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64章 二流亡之路6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204 2021-06-01 00:01:00

  陆梨听了她的话,转身打开柜门,把胶带找出来。

  “我现在要开车找过夜的地方,你帮我把车窗粘上,能做到吗?”时羡鱼在前面说道。

  陆梨点点头,撕开胶带,比划着车窗的大小,踮着脚尖往车窗上糊胶带。

  单薄的胶带自然挡不住变异兽,但至少可以保证她们夜晚睡觉时车里不漏风。

  绿洲城市不大,时羡鱼转了几圈,很快找到正确的路线。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地平线像锋利的刀锋,将太阳切成半个红彤彤的火球,灰黄色的戈壁砂岩被晚霞染成橘红。

  风停了。

  时羡鱼开着车,公路两侧是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漠,寸草不生。

  她不敢偏离公路太远,既怕遇见变异兽,也担心车子陷进沙子里,几番挑选后,她把房车停在靠近公路的一块巨大焦岩下方,然后戴着护目镜和面罩下车,往车身上喷涂辣椒水。

  她实在不想再被变异兽追了。

  至于用辣椒水涂车子,也不是她异想天开,辣椒精本身就常作为一种涂料被用在轮船外壳上,以防止海藻和海洋生物附着,也被用于电缆和木材的表面,以防止老鼠啃咬,还作为一种生化农药,喷洒在植物上,可以有效驱逐蚜虫和跳蚤。

  所以辣椒精对大部分生物都是有作用的。

  就算是变异的生物,除非变异得没有嗅觉和呼吸道了,否则都应该会对这种化学物质避之不及。

  趁着天还没黑透,时羡鱼把整个房车喷了个遍。

  隔着面罩,她都能闻到那股刺鼻的气息,手套上也沾了不少辣椒水。

  她摇了摇不剩几滴的喷壶,准备收工回车里,不经意发现远处的公路上,有团东西正朝这边缓缓移动。

  她的心顿时悬起,觉得自己太命运多舛!她只是想帮孩子找回妈妈,现在一天时间不到,就已经遇到两波怪了!

  然而很快,她悬起的心又放下。因为她发现那个行动迟缓的身影,就是刚才一直追她的巨蜥。

  执着!

  太执着了!

  时羡鱼真是被磨没了脾气,什么惊恐,什么焦急,全都磨没了,只剩下无语!

  她就这么面无表情站在车门前,静静看它爬……

  如果说最初遇见的巨蜥健步如飞,那么现在的巨蜥就是步履蹒跚,走一步,歇三下,肚皮贴着地面努力往前蹭,两只前爪跟残废一样耷拉着,只能靠后腿发力,时不时蹬几下腿,仿佛一位马拉松运动员精疲力尽后又在不屈的精神下奋力挣扎。

  蹬一下。

  蹬两下。

  蹬……蹬不动了。

  巨大的蜥蜴累瘫在公路上,远远望去,像一个小沙丘。

  “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大家各自生活,不好吗?”

  时羡鱼叹气,转身上了车。

  …………

  车里,陆梨正在收拾地上的土,刚才时羡鱼飙车太猛,小番茄盆栽摔到地上,花盆因为是树脂材料没有摔碎,但里面的土全洒出来了。

  这个世界缺水,也缺土壤。大地表层严重沙漠化,而深一些的土质沉积着毒素,不适合种植。

  陆梨捧着珍贵的土,小心翼翼的装回花盆里,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

  她心疼的摸了摸绿色的茎叶,上面的小番茄一颗都没了。

  时羡鱼走过来安慰她:“别担心,小番茄还会再长出来的。”

  陆梨轻轻点了点头,但看上去依然很难过。

  这不禁让时羡鱼想起自己小时候,妈妈送给她一个会说话会眨眼的洋娃娃,她特别喜欢,特别开心,可是才玩小半天,娃娃就坏掉了。

  虽然后来妈妈找商家换了一个新的,但是娃娃坏掉时,她的心情糟糕极了。

  陆梨现在一定比自己那个时候更难受吧?

  那些水灵灵的小番茄,她攥在手里舍不得吃,闻一闻,再小小咬一口,啜着里面酸酸甜甜的汁液,慢慢品尝,一小颗陆梨能吃好久,可现在……全没了。

  时羡鱼轻轻叹了口气,蹲下来对陆梨说:“没关系的,番茄没了我们可以再种,今天给你吃的橘子,橘子籽留着没有?也可以种哦。”

  陆梨抬头看她,湿漉漉的黑眼睛里满是疑惑与迷茫。

  时羡鱼估计,这孩子要么是从小没接触过种植,要么是觉得种植非常非常难。

  其实时羡鱼心里也没底,毕竟她过来的时候,也没想要在废土世界搞种植,所以只从灵草园里连根带土挖了一棵番茄,弄成盆栽,吃的时候图个新鲜。

  土只有这么一小盆,没有更多了。

  时羡鱼在车里扫视一圈,看见垃圾桶里有两盒喝空的牛奶,心里有了主意。

  她把牛奶盒捡起来,用剪刀剪开,做成两个简易器皿,然后把花盆里的土匀出一部分,填进两个牛奶盒,慎重其事的交到陆梨手里,说:“小梨想要种什么,可以把种子埋进去,只要每天浇水,保持湿润,说不定会发芽哦。”

  陆梨双手接过牛奶盒,满眼的不可思议。

  不过这样一来,番茄盆栽的土就变少了。

  时羡鱼下车,在附近挖了一些沙子,倒进番茄盆栽,搅一搅,拌一拌,把花盆重新填满。

  天色彻底暗下来了。

  她也累了。

  但她还不能休息。

  时羡鱼勉强打起精神,带陆梨去卫浴室洗澡。

  她让陆梨站在水盆里,这样淋浴之后的水还能用来冲马桶,也算是合理利用水资源了。

  洗完小家伙,用吹风机吹干头发,再换上干净的睡衣睡裤。

  接着还要给自己洗澡。

  换下来的脏衣服她实在没精力洗了,先堆在沙发上,打算等明天天亮了再处理。

  照顾小孩还是有点累的,幸好陆梨很乖,如果是个熊孩子,时羡鱼估计自己很难坚持下去。

  她放下挂梯,准备爬上床好好休息一下,不知怎么,突然想到那头巨蜥。

  也不知道它走了没有……

  时羡鱼拨开后车窗的窗帘。

  沙尘暴结束后的黑夜格外晴朗,苍穹高远,繁星璀璨,苍白而死气沉沉的荒漠在这样的情境下,显出一种壮丽苍凉的美感。

  不远处的公路上,那头巨蜥一动不动瘫在地上,宛若死去一般。

  时羡鱼的心情很复杂。

  余光瞥见隔壁床,陆梨也撩着车窗帘在往外面瞧。

  时羡鱼跟她商量:“小梨,你说我们应不应该救它?”

  陆梨轻轻抿唇,迟疑的摇了摇头。

  “你觉得不该救?”时羡鱼问。

  陆梨还是摇头。

  “不知道该不该救?”时羡鱼又问。

  这次陆梨点头。

  时羡鱼心中纠结,“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救。”

  不救吧,看着可怜。

  可是救呢,又怕这头巨蜥继续这么死缠烂打。

  唉,难搞。

花花了

过节了,可怜可怜孩子吧,儿童节礼物我就想要点推荐票行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