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第五章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3599 2013-10-01 14:51:23

  05

  第二个坛子,林澜微皱着眉头,要说心里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为了这么点事而在意,日后该怎么去应对其他的大状况,想到这,林澜的气息瞬间平稳起来,学着明彦之前的做法,看着坛子的眼神无悲无喜,好像不过就是打开一酒坛倒酒给别人喝罢了。

  就坐着看着林澜的二人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笑意,心态都放不好,要成功就太难了。

  有时候就是这样,心态一放平,哪怕可能你之前抱着期待心态看到还觉得不太高兴的东西,你也会怀着感恩的心态真心觉得这是上天赐予你的。

  而摆在林澜面前的东西正是如此,虽然以明彦的眼力可能看不上,可是林澜却很开心,那是一瓶点香精。

  众所周知,炼丹的时候出炉时可能会碎丹,这就是炼丹失败;同样的,炼香也有,当许多鲜花香草投入炉中,一点点熬制花汁,通过各种过滤、萃取、提炼等方法做成精油,其中要是配方或者哪个步骤出差错,就会导致精油成分被破坏,从而让精油的色泽、气味发生变化,产生次品乃至废品,而点香精就是起到稳定精油成分的作用。

  对于一个炼香师而言,点香精是绝对不会缺少的,尤其是优品质的点香精,关键时刻一滴点香精就能让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不白费,乃至是提高品质。

  与炼丹师相比,炼香师的特殊性在于香水或是熏香的属性,丹药有各种作用,最基本的就是筑基丹这种提升修为的,而炼香师也有能够安神的,但更多是体现在战场。丹药主要是通过口服或者涂抹来产生药效,发生药效也是一对一的,而熏香只是通过气味,比如说迷香,会让对手闻到后产生睡意,从而导致行动迟缓而有可趁之机,同时,它可能是大范围的发生药效,想想要是两方发生战斗,要是有谁在对方头上撒下分量充足的迷香,那对手基本上就等于任人宰割,这也是炼香师的恐怖性。

  幸运的是,这是一瓶中品点香精,点香精一般只有上中下三品,一般三品或三品以上的精油才会用点香精,而要成为三品的炼香师,至少都是筑基期的,也就是说这瓶点香精林澜估计得很久之后才会用,不过点香精的有效期很长,都是上百年的,林澜倒不用太担心有效期的问题。

  “这倒是很适合你的。”明彦看到是点香精反倒微微一笑,无论如何,一瓶点香精足以让林澜捞回成本,更别提她还是香宗的人,要是一般的外门弟子那明彦就不会说什么,因为外门弟子是没有机会学习炼香的,不是不想让他们学,而是许多炼香都需要修为支撑着,可是林澜能够在三个月内步入炼气期,她进入内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且,明彦相信林澜的修为绝对不会止步于炼气期。

  林澜的眼里带着欣喜与感恩,她非常庆幸自己这么多天来所做的事情,虽说一直以来面对黛染她总在忍让着,但是她知道,那种在抢别人福缘的事无亚于自杀,哪怕黛染知道书中的那些宝贝,她或许都会得到,但她也只能够得到书中所提之物,乃至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而注定是她的,哪怕被黛染抢了,还是会有新的机缘来到她身边。

  坐在她身边的明彦依旧笑得如沐春风,他身上那种自由与飘忽不定的气息是他个人极具独有的魅力,林澜看着他,笑得越发的满足,看向点香精的眼神就如同一个得到礼物般的孩子,只是在她没看到的角落,明彦看着她的眼神多几分阴霾。

  “看来我入香宗是对的,上天都如此眷顾我。”林澜很是开心的和明彦分享着,仿佛是上天施恩才会得到这样的东西,掌柜此时早就识趣的走开,他也有许多事情要忙着。

  对于林澜来说,在她眼里点香精不仅仅是点香精这么简单,而是她获得新的机遇的证明,不争不抢是她听从编剧的话乖乖行事,也有她不想要去惹麻烦的因素,但是是否真的如同编剧所说,她能有新的机缘却只有实物证明才算安心,所以林澜此刻真的很感恩也很欣喜,自己选择一条正确的路。

  她的欣喜让明彦紧锁着的眉头越发的纠结,虽然不太想泼冷水,但是想到日后可能会出现的状况,还是表面轻描淡写道:“为何不是你的优秀打动上天呢?我觉得你挺好的。”

  什么?林澜被明彦的话弄得稀里糊涂的,她还沉醉在得到点香精的欢喜中,完全没想到明彦会说出这样的话,没多细想明彦和她的话有何不同,只听到明彦在夸她优秀,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明彦,道:“没想到啊,你这个大少爷也有夸别人的一天,我真是受宠若惊。”

  林澜眼里的揶揄对上明彦的认真,顿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用这瓶点香精做报酬怎么样?”明彦眼睛直视着林澜,由不得她混过去。

  林澜顿时呆了,虽然她不清楚明彦为何会对她这么好,可是也不至于是这样的理由吧,怎么突然间说起这样的话,而且还是她觉得有特殊意义的点香精。

  “如何?你不愿意?你觉得以你这样的修为,对上我筑基期,还由得你拒绝吗?”明彦看向她,眼神中毫无之前那种散漫感,他也不伸手,直接一个风咒,林澜手中的点香精就飘到他手中,让林澜清清楚楚的明白实力的差距。

  林澜眼神呆呆的看着他,好像还不愿意相信,“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明彦冷笑一下,眼神直视着她,“当你得到点香精的时候,你觉得这是上天恩赐于你的,那我这时候拿走,你怎么不认为是天意呢?”

  林澜的眼里闪烁一下,注意力不再放在明彦抢走点香精的事上,她已经明白过来,明彦是发现什么,想要点醒她,只是,是她的态度吗?

  她没回话,明彦不在意的继续说:“也许今天是我,明天可能是其他人,当你得到东西的时候,你每一次就都认为是上天赐予你的,你的尊严呢,难道你认为这些东西是上天施舍给你你才能够得到的吗?用这样的施舍得到东西,有一天失去了也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天意吗?你到底在自卑些什么,为何不是像你去绸缎店定制衣裳一样,拿你的优秀让设计师心甘情愿为你量身定做呢?”

  明彦看向她的眼神多几分怒其不争,看着她那呆愣的模样,还是叹口气道:“如果你抱着所谓顺其自然,无争的心态,那你还是不要进入内门的好,修真界就是这样,肉少人多,你不去尽力的展现自己的优秀,谁会对你青眼。”

  也许林澜这种顺其自然的小市民心态放在二十一世纪,可能能安安稳稳的做个普通人,就好像之前被洪颜抢戏一样,她并不敢开口对导演说,也许就这样混个女配当着,可她却永远成不了女主,没有哪一本书女主在浑浑噩噩混日子过的。在现代混个平庸是下场林澜甘心接受的话,那么在修真界下场就是死路一条,没有人会同情你。

  就好像T台的模特一样,你要展现出自己的自信与风采来,设计师才会心甘情愿为你而裁衣。

  她总自认为懒,用懒来成为借口,却无法掩盖她想逃避的真相,穿越到修真界绝非一件中彩票的好事,她也并非开金手指的女主而是女配,她想要生存下去就只有不断的奋斗与竞争。

  林澜的眼睛慢慢变得不再空洞,神采一点点的凝聚起来,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洪颜比她成功,洪颜是影后,演惯女主,要她学会低调那是不可能的事,而林澜这样有些自卑的人却总在收敛自己的光芒,甚至她还想过暂时不要修炼,免得三个月后进入内门太过抢眼,却不知道麻烦有时候也是一种机缘,总是逃不过躲不掉。

  “我知道了。”林澜看向明彦的眼神多几分微笑,自信而优雅,你若盛开,清风自来,虽然要她如同如今黛染那般张扬她真的做不到,但是至少她能不再认为她现在所有一切都是在靠天的施舍,她不是乞儿,更不愿做谁的配角。

  明彦总算微笑起来,眼神恢复之前的轻佻,眉头一翘道:“你的信用我还真信不过,这瓶就放在本少爷这先。”

  明明是怕她现在守不住这东西,林澜心里一笑,脸上却还是一副我也信不过你的模样,刻意装作狐疑道:“不会放到有效期过才还吧?”

  明彦呃了一下,随即眼睛微眯起来盯着林澜,道:“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不愿意还了都。”

  哪怕这家伙装出这一副模样,熟知他本性的林澜却一点都不担心,脸上却可以装出惊愕的模样,和他嬉闹起来。

  而与此同时,卖摊上,黛染把玩着玲珑扣,没放入药包中,眼睛环视一下周围,却没看到林澜的身影,心里一笑,果然她是唯一的女主。

  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故作天真的看向身边的莫宵,自以为纯净的眼睛眼角勾出几分妩媚风情,身子亲昵的贴着他,挽着对方的手道:“莫宵哥哥,街道好热闹啊,我们继续逛好不好?”

  莫宵嘴角一如既往的宠溺,点点头,看着黛染装作兴奋的看向卖摊,眼神带着让人厌恶的贪婪,莫宵笑得越发的柔情,眼里却平静如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才是那个被骗的还不一定。

  望着头顶那蔚蓝的天空,他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一张恬静的脸,右手不由得抚上左手上的空间戒指,里头一个绑上绸带的礼盒内,一对碧珠玉坠正静静的躺着。

  天色微暗时,人群却越发的拥挤,黛染几乎整个人都往莫宵身上紧贴着,眼神却无比的无辜,好像还什么都不懂,让莫宵温柔的眼底多几分鄙薄。

  人来人往的街道,一对往前,一对往后,人群拥挤间,双方对视一眼,彼此都笑得若无其事。

  一个擦身而过,简单到不得了的邂逅,却让黛染原本兴奋的心情阴沉下来,她缓缓闭上眼睛,还能感觉到林澜身上的气息,炼气期,她也步入炼气期了,难道哪怕被抢走机缘,林澜也依旧顺着剧本往下走吗?

  思即此,她眼眸内的野心如同火焰一般燃烧着,她绝对不会让林澜有赶过的机会,无论是开始还是以后,看来她得加紧步伐抢走一切机缘才是。

  她低垂着眼眸,不让眼底的火光显露,顾若无事道:“莫宵哥哥,明天陪我去藏书楼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