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第三章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3346 2013-09-28 20:59:00

  03

  幽幽山谷处,水雾缠绕,树木成荫,水流顺着山石往下流,滋润着花田。

  这是在主峰最大的山谷处,因为蜜蜂一般都聚集在山谷处,所以蜂房也设置在这。

  由于加入香宗的人很少,所以每天的任务也没人和林澜抢,这一个月,她也把香宗的任务都试过一次后,就干脆都接清扫蜂房的活,原因无他,在如此安静悠闲自成一小天地的山谷干活,实在是享受,再加上清扫蜂房的任务实在简单得很,甚至有时候她一天都可以在树荫下干坐着,这么悠闲的时间,她也时常从藏书楼借书过来打发时间,从起初香宗的书开始到现在基本上都是各种杂书看。

  林澜毫无姿态的躺在树荫下,一只手托着脑袋,一边翻看着放在草地上的书,还是一开始她拿到手的那本书,一大堆苦涩难懂的经文在她努力下总算弄懂一些,基本上有时候都是通篇废话,甚至完全可以整合成一句简单话的那种,故意写得那么高深,无非是在为难他们这些外门弟子,一方面也是在防范他们,内门弟子手中的经卷可绝对不像他们这样。

  就在林澜翻看着书卷的时候,突然间一阵奇异的风吹过来,摇晃着林澜身旁的大树,惹得不少树叶掉落在林澜身上头上,本来就不雅观的姿势再加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树叶,林澜可以说已经淹没人群中。

  明明如此怪异的事,她硬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继续旁若无人的翻看着她的书。

  “还在苦恼着吗,小丫头。”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过来的,刚刚林澜身旁还空无一人,眨眼间一身着白衣男子就平躺在草地上,还正面对着林澜,满头青丝只一白色发带束着,黑发白衣,宛如一只只蝴蝶般在空中肆意飞翔,无拘无束。

  林澜瞥了对方一眼,直接把书扔过去,毫不客气道:“换个简单版的。”

  不是林澜太不懂规矩,而且面对这家伙,你要是给他几分颜色他就能给你开染坊,再说了,这家伙要是眼里有规矩就不会一个香宗管事来这里陪她闲着。

  不过还真是机缘,黛染哪怕抢走之前林澜接近莫宵的机会,上天也让林澜认识眼前这家伙,哪怕林澜都躲到最清闲的香宗,机会还是一样往她身上砸着。而黛染本无此机缘,却硬是抢着别人的,那是否也意味着,她此刻正在透支她未来的机缘。只有如此,林澜才有机会改变自己被炮灰的命运。

  书卷本该扔到对方身上的,却让他一个支手撑着头,一手便把书卷握在手中,明彦倒是不急着打开,反而眯起他那双桃花眼,笑笑道:“可是认输?”

  他和林澜有赌在先,若是林澜能靠个人能力把书中内容弄懂,那他便提供一水系的修炼功法,如若不能,林澜得为他酿一坛桃花酒。

  这家伙真是不给面子,林澜微一抬眼,扯一下嘴皮道:“嗯,行了吧,拿来。”

  明彦也不在意林澜那别扭的态度,反而深觉有趣的托着脑袋看着,那双眯起的桃花眼流光溢彩,薄唇微掀,深情的眼神足以让万千少女迷失了心,倒是林澜反而越被看越恼羞成怒的瞪了对方几眼,看到小猫快张牙舞爪,明彦才从空间戒指中那一空白书卷,一只手拿着放在额头,灵力微转,很快便把内容刻录下来,看得林澜各种羡慕着。

  早知道之前就不赌气,直接把酒酿好给他得了,浪费她这段时间的脑细胞不说,还白白浪费修炼时间,她别说进入炼气期,连如何运转开灵都还不懂,原因还不是那苦涩难懂的功法书卷。

  她倒是也干脆,毫不客气的从明彦手中抢过来,直接打开看起来,不过看没几行林澜就觉得不对,这哪来是外门功法,明明是内门子弟所有的,虽然都是同一功法,但是差别还大着,给外门弟子的除了枯涩难懂之外,还有就是不完整,哪怕勉强练起,到炼器五六层的时候就不得不换,这也是许多外门弟子在进入内门后,都得重新花费大量时间把之前功法的漏洞补全的原因。

  按照剧本,林澜是从莫宵手中拿到内门功法,而女主黛染则是等到进入内门后才换,本来林澜也是这么打算,没想到明彦倒是直接帮她省功夫了,看来这坛酒她还不能拖了。

  既然功法拿到手了,林澜也不浪费时间,直接盘腿坐起来打算开始试试,反正有明彦这家伙在,她还不担心安全问题。

  合眼归心,沉于丹田,气自心而出,从五脏六腑流向四肢经脉,再顺之而回,一次次,一遍遍,一呼一吸间,鼻入,气流向周身经脉,鼻出,浊气丹田发力自下而上涌出,不断周转,直至丹田发热,有沉积感,毛孔全开,才算步入修真。(纯属瞎掰,参照瑜伽)

  多简单的话啊,明明就是一引气入体,在外门功法中硬是扯出好几章来,林澜都不得不无语了,思绪来得快去也快,她很快静下心来。

  周围虫鸣鸟叫的声音似乎越来越清晰,连微风拂动都多几分痕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明彦依旧手托着歪一边的脑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丫头,很静很静,静到连时间嘀嗒的声音都听得清晰,好像就这么听着,直到时间暂停。

  要是林澜知道她这一打坐就是一天的话,估计她绝对不会选择在山谷处,身上的灰衣被清晨雾气所打湿,寒气一点点渗入骨子,直至那柔和的初阳把斜斜的目光投住到她身上,那股寒意才一点点散去。

  明彦倒是躺在被打湿的草地上睡着,他本就是筑基期,对于这些寒气早就有护体,根本无感觉到寒意。直至太阳爬上山,他的眼睛突然睁开,双手在空中比划几个手势,才看向林澜。

  此刻的林澜脸上带着恬静与淡然,无悲无喜,宛如整个身子都融入到背景之中,看来快到练气了,明彦嘴角微勾,没想到这丫头悟性倒是不错。

  明彦的脸上多几分认真来,虽说这样的灵气波动对他还着实不够看,但是小心点布下阵法总没错,况且她也快成了。

  正想着这些,林澜原本那纹丝不动的身子有了变化,她的眼睫毛轻颤着,眉宇间越发的轻松,脸上带着一种沉迷与享受,这是在体验进入修真的奇异感觉,身子宛如泡在温泉中般,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畅快的呼吸着,舒服得她很想就此无限的沉醉。只可惜这曼妙的感觉并无持续多久,反而慢慢平息,融入她的血脉之中。

  那是只有在进阶时候所能体验到的感觉,好像全身上下都新生一般。明彦自然也感受过,很懂得那种滋味。

  林澜虽然在心中叹息那滋味的消散,却也很快运转体内的灵气稳定自己的修为。

  直到全身上下气息平息,她才收功歪倒在草地上,眼神间带着或茫然或神往,明彦反倒深觉有趣般瞧着,也不打扰,直至她体内的气息再度不稳,又是一个上午,才又总算平息。

  这次林澜眼睛睁开时,已是神采奕奕,像是突然间想通什么一般,让明彦都不觉摇摇头,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本来能够在他给她心卷后立刻顿悟突破步入练气期的已经算是不错的天才了,没想到这刚刚突破完,又来一个心境突破,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不过也得感谢这次心境突破,才使得林澜本身还不稳定的炼气期坐实下来,真正成为一名修士。

  林澜对这一切倒是很清楚,本身她前世常常练瑜伽,练瑜伽之人容易心定,再者可能也和环境有关,让她很快突破练气,也许岱山派的弟子都渴望突破,所以当突破的时候有的只是欣喜,而不是像林澜这样的奇异和不适应,从她来到修真界开始,她就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走到如今,哪怕中间她的确感受到修真的不同,却也没放在心上。

  可是等到她真正步入修仙时,那种渗入骨子的享受,带着吸毒般致命的诱惑,让她真真正正明白过来,前世早就如云飘散,她已经不能够再像个局外人般冷眼瞧着这个世界,来之即命,归去听天。只是林澜很清楚,像是今天这样的际遇,恐怕难以重现。

  “起了,帮我干活,昨天的蜂蜜还没取呢!”林澜深吸一口气,直接从草地上站起来,往树上的蜂巢走去,突如其来的举动倒是让明彦笑了笑,身子还依旧躺在草地上,手指在空中一划,就当做是帮忙。

  他这一划直接在空中无端形成一道火焰,直接往林澜所去的蜂巢大树去,很快找到叶子这燃烧物迅速燃烧起来,形成滚滚浓烟,让蜂巢中的蜜蜂连忙跑出来到处乱窜,不敢走近。

  林澜趁机闭气来到蜂巢内,迅速取走蜂蜜放入瓶中,再连同瓶子扔进香囊,就算完成任务。

  她手中的香囊是香宗所发给宗下弟子,说穿了不过就是个储蓄袋,只不过故意做成香囊的形状方便辨别身份罢了。

  既然这里的任务完成了,也该去把欠的和被欠的都理清楚才是。

  “走,陪我去领灵石和积分,再去街上买酒。”林澜可不想夜长梦多,她那怕麻烦的性子还是没变。

  明彦这才起身,浑身散漫的跟在她后面,不紧不慢道:“我可要你酿的桃花酒。”

  街上桃花酒不少,如若只是需要那些,他还不如直接赌灵石算了。

  林澜很干脆的翻个白眼,没好气道;“白酒白酒。”她记得仓库那有收好的桃花,省了她不少功夫。

  听到只是买白酒,明彦一个翘眉,算了,她能做到这程度就算不错了,要是让她买灵谷酿白酒再放入桃花一步步来,估计他这账得一直被欠着。

  如果林澜要是能读心,只是明彦这些想法,一定会丢句“算你识相”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