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71章 二流亡之路13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110 2021-06-05 00:00:00

  毕竟是陌生人,没搞清楚对方来历之前,时羡鱼不敢暴露太多,没拿水果蔬菜出来,也没请叶流云进房车里休息。

  尽管如此,叶流云也还是看见了车窗前摆的那盆番茄盆栽。

  她心中无比震撼!

  不由得怀疑时羡鱼是哪个绿洲私逃的孕母——在这个世界,除了领主收藏的孕母,谁还能有资格吃新鲜水果?!

  再看房车上的小女孩,叶流云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私逃的孕母居然连孩子都带出来了!而且是女孩!这可是大案!被整个绿洲追捕都不为过的大案!

  但是,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怎么能恩将仇报?

  ……不行啊,孕母是全人类的宝贵财产,如果不管不问,让孕母死在外面,自己岂不是罪孽更深?!

  一时之间,叶流云的道德与理智来回拉扯,表情十分痛苦。

  时羡鱼不知道对方心中的纠结,想试着打探一下情报,拿着地图问叶流云:“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呀?其实我一直在找绿洲,不知道这条路对不对……”

  叶流云看了,顿时发出惊讶的一声:“啊?”

  “怎么了?”时羡鱼不解,“我走错路了吗?”

  叶流云一言难尽看着她,“你何止走错了路,你这地图就是错的,各大绿洲之间流通的地图,每三年改版一次,你手里这张地图,起码也得有九年了。”

  “啊这……”时羡鱼有些始料未及。

  叶流云叹气,又道:“不过你也是走运,避开了有克洛斯虫怪的那条路,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克洛斯……虫怪?”时羡鱼眨了下眼睛,好奇的看着她,“那是什么?”

  叶流云:“…………”

  她揉了揉太阳穴,心里也是纳闷,最近碰到的人,怎么一个两个都不知道克洛斯虫怪?

  克洛斯虫怪明明是这片大陆上众所周知的噩梦啊!

  就好像你给小孩讲故事说狼来了,结果小孩反问你一句:狼是什么?

  就很离谱!

  时羡鱼见她一个劲揉头也不说话,以为她还难受,收起地图说道:“我再去给你拿点水来。”

  “啊,这怎么好意思……”叶流云舔了舔唇瓣,余光瞟向蜥蜴喝水的大脸盆,“那,一点就好……不用太多……”

  “没事的,不用客气。”

  时羡鱼回到房车里,搬出来一张折叠桌,和两把折叠椅,在叶流云面前展开,又跑回车里拎了一个白色水壶出来。

  陆梨跟在时羡鱼身后,帮忙一起干活,在桌上摆上糖罐和几个玻璃杯。

  叶流云:“…………”

  倒也不必搞得像野餐。

  时羡鱼给叶流云倒了杯水,用小镊子夹起方糖,问:“要几颗糖?”

  叶流云抿了抿唇干裂的嘴唇,“那就……就来两颗,吧?”

  时羡鱼给她往杯子里加了两颗方糖,递给她,体贴的说:“喝点甜的,应该能恢复快一些。”

  叶流云克制着豪饮的冲动,慢慢喝下一口……

  然后,她,怔住了。

  这……这是一种什么味道?没有泥沙的腥味,没有陈腐的浊气,她的舌头好似沐浴了清泉,口腔仿佛吸入了草香,这种清新凉爽又透着几分甘甜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啊!

  人、间、美、味!

  突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这杯水,比交易所里兑换的饮用水,要好喝一百倍!一千倍!一……一亿倍!

  “请问……这是什么水?”叶流云的眼神中隐忍着激动,问时羡鱼。

  “绿豆水。”时羡鱼耿直的回答,“可以清火消暑,你们在太阳底下晒了那么久,喝这个最好了。”

  原来是绿豆啊……

  叶流云心中感慨万千,她曾经在出任务时,帮一位绿洲领主运送过一批绿豆,这是高昂的奢侈品,即使在她最富裕的时候,也只兑换过地瓜凉薯这类食物。

  她心情复杂的看向时羡鱼,真诚的劝道:“你是孕母吧?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建议你还是尽快回原来的绿洲,像你现在这样,带着孩子,又带着这么多物资,真的太不安全了。”

  时羡鱼问:“孕母?孕母是什么?”

  叶流云闻言反问:“难道你不是?你不是孕母的话,哪来这些珍贵的物资?”

  时羡鱼一脸茫然。

  这个世界的物产已经匮乏成这样了吗?她以为把西瓜番茄黄瓜橘子藏起来就够了,哪知道连绿豆都变成稀罕物了。

  她该怎么解释?

  “其实……我失忆了。”时羡鱼抿了抿唇,斟字酌句的解释,“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辆车上,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也不清楚你说的孕母是怎么回事,能跟我说一说吗?”

  叶流云:“…………”

  怎、么、回、事?!

  这年头流行失忆吗???

  叶流云憋不住了,疑惑的问道:“你也失忆了?!”

  时羡鱼:“……也?”

  叶流云指着地上那三个男人中的一个,“就他,半路上被我们救醒,说自己失忆了,还非要去清河绿洲找一个小女孩,要不然我们也不会遇见荆棘蟒,差点把命丢了,清河绿洲干涸好几年,根本不可能有人住!”

  她说着话,目光落在时羡鱼旁边的陆梨身上,舌头忽然顿住。

  小……小女孩?

  “你们是从哪儿来的?”叶流云谨慎的问道。

  时羡鱼狐疑看向地上那个男人,“好像是,清河绿洲?”

  叶流云立即用力指了指地上的男人,“那你认识他吗?”

  ——男人的脸一半狰狞,一半俊美,犹如魔鬼与圣骑士的结合体,即使陷入昏迷,看着这张脸也让人感到分外不适。

  时羡鱼皱了皱眉,低声问身边的陆梨:“小梨,你认识他吗?”

  陆梨轻轻摇头。

  叶流云忍不住犯嘀咕:“一个要去清河找小女孩,一个带着小女孩从清河出来,这未免也太巧了……”

  最主要的是,这两个人还都说自己失忆了。

  要不是两个人都说得跟真事似的,叶流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串通一气,故意耍她。

  她仰头喝了一口甜丝丝的绿豆水,闷声说道:“希望他要找的小女孩就是你女儿,否则等他醒了,肯定又要强逼着我们带他去清河绿洲,这家伙太能打了,我们三个加一块儿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他现在还处于昏迷中,要不然……

  叶流云瞄向地上的林渊,忽然有点想下黑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