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第二章 她回来了

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夏染雪 2130 2021-04-13 09:01:44

  她猛然的睁开了双眼,耳边也是有些模糊的声音产生,而眼前也是一些泛白的光景,有人在生气的说着什么,也有很多人的呼吸声,以及不少人身上的气息。

  突的,有什么砸到了她的额头上面,也是带来了的顿实的一阵疼痛。

  她伸出手,摸了摸了自己的额头,垂下的眼睫,也是落在面前半截白色的粉笔头之上,刚才就是这个东西砸到了她。

  而她呆呆的望着那半根的粉笔头,仍是不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又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有额头上方仍是清楚而来的疼痛,也是在告诉她,她现在并未是在做梦。

  啪的一声,有一只手拍在了桌子之上,而她抬起脸,对上的就是一个女人张大的嘴,还有她的嘴开开合合间,那些不时的喷散在她脸上的唾沫星子,以及浓重的口气,这是吃了大蒜还是什么,熏人。

  “刘靓,就你这样的成绩,怎么有脸呆在我的班上,你看看你考的什么东西,一头猪都是比你聪明,如果不是你妈跪下来求我,你以为你还能呆在在这里,坐在这么的崭新的教室里面,听着名师的课程,再是有着这么优秀的同学。”

  “你这种人就只配做地下人人厌恶的老鼠,只能趴着能不能站着。”

  那女人的嘴再是张张合合的,骂出来的话也是越来越是难听,这到底有多少的深仇大恨,都是要将人的祖宗八代给了骂光了。

  再是啪一声,那只手直接就从桌子下拿出了一个书包,往地上一砸,书包里面的书也是掉了一地。

  “滚,你马上给我滚,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

  被指着额头的刘靓仍是睁着一双极大的眼睛,那双眼睛从迷茫,到了清醒,最后却是将所有的光线都是聚于了一点,而后泯灭了所有的一切。

  她缓缓地蹲下了身子,然后将掉在地上的书一本一本的捡了起来,再是装在了书包里面。

  “滚!”

  再是一个滚字,从那个老师的嘴里吐了出来,接下来的,似乎还有其它人的闷笑之声。

  刘靓捡起自己的书包,拍了一拍,紧紧的抱在了怀里,而后走了出去,当是她出去的瞬间,教室的门也是跟着砰的一声关上。

  而她的步子只是微微的顿了一下,便是抱着自己的书包,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右拐,有台阶。

  下台阶,向前直走,是学校的大门。

  只是当她出了学校的大门之时,却是停在了那里,然后转身,也是望着面前这座,陌生且又是熟悉的学校。

  她伸出手,轻轻摸着自己的脸。

  原来她回来了。

  回到了她被徐家送回来的时候。

  突的,她感觉自己的眼睛一片冰凉,鼻子的也是酸涩难忍,用力的,她用手背将自己的脸上的眼泪抹了干净,然后朝着自己的记忆中的家里走去。

  这世间能被她称为家的,就只有那里,这世间被称为家人的,也就只有那一个人。

  这世间,最爱她的,也是她。

  “靓靓,你放学了啊?”

  一个老婆婆见着刘靓回来,不由的也是出声问道,这不才是上学去了吗,怎么的就回来了?

  刘靓眨了一下眼睛,可能时隔的记忆太久了,她一时间想不起来,这个婆婆是谁,叫什么名子,记忆中,是个很好的人,有了好东西时,时常会给她家中送去一些。

  “我……”

  她张了下嘴,却是有些习惯不了自己能出声的时候,感觉喉咙里面,像是被卡着什么一般,有口难言,也是有言不发。

  “妈,你跟她说什么话?”

  一个女人拉住了老婆婆,嘴里也有些酸气道。

  “人家可是千金大小姐,有钱人家出来的,住不习惯咱们这里,也是不习惯吃咱们这里的饭。”

  老婆婆连忙拉住了那女人,也是让她别再是说了。

  当是两人走远之后,还是站在原处的刘靓,隐约的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你以后别再这么说了,孩子哪有坏的,她只是不习惯。”

  “我看她一辈子也是不习惯,天天要吃好的,衣服也是要穿好的,还真当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吗?”

  老婆婆再是叹了一声,“我不就是可怜兰平吗?她是个不容易的,好不容易养个女儿,养大了,结果成了别人家的,那个没良心的,也是跟她离婚了,现在就只有这么一个,这个要再是不要兰平了,那她还能活吗?”

  “妈,这个我看也是一个养不熟的,平姐这辈子,都是被这孩子给害了啊。”

  两个人后来还说了什么,刘靓已经听不清楚了。

  她转过身,然后走到一扇门前,这里是那种老旧的筒子楼,一层住着好几户人,共用着相同的厕所,大多的人家都是在自己的门口摆上了炉子做饭,每到了饭点之时,什么气味都能飘出来,尤其住厕所边的,这边在哗拉的炒着菜,而那一边有可能是在冲水上厕所。

  刘靓在书包里摸了半天,这才是摸出了一把钥匙。

  原来还是没有忘记的。

  她对着钥匙自言自语着,声音有些涩,就连她的心也是相同,而她都是有许久不曾开口说过话了。

  打开了门,她提着书包走了进去。

  筒子楼的房子并不大,总共下来也就是五十来平方,就只有两个小房间,一个小客厅,因为是在边上,所以还能在窗户那里隔出一个小厨房,到是不用跟着别人一样,要在外面做饭吃。

  客厅里放着一套旧的椅子,椅子上面都是用布盖着,虽然是旧,却也是温馨干净。

  她走到桌子那里,坐了下来,这一坐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直到了她再是动了一下手指,而后用力的握紧成拳。

  桌上摆着一个开水壶,她伸出手,掂了一下,里面的水是满着的,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水应该是早上才是烧好的,倒在杯子当中,也是有些烫嘴。

  她棒着杯子,吹着杯子里面的水,眼睫似乎被这些热气,熏起了一层水珠,微一眨,也不知道碎在了何处。

  她仍是捧着杯子,不知何时,却已经泪流了满面,直到她再是抬起脸,看到了墙上挂着的那一幅老式的日历。

  1996年九月三十日。

  这一年,她十二,是从徐家回来的……

  第一年。

  那怕是轮回了两世,她仍是清楚的记得,这一年,她从徐靓,变成了刘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