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第七章 我家靓靓做的

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夏染雪 2104 2021-04-13 09:05:02

  “喜欢就学了,只是个人爱好。”

  刘靓不愿意多提那些过去的事情,对她而言,过去了便是过去了,活在当下不好吗,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现在的她还活着,妈妈也是在。

  两世为人的她,早就不是那个单纯的小女孩了,她长大了,她也是沧桑了,所以那些小女孩才有的脾气,也不是不适合她了。

  她的性子已是变的内敛,甚至还是内敛到了有些无心的地步,所以她想起过去自己受过的那些,早就已经不会哭,而是压制,是习惯。

  她站了起来,再是走进了厨房里面。

  “靓靓,不用了。”

  周兰平其实是想说,不用再是做了,这些菜,他们母女两个人吃不完的。

  可是刘靓人已经进到了那个小厨房里面,等她出来之时,手中已经端着一个很大的搪瓷碗,碗里面都是烧排骨。

  周兰平的肚子其实已经是吃撑了,可是她一闻到排骨的味道,却不由的再是咽了一下唾沫,刚才那种味道,绝对的就是唇齿留香,她又是想吃了怎么办?

  她还以为自己对于吃的没有多大的欲望,吃什么都是行,只要可以填饱肚子,哪怕是天天馒头和咸菜,也是都是无所谓,毕竟以前她就是这么过来的,还不是长到了这么大,还不是活过了半辈子,而且身体也是健康,更是不生什么病,不然的就她这么一点的工资,怎么可能养活住自己。

  可是现在这些排骨,却是让她有种哪怕是肚子撑死,还是想要吃一块的冲动。

  “靓靓,妈妈真不吃了。”

  周兰平连忙摇着手,再是吃下去,她都感觉自己罪孽的很。

  “给那个眉角有痣的婆婆,咱家一直都是拿着人家的东西,真不用回礼吗?”

  刘靓掀了掀眼皮,只拿别人,却是不还的,不是她,上一世,去看她这个半死不知的,心疼她这个没爹没妈,又是离死不远的,没有几个人,其中就有那个婆婆。

  欠她的,她会记着,可是她欠的,她也不可能真的就会忘记。

  周兰平一愣,竟是被女儿的话说的羞愧不已。

  才来了半年的刘靓都是有此感觉,而她的羞耻去了哪里?

  若说王婆婆对谁最是照顾,还不就是她,可是她还没有想过要给王婆婆一些什么,其实也不是没有给过,只是王婆婆不要,所以到了现在,王婆婆还真的没有收过她的任何东西。

  可是这吃的不同啊,王婆婆定是会收的。

  “你要将这个给王婆婆?”

  周兰平不信的再是问了一次。

  “恩,”刘靓将碗再是向周兰平那里推上了一推,“趁着现在还是热着。”

  周兰平伸出手,端过了那碗排骨,那妈妈这就给王婆婆送过去。

  刘靓再是点了一下头,眼瞳十分的黑,黑夜总是可以隐藏很多的东西,而她的眼中又是隐了一些什么,也便只有她自己知道。

  周兰平端着碗走到了门口,只是,她很快的,却又是停下了步子。

  “靓靓,你在他们家……过的还好吗?”

  刘靓勾起了唇角,有些微笑溢于了她的唇角,满的却是有些凉。

  “过的好不好,妈妈会知道的。”

  这一句妈妈,让周兰平的眼眶瞬间又红了。

  这句妈妈是在喊她吗,这个孩子终于也是愿意叫她一声妈妈,也是在开始接受她这个妈妈,是不是?

  只是她这一抬头,却是发现刘靓已经进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她好像错过了最适合的时候。

  不急,她给自己打着气,如此大的变化,不要说一个才是十二岁的孩子,就连她这么一个大人,哪怕是到了如今,其实也都是没有缓过劲来。

  而她低下头,再是看着自己端在手中的搪瓷碗,不由的再是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这个还真的就是香啊,要不她再是留下几块?

  不过最后她想想,还是算了,这怎么都是感觉从别人的嘴里夺肉一样,虽然说现在的这肉还是同她们姓的。

  她端着排骨去了王婆婆那里,她家住二楼,也是她的好运气,抓号的时候,她洗了好几回的手,总算的抓到了一个好的楼层,那时抓到了五楼六楼的,也不知道为此掉了多少的眼泪,而王婆婆就在二楼的第一家,平日之时,对她这个当邻居的多有照顾,当初家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她一个人六神无主,若非是王婆婆在,还少不知道有多难?

  现在不管怎么样,她的孩子回来了,她哪怕是一个人,也都会养大女儿,不然让女儿比别人少了什么,差了什么?

  她小心的端着碗,向王婆婆家门前走去,这时正是各家做饭的时候,可以说,她们家吃的是最快的,因为刘靓提前的将饭给做了出来,她们母女哪怕是吃完了,可是很多的人家,现在才是煮着饭,她端着这一碗的排骨走过,也不知道是大家的嗅觉太好,还是说,这碗排骨实在太香,飘出来的那种香味,让众人都是不由的嗅觉发紧。

  “周老师,你这碗里是什么啊?”

  有一个人实在有些忍不住的问着。

  周兰平不好意思的笑着,脸上的也是露出了一个酒窝,年轻之时,必也都是一个极美的女人,可是,是什么将这样一个女人变成了如此苍老,才是三十来岁的年纪,却如四五十岁一般,就连头发都是早早的白了一半。

  “红烧排骨,我家的靓靓做出来的。”

  “你家靓靓做的?”

  这可不是一个人想要问的,那刘靓会做饭吗?

  她怕是连烧个热水都是不会,就连内衣裤都是周兰平洗的,周兰平都是将那丫头给惯坏了,就像是惯着前面的那一个,可是前面的那一个,聪明长的又好,就算是惯他们也是感觉不亏。

  可是换回来的这个,又笨又丑,性子又是不怎么讨喜,见了人就连话也不是说,还爱用白眼去翻人,谁家要是摊上这么一个丫头,还不给愁死?

  若是不亲生的,谁要啊,也是难怪的,都是养了十几年了,从小养大到,不要说人,哪怕是小猫小狗的,都会养出感情了,可是人家偏生的,就将人给送了回来,还不就是这个又蠢又笨。

  而又蠢又笨手的人,怎么可能做的出这么好吃的红烧排骨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