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第八章 她宁愿要排骨

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夏染雪 2088 2021-04-13 09:05:47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天上下红雨了?

  “我家里就两个人,不是靓靓做的,还能是谁?”

  周兰平一点也不喜欢别人小看她的女儿,别人的孩子再好,那也都是别人的,自己家的再不对,那也都是她的宝贝,再说,她家的靓靓又不是真的一无事处,这不,红烧排骨做的多好吃的。

  她大摇大摆的,也是脸面有光的,端着碗就去了王婆婆那里。

  王婆婆家的孙子,王东东见到了排骨,都是流起了哈喇子,直接一手就抓了上去,王婆婆想要阻止,也都是没有来的及,王东东几乎都是狼吞瞳咽的啃着排骨,这吃着嘴里的,还要看着碗里的,生怕别人再是多拿一块。

  “唉……”

  王婆婆还能说什么,这都是吃进肚子里面,总不可能吐出来吧?

  “王阿姨还跟我客气什么?你也没有少给我家东西,我吃你家的饭,这几十碗的排骨都是不够的。”

  周兰平就知道王婆子想说什么,连忙也是先打断了她,不然一会儿,若是推来推去的,黄花菜都是要凉了。

  “看你客气的,都是邻里的,你不帮着你,还能帮着谁?”

  王婆婆嘴里虽然如此说着,可是一见小孙子吃的香,这眼睛都是要笑没了,这孩子最近可是挑食着,给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现在好不容易吃的这么香的,她可不能从孙子的嘴巴里面夺食。

  “王阿姨,那我先是回去了,至于这碗……”

  周兰平还想着自己的碗,她家的碗可没有那么多的,少了一个,好像都没东西盛饭了。

  “碗我一会给你送去啊。”

  王婆婆看着这肉汤也是香的,一会的拿馍馍蘸着吃,再是洗干净还给人家。

  笑呵呵的王婆婆送了周兰平出来,还硬给周兰平手里栋塞了一个大苹果,这年头,苹果可都是稀罕的东西,王婆婆家里能有大苹果吃,还是因为王婆婆家的儿子是在省城那里工作,时常可以拿回来一些稀罕的东西。

  这个大苹果本来周兰平是真的不想要,要人家这么的贵的东西,她实在也是受之有愧,可是一想起刘靓,就只能厚着脸皮将苹果给拿了回去。

  她将苹果藏在了袖子里面,几乎都是像当贼一样,跑到了自己家里,等到她将门关上之二,这才是拍了一下胸口。

  “靓靓,你看妈妈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她就像是献宝一样,将袖子里面的大苹果拿了出来,放在了刘靓面前,“你装在书包里面,明天拿去学校吃。”

  而她讨好的望着女儿,就怕女儿会拒绝。

  刘靓伸出手,拿过了那个苹果,却是有些若有所思。

  这个年代水果很贵,尤其是他们这里,本来就是不产苹果之类,所以这时的苹果,也真的不是他们这样家庭能吃的起的。

  有可能这么一个苹果,都是可以买到一斤的排骨。

  一个苹果一斤排骨。

  经过一百块能买二斤肉的年代,现在的肉价怎么都是让她眼红。

  如果可以,她想要排骨,而不是苹果。

  她将苹果拿到自己的面前,也是闻了一下味道,苹果皮有些皱巴,可能也是放了许久,不新鲜,可是味道应该不差,是香甜的苹果味。

  还有,明天上学吃,她似乎还没有告诉周兰平,她不想再去那个学校了,有那样的一个处处针对她,也是看不起她的老师,她为何还要去?

  不过这些事,她还没有打算告诉周兰平,她想要安静上几日,也是要冷静一下,目前的她,还想要弄明白,自己为何重生的原因?

  而不管是什么原因。

  她感激上苍,可以再让她活一次,活在有妈妈的年代里面。

  “靓靓,你不进去写作业吗?恩,咱家碗不多了。”

  周兰平小心的问着刘靓,这不像她的性子啊,昨天还摔门摔碗的,家中的碗都要被她给摔光了,今天还要摔什么?

  能不能不要再是摔碗了,再是摔下去,家里真的就没有碗可以用了。

  刘靓站了起来,刚是准备走之时,却又是转过了身,将苹果拿了起来,虽然是一个蔫巴的。

  而周兰平一见的刘靓将苹果拿走了,不由眼睛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喜欢就好,是啊,喜欢就好,难得的这孩子的还有喜欢的东西,她没本事,给她买什么好东西。

  好不容易的,这孩子有个喜欢的,她也是跟着高兴,比起自己吃都是要高兴。

  而等刘靓关上自己的房间门后,周兰平这才是拿过自己带回来的东西,放在了桌上,将里面的学生作业,还有课本拿了出来。

  她要改完这些作业,还要备好明天的课。

  一盏小小的灯,并不算是明亮,这盏灯已是陪了周兰平许多的时间,她就是就着这盏灯,已是当了近十年的小学老师。

  门再是轻轻的打开,刘靓站在门口,手中还是拿着那个焉巴了的苹果,眸色微深。

  一盏小小的电灯,也是将一张桌子照的有着几分的明亮,周兰平还是坐在那里整理着明天的要上的课,而此时的时间,都是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左右了。

  家中并没有电视,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声音,就只有她手中的笔不时的触在纸上沙沙的声响。

  而她的太过专心,以至于都是没有听到那一声门响声。

  直到一个碗摆在她面前。

  她这才是后知后觉的抬起了脸,而她一见刘靓与她相似了五分的脸,不由的也是跟着咧开嘴角一笑,她现在才是知道,为何对徐佳佳独少了那一种亲切感。

  原来少了一份血脉,少了一份相似,也便是少了亲切。

  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是感激,也是感动。

  “你怎么还没有睡?”

  周兰平都以为刘靓早睡了,小孩子家的,也都是熬不住夜,而刘靓向来都是睡的早,至于作业她也不让她这个当妈妈的管,想来也是做完了才对。

  “一会就睡了。”

  刘靓将碗向周兰平面前推了一推,微垂下来的眼睫,也是挡住了过多的东西,当她现是抬起眼皮之时,又是那种清澄如水的黑眸,黑眼珠比起别人大,也是比起别人黑,所以才是显的幽暗,也是有些摸不清她的心思。

  “这个你喝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