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66章 二流亡之路8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140 2021-06-02 00:21:54

  时羡鱼顶着大太阳下了车,绕到车的另一边。

  这巨蜥倒是挺会挑地方,趴在房车另一侧的阴影里乘凉。

  撵也撵不走,打也打不过,时羡鱼拿它没辙,便把早上的洗脸水端下来,摆在巨蜥身边,又往盆里扔了几根黄瓜,希望它有吃有喝的时候能安分点,别再撞她的车。

  伺候完巨蜥,时羡鱼来到房车尾部,检查车尾的爬梯横杆。

  本该笔直硬挺的金属横杆,昨天被巨蜥咬变了形,不过勉强还能用,支撑她的体重应该没问题。

  她握着爬梯,爬到车顶,弯腰把车顶的太阳能充电板逐个展开,而后直起身体,站在车顶瞭望四周——

  天高地阔,景色壮丽,就是日头太晒了,人在外面稍微久一些就有点扛不住,好处则是安全,大部分变异兽都蛰伏在巢穴里,因为一出来就容易被晒成干。

  时羡鱼低头看车下的巨蜥,心想这家伙倒是不傻,守着房车不但有吃有喝,还能防晒。

  她无奈叹气,爬下来,回车里准备洗衣服。

  陆梨刚画完一幅画,看见时羡鱼回来,立即高高兴兴的拿给她看。

  图画本上画了一大一小两个人,还有一个带轮子的长方框,时羡鱼猜是自己的房车,那车边两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她和陆梨了。

  一旦心里有了答案,再看这幅画就会发现许多细节,比如房车有面车窗是破的,方格线条上有许多三角形,代表破碎的玻璃,还有那个大一点的小人,腰上有一个椭圆形,那是她随身携带的辣椒喷壶。

  “小梨好厉害呀,画得真棒。”时羡鱼惊喜的指着画上的抽象线条说,“你画了我和你,画了我们的车,还画了车窗,这个是破掉的车窗,和其它车窗不一样,对不对?……啊,你还画了车窗帘,观察得好仔细啊。”

  陆梨得到表扬很开心,抿着小嘴笑。

  时羡鱼心中微动,不禁问道:“小梨,你还记不记得你妈妈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穿的什么衣服?能画下来吗?”

  陆梨握着笔想了想,点点头,回到桌子那边继续画。

  时羡鱼好奇,凑过去想看她会画成什么样,结果发现陆梨画了一个长着胡子的小人。

  时羡鱼心想这不对呀,陆梨的妈妈怎么会长胡子呢?

  然后陆梨又画了一个拿“拐棍”的小人。

  时羡鱼猜测,这根形似“拐棍”的线条,应该是一种枪械。

  陆梨一口气画了三个小人,接着画了一辆车,最后换了一支蓝色的彩笔,画了一个穿蓝裙子的小人,并在旁边写上“妈妈”两个字。

  时羡鱼指着另外三个人问陆梨:“这些人是谁?”

  陆梨摇头,神情茫然。

  时羡鱼又问:“妈妈是被这三个人带走了吗?”

  陆梨点点头。

  时羡鱼顿时感觉不大妙,画上的内容太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了。陆梨的妈妈,是不是被人贩子给绑走了?

  虽然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暂时只停留在那些杂志和笔记本上面,但她也看过不少末日主题的电影和小说,知道在极端恶劣环境下,女人和孩子往往会陷入险境,陆梨的妈妈不可能无缘无故扔下孩子,当时肯定发生了什么。

  时羡鱼又追问了一些细节。

  但陆梨会写的字有限,用图画表达出来的意思也不够清晰,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妈妈是被一个三人团伙带走的,其中一个人长着胡子,脸上还有刀疤。

  线索还是太少。

  好在时羡鱼并不气馁,她觉得能找到陆梨的妈妈当然好,找不到的话,只要能把陆梨带去安全基地,自己这趟也算没白来。

  …………

  日照强烈,洗的衣服很快就干透了,太阳能充电的速度也嗖嗖快。

  时羡鱼开了两盒方便干拌面,当做今天的午饭,然后切了一个西瓜,和陆梨一人一半,用勺子挖着吃。

  红彤彤的瓜瓤,青绿色的瓜皮,天热时吃这个再合适不过,黑色的瓜籽洗洗干净后攒起来,留给陆梨以后种着玩。

  吃剩的瓜被时羡鱼扔到车外,巨蜥吧唧吧唧全嚼了,连瓜皮也吃得干干净净。

  看它吃得这么香,时羡鱼不禁产生怀疑:它到底是食肉动物,还是食素动物?

  吃完了餐后水果,时羡鱼坐上驾驶位再次启程,房车一动,巨蜥也赶紧跟上,一如既往的执着。

  看它在公路上气喘吁吁,时羡鱼默默减慢了车速。

  反正找妈这件事也不急于一时,慢慢来吧……

  远方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响,像哨声。

  时羡鱼循声望去,发现右前方的天空上出现一缕红色烟雾,随着哨声越来越尖,烟雾也越升越高,升至一个最高点,嘭地一声炸开!

  “啊……我知道这个,这是信号弹。”

  时羡鱼望着天上那团渐渐消散的烟雾,感到非常疑惑。

  “有人在前面放信号弹……为什么呀?是遇到危险,想要求助吗?”

  陆梨唰唰唰在图画本上写了一行字,拿到时羡鱼面前,上面写着:我们要去看看吗?

  “要不然……去看看?”时羡鱼握着方向盘,语气有些不确定,“要是能帮上忙,我们就帮,帮不上忙,我们就走。小梨觉得呢?”

  陆梨在纸上写:我都听你的!

  时羡鱼莞尔一笑,空出一只手摸摸她的头,“没关系,如果不愿意就告诉我,我现在暂时代替你妈妈照顾你,你的心情和想法,我都会尽量照顾的。”

  陆梨歪着头看时羡鱼,似乎对她的话感到有些迷茫,过了一会儿,才提笔写道:你照顾我,你是妈妈吗?

  “我可当不了妈妈。”时羡鱼笑,握着方向盘拐弯,准备去信号弹发出的地方看一看。

  陆梨继续在纸上问:为什么当不了妈妈?

  “因为当妈妈太难了呀……”时羡鱼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当妈妈的人,不仅要生孩子,还要养孩子,让孩子吃饱穿暖受教育,孩子不听话要批评,太听话了又担心缺乏个性,孩子受挫折了要鼓励,孩子被欺负了要安慰,如果孩子学坏了,要想办法引导,如果孩子成功了,又要及时提醒戒骄戒躁,妈妈要付出金钱、时间、精力以及自身一部分健康,换来孩子的顺利成长,当孩子真正长大了,想要独立了,妈妈还得学会洒脱的放手,所以,当妈妈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我还当不了妈妈。”

花花了

男主:我,戏份不如一头蜥蜴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