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80章 二流亡之路22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3030 2021-06-11 00:00:00

  傍晚,气温慢慢降下来,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之前时羡鱼只去过公园和医院,来回都是笔直的大路,干干净净,道路两边也没什么人,现在跟着林渊在大街小巷里穿梭,深入生活区,才发现绿洲不只有井然有序的一面,也有鱼龙混杂的一面。

  平平的土房屋檐外伸出五颜六色的遮阳布,地上堆积着箱子和杂物,各式商品摆在灰扑扑的毯子上,街头小贩有的高声叫卖,有的懒散躺在地上……汗味混着沙土气息扑面而来,让时羡鱼有种进入乡镇集市的错觉。

  集市上的人很多,秩序混乱,有人拉着一车货物在路上横冲直闯,林渊手疾眼快揽过时羡鱼的肩,险险避开拖板车上货箱突出的尖角,垂眸问她:“没事吧?”

  “没事……”她左右看看,小声问,“那个人在哪?”

  “他就在这一带活动。”林渊皱眉望向远处,“也许是还没来,我们先在附近找找。”

  时羡鱼点点头,“好。”

  与这里的人相比,她长得太水灵,一些闲散懒汉在路过时,有意无意的往她身上蹭。

  林渊皱了皱眉,抓起她的手腕,带进自己怀里,目光不悦的扫了眼四周,那些人终于有所忌惮。

  时羡鱼缩在他怀里闷不吭声。

  有点不大自在,但……还蛮有安全感的。

  她慢慢习惯了,在他怀里大着胆子挺直背,抬起头,从容不迫的打量道路两侧的商贩和货物。

  这里卖的东西都很奇怪,叫不上名的块茎植物,或是一些结晶体和石块,还有不知从哪里淘来的废旧金属零件,乱七八糟的。

  林渊在一个卖护具的摊子前停下脚步。

  他看中了一张黄金面具,不知道能不能改成半边面具,用来遮住他那半张丑脸倒是正好。

  虽说他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但也不希望自己的脸总把她吓着,正想开口问价,怀里的时羡鱼却激动的扯了扯他的衣服。

  林渊:“?”

  时羡鱼真的被惊到了,她指着摊位上堆起来的金块,小小声的问林渊:“这是真的金子吗?”

  林渊看了眼,淡然道:“嗯,黄金的延展性不错,适合用来打造护具,给点材料费和手工费,老板就能帮你做一件。”

  只不过绿洲战队里有材质更加轻便耐用的护具,这些黄金制品,通常只有民间野队买来用用罢了。

  时羡鱼的认知受到巨大冲击!

  这可是黄金啊!

  黄澄澄的金子啊!

  居然像卖菜一样堆在街边卖!

  “这……这得多少钱呀?”她有些忸怩的问道。

  林渊微愣,没想到她会喜欢矿石,不禁问:“你喜欢什么款式?”

  “不用什么款式……”她不大好意思的指了下摊位上的黄金,“就,就这么一块,就挺好的……”

  林渊想了想,拿出自己带的一壶水,递给看摊子的老头:“这壶水能买多少?”

  老头问他:“什么品质?”

  “B级过滤,战队统一配发的直饮水。”林渊回道。

  老头拣了一块成色不错的金条,递给林渊。

  林渊没接,指着旁边的黄金面具道:“再加半张面具,按照我的脸型做。”

  老头点头答应了,说道:“明天的这个时候来取货。”

  林渊从对方手里拿过金条,放进时羡鱼怀里,分量不轻。

  时羡鱼咋舌,看来这壶水是真的很值钱,否则老头不会答应得这么利索。

  ……不,不对,准确的说,是这里的金子太便宜!

  “明天……”她抿了抿唇,眼神期待的看林渊,“明天,我能和你一起来吗?”

  林渊看她一眼,虽然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对黄金感兴趣,但还是点了下头,“可以。”

  时羡鱼朝他粲然一笑,发自内心的感到幸福!

  明天!——啊!明天她一定要带好多好多水来换金子!

  林渊见她高兴,嘴角也不禁上扬。

  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面孔,他脸上的笑容收起,沉声道:“他来了。”

  时羡鱼微愣,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见前面不远处,一个拄着拐棍的瘸腿男人停在摊位前,看样子正准备摆摊做生意。

  比照片里的模样瘦削得多,胡子也更长,但是脸上那道疤改变不了。

  林渊立即快步走过去,“你是陈豪吗?”

  对方正在整理商品,听见林渊的声音,狐疑的抬起头,看了过来。

  “你们是谁?”他的神情里满是戒备。

  林渊直接说明来意:“我们来找你打听一个人,几年前你有没有去过清河绿洲,带走了一个女人?”

  陈豪的脸色变得难看,“几年前的事谁还会记得,你们不买东西就赶紧走,别影响我做生意。”

  时羡鱼忙道:“我们正在找你带走的那个女人!如果有线索,请务必告诉我们!”

  “不知道!”陈豪不耐烦的撵人,“要找人自己去登寻人启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记得带过什么女人!”

  时羡鱼没想到他会是这种态度,不禁有些生气,“你自己掳走的女人,你怎么会不记得?!是担心我们找你算账所以不敢承认吗?就算你不承认,也赖不了账!人明明就是你带走的!”

  附近的商贩和路人都望了过来。

  “你他妈少胡说八道!”陈豪急躁的说道,“我虽然负伤退役,但是从没做过任何违反战队规定的事!你们找错人了!”

  怎么会找错?

  妈妈被带走时的情景,一定深深刻在陆梨脑海中,所以她才会见到照片第一眼,就断定是这个男人,连一点点犹豫都没有。

  不可能找错!

  时羡鱼直直盯着陈豪,想要找出一丝破绽,好撬开这个男人的嘴。

  这种人常常在外出生入死,嘴硬脾气也硬,恐怕很难被威胁到。

  她咬了咬唇,心想威逼不行那就试试利诱,于是说道:“之前到底是不是被你掳走,我们可以不追究,只要你能提供线索,告诉我们她的下落,我可以给你……”

  时羡鱼指向他摊位上近似油漆桶的货物,“这种桶,我可以免费给你用水装满。”

  陈豪愣了愣,狐疑的上下打量她和林渊,似乎不大相信他们拿得出这么多水。

  他谨慎的问:“水是什么品质?”

  “不会比B级低。”时羡鱼对自己的水有信心,来之前她在空间里放了五百大桶纯净水,完全够用了。

  陈豪考虑片刻,问:“我怎么知道你们不是骗我?”

  林渊不耐烦道:“骗你,你没损失,但如果是真的,你白赚几桶水,你最好考虑清楚了。”

  陈豪神色纠结,望了望四周围观的人,他眉头紧皱,压低声音对时羡鱼和林渊说:“我确实从清河绿洲带过一个女人,但不是掳走,是她付我运费,雇我送她去附近最大的绿洲。”

  时羡鱼愣住。

  怎么……不是被掳走的吗?

  “你确定没弄错?”她直直注视着陈豪,“是在清河绿洲遇见的吗?”

  “不会有错。”陈豪摇头,“我记得很清楚,三年前我去那附近回收资源,当时清河绿洲的水已经不多了,许多居民都搬走了,只剩下一些穷的病的老的留在城区,想走却走不了。有一个带孩子的女人找上我,说想坐我的车去更大的绿洲。”

  他仔细回忆,慢慢说道:“这世上最值钱的就是孕母,我看她抱着孩子,就立刻答应了,毕竟战队有规定,一切利益都不如孕母的生命安全更重要,如果能护送孕母回绿洲,说不定战队还会给我颁发奖章,但是她到绿洲后很快就消失了,也没去医院接受孕母的评估检测,至于现在在哪,谁知道呢……”

  “她……抱着孩子?”时羡鱼糊涂了,哪来的孩子?

  “对,一个婴儿。”陈豪用手比划了下,“估计不到一岁,还在喝奶。”

  时羡鱼有些懵,如果陈豪说的是真话,那么会不会是陆梨记漏了?……又或者,是陈豪记错了?他带回来的女人,到底是不是陆梨的妈妈?

  “那个女人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她去了哪里,现在我全说出来了。”陈豪注视着时羡鱼和林渊,“希望你们信守承诺,把答应给我的东西给我。”

  林渊皱眉道:“我们需要知道她在哪,而你说的这些,依然没有提供任何线索。”

  陈豪微恼,“喂!我只是负责送她过来,难道还管得了她呆在哪儿?!再说都已经过去三年了,说不定她搬去其它绿洲了!”

  时羡鱼问:“那你知道她叫什么吗?”

  陈豪哼了一声,“嗯,我知道,她叫余静。”

  “确定是真名吗?”时羡鱼又问。她现在和林渊一样,也有点不相信这个人,既然女人心存戒备,又怎么会轻易透露真名?

  陈豪笑了笑,神情里有点洋洋得意,“我把她送到绿洲,门口有个男人接她,当时喊她的名字就是余静,后来在门禁处登记表格,我特意偷偷瞟了眼,她写的名字也是余静。”

  时羡鱼与林渊彼此望了望对方。

  这个“余静”究竟是不是陆梨的母亲,只要回去问一问陆梨,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花花了

男主:今天,一整章,都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