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韶姐她申请独美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作者: 卿浅 更新时间: 2024-06-17 19:42:20

连载中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甜燃爽+双疯批+非遗传承+家国大义】
夜挽澜的身体被穿了,穿越者将她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后甩手走人,她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却又被困在同一天无限循环999年。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一切都会重来,被逼成了一个掌控无数技能的疯子。
脱离循环那天,面对残局,所有人都笑她回天无力,直到她的前世今生无意被曝光——
夜挽澜从十丈高处轻功跃下,毫发无损
有人解释:她吊了威亚
夜挽澜一曲《破阵乐》,有死无伤
有人辩白:都是后期特效
夜挽澜再现太乙神针,妙手回春
有人掩饰:提前写好的剧本
此后,失落百年的武学秘法、缂丝技术、戏曲文艺重现于世……
为她疯狂找借口的大佬们:……
能不能收敛点?
他们快编不下去了!
·
夜挽澜忽然发现她能听到古董的交谈,不经意间掌握了古今中外的八卦。
【绝对没人知道,天启大典在凤元宝塔下埋着】
次日,华夏典籍天启大典问世。
【我可是宁太祖的佩剑,我不会说太祖的宝藏在哪儿】
隔天,国际新闻报道宁太祖宝藏被发现。
后知后觉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古董们:???
夜挽澜伸出手:我带你们回家
·
我神州瑰宝,终归华夏
新的时代,她是唯一的炬火
他以生命为赌,赌一个有她的神州盛世

001 时间循环

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卿浅 30 2023-03-09 19:10:25

  天地幽蓝,星疏云散。

  夜挽澜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因为被一个外来的灵魂占据了!

  耳边是无数嘈杂的声音,她被扭断了右手指骨扔进了湖里,再醒来是半小时后。

  “夜小姐,您醒了。”站在床头的是周贺尘的秘书,他公式化地笑,“您的手折了,但先生不允许您在认错前进行治疗,您需要明白他的苦心。”

  夜挽澜神情漠然,她缓缓地握了下左手。

  这么久了,外来的灵魂终于离开了,她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您的表情又错了,请您时刻记着嘴角两边发力,露出微笑。”秘书又说,“您笑起来的时候会更像韵忆小姐,也能更得先生的欢心。”

  “还有一件事情,您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先生不喜欢死缠烂打、厚颜无耻的人,您——”

  “咔!”

  夜挽澜接好了自己的手指骨。

  秘书的话戛然而止。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女孩,只见她抓起一件外套披在肩上,起身下楼。

  愣了有一秒,秘书很快跟上,他叹息一声:“夜小姐,您虽然像韵忆小姐,但始终不是她,在先生这里没有特权,再闹下去这对您没有好处,您吃得苦还不够吗?”

  周贺尘可以为了给盛韵忆过生日从北半球跑到南半球,放弃商谈会议,但夜挽澜没这个资格。

  今天的夜挽澜有些反常,但秘书并未多想,他朝着别墅门口走进来的人恭恭敬敬地问好:“秦先生,您来了。”

  秦先是周贺尘的发小。

  他抬了抬下巴:“她是怎么回事?”

  秘书目光怜悯:“夜小姐正闹脾气离家出走呢。”

  这种手段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两年前,夜挽澜跟在周贺尘身边后,一直忍伏低做小,偶尔自尊心上来了主动离开,可只要周贺尘一句话,她还是会心甘情愿地回来,毫无尊严。

  秦先咬着烟,漫不经心地笑:“闹脾气?”

  整个江城都知道夜挽澜只是盛韵忆的替身。

  原本她还能以一个替代品的身份继续陪在周贺尘身边,可一个月前,正主盛韵忆从国外学成归来,夜挽澜这个替身立刻失去了价值,只是她并不死心,依然纠缠不休。

  但夜挽澜千不该万不该对盛韵忆动手,害她右手差点骨折。

  盛韵忆是他们这个圈子的学霸兼画家,男男女女都以她为榜样,是所有人的白月光。

  秦先也不例外,自然不可能放过夜挽澜这个罪魁祸首。

  今天零点,他们几个兄弟姐妹以周贺尘的名义将夜挽澜约出来,断了她的手指,把她推下水,替盛韵忆报仇。

  水珠还顺着女孩的发梢往下滴,晚风忽来,吹乱发丝,朦胧的水雾散开后是绝丽的眉眼,瑰姿艳逸。

  漂亮的眉梢眼底却透着几分冰凉的凛冽,像是寒风中摇曳的荆棘玫瑰,冷香混合着杀伐血气,让人心尖一颤。

  她目光淡扫,仿佛尘封已久的美就此苏醒,撼动凡世。

  叶落无声,片刻寂静。

  秦先一顿,一时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么一张脸。

  他怎么会认为一个替身比正主还美?

  荒唐。

  秦先心头烦躁,见到女孩停下脚步,转身向他走来。

  他挑了下眉,笑意不明:“怎么,想通了来道歉,我可不会——”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十分清晰。

  夜挽澜口吻平淡:“怎么断了?”

  不等秦先反应,他的右手也被扣住,又是一声裂响。

  “这只也断了。”

  十指连心的疼痛让秦先腿一软,他跪在地上,身子不断地发抖,竟是疼得连惨叫都无法发出。

  他脸色煞白,不敢置信。

  夜挽澜又踩在他的脚踝处,两声脆响后,她微笑:“怎么都断了。”

  更加剧烈的疼痛如浪潮般汹涌澎湃而来,秦先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女孩大步离开,背影如刀。

  秘书也惊呆了,好半晌,他才手指颤抖地联系周贺尘:“先生,出事了……”

  **

  别墅外,夜挽澜唇边的笑敛去。

  她有一个秘密,她的身体在她十四岁那年被穿了。

  这四年,夜挽澜看着穿越女将她平静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

  穿越女想当模特,于是放弃学业进圈走秀。

  穿越女喜欢周贺尘,签下替身协议。

  穿越女瞧不起她叔叔一家,让她众叛亲离,无法归家。

  最后,穿越女不想玩了轻飘飘地离开去找新的生活,她才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

  可未等她收拾残局,她又被时间困在了同一天,无限次轮回。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都无法来到第二天。

  她做事不用考虑任何后果,但同样也无法和其他人建立联系。

  因为等到了零点之后,除了她的记忆外,一切都会重置,她会重新回到5月18日的零点,重复一模一样的开端。

  她已经重复这一天整整九百九十九年了。

  从最初的暴躁到平静再到漠然,夜挽澜终于习惯,开始利用她的无限次重生充实自身。

  她走遍了江城以及周边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记得每一个时间点发生的大小事情,更精通无数技能,百种语言。

  九十年前她开始学习文物修复和昆曲陶冶情操,以此压制杀性,只是生活依然乏味,没有尽头。

  夜挽澜将头盔戴好,骑上摩托绝尘而去,执行一天的计划。

  练字、习武、画画、唱戏……

  最后一曲结束,天已暗沉。

  “轰隆隆——”

  乌云汇集,雷鸣声仿佛要劈开天幕,闪电与霓虹灯的光交织成海,雨雾吞噬夜色。

  有点冷。

  夜挽澜拢了拢外衣,订了家酒店过夜。

  刷卡开门后,她脚步一顿。

  窗户大开,狂风涌进,房间里已有一个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男人。

  他靠在床上,侧对着她,身形完美,线条精韧流畅,只是背影就彰显着力与美感。

  几缕鬓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两侧,修长有力的小臂上青筋显露,显然在忍受着极大的折磨。

  夜挽澜退出去又看了看门牌号:“这好像是我的房间。”

  男人唇紧抿,声音沙哑地吐字:“出、去!”

  夜挽澜走进来,关上门。

  一个迷路的陌生人对她枯燥的人生来说十分有趣,她很珍惜这样的时光。

  毕竟她已经废了秦先三十多万次,他的每一根骨头都被她碎过,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了。

  夜挽澜不紧不慢地上前,弯身捏住男人的下巴,抬起他的头。

  是一张让人惊艳的脸,堪称颠倒众生也不为过。

  月光将他的眉眼染成银白色,他紧蹙着眉,眼神迷离,带着某种破碎感和危险美。

  夜挽澜眉梢微抬。

  江城的很多人她都见过,可她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

  “嘭!”

  男人忽然动了。

  他的眼神仍然不清明,但攻击迅猛,招招毙命。

  夜挽澜眉目不动,也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反击,游刃有余地接下每一招。

  “砰!”

  “叮铃铃——”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夜挽澜空出一只手按下接听键。

  通话开启,周贺尘冷冽的声音传来:“夜挽澜,欲擒故纵对我来说没有用,十分钟后滚到医院来。”

  夜挽澜没应,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误闯她房间的男人身上。

  他像是耗尽了力气,停了下来,用湿漉漉的眼眸看着她。

  男人的瞳孔涣散,神智不清。

  夜挽澜的手已经扣住了他的咽喉,将他禁锢在床上,动弹不得。

  男人眼睫微动,容色苍白,犹如冷瓷,他忽然找到了一个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攻击角度。

  他微仰起头,吻上了她的唇。

  准确地说是咬。

  双唇冰冷,触碰的瞬间却似有野火燎原而起,错落的呼吸滚烫。

  夜挽澜的下唇被他咬出了血。

  这血似乎让他安静了下来,他喘息了一声,闭上眼靠在墙上。

  良夜很静,男人破碎的呼吸声十分清晰,像是羽毛钻进心底来回跳跃。

  手机那头静默片刻。

  三秒后,周贺尘冷冷地问:“夜挽澜,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