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月光如水的夜晚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青春深度

作者: 跳舞的阳光 更新时间: 2024-03-27 11:47:11

连载中 短篇短篇小说

本故事讲述了几个在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他们的成长生活虽然各不相同,可相同的年纪和共同的语言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在成长的道路上他们不仅收获了亲情,友情和爱情,而且也学会了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第一章中学时代

青春深度 跳舞的阳光 2063 2017-07-09 11:55:02

  龙水镇是位于华宇市最西北部的一个小镇,距离华宇市有一百多公里。龙水镇靠近海边,镇上大多数人以捕鱼为业,也有一小部分人做些小生意。离镇上十几公里以外建有龙水镇的工业园区,镇上的人们把捕来的鱼运往那里出售。工业区那些大大小小的工厂,都是外地人投资建设的,在工厂工作的人也大多是些外地人。镇上人闲暇时候也到工厂里打些零工,补贴家用。龙水镇上保留了许多古代建筑,各条街道,都是大青石板铺砌而成,房屋建筑,文化习俗都有自己独有的特色。镇上的人对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古建筑都格外珍惜。一些客商游人也经常到这里观光旅游。所以,镇上大多数人的生活还算富裕。

  萧琪和莫默这两个小女孩就出生在龙水镇,她们儿时最喜欢的事就是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起到海边玩耍,捉螃蟹,捡贝壳,堆城堡,做游戏;这些都是他们童年最美好的时光。

  时光荏苒,现在她们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虽然已经不能像小时候那样跑到海边肆无忌惮的玩了,可也经常和朋友们到海边聊天,学习。

  六月的天总是阴雨连绵,马上就要从初中升到高中了,初三的学生都在努力备战中考,都希望自己能够考上自己喜欢的高中。华宇市最好的高中也是市里的唯一一所重点高中华宇高中,是大家可望而不可即的,而每年能考进华宇高中的学生也是寥寥可数。虽然这样可大家还是想尽力一试。

  窗外,下着淅沥沥的小雨,天地间一片迷迷蒙蒙,似乎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雾。这样阴雨绵绵的天气已经持续好几天了。平时热闹的龙水镇在这样阴雨连绵的天气里显得安静而又古老。

  萧琪倚在窗前,看着窗外连绵不断的小雨,不禁叹了口气,她回头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下午一点二十分钟了,看来爸妈今天又不回来了。她转身走到桌前,看着自己精心烹制的饭菜,重重地叹口气,苦笑了下,心里有些酸涩。也罢,反正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一两次了,她也习以为常了。也没心情,萧琪就随便吃了几口,收拾好桌上的饭菜,舒口气,看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一点四十了,她睁大眼睛,嘘口气,来不及多想,披上雨披,拎起书包,骑上车子飞也似地向学校骑去。

  萧琪家离学校有很远一段距离。她想今天也是够倒霉,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先是早上起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无缘无故发起烧来,没顾得上吃早饭就去药店拿药,到了药店拿了药才知道自己忘记带钱,害得她又回去拿了一次钱。回到家来不及做饭吃了几口剩菜,赶快把药吃完,就骑着车子向学校赶去,刚骑到一半路上,车子又爆了胎,她又不得不推着车子去学校。一路磕磕绊绊,急赶慢赶,总算没有迟到。上午一放学又赶着把车子送到修车铺。又到超市买了些酒菜,回到家就忙着做饭。因为今天妈妈打电话告诉她,今天她和爸爸都回来,中午之前肯定能到家。所以她心里非常高兴。好不容易做完饭,左等右等,爸妈还是没有回来。她一路跑着一路想着,今天不管怎么着,可千万不要迟到了,否则,打扫厕所是小事,校长和班主任那张冷脸,她想想都害怕。想到这儿,她更加加快了脚步。

  萧琪的父母在都在龙水县城上班,爸爸在一家机械厂上班。妈妈则在一家纺织厂。由于县城离镇上有五十多公里,所以两人很少回家。一家三口更是聚少离多。这让萧琪从小就养成了独立自主的生活能力。

  今天是萧琪生日,父母答应她回来给她过16岁生日,她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她多么希望一家人能够趁她的生日好好的坐在一起吃个饭。她很喜欢一家人在一起温暖的感觉。所以,上午一放学她便急忙跑回家,做了许多爸爸妈妈喜欢吃的饭菜,就希望他们回来一家人高兴的吃个饭,因为她也实在想念他们了。可是,她的这种期待,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一点点的消散殆尽。她从来不怪自己的父母不守承诺,因为她知道生活不易,他们比自己更辛苦。只是,在她的心里总有一种失落感…

  就在萧琪气喘吁吁向学校跑去时,周涛、方伟,范飞扬和莫默四个人骑着自行车冒着蒙蒙细雨绵绵嬉笑着相她的方向驶来。

  他们四个人是萧琪从小玩儿到大最要好的朋友

  莫默的爸爸在她出生不久后,出海捕鱼时遇到风暴,渔船沉没,船上四个人,只有一个人活着回到了镇上。莫默的爸爸,和另外三个人一起死在了那次风暴中。莫默的妈妈为了莫默和它她的哥哥莫峰,在他爸爸死后的第三年便嫁给了镇上的另一个男人。莫默的哥哥比她大十岁,在他18岁的时候,他便放弃了学业,到外面打工去了。莫默的继父很凶,他不仅好吃懒做,还酗酒赌博,还经常打骂莫默和她的哥哥,要是妈妈拦着的话,他连妈妈也一起打。虽然这样,可莫默的妈妈和哥哥都十分的疼爱她,这也是他从小都能够快乐生活的原因。

  再说方伟他就幸福多了。方伟的爸爸是镇上的镇长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为人也很和善,全家人都把他当做宝贝一样供着。还有周涛家里在镇上开了一家很大的超市,收入颇丰,他就像家里的小皇帝,说一不二的。再有范飞扬,可是一位十足的公子哥儿,爸爸在龙水镇上的工业园区里有许多家工厂,是远近闻名的大老板,有钱人。

  虽然他们各自的家庭状况不同,可他们的友谊却没有因此受到丝毫的影响,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好,越来越深。

  “萧琪,你怎么不骑车子上学呢,你看你跑这么远的路,把衣服都弄湿了会感冒的。莫默看到萧琪立刻从方伟的车子上跳下来,看着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她嘴里责怪着手里却拿着纸巾在他脸上擦着雨水。

  “车子爆胎了还在修车铺,修理呢。”萧琪解释着,连忙把手里的雨伞给莫默遮住一大半儿,雨越下越大,几个人便到一家便利店的帐篷下避雨。看着几个人头上的雨滴萧琪不解的问,“对了,你们几个不去上学,跑到这儿来干嘛?”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本想好好的宰你一顿,可一放学就不见你人影了,我们只好来你家里找你了。”方伟是他们几个人中脾气最好的一个,他看着萧琪笑咪咪的说道。

  “萧琪,为了找你,我们可是把学校都给翻了个底朝天,你可要好好的补偿一下哦。”周涛打趣道。

  “是啊,刚才莫默还嚷着要吃炸鸡腿呢。”范飞扬嘻笑道。

  “喂!是你们说要喝啤酒,吃海鲜,好好祭奠你们的五脏庙的。”莫默双手叉腰的瞪着几个人怒气道。

  “嗯…这个…”几个人互看一眼,笑了笑,指着莫默一起说道,“不是你说的吗?”

  “什么!好啊,你们几个居然串通起来冤枉我。”听了他们的话,莫默气得直跺脚。

  “好了,你们三个大男子汉就别再气她了。”萧琪笑笑,看一下他们说道,“不过说真的,谢谢你们这么好还记得我生日,还大老远的跑过来看我。我一定会好好请大家吃一顿,尤其是周涛可千万别撑破肚皮哟。”

  “切,我才不会那么没出息呢。”周涛撇撇嘴,看向身边的范飞杨笑道,“倒是飞扬,瘦的跟一根儿竹竿儿似的,可要好好的大补一顿才对。”

  “放心吧,到时候只要你不和我抢,我一定不会嘴下留情的。”范飞扬笑笑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皱起眉头看着大家苦笑道,“不过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讨论吃,而是讨论如何逃过打扫厕所这场厄运,那才是最值得商议的事情。”

  “天啊!我们只想着吃,怎么把这件倒霉的事儿给忘了。”莫默拍一下脑袋,急急的说道,“我可不想再打扫厕所了。,周涛你载上萧琪,我们赶快往学校赶吧。”

  “哎,莫女侠,就算我们现在插上一对儿翅膀恐怕也来不及了。不如我们就来个雨中漫步,慢慢的往学校走吧。至于打扫厕所这件事嘛,就算是为了学校做义务劳动吧。”周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描淡写道。

  “喂!周大同学,你是喜欢厕所的味道?还是喜欢听“老班”的“河东狮吼”啊?”莫默白一眼嬉笑的周涛,“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萧琪看周涛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笑道:“周涛,你是不是有了什么锦囊妙计可以让我们过关啊。”

  “哎,真没意思,又被你看穿了。”周涛挠挠后脑勺,看向在一旁着急的莫默拉长声调道,“要是人人都像某人那样猪脑就完喽。”

  “喂!周涛你身上的肉是不是痒痒了,要不要我给你挠挠啊?”莫默笑着,把手伸向周涛。

  “不敢,不敢,小的哪敢劳驾莫大小姐啊。”周涛急忙向后退几步。

  “那好,既然周涛已经胸有成竹了,那我们还犹豫什么,大家赶快出发吧。”萧琪,笑道。

  “走喽,出发喽。”莫默高兴道。

  骑上车子,这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一路说笑着来到了龙水镇二中。

  学校大门是敞开的,在传达室里的张大爷是一个为这个学校服务了16个春秋的元老级人物。学校的校长换了一茬又一茬,可是张大爷却稳如泰山的在学校待了整整16年。这不仅因为他是这所学校的创始人,更是因为他对学校勤勤恳恳,深得民心的原因。

  因为连绵不断的小雨上学迟到的学生像直线一样,猛然上升,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新来不久的校长看到这样的情况气愤不已,立刻召集了各个班级的班主任开会讨论,如何才能遏制这样的情况。会开了将近两个小时,讨论来讨论去,最后还是校长做了最后的定论,决定采用这样一个策略,各个班级再有上学迟到的学生,班主任奖金扣掉一半儿。罚迟到的学生打扫厕所一周,并写一分而深刻的检讨书,有班主任带领该学生一起把检讨书交给校长,并说明迟到的原因。

  讨论结果公布后,学生哗然。敢怒不敢言,各科老师众说纷纭,看法不一。可是上学迟到的学生却真的明显减少了,校长看此办法,果真奏效,兴奋不已,便决定将此制度执行到底。

  校长是乐了,可是苦了各个班级的学生和班主任。学生迟到了不仅要打扫一周的厕所,还要写检讨,被班主任臭骂,是苦不堪言。班主任们则是有苦难诉,不仅要扣掉奖金,还要天天陪着迟到的学生到校长室。不仅生气更是觉得没面子。

  哎,都是下雨惹得祸,都是迟到惹的祸!大家心里暗暗叫苦。

  萧琪几个人来到学校门口向里面望了望,校园里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影。只看到成排的垂柳和花坛里怒放的鲜花。很明显已经上课了,大家看着静静的校园,不由得紧张起来。此时他们能够想象,班主任那张愤怒的脸。

  “快说,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莫默看向周涛着急的问。

  “是啊,已经到学校大门口了,你就别卖关子了,把你的点子,说出来吧。”萧琪走到周涛面前,对他的办法好奇极了,也催促道。

  “哎,女人啊,就是心急,还有就是啰嗦。”周涛看着莫默和萧琪嬉笑道。

  “周涛,你小子是不是真想挨了揍才肯说。”莫默握起拳头在周涛面前晃晃。

  “周涛你就别在玩了,大家都着急呢。”方伟也催促道。

  “好,好,好,我说就是了。”看到几双眼睛都瞪着自己,周涛只好乖乖就范,不再玩下去。

  周涛笑了笑,故意清了清嗓子,用手示意大家靠近。把自己的计划简单的说了一遍。

  “这个办法能行吗?”听完周涛的计划,莫默露出了怀疑的目光。

  “是啊,不知道张大爷会不会帮我们。自从他退休以后,就从来不管学校内部的事了。”方伟也不禁担心起来。

  “那就是你们就不了解张大爷这个人了。”范飞扬笑着拍拍方伟的肩。

  “周涛,没想到你连张大爷也算计呀。”萧琪对周涛的办法倒是很有信心。

  “我也是被逼无奈呀。”周涛故意重重的叹口气,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此时,传达室里的张大爷仍像以前一样带着他那副黑框的老花镜,手里捧着一份儿报纸,聚精会神地看着。脸上那副悠闲的表情不是神仙,却也胜似神仙了。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扰了他此时的悠闲。

  “谁啊?”听到敲门声,张大爷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急忙去开门。

  刚一开门,他吃了一惊,看到淋着雨站在他门前狼狈不堪的五个人。

  “你们几个不去上课,怎么跑到我这儿来了?”张大爷看着他们不解地问。

  “张大爷,我们有事儿要您帮忙。”周涛开口道。

  “我一个老头子能帮你们什么忙。”张大爷一脸的迷惑。

  “能,能,您能帮的,只要您肯帮。”莫默拉起他的手道。

  “好,好,好,你们先进屋再说,别在外面淋坏了身体。”看着他们身上都淋湿了,张大爷很是不忍心。

  “不,我们不能进屋,除非您先答应帮我们,否则我们也是生不如死。”周涛就吃定了张大爷的软心肠。

  “是啊,张大爷,我们是真的需要您的帮助,不然,我们也不会来麻烦您的。”方伟又加一句,趁张大爷愣神儿时,给大家递个眼色,示意大家外加把劲。

  “哎,我们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才来打扰您老的,您就发发慈悲,帮帮我们吧!”范飞扬,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

  此时萧琪鼻子痒痒的,忍不住,连打了三个喷嚏。范飞扬灵机一动,叹口气,继续道,“莫默刚从医院打完点滴,现在萧琪又感冒了,今天真是糟糕透了。”说完便向萧琪眨眨眼。

  萧琪立刻会意,摸着头,有气无力道,“现在我的脑袋越来越疼了,看来感冒严重了。”

  “哎呀,说不定还会发烧呢。”周涛心领神会地又补充一句。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张大爷更加焦急了,他拉起萧琪说道:“哎呀,孩子们。快进来吧,可千万别把身子淋坏了啊。

  “不!你要是不答应我们,我们宁可淋出病来。”周涛坚定道。

  “对。”几个人一起附和道。

  “好,好,我答应你们还不成吗?”张大爷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张大爷心肠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他不仅爱这所学校,更爱这里的每一个学生。这里的学生就像他的孩子一样。所以只要在这所学校念过书的人都非常尊敬,爱戴他,就连校长和各个班级的老师们都对他敬上三分。周涛就是想利用张大爷这张“王牌”。到校长那里为他们说情。相信校长是不会不给张大爷这个面子的。因为校长是不会为几个“虾兵蟹将”去得罪德高望重的人物的。更因为他校长曾经是张大爷的学生。张大爷也有恩于他,张大爷就像他的再生父母。这个小忙校长无论如何也不会拒绝的。

  “说吧,到底要我帮你们什么忙?”看他们一个个着急的样子。张大爷不解地问。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莫默感冒发烧,我们就陪她到门诊打吊针。本来时间就不充足了,谁知道在半路上,萧琪的车子又坏了,我们又只好帮她把车子送到了修车铺,这一折腾,我们上学就迟到了。”周涛居然厉害到可以现编现卖,还可以说的脸不红心不跳,那副神情简直就跟真的一样,这样的表演技术简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若非不是萧琪几个人知道真相,恐怕也会信以为真,更别说心肠好的张大爷了。

  “哦,我明白了,你们是要我到孙校长那里为你们说情。不要责罚你们,对不对?”听完周涛的话,张大爷顿时明白过来。

  “张大爷,您真是聪明啊,我还没有说完,您就明白了。真不愧为当代的“诸葛亮”在世的“鬼谷子”啊。”周涛把大拇指伸到张大爷面前。仍然不忘拍马溜须是恒古不变的事实。

  “你小子少拍我马屁,要不要帮你们,我老头子还要仔细想一想。这可是学校的制度,我可不能违反。”张大爷把双手背到背后,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认真的思索起来。

  看张大爷犹豫不决的样子,范飞扬心想,必须想办法让张大爷赶快答应。免得时间拖久了,那他们所有的努力都要前功尽弃了,看来要改变策略,要以退为进了。

  “哎,算了,我们还是不要再为难张大爷了。”范飞扬叹口气继续说道,“他也不愿意求校长,只可惜,莫默刚打完吊针,还没有完全康复,萧琪现在又感冒了。我们打扫一周的厕所也就算了。可怜她们两个女生还要带病劳动,真是可怜。”

  “既然没人同情可怜我们。张大爷也觉得这么为难。我们就不要打扰他老人家休息了。我们还是自己去找校长大人,让他惩罚我们好了。虽然我们迟到是有原因的。”方伟明白范飞扬的意思立刻在一旁“帮忙”顺便拽一下身边萧琪的衣角。

  萧琪会意,连忙说道:“张大爷我们走了,您要多注意身体,千万不要因为没有帮到我们而自责,您就当我们没有来过吧,以后我们有空了会找您聊天儿的。”

  “是啊张大爷,我们都知道您心肠是最好,这次不帮我们一定是有原因,我们是不会怪您的,我们依然会像以往一样爱戴您,尊重您”莫默说道。

  几个人说完话,一起向正在犹豫不决的张大也鞠了一躬,转身就走。

  “唉,你们几个娃娃,谁说我不帮你们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校长,我想校长弄清原因,是不会乱罚人的。”看着他们要走,张大爷着急了,来不及多想便一口答应下来。

  终于成功了!他们几个人惊喜的互望一眼,一起转身,高呼道:“张大爷万岁。

  看到他们高兴的样子,张大爷也开心的笑了。

  校长室里,孙校长正在翻看着各个班级报上来的学生迟到人数,他边看边笑着点头,不错,昨天一天居然没有一个学生迟到,成绩不错嘛。这帮学生非要逼我用这种方法才不迟到。

  咚咚咚,有人敲门。

  “请进”孙校长头也没抬,依旧翻看着。

  “孙校长,正忙吧?”张大爷一进门,便一脸笑眯眯的样子。

  “哎呦,是张老啊。您老可是我这校长室的稀客啊,快坐,快坐,我给您沏茶。”孙校长连忙站起来,就去沏茶。

  “什么稀客不稀客啊,我来是为了几个孩子。”张大爷开门见山道。

  “孩子?什么孩子?”孙校长一脸迷惑的看向张大爷。

  “是涛涛那几个孩子,为了陪莫默去门诊打吊针,耽搁了时间,上学就迟到了。怕你这个大校长不问清原因就责罚他们,非要拉着我这个老头子来陪着他们

  给你解释,我告诉他们,孙校长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更是个明白事理的好校长。他是不会不问清原因就责罚你们的,但他们还是担心,非要我来!我于心不忍,更加不能容忍他们不信任自己的校长,就只好陪他们一起过来了,我要让他们知道孙校长是个明事理,赏罚分明的好校长,孙校长我这样做,对不对?”张大爷看看去孙校长道。

  “对,对,对,您老做的对。”孙校长一脸苦笑,把茶水递给张大爷,心里暗暗叫苦。

  “那孙校长,你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啊。”张大爷看看孙校长郑重道。

  “那是,那是,一定证明给他们看。”孙校长看着张大爷笑笑,“没想到就这么点儿小事。他们还跑去麻烦您,真是我这个校长做的不称职啊。”

  “不麻烦,只要你们上下互相信任,我这个老头子麻烦点儿算什么呢。”张大爷笑呵呵的说,突然他停止笑,若有所思的认道,“不过孙校长,我觉得孩子们上学迟到,学校就要惩罚他们打扫厕所,写检讨,这样有点儿不合适。我觉得孩子们现在还小,重在思想道德教育,要让孩子们从思想上树立时间观念,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学校以惩罚达到目的,时间久了,孩子们还会重犯。不如从思想上教育他们,让他们从内心认识,接受这个问题。这样对他们的未来也有很大帮助。当然这只是我这个老头子乱说,至于到底该怎样管理学生,这是你们领导的事,我的话只是随口一说。”

  “不,您老没有乱说,您的话犹如当头喝棒。是我这个做校长的愚蠢。我们这样教育学生,确实有问题,您老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非常感谢您老的教导。”孙校长听了张大爷的话,很受用,他高兴的拉起张大爷的手激动道,“我立刻就把这个落后迂腐的制度给撤销了。”

  “这个,孙校长,我可是随便说说,你要想清楚了再做决定哦”张大爷看着孙校长坚决的样子会心的笑了笑。

  “我想的非常清楚,就这么决定。我要改变教育方式,谢谢您老的提醒了。”孙校长笑呵呵道。

  “不谢,不谢,能帮上你们的忙我也很高兴,这说明我老头子还有点儿用呢。”张大爷笑呵呵的说。

  “您老永远也不老!永远是我们的老师。我们还要一直像您学习呢。”孙校长握着张大爷的手高兴道。

  在校长室外,萧琪几个人正心急如焚,忐忑不安的等着结果。

  校长室的门终于开了,孙校长和张大爷一起走出来。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萧琪几个人紧张的心才平静下来。

  “你们几个放心吧,我是不会惩罚你们了。我还要感谢你们上学迟到。把张大爷请来我的校长室呢?”孙校长看着他们高兴道。

  校长的话让他们几个目瞪口呆,不知所以然。不过他们真的不用打扫厕所了,这确实是事实,他们的计划终于OK了。

  下午一放学,老师就宣布撤销刚刚制定的制度。学校上下一片欢呼。事后才知道,这个功劳完全归功于张大爷。真没想到,张大爷几句话就把校长大人给搞定了。这次校长不仅把同学们最痛恨的校规给撤销了,还修改了很多以前同学们不喜欢的旧校规,真的是大快人心。

  今天总算雨过天晴,阳光明媚。被雨水冲刷过的空气愈加清新,树叶也绿的可爱,小草上的雨珠在太阳的照耀下也晶莹发亮……

  安静了整整一个礼拜的龙水镇。现在,又回到了以往的热闹。

  欣赏着雨后的美丽景色,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萧琪的心情好极了。

  今天是星期天,萧琪决定吃过早饭就去找莫默飞扬几个人,一起到书店买些中考用的复习资料。她想自己平时功课也算踏实。就算考不进重点高中华宇第一中学,但考上一所不错的高中还是不成问题的。她还想到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那些好朋友,如果大家考进同一所高中,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早饭过后,萧琪便骑上车子直奔莫默的家,到了她看到门是敞开的。便停好车子,直接走了进去。一进屋子,一股浓浓的酒精味就直扑鼻孔。屋里一片狼藉,祸、碗、瓢、盆,摔了一地,莫默的妈妈坐在地上掩面哭泣,莫默的继父正躺在床上打着呼噜睡觉。

  萧琪不记得遇到过多少次这样啊情况了。

  莫默的继父喜欢打麻将,输了钱生气就去喝酒,赢了钱高兴也去喝酒,每次喝的烂醉如泥,回家就耍酒疯,摔东西,骂人,有时候还动手打骂莫默妈妈和莫默。莫默曾经和萧琪说过,自己和哥哥无论吃什么苦,受什么样的委屈都能忍受,但是他们不能忍受继父欺负自己的妈妈。在很小的时候,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爸爸对自己的孩子总是那么疼爱,而自己的爸爸不是打自己就是骂自己。长大一点她才从别的小朋友口中知道她现在的爸爸不是自己的亲生爸爸,她的亲生生爸爸已经死了。为此,她还跑出家门,跑到海边哭了一整天。傍晚时候,还是哥哥找到她,哥哥告诉她不要哭,等他长大了会保护自己和妈妈,一定不会再让她们受委屈。她这才不哭,答应让哥哥背着她回家。莫默说她清楚的记得在七岁那样,继父又喝了很多酒回到家里打骂自己和妈妈,后来哥哥回到家里看到喝的醉醺醺的继父还在破口大骂自己和妈妈,就一下子把他推到在地板上,哥哥不顾妈妈的劝说,用绳子把喝的烂醉如泥的继父绑在床上,他不许妈妈给继父松绑。直到他清醒过来以后,哥哥才把继父松开。哥哥很清楚的告诉继父,如果他再欺负自己的妈妈和妹妹,他就对他不客气。

  那时,莫默觉得哥哥好伟大,好了不起,他终于可以保护自己和妈妈了。而那时,妈妈在一旁偷偷的掉眼泪。

  清醒过来的继父,顿时才明白自己是被自己的“儿子”给绑了。那时,他才意识到他眼前这个男孩儿,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只会沉默,哭叫,没有一丝力气,任由抓起来挣脱不掉的小男孩了。他长大了,居然已经比自己高出了一大截,而且力气也大的可以轻而易举的把自己推到了,他的眼神,语气也会让自己感到害怕了。他不得不承认他是长大了,是个男子汉了,自己也真是老了,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想怎样就了。

  后来,继父真的收敛了很多。他不经常喝酒喝的烂醉如泥了,也不打骂自己和妈妈了。可是,后来哥哥突然决定放弃学业到外面打工去,任凭妈妈怎么劝说他都不听。临走时,他告诉莫默,要努力学习,听妈妈的话,等他赚够钱了,就带着她和妈妈离开这个家,哥哥没走多久,继父就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

  莫默说她恨透了这个可恶的后爸。可是,她不会因为这个后爸,每天沉浸在悲痛中,那样不值得。她会乐观,坚强的生活,因为她有爱她的妈妈和哥哥,还有他们这一群真心喜欢她的朋友们,所以有了他们,她觉得自己很幸福了。

  此时,莫默看到萧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了。

  萧琪看到莫默满脸的泪水,早上愉快的心情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时满心的愤怒和难过。

  萧琪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像莫默后爸那样不懂珍惜,不分好坏的人。她能明白莫默生活在这样一个家里,心理要承受多大的压力。还好,莫默是一个开朗,坚强,不计较的善良女孩。否则,在她的心里一定会留下很大的阴影。

  萧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只能弯下腰和莫默一起把满地的东西收拾干净。看到莫阿姨哭红的双眼,萧琪心里难受极了,鼻子酸酸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出来。她上前握住莫默妈妈的手,安慰道,“莫阿姨您别哭了,这样会伤身体的,莫默看到您这样哭,她也会伤心难过的”萧琪知道,莫阿姨最疼的就是莫默,为了能让她有个完整的家,能有一个较好的生活条件,她甘愿忍受一切委屈,承受生活上的一切艰难困苦。

  听到萧琪的话,莫默的妈妈停止了哭泣,她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哽咽道,“谢谢你萧琪,你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只是…莫默的命太苦了,是我对不起她,我欠她和她哥哥的太多太多了。”

  “莫阿姨,您别这样说,您是那么爱他们,关心他们,您不需要自责,那些不幸的事,不是您造成的。不管莫默遇到什么事,只要有您在她身边,她就有家,她和莫峰哥就有家。”

  “是啊妈,你不要乱说,你才没有对不起我们呢,你知道吗,有你在我身边,我有多幸福,多快乐,多知足,我也为自己有你这样一个妈妈感到骄傲自豪,如果您再乱想,我会难过的,哥哥知道了,他会更难过的。莫默紧紧握着妈妈的手流着泪,哽咽道。

  “好了,妈妈不说了,莫默不哭了,萧琪也不哭了,我们都不要哭。我们要笑,要高兴,我们要向前看,生活会越来越好。我相信,上天是不会为难好人的。”莫默妈妈握着她们两个的手,强忍住泪水,笑了笑。

  “嗯,我们会好的”莫默和萧琪一起点点头。

  “萧琪,阿姨谢谢你和你的朋友们,一直以来对莫默的关心和帮助,如果没有你们我想莫默一定不会那么快乐。”莫默妈妈望着萧琪感激道。

  “莫阿姨,您快别这么说,莫默是我们要好朋友,无论我们帮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我们也为自己有莫默这样的朋友感到荣幸。”听到莫默妈妈这样说萧琪心里很难受。

  听到妈妈和萧琪的对话,莫默心里一阵酸楚,刚收住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其实,萧琪是打心里羡慕莫默的。虽然她后爸对她很凶,可她亲生的妈妈时刻都陪伴在她身边,理解着,关心着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她还有一个宠着她,在她哭泣时给她讲笑话,在她受伤时安慰她,别人欺负她时奋不顾身保护她的好哥哥。而自己呢,虽然是家里的独生女,可是爸爸妈妈总是按照他们的意愿安排自己的生活,他们从来不会问自己想要什么,过得开不开心,有没有好朋友,除了成绩,自己的一切他们都是漠不关心。有时候爸妈的管制让她感到压抑,甚至反感,可是,她从来也没有怪过自己的父母,因为她知道,父母这样严格要求自己,也是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这也算是另一种关心方式吧。萧琪相信,天下只要是为人父母都会爱护自己的孩子。只是爱的方式不同,像莫默妈妈那样的爱她懂,自己父那样的爱,她也理解。可是,像莫默继父那样的人,她不懂。虽然,莫默和莫峰不是他的亲生儿女,可是他们兄妹从小和他一起生活,他们尊敬他。孝敬他。他们兄妹从小都那么懂事,勤快,做事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唯恐惹他不高兴。莫阿姨贤良淑德,勤俭持家,对他也是百般容忍,从来都不会和他吵架,可就是这样,他依然对他们母子三人又打又骂。他这样做,只会让原本爱她妻子寒心,让原来尊敬他,孝敬他的孩子们远离他,甚至憎恨他。他没有儿女,为什么不能像一个父亲那样,去关心,疼爱他们呢?难道就因为他们兄妹不是他亲生儿女。所以他才那样对待他们?萧琪不懂,也不理解他这种做法和想法!

  此刻,萧琪只希望他们母女以后的日子会比现在好。毕竟,人活着,只要努力,总会有希望的。

  一切平静之后,萧琪和莫默才骑车子出去。

  萧琪知道莫默肯定还没吃早饭,便拉着他到一家小餐馆,吃了点东西。还说了许多安慰和逗她开心的话。莫默的心情才慢慢的好起来。

  “萧琪,每次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都是你在我身边陪着我,安慰我,鼓励我。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好了。莫默握着萧琪的手感激道。”

  “好朋友不必说谢谢,你这样说太煽情了,我会感到不好意思的,而且,你这样说会让我感觉我们之间很陌生,我会生气的。以后客气的话就别再和我说了,知道吗?”萧琪笑道。”

  “嗯,我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莫默点点头,两个人相视而笑,一切的感情都在不言中了。

  萧琪觉得,大千世界,茫茫人海,能够遇到一个知心朋友是一件不易的事。她还认为,朋友不一定很多,只要有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的朋友就足够了。而自己是多么幸运,能够遇到莫默、周涛、方伟和范飞扬这四个真正的好朋友。萧琪知道,他们每个人都和自己一样很重视和十分珍惜这份难得的友谊。

  “我们先去找他们谁呢?”走出餐馆莫默问萧琪。

  “今天是星期天,我猜方伟和飞扬一定在周涛家疯狂的玩儿游戏呢,他们三个是不会放过这样一个难得的星期天呢。”萧琪自信满满的推测道。

  “是啊,快中考了,学校每天让我们像拼命三郎似得学习,就连星期天都不肯放过,把大家都搞得紧张兮兮,叫苦连天的。今天也不知道校长大人发什么慈悲了,居然会放我们一天假。周涛他们三个还不抓紧这难得的机会疯狂的玩。”莫默苦笑道。

  “我猜……可能是因为上次张大爷建议校长撤掉打扫厕所的事,让他突然醒悟,举一反三。把过去那种拼命补课,大量布置作业来提高学生的成绩,以达到升学率的老方法中走了出来。其实,学校这样做只会让学生们更加厌倦学习,适得其反。只会为完成作业而完成作业,敷衍了事。我想现在校长大人是想开了。转变思路了,用新的教学方法来激发学生自身对学习产生兴趣。这样不仅能达到他的目的,而且事倍功半。”萧琪猜测道。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可真要感谢佛祖,阿弥陀佛了。”莫默双手合十,高兴道。

  “我看你要真正感谢的人不是佛祖,而是张大爷。如果不是张大爷,校长大人怎么会这么快明白这个道理呢。”萧琪笑道。

  “这么一说,我们也有功劳呢。”莫默突然惊喜道。

  “我们有什么功劳?”萧琪看着莫默一脸的迷惑。

  “要不是因为我们迟到,我们怎么会去找张大爷呢?要是张大爷不去找校长。校长怎么会这么快明白这个道理呢?要是校长不明白,我们怎么会休息呢?要是我们不能休息,怎么会有今天的好日子呢。所以说呢,说来说去,都是我们的功劳,多亏了我们的迟到,才成就了今天的美事。”莫默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按照你的思维逻辑,我们迟到反而没有错,而且还有功劳。而且这功劳还不小呢!”小奇笑笑道。

  “对呀,校长大人都说要感谢我们迟到呢。”莫默得意地笑笑。

  “你啊,真是个油嘴滑舌,古灵精怪的小怪物。”萧琪点一下莫默的头笑笑道。

  “不过说真的,张大爷不愿意去做官,却愿意在学校里待着,做一个小门卫,还经常解人烦忧,助人于危难。他长得慈眉善目,心肠又好。真的就像我们学校里的一个活佛呢。”莫默感慨道。

  “正所谓人各有志,张大爷这一生都奉献给了这所学校,这里就像他的家,他觉得待在学校里,看着这里的学生来来往往,心情舒畅,自在。至于名和利,也许他觉得都是身外之物吧。”萧琪笑道。

  “萧琪,你说的太对了。肯定就是这样的。”莫默看着萧琪佩服道,“你真是太聪明了。”

  “行了,我知道你很崇拜我,那我们现在赶快去看看那些被“佛祖拯救的人”,先在正如何“逍遥快活”吧。”萧琪苦笑下。

  “小的遵命,萧大侠。”莫默双手抱拳嬉闹道。

  “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萧琪笑着摇摇头。

  离开餐馆,两人边说边笑,不一会便来到了周涛家。

  果不其然,正如萧琪所说。三个人正在聚精会神的打游戏。

  “哎哟喂,你们三个的生活过得可真滋润呐。”看到他们那副痴迷的样子。莫默讥讽道。

  “你们两个来的正好,跟我们一起玩儿吧。”回头看她们俩一眼,周涛说了一句话,又赶忙盯在了电脑屏幕上。”

  “玩,玩,玩!你们三个就知道玩,没几天就中考了,你们还不抓紧时间学习。一点危机感都没有,真是的。”莫默走过去,把电脑关掉,眼睛瞪着他们道。

  周涛,范飞扬和方伟没得玩了,只好乖乖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说莫大小姐,至于吗?不就是中考嘛,小菜一碟。我看你是有点儿大惊小怪,杞人忧天了吧。”周涛轻松道。

  “周涛你小子也太嚣张了吧,别以为平时成绩好,中考就不会出问题了。”莫默白他一眼说道。

  “对我们的成绩这么没信心?真是让人失望。头疼啊。”周涛叹口气。

  “不是没有信心,只是以防万一而已。”莫默拍拍周涛的肩膀笑了笑。

  “那你们两个来找我们是不是已经有什么打算了?”范飞扬伸个懒腰看她俩笑嘻嘻的问道。

  “看她们是早有预谋的。”旁边的方伟也加一句。

  萧琪,看他们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样子,笑了笑,说道:“不错,我们是打算今天找大家一起到海边儿去玩儿,放松一下心情……”

  “哇塞,你这个打算简直太棒了。”不等萧琪说完话,三个人便从沙发上跳下来,欢呼道。

  “等一下!我话还没说完呢!”看他们高兴的样子,萧琪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有什么话没说?”三个人停止欢呼的动作,一起皱着眉头看向萧琪。觉得自己好像高兴的有点儿早了。

  “还有就是玩儿完以后,顺便到书店买些中考用的复习资料,大家回家以后没事儿多做些题型,相互学习,这样中考的时候多些底气,好让我们大家都考上理想的高中,你们同不同意?”萧琪知道大家学习成绩都不错。可是她觉得多努力些总是没错的。

  “同意,同意。”听完萧琪的话,三个人异口同声道。

  中考越来越近了,学习也越来越紧张,大家也在书山题海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而令同学们意想不到是校长大人居然在同学们最紧张最疲劳的时候让大家多休息了两天,还为每个即将毕业的学生准备了一份小礼物,这让同学们都兴奋不已,同时也为同学们减少了不小的压力。就这样,大家在玩时痛快的玩,学习时用心学习,不知不觉一个月已经过去了,中考也随之结束了,龙水镇二中也在这次中考中取得了建校以来最好的成绩。而萧琪几人也都如愿以偿的考进了同一所高中——华宇市第二中学,虽然不能与重点高中华宇一中学相比,但也是一中之后的第二所知名学校。

  毕业班的同学们即将离开自己学习了三年的母校了,校长特地为毕业班的同学们举行了一场欢送会,为大家拍照留念,每个同学在离开时都依依不舍。萧琪、莫默、方伟、周涛和范飞扬特地去看望了张大爷,离开时大家都泪眼婆娑,张大爷倒是很高兴,还一再叮嘱大家,无论到了那里都要努力学习,争取考上更好的大学,饮水思源,回来为家乡做贡献,为祖国做贡献。

  在中学时代的快乐时光,就到此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接下迎接萧琪他们的又会是怎样的生活和经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