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女配不炮灰

楔子

女配不炮灰 小猪懒懒 3364 2013-09-24 10:30:29

  楔子

  阴深深的洞穴,外面冷风呼啸,满是枯黄的树叶的枝干摇摆着,碰撞间发出飒飒的响声。

  而里头反而比其更冷,一点点,一丝丝,不放过任何缝隙,寒意渗入骨子里。

  满是烂掉的枯枝落叶的地面,一白衣少女正发抖的坐着,眼里满含着不甘与震惊,全化作一颗颗泪珠在眼眶处打滚,强忍着不愿示弱。

  “没有想到吧?你林澜居然也有这么一天,你现在这副模样,要是出去被那些奉你为仙子的修士瞧见了,不知道得多诧异。”站在洞穴旁背着光的蓝衣少女微微一笑,眼里却是无尽的疯狂。

  林澜下意识的吞一下口水,却还是无法无视那火辣辣烧着的喉咙,用那刺耳的声音道:“黛染,要是师傅知道你杀了我的话,你觉得师门还会容得下你吗?”

  被带着威胁的话语却让黛染笑出声来,如同风铃般清脆悦耳,林澜越是狼狈不堪,她便越是开心。

  “你以为我是你吗?连一个木莲都对付不了,想想,要不是我帮你把她杀了,你现在还会坐在这里?要是师傅以为是你杀了木家的大小姐,而你之后也不小心在与我的争执间遇害,师傅还会怪罪我吗?”

  的确,林澜闭上眼睛,黛染和岱山派的每一个人都相处得极好,包括自己这个不怎么搭理人的,人缘极好,人也极其低调,比起自己自认为高人一等的,人心会偏向谁她如何会不懂。

  只是,“黛染,你或许能骗过师傅他们,那慕钰师兄呢,你觉得你能比赢我吗?”慕钰也是木莲和林澜作对的原因。

  这下子黛染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林澜你以为你是谁,慕钰只是把你当成妹妹而已。”

  “就算是妹妹,我也是和慕钰师兄最亲的。”林澜不甘的反驳着,此时的她早就是死路一条,她的丹田已经被废,之所以能和黛染谈到现在,不过是黛染的炫耀罢了,她怎么会不懂,只是就算是死,她也绝对不会让黛染得意的,尤其知道这么一个她一直视为好友的人竟然就是仇人的时候。

  黛染好像看不惯林澜突然间脸上的得意,嗤笑道:“或许我在慕钰心中的地位是不敌你没错,只是你却永远比不上师傅,只要师傅相信我的话,慕钰也没办法,甚至他也快到结丹期,师傅早就打算给他找个双修伴侣冲破结丹,你说要是你死了,还能会是谁。”

  林澜似乎也想到了,脸上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流,眼神带着失落与沮丧。

  就在这时,一个大嗓门的男子咆哮了,“卡,林澜你到底在演什么,你要表现出来的是那种不甘和绝望,不是失落,情绪再饱满点,更有冲击些。”

  饰演黛染的洪颜立刻皱起眉头来,又卡戏,她脸上带着烦躁,连看都不看林澜,直接走去补妆了。

  坐在地上的林澜擦干眼泪,呼口气,在一个这么阴深的地方演戏还真考验她的心脏啊!更别提和她搭戏的是影后洪颜,也难怪导演和她都会不满,这条已经拍了第四次了。

  导演看了看天色,也快黑了,叹口气道:“休息一会,待会拍另外一条先,这条明天再拍,林澜你感觉把这戏给吃透了,这是你最后一幕了,编剧在那边你没事多去问问吧。”

  林澜连忙站起来,鞠躬:“对不起导演,我明天会努力的。”

  等到她把身上那乱七八糟的衣服整理完后出来,那边已经在开拍另外一幕了。

  远处洪颜的一笑一颦,都紧紧的抓住镜头,不留一丝缝隙给任何人,带着异常的霸道。

  林澜在心底叹口气,果然影后不是那么容易相处的,她倒是甘心当配角,可是洪颜连正常配角的光芒都得把她掩盖,她又如何甘心?眼眸中闪过一丝不甘,看了一下片场,手中剧本卷在一块紧紧的握着,决心往编剧的方向走去。

  “您好,我是林澜,出演《仙迷》的配角林澜。”她和剧中的角色同名,这也是林澜喜欢《仙迷》的原因。

  编剧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知性女人,眼里带着笑意道:“总算是正式见面了,你刚刚演得不错,我可是你的粉丝哦。”

  对方三两句话便让林澜放松下来,本来还以为编剧会很难相处,内心也总算松口气,带着一丝疲倦勉强一笑:“哪有,最后一幕的戏我还是没法演好,而且…”

  编剧风情一笑,带着成熟女子的妩媚,“还在想着洪颜抢你镜头的事情吗?”刚刚洪颜表现得异常出色,连同林澜都被掩盖了,要是林澜继续以这种状态演下去,恐怕出来的画面十有八九都是洪颜的脸,这也是演艺圈的黑幕。

  “那是你没吃透角色,所以才无法演得出色,你之前演的都是现代剧,对于修真怕是还没接触过,再加上和你搭戏的可是影后,对方如此恶意也难怪你会有心理压力。”

  “其实开拍之前也有专门去找过修真的小说来看,只是还是不能很理解。”林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前面的戏无非就是让她表现出一种冰冰冷冷的模样罢了,要么就是和女主嬉笑打闹,许多也都是后期特效做的,所以很安然的过了,只是最后一幕要爆发出那么多强烈的情感,台词还如此之多,非常考验演技。

  “其实修真并没有我们所想象那般神秘难以理解,就好像演艺圈一样,大家凭着实力运气闯着,总有人领先有人落后,各人有不同的机遇,顺着自己的心走,你又怎么需要顾及洪颜影后的身份呢?”

  林澜扯一下嘴皮,说着容易,洪颜的存在感可不是一般的强,还是担忧道:“她演得那么好,我担心被比下去了。”对于演员而言,镜头就是舞台,舞台被占据了,谈何发光成为耀眼的明星。

  编剧笑得越发温柔道:“你怎么知道她没有演错的,就以刚刚那出戏来说,她演出的是一个胜利者的角色,语气间都带着炫耀与开心,的确,黛染这个角色会很开心没错,却不是把对方比下去的开心,而是开心她战胜了心魔。”

  “心魔?”林澜对于这些修仙名词总是迷迷糊糊的。

  “对,修真不仅仅修的是修为,更主要的还是心,我小说中写的是黛染是因为心魔才会去杀死林澜,否则她不需要去消耗自己的福缘来杀人,正是因为她发现林澜的存在已经对她构成心魔,乃至很有可能会让她走火入魔,所以她才会宁愿消耗福缘而杀死林澜,所以黛染表现出的是那种终于解放,心锁被打开的高兴,一个能修到筑基期的人,又如何会沉醉于嫉妒当中呢,她是因慕钰那种求而不得而杀死林澜的。”

  刹那间,林澜好像有些懂得修真界的不同了,这就好比大师与普通人之间的差距,看到同个问题却会产生不同的心境,脸上也不由得多一分投入与认真,自信又回到她的脸上。

  “那林澜呢?”林澜问得很怪,但她们全都能听懂指的是谁。

  编剧很耐心的解释着:“你还记得你之前演的,当慕钰出现的时候,你和黛染不都表现出一种追求吗?这就是林澜和黛染共同的心魔,都陷入皮相中,执着于慕钰的相貌与地位,却不懂得红颜白骨,乃至无法摆脱外人的目光,这也许在我们看来很正常,可是面对那长远的寿命,对于修士而言最重要还是修为和品性。”

  “所以当林澜听到慕钰可能会成为黛染的伴侣时,她应该是奔溃,因为一直以来成为慕钰的伴侣就是她的目标。”林澜眼睛一亮,很快就一举反三。

  编剧赞赏的点点头,补充道:“这还只是一部分,更为重要的是黛染的得逞,她也知道这是黛染的心魔,在之前林澜把黛染当好友自然不会嫉妒,但是如今黛染还是她的仇人,林澜已经失去道心,她有的只是愤怒,还有一种不甘,不甘黛染会解开心魔,而不是一直束缚着她。”

  “我懂了,谢谢编剧。”林澜已经想到该如何演了,一下子找到方向,脸上的迷茫也一扫而空,她有自信这次能不会被洪颜比下去。

  编剧满意的点点头,“我待会就和导演说去,也许换做夜晚来拍,再加上灯火效果会更好。”

  “各人有各人的福缘,她今日有得,他日必定有失,在修真中,抢别人的机缘可是渡不过劫的。”

  林澜眼里带着感激,笑得非常灿烂,浑身一下子充满干劲,连时间都不停顿,直接跑到换衣间去换衣服,准备在火把下的照耀下开始开拍。

  外面冷风呼啸得越发肆虐,周围阴深深的,要不是剧组人这么多,早就有人害怕得开溜了。

  前面的镜头依旧非常顺利的过了,洪颜依旧死死的霸占着镜头,不留一丝缝隙给林澜。

  她那张精致的脸面无表情的冷着,用手中的剑直指着林澜,冷哼一声:“你已经拖太久的时间了,该上路了。”

  林澜害怕的往洞**缩着,那瞪大着的眼睛带着不甘与绝望,眼眶的眼泪早就不知不觉中滑落下来,身子瑟瑟发抖着,裹成一团,活生生将一个濒临死亡的少女表现出来,让导演不由得把镜头对准着她。

  洪颜在镜头中这么多年,怎么会没发现镜头的调整,她不由得绷紧着身子,眼中怒火狂烧着,此时的她宛如和黛染合体,手中的剑毫不犹豫一步步逼近,眼眸中厉光一闪,剑光随行往前刺。

  而就在这时,外面的风也愤怒的咆哮着,硬是把洞**的火把熄灭了,立刻剧组中就听到声声尖叫,导演都快骂娘了,明明刚刚演得好好的却又要重新开拍,脾气不好的嚷嚷着赶紧把灯光打开。

  等到人们把灯光打开逼近洞**时,又是一阵阵尖叫,那腐烂落叶铺满着的地面,不见人影,而本应该还在洞**的两个人,却都奇异的消失了,消失在洞穴的尽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