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我家后院通剑三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

作者: 沉舟钓雪 更新时间: 2024-04-17 00:07:17

连载中 仙侠古典仙侠

一杆天地秤,万物皆可卖。
宋辞晚成为炼妖台的洗妖人以后,发现这份职业非常适合她。
别人洗妖,沾染戾气会短寿,她洗妖却能抽取戾气,卖给天地秤。
区区戾气三两四钱,换来寿元三十年。
每日一换,长生指日可待!
……
【她卖出了一斤来自渣男的七情六欲,获得了功法坐忘心经。】
【她卖出了一盘酸辣肥肠,获得了壮气丸。】
【她卖出了贪官的悔恨心,获得了奇术画皮。】
【她卖出了吝啬鬼的眼泪,获得了仙法行云布雨术。】
【她卖出了魔头的诡计,获得了道术撒豆成兵。】
……
长生路漫漫,所行皆风景。
阅尽红尘事,风雪又一年。
  ————
  宝贝们:
  【你收藏了本书,青春+亿。】
  【你推荐了本书,财富+亿。】
  【你追读了本书,快乐+亿。】
  【你投资了本书,气质+亿。】
【你留下一张月票,法术+亿。】…
最后,本文大女主,无CP,谢谢大家支持,鞠躬。

第1章 一杆天地秤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 沉舟钓雪 2299 2023-04-05 17:11:04

  大周仙历,七百二十五年。

  一场秋雨突如其来,将宿阳城的大街小巷洗刷了个干干净净。

  宋辞晚发现自己穿越了。

  确认这一点的时候,她手里正拎着一兜豚妖的肥肠,茫然无措地站在长街的青石板上。

  四周行人纷纷躲雨,她却静立不动,一双眼睛只盯着长街两边耸立的亭台楼阁,古韵风景,像是一只傻掉的落汤鸡。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大周仙朝,有人,有妖,有神仙鬼怪,还有魔头横行世间!

  武者劈山断海,大儒落笔成真,仙人呼风唤雨,佛陀金身不朽。

  只可惜强者那么多,却又都是那么远,天灾魔祸依旧不断,百姓皆苦。

  她的原身在宿阳城府衙下属的炼妖台领了一份小差事——

  别误会,不是什么斩妖除魔的差事,她真正工作的地方是炼妖台浣洗房,洗的不是旁物,正是妖魔尸身,污秽戾气!

  死去的妖魔浑身是宝,不论炼丹炼器,甚至画符做法,都能用得上。

  可是妖魔虽死,戾气犹存。如果直接用来炼丹炼器,或者画符,难免会生出各种变故,炼出来的东西也往往会受到污染,无法使用。

  这个时候,浣洗房的设置就顺理成章了。

  毕竟,丹师符师炼器师们的时间精力多宝贵啊,又哪能浪费在洗妖这等小事上?

  设置一个浣洗房,招募凡人洗妖,还能给许多没着落的凡人一条活路呢,如此善举,谁见了不得夸一声在世功德?

  只除了,在浣洗房打杂的凡人由于长时间经受戾气侵蚀,身骨神魂被污染损坏,往往都活不过三五年,容易死于非命以外,好像也没别的毛病。

  这世道,活不下去的凡人就像雨后的韭菜,没了一茬总还有新的一茬使劲往外冒。总有那走投无路的将心一横,跪在炼妖台外,求着签一份浣洗房的杂役契书。

  是的,就这洗妖杂役你都还得求人,等人家管事的看你可怜给你一份工,要不然你还轮不上呢!

  毕竟洗妖杂役虽然活不长,可是工钱“高”啊。

  只有宋辞晚原身的情况稍微有些不同。

  她其实是有家底的,虽然不多:城南积善坊,单门独院两间房,没有所有权,但有居住权。

  房子传自她那死去的父亲宋友德,所有权归属朝廷,是公家的房子,专门用来安置府衙各路小吏。

  宋友德原是府城衙门班房皂吏,在某一次跟随悬灯司诛魔卫的上师们出行捉妖时,不幸被妖所杀,算是因公殉职。

  衙门处理后事,便没有收回分给他的房子,而是仍旧留给了宋友德的妻女居住。

  此外又有一笔抚恤金,白银五十两!

  照着这个抚恤力度,按理说宋友德死后,他妻女的日子应该也还能过得下去才是。

  却没奈何宋妻自来体弱,宋友德的尸身一运回来,宋妻当时就病倒了。

  这一病,她就再没起来过。为了给她治病,宋家余下的些许钱财,连着抚恤金在内,短短时间内就如流水般耗了个精光。后来,甚至还举借了不少外债。

  可即便如此,她的命也还是没能留住,很快就追随丈夫宋友德一并去了黄泉。

  宋辞晚的原身在短短数月内,接连失去父母,又还欠了一屁股外债,再加上坊间慢慢有传言,说她是天煞孤星,刑克六亲,她爹娘就是被她给克死的!她原先定亲的夫家也急忙忙找她退了亲,小娘子频遭打击,不堪重负,至此,真是心如死灰。

  只想着还有一堆外债要还,索性便求了父亲从前的同僚,在炼妖台浣洗房谋了个差事。

  不管怎么地,留着这条命攒上一些钱,至少也要先将外债都给还清了,才好干干净净一死了之不是?

  ……

  长街上,宋辞晚读遍了原身记忆,不知不觉间,却已是泪湿了眼眶。

  她仰着头,雨水冲刷在脸上,也分不清这脸上流淌的究竟是咸还是苦,只觉得大脑里边乱糟糟的。原身心酸她也心酸,原身痛苦她也痛苦,高度共情,宛如一体。

  这世道,这世道……

  轰!

  天地间,忽然一道白光闪过。

  霹雳惊天,雷霆万钧。

  “打雷了!快躲!”街道两边,人们惊叫。

  有那走得快的,早已经躲好了雨,也有形容落魄的,想要进到旁边店铺去躲一躲,却被店家驱赶:“去去去,什么脏的臭的也往咱家来,这地界是你能踩踏的?还不快滚!”

  落魄的被驱赶了,体面的被迎入。

  熙熙攘攘,人间百态。

  有个穿着灰色杂役服,衣裳袖口滚着红色宽边的人被茶馆赶出来,脚下一扭就倒在街上。

  雨水拍打到他全身,他挣扎着抬起头颅,下一刻,天际雷霆犹如狂蛇飞舞,那细长的白光倏然一转,猛然间便落至他头顶。

  “啊——”人们尖叫,“有人被雷劈了!”

  “这个人是浣洗房的杂役!”

  浣洗房杂役,受妖魔戾气侵蚀,身带不祥,往往死于非命!

  “晦气东西,死远点啊……”

  “啊啊啊!”

  人们惊慌而愤怒的叫声中,宋辞晚飞速脱下自己身上那同样带着标志性红边的灰衣外裳,团吧团吧抱在怀里,另一手拎着豚妖肥肠,便往长街角落一间杂货铺跑。

  她的灰衣里边是一件麻布孝衣,看起来也不太吉利。

  杂货铺的伙计就不耐烦地喊:“干什么,干什么的?一身水,不准进来啊!”

  宋辞晚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五枚铜钱,托在手掌上,直接让过伙计的阻拦,冲进杂货铺。

  “我买火折子,有没有?”

  伙计瞬间眉开眼笑,一把捞过那五枚铜钱:“小娘子早说嘛,咱们这里火折子有的是!”

  宋辞晚带来了雨水嘀嗒也不要紧,伙计扯了墙角的布墩子,就勤快地过来擦地。

  门外大雨下成了水帘,宋辞晚识趣地站到角落边,眼前却有一阵恍惚。

  奇怪,她不是站在杂货铺里吗?怎么她的视野忽然就有些不对劲?

  瞧她看到了什么?

  杂货铺还在,可就像双层世界里的底图,成了个背景板,背景板的上层,有星云如狂风汇聚。

  呼,呼——

  云团聚啸,星河荡漾。

  一根修长的白杆就在这时从那深渊般的云团中倏然往前一跳,恍若神龙摆首。

  刺啦!

  星云被撕裂,天地分界,清光上升,浊气下沉。

  白杆的全身便在这时扭动着,终于完全显露。

  这是一杆秤,原来竟是一杆秤!

  白色的是秤杆,黑色的是秤砣与秤盘。

  天地之间一杆秤,秤盘之上却又卧着一团灰白色的气体。

  宋辞晚稍加注视,便感觉自己脑海里像是闪过了一行字:【戾气,三两四钱,可抵卖。】

  什么?

  宋辞晚眨眼,杂货铺还在,黑白的秤也在,只是半虚半实的,像是存在于某段虚无时空的缝隙中一般,模模糊糊,真假难辨。

  这、这到底是什么?

云海山猫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皓月人千里,清风酒一樽。新书发布,这次尝试仙侠。希望故事尽量有趣,我写得开心,你们读得欢心。   祝愿每一个走过路过并留下来的读者朋友,都能如书中人物般青春常驻,仙福永享。   【你收藏了本书,青春+亿。】   【你推荐了本书,财富+亿。】   【你追读了本书,快乐+亿。】   【你投资了本书,气质+亿。】   【你留下一张月票,法术+亿。】   来吧,这场长生之旅,你我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