃下,叶子摩擦间,发出飒飒的响声。

  竹林间留下一条小路让人走着,甚至上面还非常贴心的铺上鹅卵石,走没几步,林澜就听到有人在用斧头劈什么东西的声音,顺着那声音走去,才发现有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大叔身着着白衫,在那里挖着竹笋,而且还挖得津津有味的,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由于不是用灵水浇灌的东西,虽然生活在灵气的世界当中,但是竹笋实际上吸收的灵气少得可怜,甚至杂质更多,所以修真者一般都是吃灵米最多,乃至不用任何配菜什么的,就直接以灵米为主。

  因为修真者更多的会把时间都花在修炼上,而灵米对于外门弟子来说是最容易种的,所以导致大部分人都只食用这个,要是到筑基期,连吃饭的功夫都省了,直接修炼。

  但是林澜正常人的思维,竹笋你不挖来吃你在挖着玩吗?那简直比挖来吃还浪费时间。

  直到走近一些,林澜才总算看清楚那人的面目以及他在那挖掘间感觉到特殊的灵气波动。

  几乎是一看就淹没在人群中的脸,真是非常稀奇。

  要是在俗界,美人才珍贵,才让人欣赏,也只有美人让英雄折腰的情节才不会觉得奇怪。

  可是在修真界,越平凡的面目越让人觉得奇怪,哪怕你不欣赏,可是总有一种看熊猫的心态才看着,因为实在是太稀奇了。

  基本上每个步入修真的人,都会有着脱胎换骨的变化,哪怕你之前五官长得实在对不起观众,可是修真后总会有种不一样的气质存在,让你的五官看上去和谐不少,慢慢的,五官也不是真的完全不能变化的,就在慢慢的修真中,五官也会变得好看起来。

  所以修真界中基本上每个人出去都是美人,有些甚至美得倾国倾城的那种,例如女主,有些美了看上去冰冰冷冷,没有亲和力,例如女配。

  更让林澜觉得奇怪的是,他不像是在挖掘竹笋,反而是在通过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达到修炼的目的。

  就好像许多剑修都会用木剑做劈,刺等基础性动作一样,对方也就有点那样的感觉,甚至他应该练过很久,在那挖掘间的灵气波动,明明已经收敛了很多,可是林澜看了还是觉得心惊。

  恐怕应该是筑基期的前辈了,难道他就是老师?

  林澜为了不打扰到他,就这样非常简单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站了多久,连林澜都觉得有些无聊到浪费时间后,她干脆不顾地上的泥土,直接盘腿就是入定修炼。

  一个练招式,一个练心决,在这个被风轻微吹动的竹林中,显得格外出世与祥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