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74章 二流亡之路16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140 2021-06-06 00:48:35

  “我只知道小梨的妈妈被一伙人带走,其中一个人长着满脸胡子,脸上有疤。”

  时羡鱼说着顿住,想了想,又接着道:“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说不定胡子已经刮掉了,但疤痕应该还在,能帮我找一找这个人吗?”

  叶流云点头答应,“脸上有疤,大概率是战队里的人,经常外出捕猎变异兽的战队成员,身上多少会带些伤疤,等我回去了就帮你打听打听,放心吧,一有消息就告诉你。”

  时羡鱼心中燃起希望,原本觉得很渺茫的事,现在一下子就有盼头。

  “太好了。”她笑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去绿洲?”

  “把车修好就走吧。”叶流云和身边两个队友商量,“弹药已经用光了,如果再遇到大型变异兽太危险,最好能赶在天黑前赶回去。”

  大胡子搂住萝卜,“走,检查车去!”

  萝卜被强搂住往越野车方向走,他用力扭头冲时羡鱼喊:“我修车特别厉害!在所有队里出了名的厉害!等咱们回了绿洲,我帮你把车修修!”

  时羡鱼冲他笑,“好呀,谢谢你。”

  萝卜一见时羡鱼笑了,心头立时荡漾,更积极的说道:“我给你换一层车窗玻璃!再在外面安装一层装甲!虽然负重变高,但是安全性能绝对有保障!咱们队几辆车都是我改的!”

  大胡子一脸嫌弃的拽他,“让你给队里改装车,你拖里拖拉,现在倒是积极得很。”

  萝卜使劲朝时羡鱼挥手,“你那车的轮胎也得换!要不在沙地里跑久了肯定出事!我再给你的引擎发动机做个全面检查!……”

  “臭小子你没完了是不是?!”大胡子不耐烦,直接把他拎起来,夹在胳膊下面走了。

  时羡鱼看着两人走远,忍不住想笑。

  叶流云也觉得好笑,不过也担心时羡鱼会反感,解释道:“萝卜进队里刚一年,还不够稳重,不过他胆子小,做不出太出格的事。”

  “那他岂不是16岁就进战队了?”时羡鱼感到惊讶,这个年纪在她看来还是个初中生,居然就已经跟着战队外出抓变异兽了。

  叶流云淡淡笑了笑,“没有生育能力的男人都会早早开始工作,毕竟绿洲的资源有限,不养没有价值的人,不过萝卜自己也够努力,什么车到了他手里都能修好,要不然就凭他那小身板,想进战队也难。”

  时羡鱼听了慢慢点头,“原来是这样……”

  看来,无法生育的不止有女人,还有男人。

  这样的话,这个世界诞生的每一个孩子都异常宝贵,也难怪绿洲要倾其所有去培育孩童了。

  …………

  萝卜修好车后,大家立刻启程出发。

  大花蜥在原地睡了一觉,醒后继续去吃荆棘蟒巢穴里剩下的蛇,没能顾得上追他们,倒是给时羡鱼省了不少麻烦。

  她开车跟着叶流云一行人往绿洲方向去,沿途的风景渐渐出现一些改变。

  可能是因为距离水源越来越近,荒芜的道路两旁开始出现一些稀疏的植物,有长着芒刺的草本植物,也有类似仙人掌的肉质灌木植物,星星点点,给单调的蓝天黄沙增添了不同的颜色。

  行驶一会儿后,远远的,她望见前面有一座城市。

  和她那个世界的城市看上去差不多,只是外面一圈建起了高高的围墙,隔着一道墙,能看见里面高低错落的建筑。

  时羡鱼猜测,围墙应该是为了阻挡变异兽,毕竟这世上不只有人类需要淡水资源,如果没有围墙,城区必然会频繁受到变异兽骚扰。

  进城时有两道门禁。

  第一道门禁,叶流云直接刷卡通行,第二道门禁有人看守,需要时羡鱼和陆梨下车做一个简单的登记。

  这里的人似乎都特别喜欢小孩,陆梨从房车里走下来时,门卫的态度顿时变得特别热情,连眼神都温柔不少,就像看到了什么人类的未来之光。

  时羡鱼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为绿洲居民的友善感到庆幸,另一方面又觉得这里的氛围令她很不舒服,但看到陆梨开心的笑脸,便只能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入乡随俗,入乡随俗……

  通过两道门禁后,是一段笔直的道路,接着才算正式进入绿洲的生活区。

  虽然从外面看,城市和她原来的世界差不多,但真正进来,就能明显感觉到区别。

  比如路上的车很少很少,偶尔遇见,也是来自战队的全副武装的装甲车。如果不是为了外出捕猎,这里的人们几乎用不到车辆。

  再比如,完全看不见小孩子,婴儿、儿童、少年少女,一个都瞧不见。

  叶流云说小孩子们都住在一个叫做公园的地方,就在整个绿洲的中心位置。

  不过今天已经很晚了,公园的工作人员下班了,想要去公园申请入住名额,只能等明天了。

  是否要进公园,时羡鱼没想好,只是想要找到陆梨妈妈的念头越来越急切了。

  这天晚上,时羡鱼婉拒了叶流云的邀请,把房车停在她家院子里,依旧和陆梨睡在房车里。

  陆梨在图画本上写:妈妈会在这里吗?

  “我也不知道,先试着找一找吧,如果找不到,我们就去下一个绿洲找。”时羡鱼柔柔笑着看她,“不过我觉得希望很大,听他们说,龙岩绿洲是这附近最大的绿洲,人口多,消息也多。”

  陆梨认认真真在图画本上写:妈妈会不会已经把我忘了?

  时羡鱼失笑,轻轻摇头,“不会,怎么可能忘掉自己的小孩?不可能的啦。”

  陆梨想了想,又写道:妈妈会喜欢我吗?

  “当然了,你没看见大家都那么喜欢你吗?小梨长得可爱,又乖,只要见过你的人都喜欢你。”

  时羡鱼决定换个话题,避免小孩再乱想。

  “小梨,你的梦想是什么呀?”她问,“以后长大了,想做什么?”

  陆梨冲她甜甜一笑,很快写好答案:想当一个好妈妈。

  “这个可不算梦想。”时羡鱼无奈的笑了。

  陆梨的小脸上显出迷茫,歪着头思索,然后写道:为什么不算梦想?

  “因为……”时羡鱼一时语塞,因为什么呢?

  如果陆梨喜欢当妈妈,把这件事作为梦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劝阻?

  可她还那么小,她明白什么是母亲吗?她知道成为母亲意味着什么吗?

  时羡鱼无声叹气,觉得今晚,自己恐怕要失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