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第二章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3451 2013-09-26 23:58:34

  02

  次日,天空还灰蒙蒙间,林澜已经在门外打水准备洗漱了,她伸伸懒腰,甚至还能听到骨头摩擦的声音,可见她浑身有多僵硬。

  外门弟子也就比凡人特殊一点罢了,吃穿住的都和一般人家差不多,比起什么席梦思床垫之类的,自然是差得离奇,基本上都是睡木板的命,要是是内门弟子的话基本上都是在修炼的,对于他们而言,修炼就是等于睡眠。

  等到林澜把屋子打扫干净时,宿友严雪已经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昨天刚刚发的书卷了。

  虽然目前还没接触,但是拖剧本的福,林澜很是清楚严雪的外冷内热,按照剧情她是一个世家的旁支庶女,要不是有四灵根,她早就被家族用来联姻了,在三个月后的考核中,她、林澜二人通过考核,而黛染则是得等到一年后的第二次考核中才进入内门。

  按照原著所说,林澜虽然没有和严雪多接触,但是她能够通过考核,除了莫宵的原因之外,还有就是严雪不经意间的提示才让她进入炼气期,只是林澜并不清楚她的善意,在进入内门去到不同的山后就失去联系,后来黛染女主光环发飙,硬是把家族在严雪成为内门弟子后安排的未婚夫抢走,严雪倒是一副抢了就抢的无所谓心态,狗血的是,这个未婚夫后来还舍身替黛染而死,成为那所谓痴情的美名,直到死都不知道黛染对他根本无心。

  虽然知道严雪的心善,只是林澜也不是那种会去主动的人,索性也学着她拿起书卷来看,她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相处,不急,而且,以他们这批外门子弟还是孩子般的心性,能被逼着去干活就不错了,更别提工作之余去研究修炼,以林澜执着修炼的表现,应该会让她产生共鸣。

  当林澜专注于手中书卷时,越发觉得自己很正确,别说是她这个现代人,就是严雪看到这些书卷,也会觉得宛如一篇篇生涩难懂的古文般,而对于林澜而言,也便是古文中的古文了,以她记忆中那些夫子卖弄的天性,也难怪很少有外门弟子能够真正进入炼气期,因为要让孩子定下心性来读这些本来就难懂而夫子却没讲明白的经文,确实非易事。

  待到她枯涩的把全文默念一次后,外头钟声已经敲响,林澜立刻把书卷放好,锁门后前往大殿集合,开始早课。

  对于林澜而言,早课实在非常特别,无论是小说还是剧本,最多都是一句早课带过,并没有详细说明是何内容,只是早课=跑步,这未免也太离奇了吧?

  林澜和一些初入山门的弟子站在一块,开始听从夫子的安排开始绕着山跑步,虽说一样是跑步,不同的却是他们需要在边跑步的时候边念口诀,跑步是为了让浑身经脉迅速顺通,而口诀则是在一呼一吸间,让真气更为顺畅的进入体内,在身子各部分流淌。

  这样的早课对于外门弟子而言无疑是非常适合的,由于他们资源极其稀少,更别提和内门弟子般有萃体液之类的可以来锻炼身体,只能通过跑步这样最基础的方式一点点开始,虽然进度极其缓慢而且非常耗时,却是最少痛苦且最无后遗症的方式。

  身体好比容器,容器得够稳够牢,才能装更多的真气而一步步修炼上去。不过真是的,林澜擦了擦汗,一边随之人流跑着,一大早跑步可真累,她已经在开始后悔早上以为会很早开始而在凌晨起床了,要不然她可是出名的赖床。

  今天跑步的效果出奇的好,明明才刚刚开始,要是在现代,林澜连八百米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今天她足足绕着山路跑了两千米,而且跑完完全没有以前那种颓废的感觉,反而感觉身体内有什么在流动般,一点点的缓解因运动过度而引起的肌肉酸疼,修仙的神奇,才刚刚揭开一角。

  早课后吃完早餐,林澜就顺着人流开始往领事堂那挑选今天的任务,无论是内门还是外门弟子,都可通过完成任务二得到贡献点兑换物品,只不过外门任务大多数都是前往五宗那打杂罢了,而内门任务则多数是指定物品,让弟子可通过试炼或在外狩猎获得。

  五宗分别指器、符、丹、阵、香。宗房都集中在岱山主峰,而次峰绝大多数都是由岱山派结丹期修士选择入住,他们所收的亲传弟子也会随之居住其中,而内门弟子则会在主峰或者次峰中打理事务或进入五宗管理,外门弟子全都集中在主峰,统一管理,可以通过考核进入内门,而五十年内无法步入炼气期的门派会在最山脚处统一安排住处给予他们养老。

  而现在林澜所可以挑选的任务,无非就是门派内的清洁或者去五宗打杂,只是哪怕是前往五宗打杂,也要选定固定一处,这也是为了让外门弟子专精一术从而更好的为五宗服务。

  她的体内是水木金三灵根,其中木只是占据极其少的比例,而金生水,水所占比例又多达一半以上,也就是说她最容易上手的莫过于水系,水系…

  林澜还在思考着五宗的去处,炼器对她而言是不可能的,要是是火属性的那还好说,符的话金属性较为合适,阵则是木土属性,而丹更好的则是水火属性,还有香,也是水火属性合适,到底要丹还是香好呢。

  在五宗当中,无疑丹药是最抢手的,由于需求量大,连同所需弟子也是最多的,只是多便杂,更何况不管是什么属性的都想往丹宗挤,果然,还是只有香好,哪怕是最被忽视的。

  “师兄好,我选择的是香宗。”林澜把自己的手册递过去。

  “哦,好,咦,香宗…师妹可确定?”接过手册的弟子被吓到了,要知道每年选择香宗的寥寥无几,工作虽然是最轻松的,但是油水也是最少,极少人愿意去。

  “对。”林澜毫不犹豫的点头,那些油水不过是灵石罢了,工作还辛苦,倒不如选择最省力的,与其为了一时的利益而选择去打杂,倒不如来香宗,兴许会因为人少得教多一些东西来帮忙。

  不过再多的借口也掩盖不住林澜偷懒的心,她一向如此,有些人说她勤奋有人说懒,只有真正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只有她感兴趣的才会去努力,而其他一切能省着她绝不装勤。

  她领取的任务是去照顾蜂房,可以说是香宗中算是较为耗时的任务,尤其是要照顾蜜蜂还要保证出蜜量,看来在去蜂房前她还得去藏书楼找一找这方面的书才行。

  在岱山派中,无论是出入五宗还是接受任务,都是得靠腰牌和手册完成,可以说这两样东西是岱山派弟子的凭证,林澜拿着腰牌在藏书楼门碑前按了一下,人就顺着解除禁制的路走入。

  密密麻麻的书架中,林澜飞快找到香宗藏书的地方很快翻找起来,关于制香最基本的普及书莫过于香经,从饲养蜜蜂到做成香料,一步步都有详细的介绍,以如何制作烟香为例子,至于要做其他香料,也只能从其他书籍寻找香方。

  由于香经的基础性,所以在书架找到并不难,林澜很快就拿在手里,又可有可无的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书有意思的。

  “没想到你选择的竟然是香宗。”

  林澜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已经反应过来,脸上立刻宛如换面具般,带着迷惑的神情转过身去望着黛染,“那个,请问,你是在说我吗?”虽然昨晚已经见过面没错,可是林澜现在应该还不知道黛染的名字才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真是有意思的场景设定。

  黛染也是愣了片刻,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在林澜眼中奇怪的问话,也是,任凭谁遇到一个陌生人这样以很熟稔的语气说话,都会觉得很奇怪没错,更何况她还直呼其名。

  “对,我是黛染,初次见面,你好。”黛染微微一笑,举止间透着大家的优雅,只是这哪来是一个从乡下来的丫头,看来她并没有打算顺着黛染的路子走。

  林澜脸蛋微红,忍不住抱紧怀里的书,眉眼低垂不敢直视黛染道:“你。。你好,我。。我是林澜。”

  看到如此怯懦的林澜,依旧是那张讨厌的脸蛋,黛染上前几步,下巴微微抬高道:“你选择的是香宗?”剧中林澜选择的是丹宗,还是稀里糊涂报的名,本身就不是她的意愿,如今换也不是稀奇。

  “嗯…”林澜的肩膀微收,眼神越发躲闪,好像黛染有多刺眼,让人无法直视般。

  如此精湛的演技让黛染满意一笑,看来以后没有必要再多关注这样的配角了,她的人生可不需要配角,以后你的际遇就由我来接手吧,林澜。

  黛染转过身去打算离开,走了几步突然间好像想到什么,微转过头道:“以后晚上别到处乱跑。”

  “哦…是。”林澜立刻低垂着头,望着那逐渐远去的黛染,嘴角微勾,看来她遇见莫宵了,估计以后也不会来找自己这个小人物。

  如果短暂的演戏能够解决掉黛染随时找来的麻烦的话,林澜不介意演下去,而且,配角为何会在一开始发光,无非是刺激女主给她做个教训罢了,以洪颜上辈子在演艺圈被捧的心性,一旦她觉得没有威胁…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古人诚不欺我。

  直到黛染离开藏书楼,林澜才转过身去继续寻书,脸上哪来还有刚刚遇到黛染的紧张。刚刚她没看错的话,黛染怀里抱着的是丹经,她也是三灵根,火金木,其中火木都占据百分之四十多,书中黛染选择的是符宗木属性,看来又改变了,也是,以她的性子,又怎么能容忍自己的“默默无闻”呢。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洪颜选择的是火属性丹宗,有时候,药准备得越多,死得越快,林澜在心里画个圈圈诅咒着,就把这事扔到一边去,要是真的总围着对方转那她才是真的彻底配角了。

  而就在她找书的另一面,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看着这场只有他一个观众的闹剧,嘴角缓缓的勾起,这就是外门的弟子吗?真是有趣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